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四十七•奇病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人有重身,九月而瘖,此為何也。

  歧伯對曰:胞之絡脈絕也。

  帝曰:何以言之。

  歧伯曰:胞絡者繫於腎,少陰之脈,貫腎繫舌本,故不能言。

  帝曰:治之奈何。

  歧伯曰:無治也,當十月復。刺法曰:無損不足,益有餘,以成其疹,然後調之。所謂無損不足者,身羸瘦,無用鑱石也;無益其有餘者,腹中有形而泄之,泄之則精出而病獨擅中,故曰疹成也。

  帝曰:病脇下滿氣逆,二三歲不已,是為何病。

  歧伯曰:病名曰息積,此不妨於食,不可灸刺,積為導引服藥,藥不能獨治也。

  帝曰:人有身體髀股䯒皆腫,環齊而痛是為何病。

  歧伯曰:病名曰伏梁,此風根也,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齊下,故環齊而痛也。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濇之病也。

  帝曰:人有尺脈數甚,筋急而見,此為何病。

  歧伯曰:此所謂疹筋,是人腹必急,白色黑色見,則病甚。

  帝曰:人有病頭痛以數歲不已,此安得之,名為何病。

  歧伯曰:當有所犯大寒,內至骨髓,髓者以腦為主,腦逆故令頭痛,齒亦痛。病名曰厥逆。

  帝曰:善。

  帝曰:有病口甘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

  歧伯曰:此五氣之溢也,名曰脾癉。夫五味入口,藏於胃,脾為之行其精氣,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發也,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治之以蘭,除陳氣也。

  帝曰:有病口苦,取陽陵泉,口苦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

  歧伯曰:病名曰膽癉。夫肝者中之將也,取決於膽,咽為之使。此人者,數謀慮不決,故膽虛氣上溢,而口為之苦。治之以膽募俞,治在陰陽十二官相使中。

  帝曰:有癃者,一日數十溲,此不足也;身熱如炭,頸膺如格,人迎躁盛,喘息氣逆,此有餘也,太陰脈微細如髮者,此不足也。其病安在,名為何病。

  歧伯曰:病在太陰,其盛在胃頗在肺,病名曰厥,死不治。此所謂得五有餘二不足也。

  帝曰:何謂五有餘,二不足。

  歧伯曰:所謂五有餘者五病之氣有餘也;二不足者,亦病氣之不足也。今外得五有餘內得二不足,此其身不表不裏,亦正死明矣。

  帝曰:人生而有病巔疾者,病名曰何,安所得之。

  歧伯曰:病名為胎病,此得之在母腹中時,其母有所大驚,氣上而不下,精氣并居,故令子發為巔疾也。

  帝曰:有病痝然如有水狀,切其脈大緊,身無痛者,形不瘦不能食,食少,名為何病。

  歧伯曰:病生在腎,名為腎風。腎風而不能食善驚,驚已,心氣痿者死。

  帝曰:善。


【翻譯】

  ***[1]篇名奇病論:奇病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論述了妊娠九月而喑、息積、伏梁、疹筋、厥逆、頭痛、脾癉、膽癉、癃病、胎病、腎風等病的病因、病機、症狀、治法及預後等。

  二、提出了“無損不足、益有餘”的治療原則,這是刺法和藥物等療法必須遵循的原則。

  三、論述小兒先天性癲癇發病原因,是中醫學中關於先天性疾病的最早記載,對後世醫學有深遠的影響。

  ***[1]鑱石:鑱,指鑱針,古代使用的九種針具之一;石,指砭石,經磨制而成的尖石或石片,是我國最古老的醫療工具。

  ***[1]厥逆:由於寒邪上逆於腦引起的一種頑固性頭痛。

  ***[1]脾癉(dān):指脾熱而穀氣上蒸所導致的口中甜膩的疾病。

  ***[1]膽募俞:募俞,針灸分類穴位名,指臟腑之氣積聚於胸腹部的募穴和輸注於背部的背腧穴。它們是治療臟腑的重要穴位。

  ***[1]癲疾:這裡指癲癇。



  黃帝問道:有的婦女懷孕九個月,而不能說話的,這是什麼緣故呢?

  岐伯回答說:這是因為胞中的絡脈被胎兒壓迫,阻絕不通所致。

  黃帝說:為什麼這樣說呢?

  岐伯說:宮的絡脈系於腎臟,而足少陰腎脈貫腎上系於舌本,今胞宮的絡脈受阻,腎脈亦不能上通於舌,舌本失養,故不能言語。

  黃帝說:如何治療呢?

  岐伯說:不需要治療,待至十月分娩之後,胞絡通,聲音就會自然恢復。《刺法》上說:正氣不足的不可用瀉法,邪氣有餘的不可用補法,以免因誤治而造成疾病。所謂“無損不足”,就是懷孕九月而身體瘦弱的,不可再用針石治療以傷其正氣。所謂“無益有餘”,就是說腹中已經懷孕而又妄用瀉法,用瀉法則精氣耗傷,使病邪獨據於中,正虛邪實,所以說疾病形成了。

  黃帝說:有病脅下脹滿,氣逆喘促,二三年不好的,是什麼疾病呢?

  岐伯說:病名叫息積,這種病在脅下而不在胃,所以不妨礙飲食,治療時切不可用艾灸和針刺,必須逐漸地用導引法疏通氣血,並結合藥物慢慢調治,若單靠藥物也是不能治癒的。

  黃帝說:人有身體髀部、大腿、小腿都腫脹,並且環繞肚臍周圍疼痛,這是什麼疾病呢?

  岐伯說:病名叫伏梁,這是由於風邪久留於體內所致。邪氣流溢於大腸,而流著於肓膜,因為肓膜的起源在肚臍下部,所以環繞臍部作痛。這種病不可用按摩方法治療,否則就會造成小便澀滯不利的疾病。

  黃帝說:人有尺部脈搏跳動數疾,筋脈拘急外現的,這是什麼病呢?

  岐伯說:這就是所謂診筋病,此人腹部必然拘急,如果面部見到或白或黑的顏色,病情則更加嚴重。

  黃帝說:有人患頭痛已經多年不愈這是怎麼得的?叫做什麼病呢?

  岐伯說:此人當受過嚴重的寒邪侵犯,寒氣向內侵入骨髓,腦為髓海,寒氣由骨髓上逆於腦,所以使人頭痛,齒為骨之餘,故牙齒也痛,病由寒邪上逆所致,所以病名叫做“厥逆”。

  黃帝說:好。

  黃帝說:有患口中發甜的,病名叫什麼?是怎樣得的呢?

  岐伯說:這是由於五味的經氣向上泛溢所致,病名叫脾癉。五味入于口,藏於胃,其精氣上輸於脾,脾為胃輸送食物的精華,因病津液停留在脾,致使脾氣向上泛溢,就會使人口中發甜,這是由於肥甘美味所引起的疾病。患這種病的人,必然經常吃甘美而肥膩的食物,肥膩能使人生內熱,甘味能使人中滿,所以脾運失常,脾熱上溢,就會轉成消渴病。本病可用蘭草治療,以排除蓄積鬱熱之氣。

  黃帝說:有病口中發苦的,應取足少陽膽經的陽陵泉治療仍然不愈,這是什麼病?是怎樣得的呢?

  岐伯說:病名叫膽癉。肝為將軍之官,主謀慮,膽為中正之官,主決斷,諸謀慮取決於膽,咽部為之外使。患者因屢次謀略而不能決斷,情緒苦悶,遂使膽失卻正常的功能,膽汁循經上泛,所以口中發苦。治療時應取膽募日月穴和背部的膽俞穴,這種治法。記載於《陰陽十二官相使》中。

  黃帝說:有患癃病,一天要解數十次小便,這是正氣不足的現象。同時又有身熱如炭火,咽喉與胸膺之間有格塞不通的感覺,人迎脈躁動急數,呼吸喘促,肺氣上逆,這又是邪氣有餘的現象。寸口脈微細如頭髮,這也是正氣不足的表現。這種病的原因究竟在哪裡?叫做什麼病呢?

  岐伯說:此病是太陰脾臟不足,熱邪熾盛在胃,症狀卻偏重在肺,病的名字叫做厥,屬於不能治的死症。這就是所謂“五有餘、二不足”的證候。

  黃帝說:什麼叫“五有餘、二不足”呢?

  岐伯說:所謂“五有餘”就是身熱如炭,喘息,氣逆等五種病氣有餘的證侯。所謂“二不足”,就是癃一日數十溲,脈微細如發兩種正氣不足證候。現在患者外見五有餘,內見二不足,這種病既不能依有餘而攻其表,又不能從不足而補其裡,所以說是必死無疑了。

  黃帝說:人出生以後就患有癲癇病的,病的名字叫什麼?是怎樣得的呢?

  岐伯說:病的名字叫胎病,這種病是胎兒在母腹中得的,由於其母曾受到很大的驚恐,氣逆於上而不下,精也隨而上逆,精氣並聚不散,影響及胎兒故其子生下來就患癲癇病。

  黃帝說:面目浮腫,象有水狀,切按脈搏大而且緊,身體沒有痛處,形體也不消瘦,但不能吃飯,或者吃的很少,這種病叫什麼呢?

  岐伯說:這種病發生在腎臟,名叫腎風。腎風病人到了不能吃飯,常常驚恐的階段,若驚後心氣不能恢復,心腎俱敗,神氣消亡,而為死症。

  黃帝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