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四十二•風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寒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或為風也;其病各異,其名不同,或內至五藏六府,不知其解,願聞其說。

  歧伯對曰:風氣藏於皮膚之閒,內不得通,外不得泄;風者,善行而數變,腠理開則洒然寒,閉則熱而悶,其寒也,則衰食飲,其熱也,則消肌肉,故使人怢慄而不能食,名曰寒熱。

  風氣與陽明入胃循脈而上至目內眥,其人肥則風氣不得外泄,則為熱中而目黃;人瘦,則外泄而寒,則為寒中而泣出。

  風氣與太陽俱入行諸脈俞,散於分肉之閒,與衛氣相干,其道不利,故使肌肉憤䐜而有瘍;衛氣有所凝而不行,故其肉有不仁也。

  癘者有榮氣熱胕,其氣不清,故使其鼻柱壞而色敗,皮膚瘍潰。風寒客於脈而不去,名曰癘風,或名曰寒熱。

  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為肝風;

  以夏丙丁傷於風者為心風;

  以季夏戊己傷於邪者為脾風;

  以秋庚辛中於邪者為肺風;

  以冬壬癸中於邪者為腎風。

  風中五藏六府之俞亦為藏府之風,各入其門戶所中,則為偏風。

  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腦風;

  風入係頭,則為目風眼寒;

  飲酒中風,則為漏風;

  入房汗出中風,則為內風;

  新沐中風則為首風;

  久風入中,則為腸風飱泄;

  外在腠理,則為泄風。

  故風者,百病之長也,至其變化,乃為他病也,無常方,然致有風氣也。

  帝曰:五藏風之形狀不同者何,願聞其診及其病能。

  歧伯曰:肺風之狀,多汗惡風,色皏然白,時欬短氣,晝日則差,暮則甚,診在眉上,其色白;

  心風之狀,多汗惡風,焦絕善怒嚇,赤色,病甚則言不可快,診在口,其色赤;

  肝風之狀,多汗惡風,善悲色微蒼,嗌乾善怒,時憎女子,診在目下,其色青;

  脾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怠墯,四支不欲動,色薄微黃,不嗜食,診在鼻上,其色黃;

  腎風之狀,多汗惡風,面痝然浮腫,脊痛不能正立,其色炱,隱曲不利,診在肌上,其色黑;

  胃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飲不下,鬲塞不通,腹善滿,失衣則䐜脹,食寒則泄,診形瘦而腹大;


  首風之狀頭面多汗惡風當先風一日,則病甚頭痛不可,以出內至其風日,則病少愈;

  漏風之狀,或多汗,常不可單衣,食則汗出,甚則身汗,喘息惡風,衣常濡,口乾善渴,不能勞事;

  泄風之狀,多汗,汗出泄衣上,口中乾上漬,其風不能勞事,身體盡痛則寒。

  帝曰:善。


【翻譯】

  ***[1]篇名風論:本篇說明風邪的性質和致病特點。風性主動,變化最快,具有"善行而數變"的性質,故風邪致病,具有病症變化多端的特點。風邪還是引起多種疾病的首要因素,有"百病之長"之稱。本篇列舉了五臟風、胃風、首風、漏風、泄風等多種風病,以闡明以上道理。故篇名取名為風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風邪的性質和致病特點。風性主動,變化最快,具有"善行而數變"的性質,故風邪致病,具有病症變化多端的特點。風邪還是引起多種疾病的首要因素,有"百病之長"之稱。作者列舉了五臟風、胃風、首風、漏風、泄風等多種風病,以闡明以上道理。

  二、說明多種風病的病因、症狀、診斷要點,並介紹了五臟風病的面診部位和相應色澤。

  三、說明各種風證,雖然臨床症狀千差萬別,但均有汗出惡風的共同症狀,這對於臨床辨證具有重要意義。

  ***[3]偏枯:即偏癱,見於中風後遺症。


  黃帝問道:風邪侵犯人體,或引起寒熱病,或成為熱中病,或成為寒中病,或引起癘風病,或引起偏枯病,或成為其他風病。

  由於病變表現不同,所以病名也不一樣,甚至侵入到五臟六腑,我不知如何解釋,願聽你談談其中的道理。

  岐伯說:風邪侵犯人體常常留滯於皮膚之中,使腠理開合失常,經脈不能通調於內,衛氣不能發洩於外;

  然而風邪來去迅速,變化多端,若使腠理開張則陽氣外泄而灑淅惡寒,若使腠理閉塞則陽氣內鬱而身熱煩悶,惡寒則引起飲食減少,發熱則會使肌肉消瘦,所以使人振寒而不能飲食,這種病稱為寒熱病。

  風邪由陽明經入胃,循經脈上行到目內眥,假如病人身體肥胖,腠理緻密,則風邪不能向外發洩,羈留體內鬱而化熱,形成熱中病,症見目珠發黃;

  假如病人身體瘦弱,腠理疏鬆,則陽氣外泄而感到畏寒,形成寒中病,症見眼淚自出。

  風邪由太陽經侵入,遍行太陽經脈及其俞穴,散佈在分肉之間,與衛氣相搏結,使衛氣運行的道路不通利,所以肌肉腫脹高起而產生瘡瘍;

  若衛氣凝澀而不能運行,則肌膚麻木不知痛癢。

  癘風病(痲瘋病)是營氣因熱而腐壞,血氣汙濁不清所致,所以使鼻柱蝕壞而皮色衰敗,皮膚生瘍潰爛。病因是風寒侵入經脈羈留不去,病名叫癘風。


【陳擎文補註】

  (1).在《黃帝內經》裡面有三篇都有提到痲瘋病,稱之為癘風,或大風,分別是:

  ☎《素問第四十二•風論》:「癘者有榮氣熱胕,其氣不清,故使其鼻柱壞而色敗,皮膚瘍潰。風寒客於脈而不去,名曰癘風,或名曰寒熱」。

  癘風病(痲瘋病)是營氣因熱而腐壞,血氣汙濁不清所致,所以使鼻柱蝕壞而皮色衰敗,皮膚生瘍潰爛。病因是風寒侵入經脈羈留不去,病名叫癘風。

  ☎《素問第五十五•長刺節論》:「病大風,骨節重,鬚眉墮,名曰大風,刺肌肉為故,汗出百日,刺骨髓,汗出百日,凡二百日,鬚眉生而止鍼」。

  病因大風侵襲,出現骨節沉重,鬍鬚眉毛脫落,病名為大風。應針刺肌肉,使之出汗,連續治療一百天后,再針刺骨髓,仍使之出汗,也治療一百天,總計治療二百天,直到鬍鬚眉毛重新生長,方可停止針刺。

  ☎《靈樞第十九•四時氣》:「癘風者,素刺其腫上。已刺,以銳鍼鍼其處,按出其惡氣,腫盡乃止。常食方食,無食他食」。

  患麻風病,應多次用針刺其腫脹部位。刺後,用手擠壓針刺處,擠出其中的邪毒之氣,直到腫消盡為止。平時應吃適宜的食物,不吃禁忌的食物。

  所以痲瘋病,病因乃是風邪,治療方法可以用刺肉100天,再刺骨髓發汗100天,或在局部點刺擠壓放出惡血。


  ***[1]邪:這裡的邪特指風邪。


  在春季或甲日、乙日感受風邪的,形成肝風;

  在夏季或丙日、丁日感受風邪的,形成心風;

  在長夏或戊日、己日感受風邪的,形成脾風;

  在秋季或庚日、辛日感受風邪的,形成肺風;

  在冬季或壬日、癸日感受風邪的,形成腎風。

  風邪侵入五臟六腑的腧穴,沿經內傳,也可成為五臟六腑的風病。

  腧穴是機體與外界相通的門戶,若風邪從其血氣衰弱場所入侵,或左或右;偏著於一處,則成為偏風病。

  ***[1]病能:能,即態;病能,即病態。


  風邪由風府穴上行入腦,就成為腦風病;

  風邪侵入頭部累及目系,就成為目風病,兩眼畏懼風寒;

  飲酒之後感受風邪,成為漏風病;

  行房汗出時感受風邪,成為內風病;

  剛洗過頭時感受風邪,成為首風病;

  風邪久留不去,內犯腸胃,則形成腸風或飧泄病;

  風邪停留於腠理,則成為泄風病。

  所以,風邪是引起多種疾病的首要因素。

  至於它侵入人體後產生變化,能引起其他各種疾病,就沒有一定常規了,但其病因都是風邪入侵。

  ***[1]色皏:皏,音捧,ㄆㄥˇ,pěng。淺白色。

  ***[2]眉上:指兩眉之間,又叫闋中,是肺在面部望診的部位。

  ***[3]焦絕:因津液消耗而唇舌焦躁的意思。

  ***[4]肌上:懷疑為頤上之誤。(頤就是面頰,腮)

  ***[5]上漬:腰以上多汗如水漬的意思。


  黃帝問道:五臟風症的臨床表現有何不同?希望你講講診斷要點和病態表現。

  岐伯回答道:肺風的症狀,是多汗惡風,面色淡白,不時咳嗽氣短,白天減輕,傍晚加重,診察時要注意眉上部位,往往眉間可出現白色。

  心風的症狀,是多汗惡風,唇舌焦燥,容易發怒,面色發紅,病重則言語謇澀,診察時要注意舌部,往往舌質可呈現紅色。

  肝風的症狀,是多汗惡風,常悲傷,面色微青,咽喉乾燥,易發怒,有時厭惡女性,診察時要注意目下,往往眼圈可發青色。

  脾風的症狀,是多汗惡風,身體疲倦,四肢懶於活動,面色微微發黃,食欲不振,診察時要注意鼻尖部,往往鼻尖可出現黃色。

  腎風的症狀,是多汗惡風,顏面疵然而腫,腰脊痛不能直立,面色黑如煤煙灰,小便不利,診察時要注意頤部,往往頤部可出現黑色。

  胃風的症狀,是頸部多汗,惡風,吞咽飲食困難,隔塞不通,腹部易脹滿,如少穿衣,腹即膜脹,如吃了寒涼的食物,就發生泄瀉,診察時可見形體瘦削而腹部脹大。


  首風的症狀,是頭痛,面部多汗,惡風,每當起風的前一日病情就加重,以至頭痛得不敢離開室內,待到起風的當日,則痛熱稍輕。

  漏風的症狀,是汗多,不能少穿衣服,進食即汗出,甚至是自汗出,喘息惡風,衣服常被汗浸濕,口幹易渴,不耐勞動。

  泄風的症狀,是多汗,汗出濕衣,口中乾燥,上半身汗出如水漬一樣,不耐勞動,周身疼痛發冷。

  黃帝道:講得好!


【陳擎文補註】

  (1).本篇本段的「診在肌上」,王冰版的經文,與楊上善版的經文稍有不同,列出如下:

  王冰版:腎風之狀,多汗惡風,面痝然浮腫,脊痛不能正立,其色炱,隱曲不利,診在肌上,其色黑。

  楊上善版:腎風之狀,多汗惡風,面龐然胕腫,腰脊痛不能正立,其色炲,隱曲不利,診在頤上,其色黑。

  這裡的「診在頤上」,頤就是面頰,腮。

  我個人認為,這裡寫的,應以楊上善版較為正確。


  (2).本篇本段的色診,對應於《靈樞第四十九•五色》的臉部色診圖有些許的差異:

  《靈樞第四十九•五色》:肺看兩眉之間,心看兩眼之間,肝看兩眼之間直下的鼻柱,脾看鼻尖,腎看兩頰部位。

  《素問第四十二•風論》:肺風看眉間有白色,心風看口部有紅色,肝風看目下有青色,脾風看鼻尖有黃色,腎風看臉頰有黑色。

  大部分的色診都相同,但是在心臟的位置有差異,一個在兩眼之間(闕中者,下極者,心也),一個看口部赤色。

  另外一個差異是肝臟,一個在兩眼之間直下(闕中者,下極者,直下者,肝也),一個是看目下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