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執行單位


本計畫執行單位為台灣首府大學‧多媒體設計系
計畫主持人為陳擎文老師
電子郵件:ccw.hinet@msa.hinet.net
聯絡電話:台灣(06)5718888 轉 236
個人網站:
http://acupun.site/lecture
學歷: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博士(中醫臨床基礎)
學歷:國立成功大學材料工程博士

執照:大陸中醫師執業醫師執照



網站緣起與簡單自述


  有些人對於我一個理工科的人,怎麼會做到中醫了,有些好奇,所以我稍微講一下。

從一次咳出血開始


  我大概是從30年前大學時代開始對中醫有興趣的,因為那年的冬天又開始咳嗽了,這個是老毛病,從小每年秋冬都要咳個三個月以上。但是這次的咳嗽到後來,變成晚上無法平躺,會喘,甚至到最後肺泡破裂而咳血,看了幾個月的西醫無效後,我就找附近中醫診所的一位白髮蒼蒼老中醫,記得他的處方是清燥救肺湯,沒想到一天好轉,一周內就好了。

  於是從那天開始之後的三十年,我就大概天天中醫書籍不離手了。

  也就是從那次事件開始,就跟隨著國術社的師兄,每週都去仁德跟著徐清風老師學中醫,徐老師的專長是針灸,他也是到處拜師學藝的,所以他教我們的內容也是五花八門,從傳統十四經到董氏針灸,從耳針到頭皮針,從中醫基礎到中藥學,從方劑學到內科學,從把脈到診斷學。我他那裡每週一次的上課,一直持續到我成大博士班畢業為止,大概4~5年。

  後來因為到處涉獵中醫書籍,發現惲子榆老師的書籍裡面有大量的現代西醫基礎生化醫理,看得不太明白,所以就又去成大醫學院旁聽很多基礎課程,生理學,病理學,營養學...之類的課程,如此約兩年。

  在後來的30年間還有跟很多老師學習過,在此就不一一敘述,但都感謝他們。

  博士班畢業時,我放棄紐西蘭大學已經提供好的工作機會,徑自跑去台北拜師董氏針灸胡文智老師,並跟診6~7個月。當時原本我已經開始準備學士後中醫的考試了,但是就在一次奇怪的發燒事件後,改變了當時的決定,才去中鋼公司工作,後來又轉到台南的首府大學任教至今。


要升等?還是要解開我的疑團


  到了學校教書後,我就面臨到,我到底是要升等,還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在唸博士班的時候,總共發表5篇SCI論文。到這個學校的前兩年也已經發表了兩篇SCI論文。做學術研究對於我而言並不是難事。但是那時候我經常在想,我這一輩子到老臨去的那一刻,我希望是要用怎樣的人生結尾呢?

  最後我決定放棄往學術發表論文的方向走,而想幫傳統文化做一些事情。就在那個決定的下一個禮拜,我就看到了科技部的國家級數位典藏計畫徵求公文。就從那個時候開始的8~9年,開啟了我的針灸數位典藏計畫【 附錄1-計劃清單】。

  很多人或許無法理解,為什麼我要做這樣的抉擇?這是因為那個年輕的我,一直夢想行菩薩道。希望我的人生能夠多做有意義的事情,不要到老時才後悔。

  後來我並決定去大陸北京中醫藥大學讀取學位,並考取得醫師執業證照,當時想在未來去行醫,但這個在最近因故放棄了。


自己的病只能靠自己治


  我在學習中醫的前10年,雖然到處學習,但也只是治治簡單的病,有效有不效,自己如果遇到較嚴重的病,就還是向外求助於開業中醫師或前輩們。但是效果並不令人滿意。

  甚至在那個幾年當中,幾乎所遇到的醫生都會誤診,在中醫無法治愈之下,只好去大的教學醫院看西醫,結果更慘,遇到很多醫生,最後都是開類固醇,我只是個小感冒,最後甚至導致一直飢餓不止,連續半年的腦下垂體指數狂飆100倍。

  這不怪他們,或許我的支氣管纖毛已經都破損或脫落,無力自愈,除非是能夠開出精準處方,否則很容易無效。

  最後沒有辦法,為了活命,我只好拼命看書與試藥,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對中藥的藥性有所體悟;而自己病的弱點,也就這樣慢慢找到解決的方法,讓我對臨床拆解炸彈開始有信心與興趣,從那之後遇到各種疾病,我都是自己處理,很少去看醫生了。

  但是這些看似是辨證論治的處方,其實還是經驗方的範疇,在臨床面對各種患者的治療過程,最後都還是會遇到很多瓶頸。


兩個疑團待解


  從成大畢業的往後30年,我一直有兩個疑情未解,幾乎經常就會想起它們。

  一個是中醫,一個是佛法。

  這兩個看似無關生計,但是沒有一個人最後不終將面對它們,就在你運勢最差的那個時候,它們會在那邊等著你。

  但這兩個我在成大9年的真正主修,至今我卻還沒畢業,因為裡面有太多的疑團待解。

  到底它們裡面有沒有貨真價實的東西呢?

  若是真的,到底這些東西背後的物理機轉與原理樣貌是什麼?

  為什麼我跟著這些古書,跟這些前輩到處學習了,為什麼還是覺得怪怪的?為什麼還是無法豁然開朗?無法解開這些謎團?

  我是搞理工科學的,不可能就這麼簡單含糊的糊弄自己,儘管它們是文化哲學領域,我也是把它們當作理工科的博士班題目來研究。


看見黃帝內經


  隨著我要去行醫的時間壓力越來越近時,我每天幾乎都在熬夜,都在探尋各門各派的治療方法,那將近6年的焚膏繼晷,逼得我喘不過氣來,直到我對黃帝內經有所體會。

  如這一篇序言文章所寫的,是我對黃帝內經的感觸

  那個十年是我命格中最坎坷悲慘的時間,內外煎迫,運勢凶險詭異,但卻也是我對黃帝內經與佛法體會最多的時候。所以如果從命理上來看所謂的好命壞命,我是覺得我們必須用更寬廣的格局與視野來看待這件事情,很多時候我們所認為的好命,其實只不過是在揮霍我們的福報或只是一場塵勞罷了,而那個所謂的壞命,其實是我們向上突破的一個養分。

  所以對於有志於追求世間真理真相的人來說,這些坎坷的命格,其實是必要之惡。人如果沒有在這種極限壓力的施壓之下,你是沒有辦法撞開那個大門的。


錯用大腦五十年


  黃帝內經與佛法,它們都是在探討身心事物的本質,這兩個其實是相輔相成的,我也是在那個之後,逐漸發現自己錯用大腦五十年。

  其實我們的認知,大多數都是胡說八道的妄想。

  想要追求更多的訣竅,很多時候卻是造成傷害我們的開始。

  反而是多多發現自己的錯誤認知時,才是造成我們輕安幸福的起點。

  錯用大腦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目前初步看起來,它們都有真東西在裡面,而這兩個的正法依然存在我們這個年代,只是我們都困在半路上。我們很多人在開始研究它們時,都是完全仰賴讓我們聽得懂的大師的書籍或教導,因為似乎可以速成。但是人類文明就就只有幾千年的發展,所知有限,大師其實也未達究竟,就算是九代中醫的傳承,也只是稍微好一點。向前輩們學習只是個過程,但不應該是個終點。

  我們無法直接面對原始經典,就會被限制在這些後代歷代前輩教導的框框內。不管是佛法或是中醫,都有這個現象。

  面對經典,而且要能夠深解其意,最好的方法就是以自為光,從自己不斷的反思與洞察中,在經典中印證。

  不過早期佛經的翻譯是有不少的錯譯的,例如:你若比對漢傳阿含經與巴利文阿含經,就會發現很多篇章在重要關鍵處,早期漢譯阿含經有太多的漏翻與錯翻的。所以若是有多個譯本,還是要比對多本才是,否則玄奘法師就不會到印度取經,然後回中土重新翻譯了。


  我這輩子的雙主修,到目前都還沒有畢業,都還在努力中。






【附錄1】那些年我所執行的針灸計劃(課題)
〔1〕2004/3/1 至 2005/2/28,本土針灸的瑰寶--臺灣董氏針灸的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
〔2〕2005/3/1 至 2006/2/28,臺灣董氏針灸與世界其他針灸系統的整合性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
〔3〕2006/3/1 至 2007/2/28,臺灣董氏針灸與世界其他針灸系統的整合性數位典藏(II)
〔4〕2007/3/1 至 2008/2/29,當代針灸系統的整合性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
〔5〕2008/3/1 至 2009/7/31,當代中醫針灸系統之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
〔6〕2009/8/1 至 2010/7/31,當代中醫針灸系統之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
〔7〕2010/8/1 至 2011/7/31,當代中醫針灸之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
〔8〕2012/8/1 至 2013/7/31,台灣當代針灸的數位典藏,國科會研究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