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十三•經筋•無壓力閱讀版


  足太陽之筋,起於足小趾,上結于踝,邪上結于膝,其下循足外側,結于踵,上循跟,結於膕;其別者,結于腨外,上膕中內廉,與膕中并上結于臀,上挾脊上項;其支者,別入結于舌本;其直者,結于枕骨,上頭,下顏,結于鼻;其支者,為目上網,下結于頄;其支者,從腋后外廉結于肩髃;其支者,入腋下,上出缺盆,上結於完骨;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于頄。其病小趾支跟腫痛,膕攣,脊反折,項筋急,肩不舉,腋支缺盆中紐痛,不可左右搖。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仲春痺也。

  足少陽之筋,起於小指次指,上結外踝,上循脛外廉,結於膝外廉;其支者,別起外輔骨,上走髀,前者結於伏兔之上,後者,結於尻;其直者,上乘䏚季脅,上走腋前廉,繫於膺乳,結於缺盆;直者,上出腋,貫缺盆,出太陽之前,循耳後,上額角,交巔上,下走頷,上結於頄;支者,結於目眥為外維。其病小指次指支轉筋,引膝外轉筋,膝不可屈伸,膕筋急,前引髀,後引尻,即上乘䏚季脅痛,上引缺盆、膺乳、頸維筋急。從左之右,右目不開,上過右角,并蹻脈而行,左絡於右,故傷左角,右足不用,命曰維筋相交。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孟春痺也。

  足陽明之筋,起於中三指,結於跗上,邪外上加於輔骨,上結於膝外廉,直上結於髀樞,上循脅屬脊;其直者,上循骭,結於膝;其支者,結於外輔骨,合少陽;其直者,上循伏兔,上結於髀,聚於陰器,上腹而布,至缺盆而結,上頸,上挾口,合于頄,下結於鼻,上合於太陽。太陽為目上網,陽明為目下網;其支者,從頰結於耳前。其病足中指支脛轉筋,腳跳堅,伏兔轉筋,髀前踵,㿉疝,腹筋急,引缺盆及頰,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熱則筋縱,目不開,頰筋有寒,則急,引頰移口,有熱則筋弛縱,緩不勝收,故僻。治之以馬膏,膏其急者;以白酒和桂,以塗其緩者,以桑鉤鉤之,即以生桑炭置之坎中,高下以坐等。以膏熨急頰,且飲美酒,敢美炙肉,不飲酒者,自強也,為之三拊而已。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季春痺也。

  足太陰之筋,起於大指之端內側,上結於內踝;其直者,絡於膝內輔骨,上循陰股,結於髀,聚於陰器,上腹結於臍,循腹裏,結於肋,散於胸中;其內者,著於脊。其病足大指支內踝痛,轉筋痛,膝內輔骨痛,陰股引髀而痛,陰器紐痛,上引臍兩脅痛,引膺中脊內痛。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命曰孟秋痺也。

  足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下,并足太陰之筋,邪走內踝之下,結於踵,與太陽之筋合,而上結於內輔之下,并太陰之筋,而上循陰股,結於陰器,循脊內挾膂上至項,結於枕骨,與足太陽之筋合。其病足下轉筋,及所過而結者皆痛及轉筋。病在此者,主癎瘈及痙,在外者不能挽,在內者不能仰。故陽病者,腰反折不能俛,陰病者,不能仰。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在內者熨引飲藥,此筋折紐,紐發數甚者死不治,名曰仲秋痺也。

  足厥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上結於內踝之前,上循脛,上結內輔之下,上循陰股,結於陰器,絡諸筋。其病足大指支內踝之前痛,內輔痛,陰股痛轉筋,陰器不用,傷於內則不起,傷於寒則陰縮入,傷於熱則縱挺不收,治在行水清陰氣;其病轉筋者,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命曰季秋痺也。

  手太陽之筋,起於小指之上,結於腕,上循臂內廉,結於肘內銳骨之後,彈之應小指之上,入結於腋下;其支者,後走腋後廉,上繞肩胛,循頸出走太陽之前,結於耳後完骨;其支者,入耳中;直者,出耳上,下結於頷,上屬目外眥。其病小指支肘內銳骨後廉痛,循臂陰,入腋下,腋下痛,腋後廉痛,繞肩胛引頸而痛,應耳中鳴痛引頷,目瞑良久乃得視,頸筋急,則為筋瘻頸腫,寒熱在頸者。治在燔鍼劫刺之,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其為腫者,復而銳之。本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屬目外眥,上頷結於角,其痛當所過者支轉筋。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仲夏痺也。

  手少陽之筋,起於小指次指之端,結於腕,中循臂,結於肘,上繞臑外廉、上肩、走頸,合手太陽;其支者,當曲頰入繫舌本;其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屬目外眥,上乘頷,結於角。其病當所過者,即支轉筋,舌卷。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季夏痺也。

  手陽明之筋,起於大指次指之端,結於腕,上循臂,上結於肘外,上臑,結於髃;其支者,繞肩胛,挾脊;直者,從肩髃上頸;其支者,上頰,結於頄;直者,上出手太陽之前,上左角,絡頭,下右頷。其病當所過者,支痛及轉筋,肩不舉,頸不可左右視。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孟夏痺也。

  手太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循指上行,結於魚後,行寸口外側,上循臂,結肘中,上臑內廉,入腋下,出缺盆,結肩前髃,上結缺盆,下結胸裏,散貫賁,合賁下抵季脅。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痛甚成息賁,脅急吐血。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仲冬痺也。

  手心主之筋,起於中指,與太陰之筋並行,結於肘內廉,上臂陰,結腋下,下散前後挾脅;其支者,入腋,散胸中,結於臂。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前及胸痛息賁。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孟冬痺也。

  手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內側,結於銳骨,上結肘內廉,上入腋,交太陰,挾乳裏,結於胸中,循臂下繫於臍。其病內急心承伏梁,下為肘網。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筋痛。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其成伏梁唾血膿者,死不治。經筋之病,寒則反折筋急,熱則筋弛縱不收,陰痿不用。陽急則反折,陰急則俛不伸。焠刺者,刺寒急也,熱則筋縱不收,無用燔鍼,名曰季冬痺也。

  足之陽明,手之太陽,筋急則口目為僻,眥急不能卒視,治皆如右方也。


【翻譯】

  ***[1]篇名經筋:本篇主要敘述了經筋的循行、經筋的發病、病證特點、病名和治療原則。全文以經筋為主線介紹了經絡理論體系中的重要內容,並對經絡辨證和辨病的體系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故篇名"經筋"。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十二經絡的經筋的循行、所主疾病以及治療方法。

  ***[3]腨:小腿肚。

  ***[4]頄:音求,qiú,ㄑ|ㄡˊ,眼眶下的高骨,即顴骨。

  ***[5]燔鍼:即火針,指燒紅的針。

  ***[6]劫刺:是一種針刺的手法,即快速地進針和出針的刺法。

  ***[7]知:通"至",指達到治療的效果,即病癒。

  ***[8]以痛為輸:在痛處取穴,即取天應穴、阿是穴。


  足太陽膀胱經的筋,起於足小趾,上行結聚於足外踝,再斜行向上結聚於膝部。它在足跗下行的那支,沿足外踝的外側,結聚於踵部,上沿足跟,結聚於膕窩部。它別行的另一支,結聚於腿肚外側,上行入於膝膕窩的內側,與前在膕中的筋並行,上行結於臀部,再上行挾脊骨兩旁而上至於項。由此分出的支筋,別行入內而結聚於舌根。它直行的那支,上結于枕骨,上行頭頂,下至眉上,結聚於鼻的兩旁。從鼻分出的支筋,繞目上睫而下行,結聚於顴骨部。它的又一支筋,從腋後外緣,上行結聚於肩髃穴處。由此處分出的支筋,入於腋下,上行而出於缺盆,再上行結聚於耳後的完骨部。再有一支筋,從缺盆別出,斜上出於顴骨部。本經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足小趾及跟踵部疼痛,膝膕部拘攣,脊背反折,項筋發急,肩不能上舉,腋部及缺盆部紐結疼痛,肩部不能左右搖動。治療時要採用火針,不用迎隨手法,以病見效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仲春痹。

  ***[1]髀:指大腿或者大腿外側。

  ***[2]䏚:音渺,指脅下空軟處。

  ***[3]尻:指尾骶部。


  足少陽膽經的筋,起於足第四趾端,上行結聚於外踝,下沿脛骨外側,結聚於膝部外側的陽陵泉穴。其從外踝分出的支筋,別走外輔骨,上走髀部,前支結聚於伏兔處,後支結聚於尻部。其直行之筋,向上行至脅下空軟處,再上走至腋部的前緣,橫過胸乳,結聚於缺盆。又一直行之筋,上出於腋部,貫入缺盆,出足太陽經筋之前,沿著耳後,上至額角,會於頭頂,再下行至下巴,上結於顴骨部。由此處分出的支筋,結聚於眼外角,為眼的外維。本經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足第四趾轉筋,牽引到膝外側也轉側,膝關節不能屈伸,膝窩中的筋拘急,前面牽引髀部,後面牽引尻部,向上牽及脅下空軟處和軟肋部疼痛,再向上牽引到缺盆、胸、乳、頸等部位的筋都感到拘緊。如果從左側向右側的筋感到拘緊,右眼就不能睜開,本筋上過右頭角,與蹻脈並行,左側的筋與右側相連結,所以,傷了左側的筋,右腳就不能動,這叫做維筋相交。治療時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孟春痹。

  ***[1]骭:音幹,ㄍㄢˋ,gàn。脛骨,小腿骨。


  足陽明胃經之筋,起於足次趾外側。結聚於足背,斜行外側上方而至輔骨,向上結聚於膝外側,直上結聚於髀樞部,上沿脅部,連屬於脊柱。其直行之筋,從足背上行沿脛骨,結聚於膝。由此分出的支筋,結聚於外輔骨,與足少陽之筋相合。其直行的筋,上沿伏兔,再向上結於髀部,會聚于陰器,再向上行至腹部而散佈,至缺盆而重新結聚,再上行通過頸部,挾口兩旁,合手顴骨,下結於鼻,上合於足太陽之筋。足太陽是上眼胞的綱維,足陽明是下眼胞的綱維。從顴骨分出的支筋,通過頰部,結聚于耳的前方。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足中趾及脛部轉筋,足背拘急,伏兔部轉筋,大腿前部發腫,陰囊腫大,腹筋拘緊,牽引缺盆、面頰和嘴突然歪斜,如寒,眼就不能閉合;如熱,筋弛緩,眼就不能睜開。頰筋有寒,就會牽扯面頰,使口不能閉合;頰筋有熱,就會使筋弛緩無力,所以發生口角歪斜。治療時,要用馬脂,病較急的,將白酒和桂末塗抹於弛緩的一側;病較緩的,用桑鉤鉤住口角,再將桑木炭火,置於地坑中,地坑的深淺與病人坐的高低相等,再用馬脂熨貼攣急的頰部,同時要飲些美酒,吃點烤羊肉,不喝酒的人也要勉強喝點,並在患部再三撫摩就可以了。治療轉筋的病人,要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的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季春痹。

  ***[1]輔骨:即腓骨。


  足太陰脾經之筋,起於足大趾之端的內側,上行結聚於內踝。其直行的,上結於膝內輔骨,再向上沿大腿內側,結聚於髀部,會聚于陰器,又上行至腹部,結於臍中,再沿腹內上行,結於脅部,散佈於胸中。其行於內的筋,由陰器上行而附著於脊柱。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足大趾和內踝轉筋疼痛,膝內輔骨疼痛,大腿內側牽引髀部作疼,陰器有扭結痛之感,並上引臍部、兩脅、胸膺及脊內部疼痛。治療時,應當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的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仲秋痹。

  足少陰腎經之筋,起於足小趾的下麵,與足太陰經之筋相合,斜從上至內踝的下方,結聚於足跟,與足太陽經之筋相合,上行結於內輔骨的下麵,與足太陰經之筋相合,沿大腿內側上行,結于陰器,又沿脊內,夾脊柱骨,上行至項部,結聚於枕骨,與足太陽經之經相合。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足下轉筋,本經所循行和結聚的部位都感到疼痛和轉筋。病在這方面的,以癲癇、拘攣和痙症為主。病在外,腰脊不能前俯;病在內,不能後仰,所以背部苦於拘急,腰就反折而不能前俯,腹部苦於拘急,身體就不能後仰。治療時,應當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的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如病在內,可用熨經、導引、飲服湯藥。如轉筋次數逐漸增多而又加重的,為不可治的死症。這種病叫做孟秋痹。

  足厥陰肝經之筋,起於足大趾之上,上行結於內踝之前的中封穴,上沿脛骨,再上結於膝內輔骨的下方,又沿大腿內側上行,結于陰器,在此與其它經筋相聯絡。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足大趾、內踝前和內輔骨等處都感覺疼痛,大腿內側疼痛並且轉筋,前陰器不能使用,如傷于房勞就要陽痿,傷於寒邪則陰器縮入,傷於熱邪則陰器挺直不收。治療時,應當行水以治厥陰之氣。對轉筋病症,要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灸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季秋痹。


【陳擎文補註】

  (1).關於「宗筋」一詞,到底是指什麼呢?在《黃帝內經》黃帝內經很多篇章有提到:

  ☎《素問第四十五•厥論》:「前陰者,宗筋之所聚,太陰陽明之所合也」。

  ☎《素問第四十五•厥論》:「陽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閏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

  「衝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谿谷,與陽明合於宗筋,陰陽揔宗筋之會,會於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於帶脈,而絡於督脈」。

  「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靈樞第六十五•五音五味》:「宦者去其宗筋,傷其沖脈,血寫不復,皮膚內結,唇口不榮故鬚不生」。

  「此天之所不足也,其任沖不盛、宗筋不成,有氣無血,唇口不榮,故鬚不生」。

  ☎《靈樞第十•經脈》:「厥陰者,肝脈也,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於陰器,而脈絡於舌本也」。

  「故脈弗榮,則筋急;筋急則引舌與卵,故唇青舌卷卵縮,則筋先死。庚篤辛死,金勝木也」。

  ☎《靈樞第十三•經筋》:「足陽明之筋...上結於髀,聚於陰器」。

  「足太陰之筋,起於大指之端內側...聚於陰器」

  「足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下...結於陰器」

  「足厥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結於陰器」


  由以上《黃帝內經》的經文,大概可以看出「宗筋」一詞有兩個意思,屬一詞多義字:

  ☎(A).宗筋:是諸筋的總匯,位置在陰毛中橫骨上的豎筋:

  宗:總合、匯集的意思。

  這個筋,是指三陰三陽的經筋,經筋乃是十二正經和十二經別之外的又一循行系統,其特點是循行于體表,起于四肢末端的指爪,上行于四肢的腕、肘、腋和踝、膝、股之間,回環曲折,聯貫于肌肉之間,上行于頸項,終結于頭面。

  而這個宗筋,最後會合于前陰部,此處就稱為宗筋。

  所以,宗筋就是指腹部正中及臍旁的大筋,其下方聚于生殖器,主要功能是約束骨節,使關節能正常活動。

  這個在上面的《素問第四十五•厥論》就解釋的很清楚。

  《素問第四十五•厥論》:「前陰者,宗筋之所聚」。所以宗筋是聚于前陰的。

  若是這個小腹處的宗筋鬆弛,就會造成全身筋痿無力。(《素問第四十五•厥論》:宗筋弛縱,發為筋痿)。

  ☎(B).宗筋:專指指男子生殖器(陰莖和睪丸)

  例如:《靈樞第六十五•五音五味》篇的宗筋,就是指宦官的陰莖及睪丸:「宦者去其宗筋,傷其沖任……」。


  因此,「宗筋」這個部位,在人體是有重要生理功能的部位,它牽涉到很多經脈的交匯處,也與人體筋的鬆弛與否有關。

  宗筋位置:專指陰毛中模骨上豎筋也。

  宗筋的重要性與功能特點:

  第一、前陰者,宗筋之所聚,肝主筋,宗筋,亦為於所主。

  第二、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

  第三、沖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溪谷,與陽明合於宗筋。

  第四、宗筋根起於胞中,內連於腎臟,陰陽入氣,生於胃腑,輸於太陰,藏於腎臟。

  第五、陽明胃經、太陰脾經、少陰腎經、厥陰肝經、衝脈、帶脈、督脈、任脈,都總會於宗筋。


  ***[1]銳骨:高骨之意。此處指肘內的高骨。

  ***[2]筋瘻頸腫:張介賓注"即鼠瘰之屬"。即瘰癧。


  手太陽小腸經之筋,起於手小指上端,結於手腕部,上沿臂內緣,結于肘內高骨的後面,以手指彈之,會有酸麻感反應到小指上,再上行入結於腋下。其分出的支筋,向後從腋的後側上行圍繞肩胛,沿頸部出於足太陽經筋之前,結於耳後完骨。由此分出的支筋,入於耳中。其直行的筋,出於耳上,下行結於頷部,又上行屬於眼外角。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手小指和肘內銳骨的後緣疼痛,沿臂內側入腋下也痛,腋後側也痛,圍繞肩胛牽引頸部作痛,耳中鳴痛,並牽引頷部也痛,痛時必須閉目休息一段時間才能看見東西。頸筋拘急,寒熱發於頸部的,就是鼠瘺、頸腫一類疾病。治療時,當用火針法,以病癒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如刺後腫仍不消的,再用銳針刺治。如疼痛正在循行部位而又轉筋的,也用火針法,也以病癒為針刺次數,以痛處為腧穴。這種病叫做仲夏痹。

  ***[1]曲頰:指下頜角。

  ***[2]曲牙:頰車穴別名。


  手少陽三焦經之筋,起於無名指之端,結於腕部,向上沿臂結於肘部,又繞臑部的外側上行,經肩至頸,合於手太陽小腸經之筋。從頸部分出的支筋,當曲頰部深入,系於舌根。由曲頰分出的支筋,上走曲牙處,沿耳前,連屬於眼外角,向上經過額部而結於額角。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在經筋所過之處出現轉筋、舌卷。治療時,應當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季夏痹。

  手陽明大腸經之筋,起於食指之端,結於腕部,沿臂上行,結於肘部,又上行臑部而結於肩髃;由此分出的支筋,繞過肩胛,挾脊柱兩側。其直行之筋,從肩髃上行至頸部。從頸部分出的支筋,上行頰部,而結於顴骨部。其直行之筋,上行出於手太陽經筋的前方,再上行至左額角,絡於頭部,下行到右頷。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在其筋所經過的部位,發現疼痛、轉筋,肩不能舉,脖子不能左右顧盼。治療時,應採取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孟夏痹。

  手太陰肺經之筋,起於手大指的上端,沿指向胸,結於魚際之後,又從寸口外側沿臂上行,結於肘中,上行臑部內側,入於腋下,上出缺盆,結于肩髃前方,再上結於缺盆,下行絡於胸中,分散貫穿賁門下麵,下至軟肋部。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在它循行經過的部位,下肢轉筋、疼痛,嚴重時發展成息賁症,脅下拘急、吐血。治療時,應當採取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剌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種病叫做仲冬痹。

  ***[1]結於臂:根據《甲乙經》、《太素》作"賁",指胸膈部


  手厥陰心包絡經之筋,起於中指,與手太陰肺經之筋並行,結於肘內側,上行臂內側,結於腋下,下行分散前後而夾脅肋。從脅下分出的支筋,入於腋下,散佈於胸中,結於賁門。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在其經過的部位出現轉筋,胸痛,息賁。治療時,應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這叫做孟冬痹。

  手少陰心經之筋,起於小指的內側,結於銳骨,上行結於肘部內側,再上行入於腋下,與手太陰肺經之筋交叉,伏行於乳裡,結於胸中,沿著賁門,向下與臍部相連。本經之筋所發生的病症有:胸內拘急,心下堅積而成伏梁。本筋是肘部屈伸的綱維,本筋經過的部位,有轉筋和疼痛的症狀。治療時,應採用火針法,不用迎隨手法,以病癒確定針刺次數,以痛處作為腧穴。如果已成伏梁病而吐膿血的,是不可治的死症。這叫做季冬痹。

  凡是經筋所發生的病,屬寒的筋會拘急,屬熱的筋弛緩不收,陰痿不用。背部的筋拘急就會使人腰脊強直反折,腹部的筋拘急就會使人前俯而不能伸直。火針法是針刺治療因寒而筋急之病的,若因熱而筋弛緩,就不能用火針法了。如果足陽明胃經和手太陽小腸經的筋拘急,就會出現口眼歪斜,眼角拘急,不能全面看到東西。治療時,可用以上所說的火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