黃帝內經•素問第十七•脈要精微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診法何如。

  歧伯對曰:診法常以平旦,陰氣未動,陽氣未散,飲食未進,經脈未盛,絡脈調勻,氣血未亂,故乃可診有過之脈。

  切脈動靜而視精明,察五色,觀五藏有餘不足,六府強弱,形之盛衰,以此參伍決死生之分。

  夫脈者,血之府也,

  長則氣治,短則氣病,數則煩心,

  大則病進,上盛則氣高,下盛則氣脹,

  代則氣衰,細則氣少,濇則心痛,

  渾渾革至如涌泉,病進而色弊,緜緜其去如弦絕,死。

  夫精明五色者,氣之華也。

  赤欲如白裹朱,不欲如赭;

  白欲如鵝羽,不欲如鹽;

  青欲如蒼璧之澤,不欲如藍;

  黃欲如羅裹雄黃,不欲如黃土;

  黑欲如重漆色,不欲如地蒼。五色精微象見矣,其壽不久也。

  夫精明者,所以視萬物,別白黑,審短長。以長為短,以白為黑,如是則精衰矣。

  藏者,中之守也,中盛藏滿,氣勝傷恐者,聲如從室中言,是中氣之濕也。

  言而微,終日乃復言者,此奪氣也。

  衣被不斂,言語善惡,不避親踈者,此神明之亂也。

  倉廩不藏者,是門戶不要也。

  水泉不止者,是膀胱不藏也。

  得守者生,失守者死。


  夫五藏者,身之強也,頭者精明之府,頭傾視深,精神將奪矣。

  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隨,府將壞矣。

  腰者腎之府,轉搖不能,腎將憊矣。

  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則僂附,筋將憊矣。

  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則振掉,骨將憊矣。得強則生,失強則死。

  歧伯曰:反四時者,有餘為精,不足為消。應太過,不足為精;應不足,有餘為消。陰陽不相應,病名曰關格。

  帝曰:脈其四時動柰何,知病之所在柰何,知病之所變奈何,知病乍在內柰何,知病乍在外奈何,請問此五者,可得聞乎。

  歧伯曰:請言其與天運轉大也。萬物之外,六合之內,天地之變,陰陽之應,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四變之動,脈與之上下,以春應中規,夏應中矩,秋應中衡,冬應中權。

  是故冬至四十五日,陽氣微上,陰氣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陰氣微上,陽氣微下。

  陰陽有時,與脈為期,期而相失,知脈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時。

  微妙在脈,不可不察,察之有紀,從陰陽始,始之有經,從五行生,生之有度,四時為宜,補寫勿失,與天地如一,得一之情,以知死生。

  是故聲合五音,色合五行,脈合陰陽,是知陰盛則夢涉大水恐懼,陽盛則夢大火燔灼,陰陽俱盛則夢相殺毀傷;上盛則夢飛,下盛則夢墮;甚飽則夢予,甚飢則夢取;肝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哭;短蟲多則夢聚眾,長蟲多則夢相擊毀傷。

  是故持脈有道,虛靜為保。

  春日浮,如魚之遊在波;夏日在膚,泛泛乎萬物有餘;秋日下膚,蟄蟲將去;冬日在骨,蟄蟲周密,君子居室。

  故曰:知內者按而紀之,知外者終而始之。此六者,持脈之大法。

  心脈搏堅而長,當病舌卷不能言;其耎而散者,當消環自已。

  肺脈搏堅而長,當病唾血;其耎而散者,當病灌汗,至今不復散發也。

  肝脈搏堅而長,色不青,當病墜若搏,因血在脅下,令人喘逆;其耎而散色澤者,當病溢飲,溢飲者渴暴多飲,而易入肌皮腸胃之外也。

  胃脈搏堅而長,其色赤,當病折髀;其耎而散者,當病食痺。

  脾脈搏堅而長,其色黃,當病少氣;其耎而散色不澤者,當病足䯒腫,若水狀也。

  腎脈搏堅而長,其色黃而赤者,當病折腰;其耎而散者,當病少血,至今不復也。

  帝曰:診得心脈而急,此為何病,病形何如。

  歧伯曰:病名心疝,少腹當有形也。

  帝曰:何以言之。

  歧伯曰:心為牡藏,小腸為之使,故曰少腹當有形也。

  帝曰:診得胃脈,病形何如。

  歧伯曰:胃脈實則脹,虛則泄。

  帝曰:病成而變何謂。

  歧伯曰:風成為寒熱,癉成為消中,厥成為巔疾,久風為飱泄,脈風成為癘,病之變化,不可勝數。

  帝曰:諸癰腫筋攣骨痛,此皆安生。

  歧伯曰:此寒氣之腫,八風之變也。

  帝曰:治之奈何。

  歧伯曰:此四時之病,以其勝治之,愈也。

  帝曰:有故病五藏發動,因傷脈色,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

  歧伯曰:悉乎哉問也。徵其脈小色不奪者,新病也;徵其脈不奪其色奪者,此久病也;徵其脈與五色俱奪者,此久病也;徵其脈與五色俱不奪者,新病也。肝與腎脈並至,其色蒼赤,當病毀傷,不見血,已見血,濕若中水也。

  尺內兩傍,則季脅也,尺外以候腎,尺裏以候腹中。

  附上左,外以候肝,內以候鬲;右,外以候胃,內以候脾。

  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內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內以候膻中。

  前以候前,後以候後。

  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脛足中事也。

  麤大者,陰不足陽有餘,為熱中也。

  來疾去徐,上實下虛,為厥巔疾;來徐去疾,上虛下實,為惡風也。

  故中惡風者,陽氣受也。

  有脈俱沈細數者,少陰厥也;沈細數散者,寒熱也;浮而散者為眴仆。

  諸浮不躁者皆在陽,則為熱,其有躁者在手。

  諸細而沈者皆在陰,則為骨痛;其有靜者在足。

  數動一代者,病在陽之脈也,洩及便膿血。

  諸過者,切之,濇者陽氣有餘也,滑者陰氣有餘也。

  陽氣有餘,為身熱无汗,陰氣有餘,為多汗身寒,陰陽有餘,則无汗而寒。

  推而外之,內而不外,有心腹積也。

  推而內之,外而不內,身有熱也。

  推而上之,上而不下,腰足清也。

  推而下之,下而不上,頭項痛也。

  按之至骨,脈氣少者,腰脊痛而身有痺也。


【翻譯】

  ***[1]篇名脈要精微論:脈要:診脈的要領。精微:精心微妙之意。雖然本篇討論了望、聞、問、切四種診斷方法,但是主要在討論脈診,這些都是精心微妙的理論,故本篇篇名取名為“脈要精微”。本篇討論了診脈的時間、部位、方法,察色的善惡要點,以及脈色、脈證互參等診法的大要,突出了“四診合參”的診法原則,以及脈與五臟氣血盛衰相關,與四時相應的人體本身的整體觀,及其與自然界的統一觀。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診法常以平旦和持脈為大法,因脈搏與周圍環境以及飲食後均有一定的影響。

  二、切脈要結合視精明,察五色,觀臟腑、形體強弱盛衰等各方面,參悟比較才能使診斷更加正確。

  三、脈是氣血運行的反映,診脈可以瞭解整體氣血循環的變化。

  四、看精明五色以辨別善惡,為望診中的一個重點。

  五、脈與四時的關係,以及色脈合參的診斷價值。

  六、問病人的聲音和問大小便及各種夢境的變化。

  七、根據切脈的部位,來瞭解內臟的病變,並舉例引述各種脈象主病,以資臨床參考。

  八、說明尺膚診法的臟腑分部。

  九、說明「五臟失守」,「五臟失強」的表現與症狀。

  ***[3]有過之脈:即有病之脈。


  黃帝問道:診脈的方法是怎樣的呢?

  岐伯回答說:診脈通常是以清晨的時間為最好,此時人還沒有勞于事,陰氣未被擾動,陽氣尚未耗散,飲食也未曾進過,經脈之氣尚未充盛,絡脈之氣也很勻靜,氣血未受到擾亂,因而可以診察出有病的脈象。

  在診察脈搏動靜變化的同時,還應觀察目之精明,以候神氣,診察五色的變化,以審臟腑之強弱虛實及形體的盛衰,相互參合比較,以判斷疾病的吉凶轉歸。

  脈是血液彙聚的所在。

  長脈為氣血流暢和平,故為氣治;

  短脈為氣不足,故為氣病;

  數脈為熱,熱則心煩;

  大脈為邪氣方張,病勢正在向前發展;

  上部脈盛,為邪壅於上,可見呼吸急促,喘滿之症;

  下部脈盛,是邪滯於下,可見脹滿之病;

  代脈為元氣衰弱;細脈,為正氣衰少;

  澀脈為血少氣滯,主心痛之症。

  脈來大而急速如泉水上湧者,為病勢正在進展,且有危險;

  脈來隱約不現,微細無力,或如弓弦猝然斷絕而去,為氣血已絕,生機已斷,故主死。

  ***[1]渾渾:滾滾之義,指脈象混亂。

  ***[2]白(赤欲如白裹朱):通“帛”,是絲織品的總稱。

  ***[3]中盛臟滿:中盛,中指腹部,中盛指腹中邪氣壅盛;藏滿,指臟氣壅滿。


  精明見於目,五色現於面,這都是內臟的精氣所表現出來的光華。

  赤色應該象帛裹朱砂一樣,紅潤而不顯露,不應該象砂石那樣,色赤帶紫,沒有光澤;

  白色應該象鵝的羽毛,白而光澤,不應該象鹽那樣白而帶灰暗色;

  青色應該青而明潤如璧玉,不應該象藍色那樣青而帶沉暗色;

  黃色應該象絲包著雄黃一樣,黃而明潤,不應該象黃土那樣,枯暗無華;

  黑色應該象重漆之色,光彩而潤,不應該象地蒼那樣,枯暗如塵。假如五臟真色暴露於外,這是真氣外脫的現象,人的壽命也就不長了。

  目之精明是觀察萬物,分別黑白,審察長短的,若長短不明,黑白不清,這是精氣衰竭的現象。

  ***[1]有餘為精:有餘為邪氣之有餘;有餘為精,是邪氣有餘而損耗精氣。

  ***[2]忿(彼秋之忿):比喻秋氣勁急。

  ***[3]矩(夏應中矩):比喻脈象方正而盛。


  五臟主藏精神在內,在體內各有其職守。

  如果邪盛於腹中,臟氣壅滿,氣盛而喘,善傷於恐,講話聲音重濁不清,如在室中說話一樣,這是中氣失權而有濕邪所致。

  語音低微而氣不接續,語言不能相繼者,這是正氣被劫奪所致。

  衣服不知斂蓋,言語不知善惡,不辯親疏遠近的,這是神明錯亂的現象。

  脾胃不能藏納水谷精氣而泄利不禁的,是中氣失守,肛門不能約束的緣故。

  小便不禁的,是膀胱不能閉藏的緣故。

  若五臟功能正常,得其職守者則生;若五臟精氣不能固藏,失其職守則死。


  五臟精氣充足,為身體強健之本。

  頭為精明之府,若見到頭部低垂,目陷無光的,是精神將要衰敗。

  背是胸中之府,是指的心肺,心肺藏於胸中,而背是胸中之府。肺之腧在肩背。所以肩背問題反映心肺功能。所以如果說“背曲肩隨”,背部彎曲,隨。是垂,肩也抬不起來了,肩下垂。府將壞矣,這個時候,心肺功能衰敗的現象,敗壞的現象。

  腎藏於腰間,所以腰為腎之府。如果腰部的轉搖彎曲,都不能正常的運動了。這是腰痛,腰部不能左右轉搖,乃至於彎腰直起來,這都屬於轉搖之類。腎將憊矣,腎虛的一種現象。

  膝是筋彙聚的地方,所以膝為筋之府,若曲伸不能,行路要曲身附物,這是筋的功能將要衰憊。

  骨為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則震顫搖擺,這是髓虛,骨的功能將要衰憊。

  若臟氣能夠恢復強健,則雖病可以複生;若臟氣不能複強,則病情不能挽回,人也就死了。

  ***[1]有餘為精:有餘為邪氣之有餘;有餘為精,是邪氣有餘而損耗精氣。

  ***[2]忿(彼秋之忿):比喻秋氣勁急。

  ***[3]矩(夏應中矩):比喻脈象方正而盛。


  岐伯說:脈氣與四時陰陽之氣相反的,如相反的形象為有餘,皆為邪氣盛于正氣,相反的形象為不足,為血氣先己消損。根據時令變化,臟氣當旺,脈氣應有餘,卻反見不足的,這是邪氣盛于正氣;脈氣應不足,卻反見有餘的,這是正不勝邪,邪氣盛,而血氣消損。這種陰陽不相順從,氣血不相營運,邪正不相適應而發生的疾病名叫關格。

  黃帝問道:脈象是怎樣應四時的變化而變動的呢?怎樣從脈診上知道病變的所在呢?怎樣從脈診上知道疾病的變化呢?怎樣從脈診上知道病忽然發生在內部呢?怎樣從脈診上知道病忽然發生在外部呢?請問這五個問題,可以講給我聽嗎?

  岐伯說:讓我講一講人體的陰陽升降與天運之環轉相適應的情況。萬物之外,六合之內,天地間的變化,陰陽四時與之相應。如春天的氣候溫暖,發展為夏天的氣候暑熱,秋天得勁急之氣,發展為冬天的寒殺之氣,這種四時氣候的變化,人體的脈象也隨著變化而升降浮沉。春脈如規之象;夏脈如矩之象;秋脈如稱衡之象,冬脈如稱權之象。四時陰陽的情況也是這樣,冬至到立春的四十五天,陽氣微升,陰氣微降;夏至到立秋的四十五天,陰氣微升,陽氣微降。四時陰陽的升降是有一定的時間和規律的,人體脈象的變化,亦與之相應,脈象變化與四時陰陽不相適應,即使病態,根據脈象的異常變化就可以知道病屬何臟,再根據臟氣的盛衰和四時衰旺的時期,就可以判斷出疾病和死亡的時間。四時陰陽變化之微妙,都是從辨別陰陽開始,結合人體十二經脈進行分析研究,而十二經脈應五行而有生生之機;觀測生生之機的尺度,則是以四時陰陽為準則;遵循四時陰陽的變化規律,不使有失,則人體就能保持相對平衡,並與天地之陰陽相互統一;知道了天人統一的道理,就可以預決死生。所以五聲是和五音相應合的;五色是和五行相應合的;脈象是和陰陽相應合的。

  陰氣盛則夢見渡大水而恐懼;陽氣盛則夢見打火燒灼;陰陽俱盛則夢見相互殘殺毀傷;上部盛則夢飛騰;下部盛則夢下墮;吃的過飽的時候,就會夢見送食物給人;饑餓時就會夢見去取食物;肝氣盛,則做夢好發怒氣,肺氣盛則做夢悲哀啼哭;腹內短蟲多,則夢眾人集聚;腹內長蟲多則夢打架損傷。

  所以診脈是有一定方法和要求的,必須虛心靜氣,才能保證診斷的正確。春天的脈應該浮而在外,好象魚浮游於水波之中;夏天的脈在膚,洪大而浮,泛泛然充滿於指下,就象夏天萬物生長的茂盛狀態;秋天的勱處於皮膚之下,就象蟄蟲將要伏藏;冬天的脈沉在骨,就象冬眠之蟲閉藏不出,人們也都深居簡出一樣。因此說:要知道內臟的情況,可以從脈象上區別出來;要知道外部經氣的情況,可以經脈循行的經絡上診察而知其終始。春、夏、秋、冬、內、外這六個方面,乃是診脈的大法。

  ***[1]折髀:髀,音同義,指大腿部;折髀,形容大腿疼痛如折。

  ***[2]心疝:病名,是一種因寒邪侵犯心經,心與小腸相表裡,心經不受邪傳至小腸而引起的以腹痛下腹部有腫塊突起為主要症狀的一種疾病。

  ***[3]癰腫筋攣骨痛:癰腫,指瘡瘍之類的疾病;筋攣,即筋脈拘攣;骨痛,指骨節疼痛。

  ***[4]奪(徵其脈小色不奪):訓失,失於常態的意思。


  心脈堅而長,搏擊指下,為心經邪盛,火盛氣浮,當病舌卷而不能言語;其脈軟而散的,當病消渴,待其胃氣來複,病自痊癒。

  肺脈堅而長,搏擊指下,為火邪犯肺,當病痰中帶血;其脈軟而散的,為肺脈不足,當病汗出不止,在這種情況下,不可在用發散的方法治療。

  肝脈堅而長,搏擊指下,其面色當青,今反不青,知其病非由內生,當為跌墜或搏擊所傷,因淤血積於脅下,阻礙肺氣升降,所以使人喘逆;如其脈軟而散,加之面目顏色鮮澤的,當發溢飲病,溢飲病口渴暴飲,因水不化氣,而水氣容易流入肌肉皮膚之間、腸胃之外所引起。

  胃脈堅而長,搏擊指下,面色赤,當病髀痛如折;如其脈軟而散的,則胃氣不足,當病食痹。

  脾脈堅而長,搏擊指下,面部色黃,乃脾氣不運,當病少氣;如其脈軟而散,面色不澤,為脾虛,不能運化水濕,當病足脛浮腫如水狀。

  腎脈堅長,搏擊指下,面部黃而帶赤,是心脾之邪盛侵犯於腎,腎受邪傷,當病腰痛如折;如其脈軟而散者,當病精血虛少,使身體不能恢復健康。

  黃帝說:診脈時,其心脈勁急,這是什麽病?病的症狀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這種病名叫心疝,少腹部位一定有形征出現。

  黃帝說:診察到胃脈有病,會出現什麽病變呢?

  岐伯說:胃脈實則邪氣有餘,將出現腹脹滿病;胃脈虛則胃氣不足,將出現泄瀉病。

  黃帝說:疾病的形成及其發展變化又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因於風邪,可變為寒熱病;癉熱既久,可成為消中病;氣逆上而不己,可成為癲蕳病;風氣通於肝,風邪經久不愈,木邪侮土,可成為飧瀉病;風邪客於脈,留而不去則成為癘風病;疾病的發展變化是不能夠數清的。

  黃帝說:各種癰腫、筋攣、骨痛的病變,是怎樣產生的呢?

  岐伯說:這都是因為寒氣聚集和八風邪氣侵犯人體後而發生的變化。

  黃帝說:怎樣進行治療呢?

  岐伯說:由於四時偏勝之邪氣所引起的病變,根據五行相勝的規律確定治則去治療就會痊癒。

  黃帝說:有舊病從五臟發動,都會影響到脈色而發生變化,怎樣區別它是久病還是新病呢?

  岐伯說:你問的很詳細啊!只要驗看它脈色就可以區別開來:如脈雖小而氣色不失于正常的,乃是久病;如脈象與氣色均失于正常狀態的,也是久病;如脈象與面色都不失于正常的,乃是新病。

  脈見沉弦,是肝脈與腎脈並致,而外部沒有血,或外部已見血,其經脈必滯,血氣必凝,血凝經滯,形體必腫,有似乎因濕邪或水氣中傷的現象,成為一種淤血腫脹。


【陳擎文補註】

  (1).歷代諸家與現代學者普遍認為本篇的把脈方法,以及五臟脈分候部位,應該是指《素問第二十•三部九候論》所說的遍體診脈法的臟腑分候部位,不是現代常被使用的獨取寸口脈法的臟腑分候部位,因為獨取寸口是《難經》之後才開始流行的,大家都認為《黃帝內經》時代所用的脈法主要是遍體脈法(三部九候脈)。

  實際是這樣子的嗎?

  我個人不這麼認為。

  縱觀黃帝內經,可以發現它有四種脈診方法,所要探查的目標物也不同,將之列出如下:

  (A).若要診斷五臟虛實:可以獨採寸口脈法。

  (B).若要探查十二經脈虛實:可以採用人迎寸口對比脈法,

  (C).若要探查六經虛實:可以採用人迎寸口對比脈法,或是寸口脈法

  (D).若要探查特定部位虛實:可以採用三部九候脈法。(侯頭角,侯口齒,侯耳目,侯肺臟,侯胸中,侯心臟,侯肝臟,侯腎臟,侯脾胃)。

  若是這樣子來看,《難經》的獨取寸口不僅沒有超過《黃帝內經》的範疇,反而引領後代限缩了《黃帝內經》脈診探查的範圍。


  ***[1]眴仆:眴,音通“眩”。眴仆,即眩暈昏僕倒地之類的疾病。


  遲脈兩旁的內側侯于季脅部,外側侯於腎臟,中間候於腹部。

  尺膚部的中段、左臂的外側侯於肝臟,內側侯於膈部;右臂的外側後於胃腑,內側侯於脾臟。

  尺膚部的上段,右臂外側侯於肺臟,內側侯於胸中;左臂外側侯於心臟,內側侯於膻中。

  尺膚部的前面,侯身前即胸腹部;後面,後身侯即背部。

  從尺膚上段直達魚際處,主胸部與侯中的疾病;從尺膚上段處,主少腹、腰、股、膝、脛、足等處的疾病。

  脈象洪大的,是由於陰精不足而陽有餘,故發為熱中之病。

  脈象來時急疾而去時徐緩,這是由於上部實而下部虛,氣逆於上,多好發為癲僕一類的疾病。

  脈象來時徐緩而去時急疾,這是由於上部虛而下部實,多好發為癘風之病。

  患這種病的原因,是因為陽氣虛而失去捍衛的功能,所以才感受邪氣而發病。

  有兩手脈均見沉細數的,沉細為腎之脈體,數為熱,故發為少陰之陽厥;如見脈沉細數散,為陰血虧損,多發為陰虛陽亢之虛勞寒熱病。

  脈浮而散,好發為眩暈僕倒之病。

  凡見浮脈而不躁急,其病在陽分,則出現發熱的症狀,病在足三陰經;如浮而躁急的,則病在手三陽經。

  凡見細脈而沉,其病在陰分,發為骨節疼痛,病在手三陰經;如果脈細沉而靜,其病在足三陰經。

  發現數動,而見一次歇止的脈象,是病在陽分,為陽熱鬱滯的脈象,可出現泄利或大便帶膿血的疾病。

  診察到各種有病的脈象而切按時,如見澀脈是陽氣有餘則多汗而身寒,陰氣陽氣均有餘,則無汗而身寒。

  按脈浮取不見,沉取則脈沉遲不浮,是病在內而非在外,故知其心腹有積聚病。

  按脈沉取不顯,浮取則脈浮數不沉,是病在外而不在內,當有深發熱之症。

  凡診脈推求於上部,只見於上部,下部脈弱的,這是上實下虛,故出現腰足清冷之症。

  凡診脈推求於下部,只見於下部,而上部脈弱的,這是上虛下實,故出現頭項疼痛之症。

  若重按至骨,而脈氣少的,是生陽之氣不足,故可以出現腰脊疼痛及身體痹證。


【陳擎文補註】

  (1).本段的說法,是歷史上爭論很大的一段,在這裡我講一下我個人的看法。

  (2).目前兩岸教科書的共同看法,認為,這段經文,是講述尺膚診法:兩手肘關節(尺澤穴)下至寸口處的皮膚,稱為“尺膚”。診察尺膚,為古代切診的內容之一,包括診察該肌膚的潤澤、粗糙、冷熱等情況,結合全身症狀、脈象等以測知病情。這一診法現已少應用。

  (3).但是若是翻開歷史各代注家的註解,發現大家對這段經文的解釋爭議很大,大打筆戰,大致可以分為三種看法:

  _(A).認為是講寸口脈三部定位法(五臟定位):

  例如,馬蒔(明朝)說:「此言臟腑之脈,見之於各部者如此。尺內者,左右尺部也。尺內與季脅相近。季脅者,肋骨盡處也,其穴名章門。尺之外側,所以候腎,尺之內側,所以候腹中。腹中者,小腹中也。附而上之,乃關脈也。左關之外,所以候肝;左關之內,所以候鬲。右關之外,所以候胃;右關之內,所以候脾。又附而上之,即寸部也。右寸之外,所以候肺;右寸之內,所以候胷中。左寸之外,所以候心;左寸之內,所以候膻中。大抵人身之脈,左手為春為夏,為東為南,為前為外;右手為秋為冬,為西為北,為後為內。左之寸口,即人迎也,名曰前,前之所候,皆胷之前膺,及膻中之事。右之寸口,即氣口也,名曰後,後之所候,皆胷之後背,及氣管之事。凡脈推而升之,謂自尺而寸,乃上竟上也,所以候胷與喉中之事。凡脈推而下之,謂白寸而尺,乃下竟下也,所以候少腹腰股膝脛足中之事。其左右上下之脈,各有所屬如此」。

  後來王叔和的脈法,其三部定位,也是採用這個定位法。

  贊成這個看法的還有明朝張景岳的《類經》,《集注》。

  _(B).認為是全身遍體診察法的定位:

  例如,近代中醫師時逸人(1896~1966年)說:「內經原意為全身診察法,所謂尺內兩旁則季脅也,手臂肘彎為尺澤穴,所以其餘就以尺澤手肘彎部為基礎,說明諸臟器鄰近的部位。」。

  _(C).認為是尺膚診法的定位:

  例如,丹波元簡(日本中醫師,1755—1810年)說:「尺內,尺澤之內,就是尺膚診察的部位,內經提到尺,多指尺膚而而言,在《素問第十八•平人氣象論》就有提到尺熱尺寒的說法,在《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有專門說明尺膚診法。」

  現代兩岸的黃帝內經專家贊成上述日本中醫學家的看法,認為本段就是講尺膚診法的定位。所以最後在教科書上也是定稿為此種說法。大家一致認為,《黃帝內經》根本就沒有提到氣口寸關尺的三部定位說法,那個年代是用三部九候的脈法,這裡講的就是尺膚診法,《黃帝內經》的尺,就是尺膚診法

  真相,是這樣子的嗎?

  我個人不這麼認為。

  大家可能犯了一個毛病了,就是有習慣性的把古代的某個單字,當作固定解了,有點拿著雞毛當令箭了,殊不知,古代的一個單字經常有多種代表意義,就看你用在什麼地方,例如:「脈,氣,神,陰,陽,精」,難道《黃帝內經》裡面講的「脈」都是代表把脈嗎,不是的,更多的時候是代表經脈經絡的意思。

  我在此,舉出三個反證。

  _(A)反證一:如果案情真的像上述日本中醫師的說法,是尺膚診法的話,那麼我們打開《黃帝內經》真正講解尺膚診法定位最清楚的《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來看,為何它的真實定位與這裡的三部定位是不同的,甚至是顛倒完全矛盾的呢?

  大家看看《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說的定位:

  「肘所獨熱者,腰以上熱;手所獨熱者,腰以下熱。

  肘前獨熱者,膺前熱;肘後獨熱者,肩背熱。

  臂中獨熱者,腰腹熱;肘後麤以下三四寸熱者,腸中有蟲」。

  如果再比較一下本篇《素問第十七•脈要精微論》日本中醫師與目前教科書認為的定位圖。

  大家看了,認為一樣嗎?

  差很多,是吧,甚至顛倒吧。

  若不一樣,一定有一方的觀點講錯了。


  _(B)反證二:在《黃帝內經》的確有提到把脈定位的「寸位,與尺位」的說法:

  《素問第七十四•至真要大論》就有提到,「南政主歲,三陰司天,寸脈不應指。三陰在泉,則尺部脈不應指」

  若「北政主歲,三陰在泉,寸脈不應指。三陰司天,則尺部脈不應指」

  原文為:「北政之歲,三陰在下,則寸不應,三陰在上,則尺不應。南政之歲,三陰在天,則寸不應,三陰在泉,則尺不應,左右同」。

  這邊說明的,就是在不同的氣運下,對把脈時「寸部,尺部」的影響而言。

  誰說《黃帝內經》沒有氣口寸關尺的三部定位啊?


  _(C)反證三:

  《素問第四十七•奇病論》也有提到把尺脈的經文:「帝曰:人有尺脈數甚,筋急而見,此為何病。歧伯曰:此所謂疹筋,是人腹必急,白色黑色見,則病甚。」

  沒錯吧,這邊的「尺」不當作尺膚解,而是尺脈的意思吧。

  所以我前面所認為的「黃帝內經的尺字,有最少兩種意思」的看法沒錯吧,大家看古文要活看,古文幾乎都有一字多義的現象。


  (4).我在這裡做個結論,把我個人的觀點陳列如下,有些論點在其它篇章證明:

  _(A).《黃帝內經》的尺有兩代表意義,有時是表示尺膚診法(例如:《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有時是代表寸口部位把脈的尺部脈(例如:《素問第十七•脈要精微論,《素問第七十四•至真要大論》)。

  _(B).《黃帝內經》已經提到寸口的五臟脈法,也有講到寸關尺的三部定位說法,這個定位部位也是王叔和用的定位法。詳見《素問第十一•五藏別論》,《素問第十七•脈要精微論》。

  它的定位圖,是這個圖:

  _(C).但是把脈時那個是個三度空間的立體圖形,本篇經文提到的內外前後,究竟是不是上面這個2D圖形所顯示的,還要再研究,因為有可能經文所說的內外,其實不是平面圖的左右,而是高度的深淺位置。總之,這個定位圖的大致五臟定位是如此,但是每一部的三候,及三度空間定位,還要再仔細探索。

  _(D).縱觀《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的尺膚診法,其實是包含了從手肘到手掌的全段診法,這個現代幾乎沒有人在用,但是據我所知,我所拜師的董氏針灸的董景昌師公就在用,師公他不把脈的,都是用祖傳的尺膚診及掌診來做診斷判病的,我看過沒有流出在外的董氏針灸尺膚診圖,跟《靈樞第七十四•論疾診尺》尺膚診法的定位雷同處很多。而且董氏針灸也是一樣從手肘到手掌兩者都有診斷定位的。

  董氏針灸的特色很多地方很有黃帝內經的味道,兩種可以互相參照。例如,董氏針灸穴道也是講五臟定位的。

  但別誤會,我的意思不是說董氏針灸就是黃帝內經的實踐,兩者還是有差異的,只是當穿越過《黃帝內經》後,會在很多有效的各個門派治法中,發現到黃帝內經的影子,例如在董氏針灸門派的教法中就可看出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