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曰:夫百病之所始生者,必起於燥溫寒暑風雨陰陽喜怒飲食居處,氣合而有形,得藏而有名,余知其然也。夫百病者,多以旦慧晝安,夕加夜甚,何也?

  歧伯曰:四時之氣使然。

  黃帝曰:願聞四時之氣。

  歧伯曰: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是氣之常也,人亦應之,以一日分為四時,朝則為春,日中為夏,日入為秋,夜半為冬。

  朝則人氣始生,病氣衰,故旦慧;

  日中人氣長,長則勝邪,故安;

  夕則人氣始衰,邪氣始生,故加;

  夜半人氣入藏,邪氣獨居於身,故甚也。

  黃帝曰:有時有反者何也?

  歧伯曰:是不應四時之氣,藏獨主其病者,是必以藏氣之所不勝時者甚,以其所勝時者起也。

  黃帝曰:治之奈何?

  歧伯曰:順天之時,而病可與期。順者為工,逆者為麤。

  黃帝曰:善,余聞刺有五變,以主五輸。願聞其數。

  歧伯曰:人有五藏,五藏有五變。五變有五輸,故五五二十五輸,以應五時。

  黃帝曰:願聞五變。

  歧伯曰:肝為牡藏,其色青,其時春,其音角,其味酸,其日甲乙;

  心為牡藏,其色赤,其時夏,其日丙丁,其音徵,其味苦;

  脾為牝藏,其色黃,其時長夏,其日戊己,其音宮,其味甘;

  肺為牝藏,其色白,其音商,其時徵,其日庚辛,其味辛;

  腎為牝藏,其色黑,其時冬,其日壬癸,其音羽,其味鹹。是為五變。


  黃帝曰:以主五輸奈何?

  藏主冬,冬刺井;

  色主春,春刺滎;

  時主夏,夏刺輸;

  音主長夏,長夏刺經;

  味主秋,秋刺合。

  是謂五變,以主五輸。

  黃帝曰:諸原安和,以致五輸。

  歧伯曰:原獨不應五時,以經合之,以應其數,故六六三十六輸。

  黃帝曰:何謂藏主冬,時主夏,音主長夏,味主秋,色主春。願聞其故。

  歧伯曰:病在藏者,取之井;

  病變於色者,取之滎;

  病時間時甚者,取之輸;

  病變於音者,取之經;

  經滿而血者,病在胃;及以飲食不節得病者,取之於合,故命曰味主合。

  是謂五變也。


【翻譯】

  ***[1]篇名順氣一日分為四時:以一日分為四時,說明人體陽氣活動的情況,可以影響邪正鬥爭的勢力,故病情在一日之中,有旦慧、晝安、夕加、夜甚的不同表現。故篇名取名為順氣一日分為四時。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以一日分為四時,說明人體陽氣活動的情況,可以影響邪正鬥爭的勢力,故病情在一日之中,有旦慧、晝安、夕加、夜甚的不同表現。

  二、說明有些疾病,因不應四時之氣,臟獨主其病,故其輕重變化,決定於各臟氣與邪氣的盛衰,凡臟氣不勝邪氣則病甚,臟氣勝邪氣則病輕。

  三、強調在治療上必須適應時令,不可違逆。

  四、具體敘述了五臟、五變、五輸的內容,以及五臟與色、時、音、味的配合關係。

  ***[3]喜怒:泛指七情過度。

  ***[4]氣合而有形,得臟而有名:氣,指邪氣;形,指脈症之病形;名,指病症。


  黃帝說:百病的最初生成,一定是由於燥濕、寒暑、風雨等外界變化和陰陽、喜怒、飲食居住失常等內傷所致,邪氣合而入體,就會有脈症顯現,邪氣入臟,就會引起名稱不同的疾病,我已經知道這些情況了。而各種疾病,病人大多是早晨感覺神氣清爽,白天安靜,傍晚病情加重,夜間最嚴重,這是為什麼?

  岐伯說:這是由於四季的氣候變化造成的。

  黃帝說:我想瞭解四季的氣候變化情況。

  岐伯說:春天生髮,夏天成長,秋天收斂,冬天閉藏,這是四季的氣候變化的規律,人體也是與之相應。將一日分為四時,早晨則為春天,中午則為夏天,傍晚則為秋天,夜半就是冬天。

  早晨人體正氣開始上升,病氣衰落,所以病人早晨神氣清爽;

  中午人體正氣成長至盛,正氣盛就會勝過邪氣,所以白天病人安靜;

  傍晚人體正氣開始衰落,邪氣開始生長,所以,病人病情加重;

  夜半人體正氣閉藏,邪氣獨佔全身,所以病情此時最重。


【陳擎文補註】

  (1).這篇乃是說明人體的氣血有所謂的時間生物醫學特性。每日的早晨、中午、傍晚、夜半,就好像春夏秋冬一樣,分別有生發、成長、收斂、內藏等氣血的循環運作模式。因此不管在養生或治病上,都可以運用這樣的規律,順勢而為。並且可以在使用五俞穴上。

  所以,若是當個宅男宅女夜半玩電腦,然後白天睡覺,不出幾年,就會臉色蒼白,睡眠不好,身體欠安。其實,人本來早晨起床後,就應該去曬曬太陽,讓身體知道現在是白天了,體內某些荷爾蒙與酵素才會正常分泌,濃度才夠。到了夜晚就應該休息,不應該在天黑後還在大幅運動或工作的,並且早點就應該把大燈給關了,否則褪黑激素怎麼會分泌呢?那些夜晚分泌的激素都有抗氧化或是修補的功用。

  這一類夜晚工作而猝死的新聞幾乎每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例如撰寫本篇期間才一週就有「兩件相關的猝死新聞」。另外也曾經聽過一些故事,是有關於一些夜間工作者,例如要做大夜班或輪班者,他們在半夜下班後還去健身房或運動場跑個三圈,結果幾年後,得到癌症。所以,天黑了不應該去運動的。很多人白天不敢運動,因為怕熱怕流汗,所以都選擇天黑或飯後才去運動。在2017年就曾經有人舉辦馬拉松比賽,舉辦方怕熱所以選擇在天黑不熱後開跑,沒想到那場比賽有人跑到一半猝死,新聞說是熱衰竭而死。

  夜半跑步而猝死,熱衰竭真的是主因嗎?

  古人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來天黑後就應該要休息了,尤其是晚上9~11點(亥時),古人稱為「人定」,表示這個就是要安定休息睡覺的時間。這個順應一日四時的規律作息,是與我們基因上被設定的生理時鐘有關,那個是物種演化的結果,我們是無法靠意志力改變的。我們體內的很多荷爾蒙與酵素的分泌,都被這個關於生理時鐘的基因給控制著。這些都會影響到我們白天作功的效能,與夜晚的細胞修復的效率。

  這個道理在另外黃帝內經另外一篇可以得到印證,《素問第三•生氣通天論》:「故陽氣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氣生,日中而陽氣隆,日西而陽氣已虛,氣門乃閉。是故暮而收拒,無擾筋骨,無見霧露,反此三時,形乃困薄」。它就特別強調,到了晚上,陽氣收斂於內,這時不要再擾動筋骨了,若違反了陽氣活動的規律,形體就會衰薄。

  所以若是要長壽,就必須遵守這個規律,遵照這個已經刻印在我們人體基因內的印記,順勢而為。本篇《素問第二•四氣調神大論》也是強調:「陰陽四時是萬物的終結,是盛衰存亡的根本,違逆了它,就會產生災害,順從了它,就不會發生重病,這樣便可謂懂得了養生之道。 對於養生之道,聖人能夠加以實行」。

  因此,順從這個陰陽四時的規律,不只是可以拿來治病,更是養生長壽之道。

  真沒想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竟然也是一句養生的口訣。

  宅男宅女們,大家要醒一醒啊。

  (2).一日四時四季的時間生物醫學,就跟陰陽五行的理論一樣,深信的人不多,願意並且能夠將之活用於治病的更少。因為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些古代的理論到底是不是真的,西醫教科書也沒這麼寫。

  在西元2017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頒給了霍爾(Jeffrey C. Hall)等三位美國學者。他們發現了控制「晝夜節律」(Circadian Rhythm)的分子機制而獲殊榮。

  這種稱為時間生物學(Chronobiology)的學問,以往研究結果是憑經驗總結得出,這三位科學家的發現,證明了生理時鐘其實是由基因控制。透過果蠅的基因實驗,發現一種可轉譯 PER 蛋白的 Period 基因,可影響生物的生理週期,且同樣適用人類。在此之前,科學家猜測生物的生理週期是由大腦神經控制,但很難解釋許多沒有發達腦部的生物仍然有相當規律的生理週期。 他們發現果蠅有一種周期基因,改變此基因就能改變果蠅的晝夜節律,而且這種周期基因還能製造一種蛋白,這種蛋白產物夜晚時匯聚在細胞內,並在白天降解,進而改變晝夜節律。

  他們更發現該PER蛋白水準的變化以24小時為週期,這個正好與晝夜節律保持同步。而且也會受日光影響,並且發現這調控機制也存在於人類。最常見的例子為出國時所出現的時差問題。他們發現人類有2個週期基因,其對睡眠相關的遺傳疾病有重大影響。

  生理時鐘重要嗎?其實它的影響層面很大。因為生理時鐘不但調控著作息,生理代謝,更對免疫系統、神經系統,生物行為與精神心情狀態,甚至是腸道內菌叢,都扮演著至關重大的角色。

  (3).其實,不須要這個諾貝爾醫學獎所發現的週期基因證據的背書,我們一樣也是可以很確信有這個時間生物醫學的存在。因為,我們光是觀察自然界的現象或是很多生物的表現,就可以找到這個週期基因普遍存在於每個生物,例如:鳥類的遷徙;某些動物季節性的冬眠;很多植物在日間某些時候會展開花朵或夜晚閉合花朵葉子;水生的蟹類動物漲潮時才會活動,而生長在岸上的蟹則會在退潮時覓食。

  為什麼這些生物會有這種生理時鐘的反應呢?而且幾乎所有的生物都會很規律的晝夜生活(除了人類會不規律的熬夜生活),就算是夜行性動物也是規律的生活。若猜測其原因,是很容易就可以聯想並猜測到,在這些生物的體內基因,應該都有關於順應白天夜晚變化規律的生理時鐘基因,他們能夠控制與調節著生物活動與休息規律的相關荷爾蒙濃度、睡眠、體溫、新陳代謝、行為舉止、以及睡眠、自我抗氧化、與細胞修復等機能。

  (4).教導黃帝內經的那些史前文明(大冰河期前文明)或地外文明,或許已經可以清楚地掌握這些週期基因的來龍去脈,可是當他們在教導5千年前中原的老祖先時,若是跟他們講基因可能太曲高和寡了,只好要我們的祖先經由觀察自然界的現象與日月變化規律,從而體會其中的道理,並將之應用到我們人體的保健上與人事的處理。這個也就是我剛剛提到的,其實我們觀察自然界的那些生物,就可以確信應該有控制週期的基因在我們的基因體內。這種的觀察模式其實也是易經,及黃帝內經的教法,他們都是透過觀察外在世界自然界的規律,體悟並學習之,將之投射到自己內在世界的管理上,這種教法也就是形成後來中國文化的特色:天人合一的內外交互投射模式。

  我們不須要專研高等西醫生理學,不須要看最新進階的西醫病理學,也不需要懂最新諾貝爾獎的內容,其實就有可能去探觸那些宇宙真理了,若是非得學習這些高等西醫生理病理學後才能理解黃帝內經的奧秘,那麼以伊尹、扁鵲、與華陀的西醫水平來看,他們是不會懂醫道的。但是既然他們已經是醫道的傳承者了,就表示中國古代的天人合一教法,黃帝內經的教法,是有角度可以讓人切入進去的。

  (5).我們學習一日四時學說,不僅僅是相信就好了,更重要的還是去實證,要如何將它應用到治病上。


  ***[1]時有反者:指病情的輕重變化與前面所說的旦慧、晝安、夕加、夜甚不相符。


  黃帝問:疾病變化時常與前述的情況不合,這是為什麼?

  岐伯說:這是因為病與四時之氣不相應,某一內臟單獨生了病的緣故,這種情況在臟氣所屬之五行被時日所屬之五行所克時,病情加重,在臟氣所屬之五行與時日所屬之五行相同或克時日所屬之五行時,病情好轉。

  黃帝問:怎麼樣治療呢?

  岐伯說:順應自然界時日的五行屬性的變化加以治療,疾病就可望治癒。能夠順應自然界時日的五行屬性變化來治病的醫生就是高明的醫生,不能順應這種變化來治病的醫生就是粗陋無知的醫生。

  ***[1]牡臟:牡,雄性的意思,牡臟,即為陽臟。


  黃帝說:說得對。我聽說針刺之法有五種變化,來針刺井、滎、輸、經、合五種腧穴,我想知道其中的規律。

  岐伯說:人有五臟,五臟有五時、五行、五音、五色、五味這五類變化,每類變化都有五種腧穴與之相應,所以有五五二十五個腧穴與五季相應。

  黃帝說:我想要瞭解五臟的五種變化。

  岐伯說:肝屬木,為陰中之少陽,是牡臟,在五色裡為青,在五時中為春,在五音中為角,在五味中為酸,在日為甲乙。

  心屬火,為陽中之太陽,是牡臟,在五色裡為赤,在五時裡為夏,在日為丙丁,在五音中為徵,在五味中為苦。

  脾屬土,為陰中之至陰,是牝臟,在五色中為黃,在五時中為長夏(即六月),在日為戊己,在五音中為宮,在五味中為甜。

  肺屬金,為陽中之少陰,是牝臟,在五色中為白,在五音中為商,在五時中為秋,在日為庚辛,在五味為辛。

  腎屬水,屬陰中之太陰,是牝臟,在五色中為黑,在五時中為冬,在日為壬癸,在五音中為羽,在五味中為鹹。以上就是五臟的五變。


  黃帝問:五臟的五變所主的五個腧穴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五臟主冬,所以冬季針刺五臟的井穴;

  五色主春,所以春季針刺五臟的滎穴;

  五時主夏,所以夏季針刺五臟的腧穴;

  五音主長夏,所以長夏時節針刺五臟的經穴;

  五味主秋,所以秋季針刺五臟的合穴。這

  就是所謂的五變所主的五腧穴。

  黃帝問:各個原穴如何配合,才能將井、滎、腧、經、合、原六個腧穴都配合好呢?

  岐伯說:原穴唯獨與五時不相應和,而是歸屬於本經的經穴來配合,以對應五變主五腧的數目,因此仍是六六三十六個腧穴。

  黃帝說:什麼叫五臟主冬,五時主夏,五音主長夏,五味主秋,五色主春?我想知道其中的道理。

  岐伯說:疾病在五臟的,取井穴針刺;

  疾病顯現在氣色上的,取滎穴針刺;

  病情時輕時重的,或是固定在特定時間就會發病的,取俞穴針刺;

  疾病影響到聲音發生變化的,應刺經穴;

  經脈盛滿而有淤血,病在陽明胃,以及因飲食不節引起的疾病,治療時都應刺合穴,所以說味主合。

  這就是五變所表現的不同特徵以及與五輸相應的針治方法。


【陳擎文補註】

  本篇所說明的五俞穴治療方法,大概可以被歸類成三種思路:

  (1).一年四季的時間醫學治療思路:根據「冬刺井;春刺滎;夏刺俞;長夏刺經;秋刺合」的原則,所以若是節氣過了立秋之後就屬於秋天了,就應該用合穴來治療。

  這個一年四季的五俞穴治療方式,其效果會比一日四時的五俞穴的效果還來得大。我在2005年曾經寫一個 《中國時間生物醫學的配穴程式,並且是11國語言版》,裡面就有順應一年四季的配穴項目可以參考。

  (2).一日四時的時間醫學治療思路:根據「冬刺井;春刺滎;夏刺俞;長夏刺經;秋刺合」的原則,所以中午正當午時,就應該用俞穴來治療。這個一樣可以參考上述的 《中國時間生物醫學的配穴程式,並且是11國語言版》,裡面就有順應一日四時的配穴項目可以對照。

  (3).五變模式的五俞穴治療思路:五變乃是:「病五臟取井;病有氣色取滎;病有時間性取俞;病有聲音性取經;病有淤,病在胃,飲食引起等取合」。所以若是月經痛,或是胃痛,或是吃壞東西肚子痛拉肚子,就可以用合穴來治療。


【陳擎文補註】

  (1).黃帝內經在很多篇都有在強調要順應「一日四時,或一年四季」陽氣變化的規律,這個順應四時的觀念,不但可以將之應用到五俞穴的治病上,更可以將之應用到養生與長壽。相關的篇章如下:

  應用順應四時學說到五俞穴治病相關篇章:

  《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

  《靈樞第二•本輸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

  應用順應四時學說到養生與長壽治病相關篇章:

  《素問第二•四氣調神大論

  《素問第三•生氣通天論


  (2).粗略比較各種「四季四時刺法」的各篇,會發現它們所敘述的稍微有所差異:

  《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冬刺井;春刺滎;夏刺俞;長夏刺經;秋刺合」

  《靈樞第二•本輸》:「冬取諸井諸俞之分;春取絡脈諸滎大經分肉之間;夏取諸俞孫絡肌肉皮膚之上;秋取諸合」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冬取陽經井以降陰逆,取陰經滎以補陽氣;春淺刺絡脈分肉;夏取陽脈分腠;秋取陰經俞穴經穴以瀉陰邪,取陽經合穴以瀉陽熱」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冬取井滎深留之;春取經血脈分肉之間;夏取盛經陽脈孫絡,取分間絕皮膚;秋取經俞。若邪在府取之合」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中」


  縱觀上面幾篇,可以發現,似乎內經在很多篇把四時刺法的三種目標物混在一起討論了,它們分別是「五俞穴名,組織部位,深淺」,換言之,四時刺法的運用,可以用在五俞穴的選擇上,也可以用在組織部位,或是深淺上。


  一、五俞穴的四時刺法:

  《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冬刺井;春刺滎;夏刺俞;長夏刺經;秋刺合」

  《靈樞第二•本輸》:「冬取諸井諸俞之分;春取諸滎;夏取諸俞;秋取諸合」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冬取陽經井以降陰逆,取陰經滎以補陽氣;秋取陰經俞穴經穴以瀉陰邪,取陽經合穴以瀉陽熱」


  二、組織部位的四時刺法: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中」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春取經脈,夏取孫絡(皮表),長夏取肌肉,秋取皮膚,冬取骨髓中...才不至於逆四時而氣亂。

  《靈樞第二•本輸》:「春取絡脈,大經分肉之間;夏取孫絡肌肉皮膚之上;冬取臟腑的腧穴」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春取絡脈分肉;夏取夏取盛經陽脈分腠」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春取經血脈分肉之間;夏取盛經陽脈孫絡,取分間絕皮膚」


  三、深淺的四時刺法:

  《靈樞第二•本輸》:「冬取井穴但深而留之;春天沒有=特定深淺,若病重的深取之,病輕的淺取之;夏取皮表孫絡皮膚上;秋天和春天一樣沒有特定深淺,病重深刺,病輕淺刺」。

  這是因為冬天:陽氣內斂入骨,末梢血管都收縮內藏,所以需要深刺。

  夏天:陽氣浮於皮表,皮表末梢血管擴張上浮,所以淺刺皮膚,或是皮表的孫絡微血管。

  春天,秋天:這兩個季節陽氣不上不下,所以沒有特定的針刺深度,而是看病情而定,若是病重則深刺,病輕則淺刺。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春甚者深刺之,間者淺刺之;夏取盛經孫絡皮膚;冬必深以留之」


  (3).我們從上面的示範推導與解說,有點案情真相大白,就可以明顯看出當初黃帝內經作者編寫時的佈局思路,他可能是因為怕所傳非人,也可能是因為某些教法非常珍貴到足以動到因果業力,所以他不敢也不願意明講。它不像現代的物理課本般,把公式直接寫出,加以說明,還附上幾題範例教學。

  黃帝內經則採用隱喻的方式,它將很多公式打散了,而且還將不同公式混雜在一起講,而且還刪除這些參數的部分內容,交疊混用,讓人目不暇給,並將之分散到很多篇章,把一個理論這邊講一點,那邊放一點,若是沒有將多篇加以合參對照,抽絲剝繭並予以重建重塑,還原其本來面目,往往就這樣看過去了,淹沒在內經經文海中,無法參透到處是機關的設計,結果看之似懂非懂,但卻始終用不出來。

  這是我閱讀黃帝內經的一個感觸,我發現很多這一篇的疑惑,會在另外一篇找到解答,很多公式似乎被拆解到其它幾篇的某段經文中,在這浩瀚的162篇經文海中,似乎還隱藏著很多秘密。

  這是真的,大家在閱讀黃帝內經時,要處處留心啊。

  (4).大家試想一下,這部中國文化第一天書,被尊稱為中醫聖經五千多年來,怎麼可能容易就被輕易的參透,或是在對聖人的教法不恭敬的態度下,甚至是嗤之以鼻的我慢心態下,被廉價的理解,輕率的公開,甚至拿去開班授徒出書賺大錢呢?

  在《靈樞第四十八•禁服》也可以看出作者的態度,篇中雷公是怎麼懇求黃帝希望能夠得到醫道奧秘的真傳,黃帝就嚴正地跟他說:「這是先師所禁戒之事,私傳是有罪的,要誠心誠意沐浴齋戒,經過割臂歃血的盟誓才能傳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