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少陰何以主腎,腎何以主水。

  歧伯對曰:腎者,至陰也,至陰者,盛水也。肺者,太陰也,少陰者,冬脈也,故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

  帝曰:腎何以能聚水而生病。

  歧伯曰: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上下溢於皮膚,故為胕腫,胕腫者,聚水而生病也。

  帝曰:諸水皆生於腎乎。

  歧伯曰:腎者,牝藏也,地氣上者屬於腎,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陰。勇而勞甚則腎汗出,腎汗出逢於風,內不得入於藏府,外不得越於皮膚,客於玄府,行於皮裏,傳為胕腫,本之於腎,名曰風水。所謂玄府者,汗空也。

  帝曰:水俞五十七處者,是何主也。

  歧伯曰:腎俞五十七穴,積陰之所聚也,水所從出入也。尻上五行行五者,此腎俞。故水病,下為胕腫大腹,上為喘呼,不得臥者,標本俱病,故肺為喘呼,腎為水腫,肺為逆不得臥,分為相輸俱受者,水氣之所留也。伏菟上各二行行五者,此腎之街也。三陰之所交結於腳也。踝上各一行行六者,此腎脈之下行也,名曰太衝。凡五十七穴者,皆藏之陰絡,水之所客也。

  帝曰:春取絡脈分肉,何也。

  歧伯曰: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肝氣急,其風疾,經脈常深,其氣少,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帝曰:夏取盛經分腠,何也。

  歧伯曰:夏者,火始治,心氣始長,脈瘦氣弱,陽氣留溢,熱熏分腠,內至於經,故取盛經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居淺也,所謂盛經者,陽脈也。

  帝曰:秋取經俞,何也。

  歧伯曰: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金將勝火,陽氣在合,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故取俞以寫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於合。

  帝曰:冬取井榮,何也。

  歧伯曰:冬者,水始治,腎方閉,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沈,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榮以實陽氣。故曰:冬取井榮,春不鼽衄,此之謂也。

  帝曰:夫子言治熱病五十九俞,余論其意,未能領別其處,願聞其處,因聞其意。

  歧伯曰:頭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諸陽之熱逆也。

  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寫胸中之熱也。

  氣街三里巨虛上下廉此八者,以寫胃中之熱也。

  雲門髃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寫四支之熱也。

  五藏俞傍五此十者,以寫五藏之熱也。

  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熱之左右也。

  帝曰:人傷於寒而傳為熱,何也。

  歧伯曰:夫寒盛,則生熱也。


【翻譯】

  ***[1]篇名水熱穴論:水熱穴:乃是指「治水輸穴」與「治熱輸穴」。本篇經文主要討論水病的病因、病機,以及說明治療水病的穴位、治療熱病的穴位,故篇名取名為“水熱穴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水腫病的發病原因與症狀表現。

  二、說明水腫病與「肺、腎」的密切關係。提出「其本在腎肺,其末在肺」的觀點。

  三、說明治療水腫病的57個穴道。

  四、說明四時刺法理論:「春取絡脈分肉;夏取盛經分腠;秋取經俞;冬取井榮」

  五、分別說明了「瀉胸中之熱,瀉胃中之熱,瀉四肢之熱,瀉五臟之熱」的59個穴道。


  黃帝問道:少陰為什麼主腎?腎又為什麼主水?

  岐伯回答說:腎屬於至陰之臟,至陰屬水,所以腎是主水的臟器。肺屬於太陰。腎脈屬於少陰,是旺於冬令的經脈。所以水之根本在腎,水之標末在肺,肺腎兩臟都能積聚水液而為病。

  黃帝又問道:腎為什麼能積聚水液而生病?

  岐伯說:腎是胃的關門,關門不通暢,水液就要停相聚而生病了。其水液在人體上下泛溢於皮膚,所以形成浮腫。浮腫的成因,就是水液積聚而生的病。

  黃帝又問道:各種水病都是由於腎而生成的嗎?

  岐伯說:腎臟在下屬陰。凡是由下而上蒸騰的地方都屬於腎,因氣化而生成的水液,所以叫做“至陰”。呈勇力而勞動(或房勞)太過,則汗出於腎;出汗時遇到風邪,風邪從開泄之腠理侵入,汗孔驟閉,汗出不盡,向內不能入于臟腑,向外也不得排泄於皮膚,於是逗留在玄府之中,皮膚之內,最後形成浮腫病。此病之本在於腎,病名叫“風水”。所謂玄府,就是汗孔。

  黃帝問道:治療水病的俞穴有五十七個,它們屬哪臟所主?

  岐伯說:腎俞五十七個穴位,是陰氣所積聚的地方,也是水液從此出入的地方。尻骨之上有五行,每行五個穴位,這些是腎的俞穴。所以水病表現在下部則為浮腫、腹部脹大,表現在上部為呼吸喘急、不能平臥,這是肺與腎標本同病。所以肺病表現為呼吸喘急,腎病表現為水腫,肺病還表現為氣逆,不得平臥;肺病與腎病的表現各不相同,但二者之間相互輸應、相互影響著。之所以肺腎都發生了病變,是由於水氣停留於兩臟的緣故。伏兔上方各有兩行,每行五個穴位,這裡是腎氣循行的重要道路和肝脾經交結在腳上。足內踝上方各有一行,每行六個穴位,這是腎的經脈下行於腳的部分,名叫太沖。以上共五十七個穴位,都隱藏在人體下部或較、深部的脈絡之中,也是水液容易停聚的地方。

  黃帝問道:春天針刺,取絡脈分肉之間,是什麼道理?

  岐伯說:春天木氣開始當令,在人體,肝氣開始發生;肝氣的特性是急躁,如變動的風一樣很迅疾,但是肝的經脈往往藏於深部,而風剛趕發生,尚不太劇烈,不能深入經脈,所以只要淺刺絡脈分肉之間就行了。

  黃帝問道:夏天針刺,取盛經分腠之間,是什麼道理?

  岐伯說:夏天火氣開始當令,心氣開始生長壯大;如果脈形瘦小而搏動氣勢較弱,是陽氣充裕流溢於體表,熱氣薰蒸於分肉腠理,向內影響於經脈,所以針刺應當取盛經分腠。針刺不要過深只要透過皮膚而病就可痊癒,是因為邪氣居於淺表部位的緣故。所謂盛經,是指豐滿充足的陽脈。

  黃帝問道:秋天針刺,要取經穴和輸穴,是什麼道理?

  岐伯說:秋氣開始當令肺氣開始收斂肅殺,金氣漸旺逐步盛過衰退的火氣,陽氣在經脈的合穴,陰氣初生,遇濕邪侵犯人體,但由於陰氣未至太盛,不能助濕邪深入,所以針刺取經的“輸”穴以瀉陰濕之邪,取陽經的“合”穴以瀉陽熱之邪。由於陽氣開始衰退而陰氣位至太盛,所以不取“經”穴而取“合”穴。

  黃帝說:冬天針刺,要取“井”穴和“滎”穴,是什麼道理?

  岐伯說:冬天水氣開始當令,腎氣開始閉藏,陽氣已經衰少,陰氣更加堅盛,太陽之氣浮沉于下,陽脈也相隨沉伏,所以針刺要取陽經的“井”穴以抑降其陰逆之氣,取陰經的“滎”穴以充實不足之陽氣。因此說:“冬取井滎,春不衄”,就是這個道理。


【陳擎文補註】

  (1).黃帝內經在很多篇都有在強調要順應「一日四時,或一年四季」陽氣變化的規律,這個順應四時的觀念,不但可以將之應用到五俞穴的治病上,更可以將之應用到養生與長壽。相關的篇章如下:

  應用順應四時學說到五俞穴治病相關篇章:

  《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

  《靈樞第二•本輸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

  應用順應四時學說到養生與長壽治病相關篇章:

  《素問第二•四氣調神大論

  《素問第三•生氣通天論


  (2).粗略比較各種「四季四時刺法」的各篇,會發現它們所敘述的稍微有所差異:

  《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冬刺井;春刺滎;夏刺俞;長夏刺經;秋刺合」

  《靈樞第二•本輸》:「冬取諸井諸俞之分;春取絡脈諸滎大經分肉之間;夏取諸俞孫絡肌肉皮膚之上;秋取諸合」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冬取陽經井以降陰逆,取陰經滎以補陽氣;春淺刺絡脈分肉;夏取陽脈分腠;秋取陰經俞穴經穴以瀉陰邪,取陽經合穴以瀉陽熱」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冬取井滎深留之;春取經血脈分肉之間;夏取盛經陽脈孫絡,取分間絕皮膚;秋取經俞。若邪在府取之合」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中」


  縱觀上面幾篇,可以發現,似乎內經在很多篇把四時刺法的三種目標物混在一起討論了,它們分別是「五俞穴名,組織部位,深淺」,換言之,四時刺法的運用,可以用在五俞穴的選擇上,也可以用在組織部位,或是深淺上。


  一、五俞穴的四時刺法:

  《靈樞第四十四•順氣一日分為四時》:「冬刺井;春刺滎;夏刺俞;長夏刺經;秋刺合」

  《靈樞第二•本輸》:「冬取諸井諸俞之分;春取諸滎;夏取諸俞;秋取諸合」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冬取陽經井以降陰逆,取陰經滎以補陽氣;秋取陰經俞穴經穴以瀉陰邪,取陽經合穴以瀉陽熱」


  二、組織部位的四時刺法: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中」

  《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 》:春取經脈,夏取孫絡(皮表),長夏取肌肉,秋取皮膚,冬取骨髓中...才不至於逆四時而氣亂。

  《靈樞第二•本輸》:「春取絡脈,大經分肉之間;夏取孫絡肌肉皮膚之上;冬取臟腑的腧穴」

  《素問第六十一•水熱穴論》:「春取絡脈分肉;夏取夏取盛經陽脈分腠」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春取經血脈分肉之間;夏取盛經陽脈孫絡,取分間絕皮膚」


  三、深淺的四時刺法:

  《靈樞第二•本輸》:「冬取井穴但深而留之;春天沒有=特定深淺,若病重的深取之,病輕的淺取之;夏取皮表孫絡皮膚上;秋天和春天一樣沒有特定深淺,病重深刺,病輕淺刺」。

  這是因為冬天:陽氣內斂入骨,末梢血管都收縮內藏,所以需要深刺。

  夏天:陽氣浮於皮表,皮表末梢血管擴張上浮,所以淺刺皮膚,或是皮表的孫絡微血管。

  春天,秋天:這兩個季節陽氣不上不下,所以沒有特定的針刺深度,而是看病情而定,若是病重則深刺,病輕則淺刺。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春甚者深刺之,間者淺刺之;夏取盛經孫絡皮膚;冬必深以留之」


  (3).我們從上面的示範推導與解說,有點案情真相大白,就可以明顯看出當初黃帝內經作者編寫時的佈局思路,他可能是因為怕所傳非人,也可能是因為某些教法非常珍貴到足以動到因果業力,所以他不敢也不願意明講。它不像現代的物理課本般,把公式直接寫出,加以說明,還附上幾題範例教學。

  黃帝內經則採用隱喻的方式,它將很多公式打散了,而且還將不同公式混雜在一起講,而且還刪除這些參數的部分內容,交疊混用,讓人目不暇給,並將之分散到很多篇章,把一個理論這邊講一點,那邊放一點,若是沒有將多篇加以合參對照,抽絲剝繭並予以重建重塑,還原其本來面目,往往就這樣看過去了,淹沒在內經經文海中,無法參透到處是機關的設計,結果看之似懂非懂,但卻始終用不出來。

  這是我閱讀黃帝內經的一個感觸,我發現很多這一篇的疑惑,會在另外一篇找到解答,很多公式似乎被拆解到其它幾篇的某段經文中,在這浩瀚的162篇經文海中,似乎還隱藏著很多秘密。

  這是真的,大家在閱讀黃帝內經時,要處處留心啊。

  (4).大家試想一下,這部中國文化第一天書,被尊稱為中醫聖經五千多年來,怎麼可能容易就被輕易的參透,或是在對聖人的教法不恭敬的態度下,甚至是嗤之以鼻的我慢心態下,被廉價的理解,輕率的公開,甚至拿去開班授徒出書賺大錢呢?

  在《靈樞第四十八•禁服》也可以看出作者的態度,篇中雷公是怎麼懇求黃帝希望能夠得到醫道奧秘的真傳,黃帝就嚴正地跟他說:「這是先師所禁戒之事,私傳是有罪的,要誠心誠意沐浴齋戒,經過割臂歃血的盟誓才能傳授」。


  黃帝道:先生說過治療熱病的五十九個俞穴,我已經知道其大概,但還不知道這些俞穴的部位,請告訴我它們的部位,並說明這些俞穴在治療上的作用。

  岐伯說:頭上有五行,每行五個穴位,能泄越諸陽經上逆的熱邪。

  大杼、膺俞、缺盆、背俞這八個穴位,可以瀉除胸中的熱邪。

  氣街、三裡、上巨虛和下巨虛這八個穴位,可以瀉出胃中的熱邪。

  雲門、肩髃、委中、賄空這八個穴位,可以瀉出四肢的熱邪。

  以上共五十九個穴位,都在治療熱病的俞穴。

  黃帝說:人感受了寒邪反而會傳變為熱病,這是什麼原因?

  岐伯說:寒氣盛極,就會鬱而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