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三部九候論(原名決生死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余聞九鍼於夫子,眾多博大,不可勝數。余願聞要道,以屬子孫,傳之後世,著之骨髓,藏之肝肺,歃血而受,不敢妄泄,令合天道,必有終始,上應天光星辰歷紀,下副四時五行,貴賤更互,冬陰夏陽,以人應之奈何,願聞其方。

  歧伯對曰:妙乎哉問也!此天地之至數。

  帝曰:願聞天地之至數,合於人形,血氣通,決死生,為之奈何。

  歧伯曰:天地之至數,始於一,終於九焉。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之,三三者九,以應九野。故人有三部,部有三候,以決死生,以處百病,以調虛實,而除邪疾。

  帝曰:何謂三部。

  歧伯曰:有下部,有中部,有上部,部各有三候,三候者,有天有地有人也,必指而導之,乃以為真。

  上部天,兩額之動脈;上部地,兩額之動脈;上部人,耳前之動脈。

  中部天,手太陰也;中部地,手陽明也;中部人,手少陰也。

  下部天,足厥陰也;下部地,足少陰也;下部人,足太陰也。

  故下部之天以候肝,地以候腎,人以候脾胃之氣。

  帝曰:中部之候奈何。

  歧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肺,地以候胸中之氣,人以候心。

  帝曰:上部以何候之。

  歧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頭角之氣,地以候口齒之氣,人以候耳目之氣。

  三部者,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

  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藏。

  故神藏五,形藏四,合為九藏。五藏已敗,其色必夭,夭必死矣。

  帝曰:以候奈何。

  歧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寫之,虛則補之。必先去其血脈而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

  帝曰:決死生奈何。

  歧伯曰:形盛脈細,少氣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脈大,胸中多氣者,死。形氣相得者,生。參伍不調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

  上下左右之脈相應如參舂者,病甚。

  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數者,死。

  中部之候雖獨調,與眾藏相失者,死。中部之候相減者,死。目內陷者死。

  帝曰:何以知病之所在。

  歧伯曰:察九候獨小者,病,獨大者,病,獨疾者,病,獨遲者,病,獨熱者,病,獨寒者,病,獨陷下者,病。

  以左手足上,上去踝五寸按之,庶右手足當踝而彈之,其應過五寸以上,蠕蠕然者,不病;其應疾,中手渾渾然者,病;中手徐徐然者,病;其應上不能至五寸,彈之不應者,死。

  是以脫肉身不去者,死。中部乍踈乍數者,死。其脈代而鉤者,病在絡脈。九候之相應也,上下若一,不得相失。一候後則病,二候後則病甚,三候後則病危。所謂後者,應不俱也。察其府藏,以知死生之期。

  必先知經脈,然後知病脈,真藏脈見者,勝死。足太陽氣絕者,其足不可屈伸,死必戴眼。

  帝曰:冬陰夏陽奈何。

  歧伯曰:九候之脈,皆沈細懸絕者為陰,主冬,故以夜半死。

  盛躁喘數者為陽,主夏,故以日中死。

  是故寒熱病者,以平旦死。

  熱中及熱病者,以日中死。

  病風者,以日夕死。

  病水者,以夜半死。

  其脈乍踈乍數乍遲乍疾者,日乘四季死。

  形肉已脫,九候雖調,猶死。

  七診雖見,九候皆從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風氣之病,及經月之病,似七診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

  若有七診之病,其脈候亦敗者,死矣,必發噦噫。

  必審問其所始病,與今之所方病,而後各切循其脈,視其經絡浮沈,以上下逆從循之,其脈疾者不病,其脈遲者病,脈不往來者,死,皮膚著者,死。

  帝曰:其可治者奈何。

  歧伯曰:經病者治其經,孫絡病者治其孫絡血,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經絡。

  其病者在奇邪,奇邪之脈則繆刺之。

  留瘦不移,節而刺之。

  上實下虛,切而從之,索其結絡脈,刺出其血,以見通之。

  瞳子高者,太陽不足,戴眼者,太陽已絕,此決死生之要,不可不察也。手指及手外踝上五指,留鍼。


【翻譯】

  ***[1]篇名三部九候論:本篇原名為決死生論,是唐朝王冰在做素問二十四卷編註時,把這個篇名改為三部九候論的。本篇說明了三部九候的部位及所屬之臟腑,及七診與三部九候合參以判斷疾病的預後。故篇名取名為三部九候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三部九候的部位及所屬之臟腑。

  二、七診與三部九候合參以判斷疾病的預後。

  三、論述了不同病變(經病、經絡病、血病、奇邪)所採取的不同針刺治療手法。


  黃帝問道:我聽先生講了九針道理後,覺得豐富廣博,不可盡述。我想瞭解其中的主要道理,以囑咐子孫,傳於後世,銘心刻骨,永志不忘,並嚴守誓言,不敢妄泄。如何使這些道理符合於天體運行的規律,有始有終,上應于日月星辰周曆天度之標誌,下符合四時五行陰陽盛衰的變化,人是怎樣適應這些自然規律的呢?希望你講解這方面的道理。

  岐伯回答說:問得多好啊!這是天地間至為深奧的道理。

  黃帝道:我願聞天地的至數,與人的形體氣血相通,以決斷死生,是怎樣一回事?

  岐伯說:天地的至數,開始於一,終止於九。一奇數為陽,代表天,二偶數為陰代表地,人生天地之間,故以三代表人;天地人合而為三,三三為九,以應九野之數。所以人有三部,每部各有三侯,可以用它來決斷死生,處理百病,從而調治虛實,祛除病邪。


【陳擎文補註】

  (1).翻開現代關於《黃帝內經》的教科書,普遍的說法是三部九候脈是黃帝內經成書那個時代所用的脈法,但因為其臨床應用不大,現在已經沒有人在使用了。

  事實真的像學者所說的這樣嗎?

  我個人不這麼認為。

  大家可能沒有真的讀懂黃帝內經吧。

  大家可能是以在看《封神榜、山海经》的心態在看《黃帝內經》,犯了以管窺天、以今律古、妄自論斷的毛病,甚至可能認為《黃帝內經》很多地方是荒誕不實的。

  大家真的認為《黃帝內經》是聖人之言嗎?大家真的有十分的恭敬心嗎?

  否則如何深入探究並拆解這本被加密過的物理書呢?


  黃帝道:什麽叫做三部呢?

  岐伯說:有下部,有中部,有上部。每部各有三侯,所謂三侯,是以天、地、人來代表的。必須有老師的當面指導,方能懂得部侯準確之處。

  上部天,即兩額太陽脈處動脈;

  上部地,即兩頰大迎穴處動脈;(大迎穴:胃經,下頜角前方,咬肌附著部前緣,面動脈搏動處。當頜下緣中點上方一橫指,鼓頰肘呈凹陷處。)

  上部人,即耳前耳門穴處動脈;(耳門穴:三焦經,耳屏上前方,張口呈凹陷處,有耳前動脈)

  中部天,即兩手太陰氣口、經渠穴處動脈;

  中部地,即兩手陰明經合谷處動脈;

  中部人,即兩手少陰經神門處動脈;

  下部天,即足厥陰經足五里穴或太沖穴處動脈;(足五里穴:肝經,箕門穴上5寸,或當髕底內側端上13寸,或是當氣衝穴直下3寸=任脈曲骨穴旁2寸再下3寸,有股內側動脈)

  下部地,即足少陰經太溪穴處動脈;

  下部人,即足太陰經箕門穴處動脈。(箕門穴:脾經,血海上6寸,或當髕底內側端上8寸,有股動脈)

  故而下部之天可以天候肝臟之病變,下部之地可以侯腎臟之病變,下部之人可以侯脾胃之病變。

  黃帝道:中部之侯怎樣?

  岐伯說:中部亦有天、地、人三侯。中部之天可以侯肺臟之病變,中部之地可以侯胸中之病變。中部之人可以侯心臟之病變。

  黃帝道:上部之侯又怎樣?

  岐伯說:上部也有天、地、人三侯。上部之天可以侯頭角之病變,上部之地可以侯口齒之病變,上部之人可以侯耳目之病變。

  三部之中,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

  三侯為天,三侯為地,三侯為人,三三相乘,合為九侯。

  脈之九侯,以應地之九野,以應人之九臟。

  所以人有肝、肺、心、脾、腎五神臟和膀胱、胃、大腸、小腸四形臟,合為九臟。若五臟已敗,必見神色枯槁,枯槁者是病情危重,乃至死亡徵象。

  黃帝道:診察的方法怎樣?

  岐伯說:必先度量病人的身形肥瘦,瞭解它的正氣虛實,實證用瀉法,虛症用補法。但必先去除血脈中的凝滯,而後調補氣血的不足,不論治療什麽病都是以達到氣血平調為準則。

  黃帝道:怎樣決斷死生?

  岐伯說:形體盛,脈反細,氣短,呼吸困難,危險;如形體瘦弱,脈反大,胸中喘滿而多氣的是死亡之症。一般而論;形體與脈一致的主生;若脈來三五不調者主病,三部九侯之脈與疾病完全不相適應的,主死;上下左右之脈,相應鼓指如春杵搗穀,參差不齊,病必嚴重;若見上下之脈相差甚大,而又息數錯亂不可計數的,是死亡徵候;中部之脈雖然獨自調勻,而與其他眾臟不相協調的,也是死侯;目內陷的為正氣衰竭現象,也是死侯。

  黃帝道:怎樣知道病的部位呢?

  岐伯說:從診察九侯脈的異常變化,就能知病變部位。

  九侯之中,有一部獨小,或獨大,或獨疾,或獨遲,或獨熱,或獨寒,或獨陷下(沉伏),均是有病的現象。

  以左手加于病人的左足上,距離內踝五寸處按著,以右手指在病人足內踝上彈之,醫者之左手即有振動的感覺,如其振動的範圍超過五寸以上,蠕蠕而動,為正常現象;如其振動急劇而大,應手快速而渾亂不清的,為病態;若振動微弱,應手遲緩,應為病態;如若振動不能上及五寸,用較大的力量彈之,仍沒有反應,是為死侯。

  身體極度消瘦,體弱不能行動,是死亡之征。

  中部之脈或快或慢,無規律,為氣脈敗亂之兆,亦為死征。

  如脈代而鉤,為病在絡脈。

  九侯之脈,應相互適應,上下如一,不應該有參差。

  如九侯之中有一侯不一致,則病必危險。

  所謂不一致,就是九侯之間,脈動的不相適應。

  診察病邪所在之臟腑,以知死生的時間。

  臨症診察,必先知道正常之脈,然後才能知道有病之脈;若見到真臟脈象,到了勝己的時間(例如:肝臟見庚辛為不勝),便要死亡。足太陽經脈氣絕,則兩足不能屈伸,死亡之時,必目睛上視。

  黃帝道:冬為陰,夏為陽,脈象與之相應如何?

  岐伯說:九侯的脈象,都是沉細懸絕的,為陰,冬令死于陰氣極盛之夜半;

  如脈盛大躁動喘而疾數的,為陽,主夏令,所以死于陽氣旺盛之日中;

  寒熱交作的病,死於陰陽交會的平旦之時;

  熱中及熱病,死于日中陽極之時;

  病風死于傍晚陽衰之時;病水死於夜半陰極之時。

  其脈象忽疏忽數,忽遲忽急,乃脾氣內絕,死於辰戌丑未之時(四季:辰戌丑未四個四個時間,是脾旺之時。辰戌丑未是八字算命學的四墓庫),也就是平旦、日中、日夕、夜半、日乘四季的時候;若形壞肉脫,雖九侯協調,猶是死亡的徵象;假使七診之脈雖然出現,而九侯都順於四時的,就不一定是死侯。

  所說不死的病,指心感風病,或月經之病,雖見類似七診之病脈,而實不相同,所以說不是死侯。

  若七診出現、其脈侯有敗壞現象的,這是死征,死的時候,必發呃逆等證侯。

  所以治病之時,必須詳細詢問他的起病情形和現在症狀,然後按各部分,切其脈搏,以觀察其經絡的浮沉,以及上下逆順。

  如其脈來流利的,不病;

  脈來遲緩的,是病;

  脈不往來的,是死侯;

  久病肉脫,皮膚乾枯著於筋骨的,亦是死侯。


【陳擎文補註】

  (1).歷代諸家與現代學者普遍認為本篇的把脈方法,以及五臟脈分候部位,應該是指《素問第二十•三部九候論》所說的遍體診脈法的臟腑分候部位,不是現代常被使用的獨取寸口脈法的臟腑分候部位,因為獨取寸口是《難經》之後才開始流行的,大家都認為《黃帝內經》時代所用的脈法主要是遍體脈法(三部九候脈)。

  實際是這樣子的嗎?

  我個人不這麼認為。

  縱觀黃帝內經,可以發現它有四種脈診方法,所要探查的目標物也不同,將之列出如下:

  (A).若要診斷五臟虛實:可以獨採寸口脈法。

  (B).若要探查十二經脈虛實:可以採用人迎寸口對比脈法,

  (C).若要探查六經虛實:可以採用人迎寸口對比脈法,或是寸口脈法

  (D).若要探查特定部位虛實:可以採用三部九候脈法。(侯頭角,侯口齒,侯耳目,侯肺臟,侯胸中,侯心臟,侯肝臟,侯腎臟,侯脾胃)。

  若是這樣子來看,《難經》的獨取寸口不僅沒有超過《黃帝內經》的範疇,反而引領後代限缩了《黃帝內經》脈診探查的範圍。


  黃帝道:那些可治的病,應怎樣治療呢?

  岐伯說:病在經的,刺其經;病在孫絡的,刺其孫絡使它出血;血病而有身痛症狀的,則治其經與絡。

  若病邪留在大絡,則用右病刺左、左病刺右的繆刺法治之。

  若邪氣久留不移,當於四肢八溪之間、骨節交會之處刺之。

  上實下虛,當切按氣脈,而探索氣脈絡鬱結的所在,刺出其血,以通其氣。

  如目上視的,是太陽經氣不足。目上視而又定直不動的,是太陽經氣已絕。這是判斷死生的要訣,不可不認真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