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四十九•五色•無壓力閱讀版


  雷公問於黃帝曰:五色獨決於明堂乎?小子未知其所謂也。

  黃帝曰:明堂者,鼻也;闕者,眉間也;庭者,顏也;蕃者,頰側也;蔽者,耳門也。其間欲方大,去之十步,皆見於外,如是者壽,必中百歲。

  雷公曰:五言之辨,奈何?

  黃帝曰:明堂骨高以起,平以直,五藏次於中央,六府挾其兩側,首面上於闕庭,王宮在於下極,五藏安於胸中,真色以致,病色不見,明堂潤澤以清,五官惡得無辨乎?

  雷公曰:其不辨者,可得聞乎?

  黃帝曰:五色之見也,各出其色部。部骨陷者,必不免於病矣。其色部乘襲者,雖病甚,不死矣。

  雷公曰:官五色奈何?

  黃帝曰:青黑為痛,黃赤為熱,白為寒,是謂五官。

  雷公曰:病之益甚,與其方衰,如何?

  黃帝曰:外內皆在焉。切其脈口,滑小緊以沉者,病益甚,在中;

  人迎氣大緊以浮者,其病益甚,在外。

  其脈口浮滑者,病日進;

  人迎沉而滑者,病日損。

  其脈口滑以沉者,病日進,在內;

  其人迎脈滑盛以浮者,其病日進,在外。

  脈之浮沉及人迎與寸口氣小大等者,病難已;

  病之在藏,沉而大者,易已,小為逆;

  病在府,浮而大者,其病易已。

  人迎盛堅者,傷於寒,氣口盛堅者,傷於食。

  雷公曰:以色言食(病)之間甚,奈何?

  黃帝曰:其色麤以明,沉夭者為甚,其色上行者,病益甚;其色下行,如雲徹散者,病方已。

  五色各有藏部,有外部有內部也。

  色從外部走內部者,其病從外走內;其色從內走外者,其病從內走外。

  病生於內者,先治其陰,後治其陽,反者益甚。其病生於陽者,先治其外,後治其內,反者益甚。其脈滑大,以代而長者,病從外來,目有所見,志有所惡,此陽氣之並也,可變而已。

  雷公曰:小子聞風者,百病之始也;厥逆者,寒濕之起也,別之奈何?

  黃帝曰:常候闕中,薄澤為風,沖濁為痺。在地為厥。此其常也;各以其色言其病。

  雷公曰:人不病卒死,何以知之?

  黃帝曰:大氣入于藏府者,不病而卒死矣。

  雷公曰:病小愈而卒死者,何以知之?

  黃帝曰:赤色出兩顴,大如拇指者,病雖小愈,必卒死。黑色出於庭,大如拇指,必不病而卒死。

  雷公再拜曰:善哉!其死有期乎?

  黃帝曰:察色以言其時。

  雷公曰:善乎!願卒聞之。

  黃帝曰:庭者,首面也;

  闕上者,咽喉也;

  闕中者,肺也;

  下極者,心也;

  直下者,肝也;肝左者,膽也;

  下者,脾也;

  方上者,胃也;

  中央者,大腸也;

  挾大腸者,腎也;當腎者,臍也;

  面王以上者,小腸也,面王以下者,膀胱子處也;

  顴者,肩也;顴後者,臂也;臂下者,手也;

  目內眥上者,膺乳也;

  挾繩而上者,背也;

  循牙車以下者,股也;中央者,膝也;膝以下者,脛也;當脛以下者,足也;

  巨分者,股裏也;巨屈者,膝臏也。

  此五藏六府肢節之部也,各有部分。有部分,用陰和陽,用陽和陰,當明部分,萬舉萬當。能別左右,是謂大道;男女異位,故曰陰陽。審察澤夭,謂之良工。

  沉濁為內,浮澤為外。黃赤為風,青黑為痛,白為寒,黃而膏潤為膿,赤甚者為血痛,甚為攣,寒甚為皮不仁。五色各見其部,察其浮沉,以知淺深;察其澤夭,以觀成敗;察其散搏,以知遠近;視色上下,以知病處;積神於心,以知往今。故相氣不微,不知是非,屬意勿去,乃知新故。色明不麤,沉天為甚,不明不澤,其病不甚。其色散,駒駒然,未有聚;其病散而氣痛,聚未成也。

  腎乘心,心先病,腎為應,色皆如是。

  男子色在于面王,為小腹痛;下為卵痛;其圜直為莖痛,高為本,下為首,狐疝㿉陰之屬也。女子在于面王,為膀胱子處之病,散為痛,搏為聚,方員左右,各如其色形。其隨而下至胝,為淫,有潤如膏狀,為暴食不潔。

  左為左,右為右。其色有邪,聚散而不端,面色所指者也。色者,青黑赤白黃,皆端滿有別鄉。別鄉赤者,其色赤,大如榆莢,在面王為不日。其色上銳,首空上向,下銳下向,在左右如法。以五色命藏,青為肝,赤為心,白為肺,黃為脾,黑為腎。肝合筋,心合脈,肺合皮,脾合肉,腎合骨也。


【翻譯】

  ***[1]篇名五色:指面部青、赤、黃、白、黑五種色澤。因本篇主要闡述了通過觀察面部五色的變化來診斷疾病,故稱為"五色"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了顏面各部的名稱,提出了五色主病的重要學術觀點。

  二、說明色脈結合診病的觀點。

  三、說明根據五色部位的移轉來判斷病證性質與病邪的傳變。

  四、說明黑色出於庭、赤色出兩顴且大如拇指等兩種病象,在疾病預後診斷上的價值。

  五、說明臟腑、肢體等發生病變時,在面部各自分佈位置的反映。

  六、說明根據面部色澤變化來判斷疾病,辨別病位的深淺、病程的長短和疾病的防治的內容。

  ***[3]王宮在於下極:張介賓注:下極居兩目之中,心之部也,心為君主,故曰王宮。


  雷公問黃帝道:面部五種氣色的變化,是僅僅反映在明堂部位嗎?我不知道其中的含意。

  黃帝說:明堂,就是鼻部;闕,就是兩眉之間;庭,就是額頭;蕃,就是兩頰側面;蔽,就是耳門。這些部位都方正開闊,距離十步之外,可見這些部位從正面顯現,象這樣的面相,一定會長命百歲。

  雷公問:如何辨別五官所顯的氣色?

  黃帝說:鼻骨高而隆起,鼻樑平且直,五臟的徵候依次反映在鼻部中央,六腑的徵候則反應在挾持鼻部兩側的部位,眉間、顏額在上,反映頭面情況,兩眼之間在下,反映心臟這個王宮的情況。當五臟在胸腔中安定和順時,鼻部中央色澤正常,病色不顯,鼻部看上去潤澤清亮,如此,五官所顯的病色怎麼會辨別不出呢?

  雷公問:如果要辨別病色,可否讓我聽聽具體方法呢?

  黃帝說:五臟的各自的病色,各自會顯現在相應的部位。若鼻部中央兩側反映五臟六腑的部位出現骨陷現象,那麼此人一定是生病了。如果各部位的氣色顯現於其相生的部位,表明病情雖重,但不至於死亡。

  雷公問:五色所主的是什麼病症?

  黃帝說:青、黑色主痛,黃、赤色主熱,白色主寒,這就是五色所主。


【陳擎文補註】

  (1).本段所描述的臉部明堂蕃蔽圖,如下所示:


  雷公問:病情的加重和病邪的將衰,如何診斷?

  黃帝說:外腑內臟的疾病的加重和將衰都在脈象上顯現。切按病人的脈口,脈現滑、小、緊且沉的,其病日益加重,病在五臟;人迎脈氣出現大、緊且浮的,其病日益加重,病在六腑。脈口脈象浮滑的,病情日趨嚴重;人迎脈象沉而滑的,病情日漸減輕。脈口脈象滑且沉的,疾病日益嚴重,病在五臟;人迎脈象滑盛且浮的,疾病日益嚴重,病在六腑。脈象浮沉大小一樣,與人迎和寸口脈象四季有別相悖,其病難於治癒。病在五臟,脈象沉而大的,病易治癒;脈象沉而細小的,真陰衰而病呈逆象。病在六腑,脈象浮而大的,其病容易治癒。人迎脈象盛而堅的,表明外傷於寒邪;氣口脈象盛而堅的,表明內傷於飲食。

  ***[1]藏部:即臟部,指五色所主的臟腑部位。


  雷公問:怎樣用面部氣色來判斷病情的輕重?

  黃帝說:如果病人面部氣色略為明亮,病輕;病人面部氣色沉滯晦暗,病重。

  如果面部病色向上發展,表明病情日益嚴重;

  如果病色向下行,如同浮雲散去,表明病將痊癒。

  五種病色,各自反映在面部臟腑所屬的部位,有的反映在鼻兩側,即外部,是六腑的病色;有的反映在鼻中央,即內部,是五臟的病色。

  病色從外部向內部發展的,表明病邪從表入裡;病色從內部向外部發展的,表明病邪從裡出表。

  病生於五臟的,先治其臟,後治其腑,如果治反了,病情就日益嚴重;

  病生於六腑的,先治其表,後治其裡,如果顛倒而治,病情就會日趨嚴重。

  如果脈象滑大或脈代而長的,表明病邪外侵而來,病人目有所妄見,心有所妄想,這是陽氣過盛而致的病,治療應瀉陽補陰,病就會好的。

  雷公問:我聽說風邪是百病的根源;而厥痹之病,是寒濕之氣引起,從面色上如何分辨?

  黃帝說:應當觀察眉間的氣色,如果呈現出浮薄光澤,就是風病;如果出現沉濁晦暗之色,就是痹病;如果病色顯現在下頦,就是厥病,這是一般的規律,即根據各部位的色澤來診斷疾病。

  雷公問:有的人沒顯什麼病象卻突然死亡,怎樣才能預知呢?

  黃帝說:元氣大虛,大邪之氣侵入臟腑,雖然沒有病象,也會突然死亡。

  雷公間:病稍微好轉,而病人卻突然死亡,怎樣才能預知呢?

  黃帝說:如果赤色顯現在兩邊顴骨上,大如拇指一般,病雖稍微好轉,病人肯定會突然死亡。如果黑色顯現在天庭上,大如拇指一般,肯定會不顯病象而突然死亡。

  雷公拜了兩拜說:講得好啊!病死可以預知嗎?

  ***[1]闕:眉間也。

  ***[2]巨分:為上下牙床大分處。

  ***[3]面部的臟腑肢節分部理論,這個就是面部全息理論,能有效指導臨床診治。現代有些針灸家創立的"面針",也是應用這一理論的結果。

  黃帝說:觀察面部氣色的變化來判斷病人死亡的時間。

  雷公說:好啊!我願全面地瞭解如何觀察。

  黃帝說:天庭,反應頭面部的疾病;

  眉間之上,反應咽喉的疾病;兩眉之間,反應肺臟的疾病;

  兩眼之間,反應心臟的疾病;兩眼之間直下的鼻柱,反應肝臟的疾病;

  鼻柱左側與顴骨間的部位,反應膽的疾病;

  鼻尖,反應脾的疾病;

  鼻尖兩側略向上的部位,反應胃的疾病;

  面部正中央,反應大腸的疾病;

  挾面中央的兩頰部位,反應腎的疾病;

  腎屬的頰部下方,反應臍部的疾病:

  在鼻准以上的兩側的兩顴之內的部位,反應小腸的疾病;

  鼻准以下的人中處反應膀胱、子宮的疾病;

  說到各部位所反應的四肢疾病,就是顴骨反應肩部疾病;

  顴骨後方反應手臂的疾病;在該部位下方,反應手的疾病;

  眼內角上方,反應胸部和兩乳的疾病;

  挾兩頰外方的耳邊部位,反應背部疾病;

  沿牙床頰車穴以下部位,反應大腿疾病;

  兩牙床中央部位,反應膝部疾病;該部位以下反應小腿的疾病;再下的部位反應足部的疾病;

  嘴旁大紋處,反應大腿內側的疾病;

  頰下曲骨部位,反應膝蓋骨的疾病;

  以上是與五臟六腑肢體相應的面部各部位,各有各自的範圍。各自部位的範圍明確了,治療時,陰衰而陽盛的,用補陰法來調和;陽衰而陰盛的,用助陽法來調和。只要先仔細察明各部位所顯現的色澤再施治,每次診治都會十分恰當。能夠辨別陰陽二氣運行是陰氣右行,陽氣左行。就可說是瞭解了陰陽運行的規律了。男女病色的反應,其位置是不同的,所以說瞭解了陰陽運行的規律,又能仔細觀察面部各部位氣色的潤澤和晦暗,從而確診病的部位和輕重,這可稱得上是好醫生。


【陳擎文補註】

  (1).本篇本段的色診部位,對應於《素問第四十二•風論》的臉部色診圖有些許的差異:

  《靈樞第四十九•五色》:肺看兩眉之間,心看兩眼之間,肝看兩眼之間直下的鼻柱,脾看鼻尖,腎看兩頰部位。

  《素問第四十二•風論》:肺風看眉間有白色,心風看口部有紅色,肝風看目下有青色,脾風看鼻尖有黃色,腎風看臉頰有黑色。

  大部分的色診都相同,但是在心臟的位置有差異,一個在兩眼之間(闕中者,下極者,心也),一個看口部赤色。

  另外一個差異是肝臟,一個在兩眼之間直下(闕中者,下極者,直下者,肝也),一個是看目下青色。


  面色沉滯晦暗,表明是在裡在五臟的疾病。面色淺浮有光澤,表明是在外在六腑的疾病。面色黃赤是熱病,面色青黑是痛病,面色蒼白是寒症,面色發黃而油亮表明瘡癰化膿,面色特別赤紅的是有留血,疼痛極了就會發生筋脈拘攣,受寒深就會出現皮膚麻木。五種病色各自顯現在臟腑肢節所屬的面部部位上,觀察它們的沉浮,可以知道病邪的深淺;觀察五色的潤澤或晦暗,可以知道病情的輕重;觀察五色的離散或聚集,可以知道病期的長短;觀察五色的上下,可以知道病的部位;全神貫注地觀察病人面部五色變化,可以知道病的過去和現在。因此,觀察面部氣色不細緻入微,就不知道病的好壞,專心致志,聚精會神,才能瞭解病的過去和現在。面色明亮而不粗糙,其病不重;面色既不明亮,也不潤澤,而顯沉滯晦暗的,病情嚴重。病色離散而不聚集的,病勢好轉;如果病色離散僅有氣滯不通所引起的疼痛,就表明不是積聚的病。腎病所呈的黑色侵犯面部心臟的部位,是因為心臟先有了病,所以腎病的黑色乘虛而入。病色的顯現,很多是如此的。

  男子的病色顯現在鼻准上,病發為小腹疼痛。向下牽連睾丸疼痛。如果病色顯現在人中水溝處,就會發生陰莖疼痛。病色在人中水溝的上半部,陰莖根部作痛;病色在人中水溝的下半部,陰莖頭部作痛,這是狐疝和癀陰一類的病。

  女子的病色顯現在鼻准上,表明膀胱和子宮有病。病色散,為痛症;病色聚集,為積聚病。積聚在內,或方或圓,或左或右,各與病色的形狀相似。如果病色一直下行到唇部,就是白淫病。如果病色光潤如脂,就是暴食或吃了不潔食物導致飲食停滯,淤積痰涎的表現。

  病色顯現在面部左側,就是左側有病;病色顯現在面部右側,就是右側有病。面部有病色,或聚或散而不端正的,觀察面部病色所在的部位,就可以知道發病的部位。氣色,就是指青、黑、赤、白、黃五色,它們都應端正充盈地顯現在所屬的部位上;如果出現在其他部位上,如心主的赤色出現在鼻准上,大如榆莢,不過幾天,必有病變。如果病色形狀為上邊尖銳,表明頭部正氣虛,病邪將向上發展;如果病色形狀為下邊尖銳,表明病邪將向下發展,病色形狀左右尖銳,表明病邪將向左右發展。五色和五臟相對應的關係是,青為肝色,赤為心色,白為肺色,黃為脾色,黑為腎色。肝與筋相合,心與脈相合,肺與皮膚相合,脾與肌肉相合,腎與骨相合。依據這種相應關係,就可診斷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