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十•經脈•無壓力閱讀版


  雷公問於黃帝曰:「禁脈之言,凡刺之理,經脈為始,營其所行,制其度量,內次五藏,外別六府,願盡聞其道。

  黃帝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腦髓生,骨為幹,脈為營,筋為剛,肉為牆,皮膚堅而毛髮長,穀入于胃,脈道以通,血氣乃行。

  雷公曰:願卒聞經脈之始生。

  黃帝曰:經脈者,所以能決死生、處百病、調虛實,不可不通


  肺手太陰之脈,起於中焦,下絡大腸,還循胃口,上膈屬肺,從肺系橫出腋下,下循臑內,行少陰心主之前,下肘中,循臂內上骨下廉,入寸口,上魚,循魚際,出大指之端;

  其支者,從腕後直出次指內廉出其端。

  是動則病:肺脹滿,膨脹而喘咳,缺盆中痛,甚則交兩手而瞀,此為臂厥。

  是主肺所生病者,咳上氣,喘渴,煩心,胸滿,臑臂內前廉痛厥,掌中熱。氣盛有餘,則肩背痛,風寒汗出中風,小便數而欠。氣虛則肩背痛,寒,少氣不足以息,溺色變。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寸口大三倍於人迎,虛者,則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大腸手陽明之脈,起於大指次指之端,循指上廉,出合谷兩骨之間,上入兩筋之中,循臂上廉,入肘外廉,上臑外前廉,上肩,出髃骨之前廉,上出於柱骨之會上,下入缺盆,絡肺,下膈,屬大腸。

  其支者,從缺盆上頸,貫頰,入下齒中,還出挾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挾鼻孔。

  是動則病:齒痛,頸腫。

  是主津液所生病者,目黃,口乾,鼽衄,喉痺,肩前臑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氣有餘則當脈所過者熱腫;虛則寒慄不復。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人迎大三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胃足陽明之脈,起於鼻之交頞中,旁納太陽之脈,下循鼻外,入上齒中,還出挾口環唇,下交承漿,卻循頤後下廉,出大迎,循頰車,上耳前,過客主人,循髮際,至額顱;

  其支者,從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嚨,入缺盆,下膈,屬胃,絡脾;

  其直者,從缺盆下乳內廉,下挾臍,入氣沖中;

  其支者,起於胃口,下循腹裏,下至氣沖中而合,以下髀關,抵伏兔,下膝臏中,下循脛外廉,下足跗,入中指內間;

  其支者,下廉(膝#3)三寸而別下入中趾外間;

  其支者,別跗上,入大趾間出其端。

  是動則病:洒洒振寒,善呻,數欠,顏黑,病至則惡人與火,聞木聲則惕然而惊,心欲動,獨閉戶塞牖而處。甚則欲上高而歌,棄衣而走,賁嚮腹脹,是為骭厥。

  是主血所生病者,狂瘧溫淫,汗出,鼽衄,口喎,唇胗,頸腫,喉痺,大腹水腫,膝臏腫痛,循膺乳、氣沖、股、伏兔、骭外廉、足跗上皆痛,中趾不用,氣盛則身以前皆熱,其有餘於胃,則消穀善飢,溺色黃;氣不足則身以前皆寒慄,胃中寒則脹滿。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人迎大三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脾足太陰之脈,起於大趾之端,循趾內側白肉際,過核骨後,上內踝前廉,上踹內,循脛骨後,交出厥陰之前,上膝股內前廉,入腹,屬脾,絡胃,上膈,挾咽,連舌本,散舌下;

  其支者,復從胃,別上膈、注心中。

  是動則病:舌本強,食則嘔,胃脘痛,腹脹,善噫,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身體皆重。

  是主脾所生病者,舌本痛,體不能動搖,食不下,煩心,心下急痛,溏瘕泄,水閉,黃疸,不能臥,強立,股膝內腫厥,足大趾不用。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寸口大三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

  心手少陰之脈,起於心中,出屬心系,下膈,絡小腸;

  其支者,從心系,上挾咽,系目系;

  其直者,復從心系卻上肺,下出腋下,下循臑內後廉,行太陰心主之後,下肘內,循臂內後廉,抵掌後銳骨之端,入掌內後廉,循小指之內,出其端。

  是動則病:嗌干,心痛,渴而欲飲,是為臂厥。

  是主心所生病者,目黃,脅痛,臑臂內後廉痛厥,掌中熱痛。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寸口大再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小腸手太陽之脈,起於小指之端,循手外側,上腕,出踝中,直上循臂骨下廉,出肘內側兩筋之間,上循臑外後廉,出肩解,繞肩胛,交肩上,入缺盆,絡心,循咽,下膈,抵胃,屬小腸;

  其支者,從缺盆循頸上頰,至目銳眥,卻入耳中;

  其支者,別頰上䪼,抵鼻,至目內眥,斜絡於顴。

  是動則病:嗌痛,頷腫,不可以顧,肩似拔,臑似折。

  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聾、目黃,頰腫,頸、頷、肩、臑、肘、臂外後廉痛。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人迎大再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膀胱足太陽之脈,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

  其支者,從巔至耳上角;

  其直者,從巔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髆內,挾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屬膀胱;

  其支者,從腰中下挾脊,貫臀,入膕中;

  其支者,從髆內左右,別下,貫胛,挾脊內,過髀樞,循髀外,從後廉,下合膕中,以下貫踹內,出外踝之後,循京骨,至小趾外側。

  是動則病:沖頭痛,目似脫,項如拔,脊痛,腰似折,髀不可以曲,膕如結,踹如裂,是為踝厥。

  是主筋所生病者,痔、瘧、狂、癲疾、頭𩕄項痛,目黃、淚出,鼽衄,項、背、腰、尻、膕踹、腳皆痛,小趾不用。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人迎大再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腎足少陰之脈,起於小趾之下,邪走足心,出於然谷之下,循內踝之後,別入跟中,以上踹內,出膕內廉,上股內後廉,貫脊,屬腎,絡膀胱;

  其直者,從腎上貫肝膈,入肺中,循喉嚨,挾舌本;

  其支者,從肺出絡心,注胸中。

  是動則病:飢不欲食,面如漆柴,咳唾則有血,喝喝而喘,坐而欲起,目𥆨𥆨如無所見,心如懸若飢狀。氣不足則善恐,心惕惕如人將捕之,是為骨厥。

  是主腎所生病者,口熱,舌乾,咽腫,上氣,嗌乾及痛,煩心,心痛,黃疸,腸澼,脊股內後廉痛,痿厥,嗜臥,足下熱而痛。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灸則強食生肉,緩帶披發,大杖重履而步。

  盛者,寸口大再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心主手厥陰心包絡之脈,起於胸中,出屬心包絡,下膈,歷絡三焦;

  其支者,循胸出脅,下腋三寸,上抵腋下,循臑內,行太陰、少陰之間,入肘中,下臂,行兩筋之間,入掌中,循中指,出其端;

  其支者,別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

  是動則病:手心熱,臂肘攣急,腋腫,甚則胸脅支滿,心中憺憺大動,面赤,目黃,喜笑不休。

  是主脈所生病者,煩心,心痛,掌中熱。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寸口大一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三焦手少陽之脈,起於小指次指之端,上出兩指之間,循手表腕,出臂外兩骨之間,上貫肘,循臑外,上肩,而交出足少陽之後,入缺盆,布膻中,散落心包,下膈,循屬三焦;

  其支者,從膻中上出缺盆,上項系耳後,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頰至䪼,

  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過客主人前,交頰,至目銳眥。

  是動則病:耳聾渾渾焞焞,嗌腫,喉痺。

  是主氣所生病者,汗出,目銳眥痛,頰痛,耳後、肩、臑、肘、臂外皆痛,小指次指不用。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人迎大一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膽足少陽之脈,起於目銳眥,上抵頭角下耳後,循頸行手少陽之前,至肩上卻交出手少陽之後,入缺盆;

  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銳眥後;

  其支者,別銳眥,下大迎,合於手少陽,抵於䪼下,加頰車,下頸,合缺盆,以下胸中,貫膈,絡肝,屬膽,循脅裏,出氣沖,繞毛際,橫入髀厭中;

  其直者,從缺盆下腋,循胸,過季脅下合髀厭中,以下循髀陽,出膝外廉,下外輔骨之前,直下抵絕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入小趾次趾之間;

  其支者,別跗上,入大指之間,循大指歧骨內,出其端,還貫爪甲,出三毛。

  是動則病:口苦,善太息,心脅痛,不能轉側,甚則面微有塵,體無膏澤,足外反熱,是為陽厥。

  是主骨所生病者,頭痛,頷痛,目銳眥痛,缺盆中腫痛,腋下腫,馬刀俠癭,汗出振寒,瘧,胸、脅、肋、髀、膝外至脛、絕骨、外踝前及諸節皆痛,小趾次趾不用。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人迎大一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肝足厥陰之脈,起於大趾叢毛之際,上循足跗上廉,去內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太陰之後,上膕內廉,循股陰,入毛中,過陰器,抵小腹,挾胃,屬肝,絡膽,上貫膈,布脅肋,循喉嚨之後,上入頏顙,連目系,上出額,與督脈會於巔;

  其支者,從目系下頰裏,環唇內;

  其支者,復從肝,別貫膈,上注肺。

  是動則病:腰痛不可以俛仰,丈夫㿉疝,婦人少腹腫,甚則嗌乾,面塵,脫色。

  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滿,嘔逆,飧泄,狐疝,遺溺,閉癃。

  為此諸病,盛則寫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盛者,寸口大一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太陰氣絕,則皮毛焦。太陰者,行氣溫於皮毛者也。故氣不榮,則皮毛焦;皮毛焦,則津液去皮節;津液去皮節者,則爪枯毛折;毛折者,則毛先死。丙篤丁死,火勝金也。

  手少陰氣絕,則脈不通;脈不通,則血不流;血不流,則髮色不澤,故其面黑如漆柴者,血先死。壬篤癸死,水勝火也。

  足太陰氣絕者,則脈不榮肌肉。唇舌者,肌肉之本也。脈不榮,則肌肉軟;肌肉軟,則舌萎人中滿;人中滿,則唇反;唇反者,肉先死。甲篤乙死,木勝土也。

  足少陰氣絕,則骨枯。少陰者,冬脈也,伏行而濡骨髓者也,故骨不濡,則肉不能著也;骨肉不相親,則肉軟卻;肉軟卻,故齒長而垢,髮無澤;髮無澤者,骨先死。戊篤己死,土勝水也。

  足厥陰氣絕,則筋絕。厥陰者,肝脈也,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於陰氣,而脈絡於舌本也。故脈弗榮,則筋急;筋急則引舌與卵,故唇青舌卷卵縮,則筋先死。庚篤辛死,金勝木也。

  五陰氣俱絕,則目系轉,轉則目運;目運者,為志先死;志先死,則遠一日半死矣。六陽氣絕,則陰與陽相離,離則腠理發泄,絕汗乃出,故旦占夕死,夕占旦死。

  經脈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間,深而不見;其常見者,足太陰過於外踝之上,無所隱故也。諸脈之浮而常見者,皆絡脈也。六經絡,手陽明少陽之大絡,起於五指間,上合肘中。飲酒者,衛氣先行皮膚,先充絡脈,絡脈先盛。故衛氣已平,營氣乃滿,而經脈大盛。脈之卒然動者,皆邪氣居之,留於本末,不動則熱,不堅則陷且空,不與眾同,是以知其何脈之動也。

  雷公曰:何以知經脈之與絡脈異也?

  黃帝曰:經脈者,常不可見也,其虛實也,以氣口知之。脈之見者,皆絡脈也。

  雷公曰:細子無以明其然也。

  黃帝曰:諸絡脈皆不能經大節之間,必行絕道而出入,復合於皮中,其會皆見於外。故諸刺絡脈者,必刺其結上甚血者。雖無結,急取之,以寫其邪而出其血。留之發為痺也。

  凡診絡脈,脈色青,則寒,且痛;

  赤則有熱。

  胃中寒,手魚之絡多青矣;

  胃中有熱,魚際絡赤。

  其暴黑者,留久痺也。

  其有赤、有黑、有青者,寒熱氣也。

  其青短者,少氣也。

  凡刺寒熱者,皆多血絡,必間日而一取之,血盡而止,乃調其虛實。

  其小而短者,少氣,甚者,寫之則悶,悶甚則仆,不得言,悶則急坐之也。

  手太陰之別,名曰列缺。起於腕上分間,并太陰之經,直入掌中,散入于魚際。

  其病實則手銳掌熱;虛則欠㰦,小便遺數。取之去腕寸半。別走陽明也。

  手少陰之別,名曰通裏。去腕一寸半,別而上行,循經入于心中,系舌本,屬目系。

  其實則支膈,虛則不能言。取之掌後一寸,別走太陽也。

  手心主之別,名曰內關。去腕二寸,出於兩筋之間,循經以上,系於心包絡。

  心系實則心痛,虛則為頭強。取之兩筋間也。

  手太陽之別,名曰支正。上腕五寸,內注少陰;其別者,上走肘,絡肩髃。

  實則節弛肘廢;虛則生肬,小者如指痂疥。取之所別也。

  手陽明之別,名曰偏歷。去腕三寸,別入太陰;其別者,上循臂,乘肩髃,上曲頰傷齒;其別者,入耳,合於宗脈。

  實則齲聾;虛則齒寒痺隔。取之所別也。

  手少陽之別,名曰外關。去腕二寸,外繞臂,注胸中,合心主。

  病實則肘攣,虛則不收。取之所別也。

  足太陽之別,名曰飛揚。去踝七寸,別走少陰。

  實則鼽窒,頭背痛;虛則鼽衄。取之所別也。

  足少陽之別,名曰光明,去踝五寸,別走厥陰,下絡足跗。

  實則厥,虛則痿躄,坐不能起。取之所別也。

  足陽明之別,名曰豐隆。去踝八寸。別走太陰;其別者,循脛骨外廉,上絡頭項,合諸經之氣,下絡喉嗌。

  其病氣逆則喉痺瘁瘖。實則狂巔,虛則足不收,脛枯。取之所別也。

  足太陰之別,名曰公孫。去本節之後一寸,別走陽明;其別者,入絡腸胃,厥氣上逆則霍亂,實則腸中切痛;虛則鼓脹。取之所別也。

  足少陰之別,名曰大鍾。當踝後繞跟,別走太陽;其別者,并經上走於心包下,外貫腰脊。

  其病氣逆則煩悶,實則閉癃,虛則腰痛。取之所別者也。

  足厥陰之別,名曰蠡溝。去內踝五寸,別走少陽;其別者,經脛上睪,結於莖。

  其病氣逆則睪腫卒疝。實則挺長,虛則暴癢。取之所別也。

  任脈之別,名曰尾翳。下鳩尾,散於腹。

  實則腹皮痛,虛則痒搔。取之所別也。

  督脈之別,名曰長強。挾膂上項,散頭上,下當肩胛左右,別走太陽,入貫膂。

  實則脊強,虛則頭重,高搖之,挾脊之有過者。取之所別也。

  脾之大絡,名曰大包。出淵腋下三寸,布胸脅。實則身盡痛,虛則百節盡皆縱。此脈若罷絡之血者,皆取之脾之大絡脈也。

  凡此十五絡者,實則必見,虛則必下。視之不見,求之上下。人經不同,絡脈亦所別也。


【翻譯】

  ***[1]篇名經脈:經:徑也,指路徑。脈:流通氣血的道路。經脈:是人體重要的系統,它的功能如同《靈樞第四十七•本藏》所說:「經脈者,所以行血氣而營陰陽、濡筋骨,利關節者也」。經脈系統包括經脈與絡脈兩個部分,所以又稱為經絡系統。經脈是主幹,絡脈是經脈間的分枝網絡。但是在經絡系統中還是以經脈為主體,絡脈為副,所以雖然本篇有同時討論到十二經脈與十五絡脈,但是因為全篇內容,都著重在說明經脈具有決生死、處百病、調虛實的重要作用,所以篇名仍然取名為經脈。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人體的形成過程以及經脈在人體生命中的重要作用。

  二、介紹十二經脈的循行路線,所屬之"是動病"、"所生病",以及其經氣盛、經氣虛時的症狀表現和治療方法。

  三、說明五臟陰經之經氣竭絕時的症狀表現。

  四、說明經脈與絡脈的關係及其受邪時的不同表現。

  五、說明經脈病變和絡脈病變的診治方法。

  六、說明各經之絡脈(十五絡脈)的名稱、循行路線及其發病時的症狀表現。

  七、說明絡脈在發生虛實病變時所出現的不同外在表現,並說明了在診察病情時應當因人而異的原因。

  ****[3]禁脈乃"禁服"之誤,其意就是指《靈樞第四十八•禁服》篇;"凡刺之理,經脈為始,營其所行,知其度量,內刺五藏,外刺六府,審察衛氣,為百病母,調其虛實,虛實乃止,寫其血絡,血盡不殆矣"。其中的六句皆載於此篇。因該篇記載了黃帝授書于雷公時所說的話"慎之慎之,吾為子言之。凡刺之理",故雷公在這裡以此發問。


  雷公向黃帝問道:《禁服篇》曾說,針刺的道理,首先是經脈,揣度其運行的終始,瞭解其長短,以及內部與五臟的聯繫,外部和六腑的分別,希望詳盡地聽聽其中的道理。

  黃帝說:人的最初生成,先形成於精,由精發育而生成腦髓,以骨骼為支幹,以脈管藏血氣而養全身,以筋連串骨骼使之堅強,以肉為牆壁保護內臟,當皮膚堅韌時,毛髮就附著生長。五穀入於胃,化生出各種營養,脈道借之通行全身,血氣運行不息。

  雷公說:我想徹底地聽聽經脈最初生成的情況。

  黃帝說:根據經脈的變化,可以決斷死生,處理百病,調整虛實,這是不可不通曉的。


  ***[1]中焦:宋‧王維一《銅入腧穴針灸圖經》註:「中焦者,在胃中脘,主腐熟...」。

  ***[2]胃口:《銅人》註:「胃口,謂胃之上口,賚門之位也。」

  ***[3]肺系:元 ‧滑伯仁《十四經發揮》註:「謂喉嚨也。」喉嚨,兼指氣管而言。

  ***[4]臑內:臑音鬧。指上臂。屈側稱臑內,當肱二頭肌部;伸側稱臑外,當肱三頭肌部。

  ***[5]心主:指手厥陰心包經。

  ***[6]臂內:臂,指前臂;內,指內側,即掌側。

  ***[7]上骨:「臂之上骨」指橈骨。

  ***[8]廉:指側邊而言。

  ***[9]寸口:腕後橈動脈搏動處。

  ***[10]魚,魚際:「魚」或稱「手魚」,今稱「大魚際」,「魚際」即指魚的邊緣部分。

  ***[11]瞀:音茂。指心胸悶亂,視力模糊而言。

  ***[12]臂厥:指前臂經脈所過發生氣血阻逆的見症。

  ***[13]喘喝:氣喘聲粗。「喝」或誤作「渴」。

  ***[14]欠:指呵氣。《太素》楊上善註:「陰陽之氣,上下相引,故多欠也。」有作小便量少解,不確切。

  ***[15]溺色變:溺,讀作尿。小便顏色異常。

  ***[16]"是動病"、"所生病":關於這個的解釋,歷代有不同看法,列之如下:

  ***《難經•二十二難》:經言是動者,氣也;所生病者,血也。邪在氣,氣為是動;邪在血,血為所生病。

  ***"張志聰:夫是動者,病因於外;所生者,病因於內。

  ***張介賓:動,言變也,變則變常而為病也。如《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曰在變動為握為噦之類,即此之謂。手之太陰,肺所生病也。

  ***細察本篇之義,凡在五臟,則各言臟所生病,凡在六腑,則或言氣或言血,或脈或筋,或骨或津液,其所生病本各有所主,非以血氣二字統言十二經者也。"


  肺手太陰經脈,從中焦腹部起始,下繞大腸,返回循著胃的上口賁門,上貫膈膜,入屬於肺,再由喉管橫走,至於腋下,沿上臂內側,行于手少陰和手厥陰之前,下達肘中,順著前臂內側上骨的下緣,入寸口,循著魚際,出拇指尖端。

  它的支脈,從手腕後,直出食指尖端內側,與手陽明大腸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肺部感覺脹滿,氣不宣暢,喘咳,缺盆裡面疼痛,甚者病人就會交叉雙手按著胸部,這叫臂厥。

  從本經所主之疾病來說,容易發生咳嗽,氣上逆而喘,口渴,心煩,胸滿,歸臂部的內側前緣作痛,手雖厥冷,而掌心發燒。本經氣盛有餘,會出現肩背疼痛,如感冒風寒,為自汗出的中風症,小便次數多而尿量減少。如果氣虛不足,也會出現肩背疼痛,怕冷,氣短呼吸急促,小便變色。

  像這些病症,邪氣盛就用瀉法,正氣虛就用補法,屬熱的就用疾刺法,屬寒的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對於那些不實不虛的病症,就從本經取治。

  所謂盛,是指寸口脈比人迎脈大三倍;所謂虛,是指寸口脈反小於人迎脈。

  ***上廉:即靠橈骨一側。

  ***合谷兩骨:指第一、第二掌骨,合稱歧骨。

  ***髃骨:髃讀作隅,角的意思。此指肩峰部。

  ***柱骨之會上:張介賓註:頸項之根為天柱骨。意指頸椎。「會上」指大椎,為六陽經所聚會,釋作鎖骨。

  ***津:此後原有「液」字。手陽明大腸經主津,手太陽小腸經主液。

  ***鼽衄:鼽,音求,鼽為鼻流清涕。衄,指鼻出血。

  ***喉痹:指咽喉腫痛,壅閉不通的見症。

  ***寒粟不復:發寒抖戰,難以回溫。


  大腸手陽明經脈,起於食指尖端,沿著食指上側,通過合穀穴拇指、食指歧骨之間,上入腕上兩筋中間的凹陷處,沿前臂上方,至肘外側,再沿上臂外側前緣,上肩,出肩端的前緣,上出於肩胛上,與諸陽經相會於柱骨大椎穴上。向下入缺盆,聯絡肺臟,下貫膈膜,會屬於大腸。

  它的支脈,從缺盆上走頸部,貫通頰部,下入齒齦,回轉繞至上唇,左右兩脈交會于人中,左脈向右,右脈向左,上行挾於鼻孔兩側,與足陽明胃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會出現牙齒痛、頸部腫等症狀。

  本經脈主津液所發生的病變,眼睛發黃、口中發乾,鼻流清涕或出血,喉頭腫痛,肩前與上臂作痛,食指疼痛而不能動。本經氣盛有餘的,在經脈所過處發熱而腫;本經氣虛而不足的,會出現發寒戰慄,難以恢復溫暖。

  像這樣的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用疾刺法,寒症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用灸法,對不實不虛之症,就從本經取治。

  所謂盛(實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大三倍;所謂虛(虛症),是指人迎脈反比寸口脈小。

  ***#3膝:原作『廉』,據《甲乙經》卷二第一改。

  ***頞:音遏ㄜˋ。鼻莖,指鼻樑,鼻根,又稱山根。

  ***頤:音夷。口角後方、腮部之下的部位。

  ***納:《甲乙經》、《千金方》、《銅人經》、《十四經發揮》、馬蒔本、張介賓本均作"約",也就是纏束的意思。

  ***旁納太陽之脈:《銅人經》的注釋為"足太陽起目眥(睛明穴)而陽明旁行約之",其意思就是說足陽明胃經的經脈纏束旁側之足太陽膀胱經的經脈。

  ***環、卻、過、直、合、抵、別:

  環:環繞於四周的叫做"環";

  卻:不進反退的叫做"卻";

  過:通過它經穴位所在部位的叫做"過";

  直:一直向前走而不轉向的叫做"直";

  合:兩脈相並的叫做"合";

  抵:到達某處的叫做"抵";

  別:另行而發出分支的叫做"別"。下同。

  ***大迎:穴在下頜角前1.3寸骨陷中,適當下頜骨斜線部,有面動脈。

  ***客主人:即上關穴,當耳前顴弓上緣。

  ***額顱:即前額骨部,在髮下眉上處。

  ***人迎:穴在結喉兩側,頸動脈搏動處。

  ***脾:按古人說「脾」,每兼指胰而言。《難經》云:「脾,扁廣三寸,長五寸,有散膏半斤。」《黃庭內景經》說:「脾長一尺掩太倉。」是指胰掩于胃旁。

  ***氣街:此處指穴位名,其部位在少腹下方之毛際的兩旁,也叫做氣沖穴。

  ***胃口:指胃之下口,即幽門部。

  ***髀關:髀音俾。股外為髀。此處為穴位名,髀關穴其位置在大腿前方上端的皮膚交紋處。或在髂前上棘直下,縫匠肌外側,約平會陰。

  ***伏兔:穴位名,其部位在大腿前方的肌肉隆起處,因其形如趴伏的兔子,故名

  ***足跗:即足背。

  ***中指內間:「指」通作「趾」。內間指它的內側趾縫,外間指它的外側趾縫。

  ***洒洒振寒:指患者有陣陣發冷的感覺,就好像涼水灑在身上一樣。

  ***牖:音友。指窗口。

  ***賁響:楊上善註:「賁,謂膈也。」賁響噹指胸膈腸胃部作響。

  ***骭:音贛ㄍㄢˋ,脛骨。

  ***骭厥:指足脛部氣血阻逆。

  ***骭厥:就是指足陽明之氣自脛部而上逆的病證。古人認為賁響(腸中氣體走動而發生鳴響)、腹脹都是因足脛部之氣上逆所致,故稱之為骭厥。

  ***主血:胃為水穀之海,化生精微,主生營血,即所謂「營出中焦」。其經多氣多血,故主血所生病。

  ***是主血所生病者:胃腑受納水谷而使營血得以化生,是為營血之根,如果胃腑有病,則營血不生。足陽明經受納胃腑之氣,成為多氣多血之經,而可調節營血之變,所以足陽明胃經上的腧穴以主治有關血的各種病證。

  ***溫淫:指熱性病症。

  ***口喁,就是指口角歪斜。(喁:音歪)

  ***唇胗,就是指口唇生出瘡瘍。(胗:音真,胗與疹通,指唇瘍)。《甲乙經、脈經、千金》作「唇緊」。


  胃足陽明經脈,起於鼻孔兩旁的迎香穴,由此而上,左右相交於頰中,旁入足太陽經脈,向下沿著鼻的外側,入上齒縫中,複出環繞口唇,下交於承漿穴,退回沿腮下後方,出大迎穴,沿頰車穴,上至耳前,通過客主人穴、沿髮際,到達額顱。

  它的支脈,從大迎穴之前,向下走至人迎穴,沿喉嚨入缺盆,下貫膈膜,入屬於胃腑,與脾臟相聯繫。其

  直行的脈,從缺盆下行於乳房的內側,再向下挾臍而入于毛際兩旁的氣街中。

  又一支脈,起於胃的下口,下循腹裡,到氣街前與直行的經脈相合,再由此下行至髀關穴,過伏兔,下至膝蓋,沿脛骨前外側,下至足背,入中趾內側。

  另一支脈,從膝下三寸處分別而行,下至足中趾外側。

  又一支脈,從足背進入足大趾,直出大趾尖端,與足太陰脾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會感到發冷戰抖,好呻吟,打呵欠,額部暗黑,病發時惡見人與火光,聽到木的聲音就會害怕,心跳不安,關門閉窗獨住屋內,若病發劇烈時,就會登高歌呼,脫衣亂跑,並且有腹脹腸鳴等症狀,這叫做骭厥。由本經主血所發生的病變,就會發狂、瘧疾,溫熱過甚,自汗出,鼻流清涕或出血,口角歪斜,口唇生瘡,頸腫喉痹,臍以上腹部腫脹,膝蓋腫痛,沿側胸乳部、氣街、大腿前緣、伏兔、足脛外側、足背等處都發痛,足中趾不能屈伸。

  本經氣盛有餘的實症,身前胸腹部發熱,若氣盛有餘於胃,消化快,容易饑,小便色黃。本經氣虛不足的虛症,身前胸腹部發冷,胃中有寒,發生脹滿。

  像這些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病症就從本經取治。

所謂氣盛的實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大三倍。所謂虛症,是指人迎脈反小於寸口脈。

  ***白肉際:又稱赤白肉際。(手足之掌(或蹠)與指(或趾)都有赤白肉際,掌(或蹠)與指(或趾)的陰面為白肉,陽面(即生有毫毛的那一面)為赤肉,二者相交界的地方即為赤白肉際。)

  ***核骨:即指第1蹠骨的頭部突起。其形如半個果核,故名核骨。

  ***踹:音篆。在此為"脯"之誤,即指小腿的腓腸肌部,俗稱小腿肚

  ***咽:張介賓註:「咽以咽物,居吼之後。」此兼指食管而言。

  ***舌本:指舌根部。

  ***得後與氣:就是指排出了大便或矢氣。(後:就是指大便;氣:就是指矢氣)。

  ***快然如衰:感到病情忪解。

  ***溏瘕泄:指大便稀薄。(瘕泄:指痢疾。溏,指大便溏薄)

  ***水閉:指小便不通等症。

  ***強立:《太素》作「強欠」。可作勉強起立解。


  脾足太陰經脈,起於足大趾的尖端,沿著大趾內側赤白肉分界處,經過大趾後的核骨,上行於內踝的前方,再上行於小腿肚的內側,沿脛骨後方,與厥陰肝經交叉出於其前,上行膝股內側的前緣,直達腹內,入屬脾臟,連絡胃腑,上過膈膜,挾行咽喉,連於舌根,散於舌下。

  它的支脈,又從胃腑分別而行,注於心中,與手少陰心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就會發生舌根強硬,食即嘔吐,胃脘疼痛,腹內發脹,常常噯氣。若大便或矢氣以後,覺得非常輕快。但是身體都感覺沉重。凡本臟所發生的病症,舌根疼痛,身體不能動搖,食不下,心煩不安,心下痛得厲害,大便溏泄、痢疾、或小便不通、黃疸,不能安睡,勉強站立,股膝部內側發腫以至厥冷,足大趾不能活動。

  像這些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所說的本經實症,是指寸口脈比人迎脈大三倍;本經的虛症,是指寸口脈反比人迎脈小。

  ***心系:就是指心臟與其他臟腑相聯繫的脈絡。按:主要指與心連接的大血管及其功能性聯繫。

  ***目系:指眼後與腦相連的組織。

  ***臑:nàoㄋㄠˋ:羊豬等牲畜的前腿。後泛指人的上肢或動物的前肢。人之臂在羊豕則曰臑也。中医指人自肩至肘前侧靠近腋部的隆起的肌肉。

  ***太陰、心主:指手太陰肺經和手厥陰心包經。

  ***掌後銳骨:指掌後尺側部隆起的骨頭。指腕骨之豌豆骨部。

  ***嗌:音益,就是指食道的上口。嗌,指咽峽部分。

  ***嗌干,就是指食道上口之咽喉部有乾燥的感覺。

  ***臂厥:就是指因手臂的經脈之氣厥逆上行而導致的病證。


  心手少陰經脈,起於心臟中,出屬於心的脈絡,下過膈膜,聯絡小腸。

  它的支脈,從心系上行,挾於咽喉,聯繫到目系。

  另一直行的經脈,又從心系上行肺部,向下橫出腋下,沿上臂內側的後緣,到達掌後小指側高骨的尖端,進入掌內後側,沿著小指的內側至指端,與手太陽經相接。

  由本經所發生的病變,就會出現喉嚨發乾,心痛,口渴想喝水,這叫做臂厥。本經主心臟所發生的疾病,有眼睛發黃,脅痛,上臂和下臂內側後緣疼痛、厥冷、掌心熱痛等症狀。

  像這些病,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所說的本經實症,是指寸口脈比人迎脈大兩倍;本經的虛症,是指寸口脈反比人迎脈小。

  ***踝:即指手腕後方尺側部隆起的骨頭。

  ***臂骨:指尺骨。

  ***兩骨:指尺骨鷹嘴和肱骨內上髁。

  ***肩解:指肩關節後面的骨縫。

  滑伯仁註:「脊兩旁為膂,膂上兩角為肩解,肩解下成片骨為肩胛。」

  張介賓註:「肩後骨縫曰肩解。」

  按:「肩後骨縫」指肩關節縫;兩角指左右肩峰與肩胛岡部;成片骨即指肩胛骨體。

  ***目銳眥:目外角。靈樞‧癲狂:「目眥外決于面者為銳眥。」,目大角為內眥。

  ***䪼:音拙。指眼眶下的部位,其中還包括彭骨所連及的上牙床的部位。也就是在眼眶的下方,包括顴骨內連及上牙床的部位。

  ***頷:音汗,指下頜骨正中下方的空軟部位,即平常所說的下巴頦。

  ***主液:小腸受盛胃腑腐熱下傳的水翩A經進一步消化和沁別清濁,其精華部分由脾轉輸,營養于全身,糟粕下走大腸,水液歸 于膀胱,因此水腸可產生水液,故本經主液所生病證。

  ***是主液所生病者:小腸為受盛之官,承接胃所腐熟醛水穀,並泌別清濁,使其精華營養全身,其糟粕歸於大腸,其水液歸於膀胱。小腸有病,則水穀不分,清濁難別。是故小腸可以調節水液的產生,而其所絡屬的經脈--小腸經也就可以調治水液方面所發生的病證。


  小腸手太陽經脈,起於手小指的尖端,沿手外側,上入腕部,過銳骨直上,沿前臂骨下緣,出肘側兩骨之間,再上行,沿上臂外側後緣,出肩後骨縫,繞行肩胛,左右交於肩上、下入於缺盆,聯絡心臟,再沿咽部下行穿過橫膈膜,到達胃部,再向下入屬小腸本腑。

  它的支脈,從缺盆沿頸上抵頰部,至眼外角,回入耳中。

  又一支脈,從頰部別走眼眶下,至鼻,再至眼內角,斜行而絡於顴骨部,與足太陽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就會出現咽喉痛疼,下頦發腫,不能回顧,肩痛如拔,臂痛如折等症狀。

  本經主液體所發生的疾病,如耳聾、目黃,頰頷腫,沿頸、肩、肘、臂等部的外側後緣發痛。

  像這些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所說的本經實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大兩倍;本經的虛症,是指人迎脈反比寸口脈小。

  ***交巔:頭頂正中的最高處,也就是百會穴所在的位置。「交」者,交會之意;「巔」者,乃指頭頂正中高點。

  ***耳上角:就是指耳尖上方所對之頭皮的部位。

  ***項:後頸部。

  ***肩膊:指肩胛區。(膊:音勃)

  ***挾脊:指挾行脊柱兩旁。

  ***膂:音呂ㄌㄩˇ,挾行於脊柱兩旁的淺層肌肉叫做膂。約當解剖學上骶棘肌分佈處。

  ***髀樞:當股骨大轉子部,環跳穴所在。音畢,指大腿。髀樞,即指髖關節,又稱大轉子,為環跳穴所在的部位

  ***京骨:足外側小趾本節後突出的半圓骨,即第五蹠骨粗隆。又為穴名:京骨穴。

  ***踝厥:指結等症狀而言;這些症狀都是由本經經氣自外踝部向上逆行而導致的,故名踝厥。包括本經經脈循行小腿部氣血厥逆的見症。

  ***主筋所生病:《素問‧生氣通天論》:「陽氣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精」,主說明陽氣化生精微,內可以養神,外可以柔筋,太陽為巨,所以主筋所發生的病證。說明陽氣可以濡養經筋。太陽經為陽氣最充足的經脈,其陽氣不足則經筋無以所養,所以足太陽膀胱經可以主治筋所發生的病證

  ***癲疾:癲癇等病證。

  ***囟:音信。指頂門。嬰兒頭頂骨縫未合之處稱為囟門。

  ***尻:音考,平聲。骶尾骨部的通稱。指骶骨的末端。自腰以下至骶尾骨(第十七至二十一節)通稱為尻


  膀胱足太陽經脈,起於眼內角,向上行於額部,交會於頭頂之上。

  它的支脈,從頭頂至耳上角。

  它的直行經脈,從頭頂入絡於腦,複從腦後下行項後,沿肩臟內側,挾脊柱的兩旁直達腰中,沿膂肉深入,聯絡腎臟,入屬於膀胱本腑。

  其另一支脈,從腰中會于後陰,通過臀部,直入膝膕窩中。

  又一支脈,從左右肩髆內側,另向下行,穿過脊肉,經過髀樞,沿髀外側後緣,向下行,與前一支脈會合於膝膕窩中,由此再向下通過小腿肚,出外踝骨的後邊,沿著京骨,至小趾尖端外側,交於小趾之下,與足少陰經脈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會發生邪氣上沖而造成腦後眉骨間疼痛,嚴重時眼珠好像要脫出,脖子像受到拉拽,脊部痛,腰似折斷,大腿不能屈伸,膝膕窩像被結紮,腿肚痛似撕裂,這叫踝厥。

  本經主筋所發生的病症,如痔瘡、瘧疾、狂病。癲病,頭、顖和頸部疼痛,眼睛發黃,流淚,鼻流清涕或出血,項、背、腰、尻、膕、腨、腳等部都發生疼痛,足小趾也不能動彈。

  像這些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所說的本經實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大兩倍;本經虛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小。

  ***邪走:邪通斜。其讀音、意義均與"斜"字相同。

  ***邪走足心:就是指腎經的經脈從膀胱經經脈的終點出發後,斜行走向足心部的湧泉穴。

  ***然谷:穴在內踝前大骨下,即舟骨粗隆下方。「然骨」即指舟骨粗隆。

  ***漆柴:形容患者的面色黯黑無澤,就好像燒焦了的黑色木炭一樣。

  ***喝喝:形容喘息聲,氣喘聲。

  ***目𥆨𥆨如無所見:形容視物不清的樣子。

  ***骨厥:腎主骨,指本經脈所過部出現的證候。

  ***腸澼:指病邪瓣積於腸中,即指今天所說的痢疾。(澼音僻,腸間水也。此處指泄瀉病證。)

  ***痿厥:痿,主要指下肢痿弱;厥,逆冷。

  ***緩帶披髮:緩帶,就是放鬆衣帶;披髮,就是披散頭髮。其目的是使身體不受束縛,氣血得以暢行無阻。

  ***大杖重履:大杖,就是粗而結實的拐杖;重履,就是在睡鞋外面再套上一雙鞋子。因古人睡覺時多需另換睡鞋,起床後再將睡鞋換下,但體弱的人起床後不脫換睡鞋,而是在睡鞋外面再套上一雙鞋子,故稱重履。大杖重履,在此用以形容動作徐緩的樣子。


  腎足少陰的經脈,起於足小趾的下麵,斜走足心,出於然骨之下,沿著內踝的後面,轉入足跟,由此上行小腿肚內側,出膕內側,上行股內側後緣,貫脊而入屬於腎臟,與膀胱聯繫。

  它直行的經脈,從腎上連肝貫膈,進入肺臟,沿著喉嚨,歸結於舌根。

  它的支脈,從肺出來,聯絡心臟,再注於胸中,與手厥陰心包絡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就會出現饑不欲食,面色黑瘦如漆柴,咳唾帶血,喘息有聲,煩躁不安,坐下就想起來,視物不清,心中動盪不安,狀若饑餓,氣虛的多恐懼,心慌跳動,好像有人要來捕捉他,這叫做骨厥。

  本經主腎臟所發生的病症,口熱,舌乾,咽腫,氣上逆,喉嚨乾燥而疼痛,心中煩躁而痛,黃疸、痢疾,脊股內側後面疼痛,足部無力,厥冷,嗜睡,足心熱痛。

  像這些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使用灸法時,應該勉強吃生肉,寬緩衣帶,散披頭髮,手扶大杖,足穿重履,緩步而行。

  所說的本經實症,是指寸口脈比人迎脈大兩倍;本經虛症,是指寸口脈反比人迎脈小。

  ***[1]歷絡三焦:指心包絡經自胸至腹,順次經過並聯絡上、中、下三焦。(曆:就是經過的意思)

  ***[2]脅:乳下旁肋部。

  ***[3]兩筋:指橈側腕屈肌腱和掌長肌腱。

  ***[4]小指次指:指小指旁側的第二個手指,也就是無名指,亦即第四指。

  ***[5]支滿:支撐脹滿的感覺。

  ***[6]澹澹:音淡。形容心悸狀。

  ***[7]主脈:諸脈皆屬於心,心包絡是心的外衛,代心受邪,故主脈所生病。

  ***[8]是主脈所生病者:心主血脈,而心包絡為心的外衛,代心受邪並代心行令,所以心包絡經可以主治脈所發生的疾病。

  ***[9]《靈樞第二•本輸》篇僅有十一經,但其中所稱之"心出於中沖",乃是以手厥陰心包絡經為心經,而未曾提及手厥陰心包絡經之名。但在《靈樞第二•本輸》篇的後半部分,又有"腋下三寸,手心主也,名曰天池"等文字,其提出頗無根據,故疑《本輸》篇有脫簡,漏掉第十二經脈手厥陰心包絡經了。


  心主手厥陰心包絡經脈,起於胸中,出屬於心包絡,向下穿過膈膜,依次聯絡上中下三焦。

  它的支脈,循行胸中,橫出脅下,當腋縫下三寸處上行至腋窩,再沿上臂內側,行于手太陰肺經和手少陰心經的中間,入肘中,下循臂,行於掌後兩筋之間,入掌中,沿中指直達指尖。

  又一支脈,從掌中別出,沿無名指直達指尖,與手少陽三焦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就會出現手心發熱臂肘拘攣,腋下腫脹,嚴重時則胸脅滿悶,心動不安,面赤,目黃。

  本經心主脈所生的病症,有心煩、心痛、掌心發熱等。像這些病症,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氣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所說的本經實症,是指寸口脈比人迎脈大一倍;本經虛症,是指寸口脈反小於人迎脈。

  ***兩指之間:指第4、5掌骨間。

  ***手錶腕:即手腕的外側,也就是指手背。在此是指手背上從小指與無名指的分叉處到腕部陽池穴處的部分。

  ***兩骨之間:在此指的是橈骨與尺骨的中間。

  ***臂外兩骨:指前臂背(伸)側,尺骨與橈骨間。

  ***臑外:上臂後(伸)側。

  ***膻中:膻音坦。此指胸中。不指穴名。

  ***散落心包:當為"散絡心包"之誤。

  ***遍:原作編。或誤「循」

  ***䪼:音拙。眼眶的下方,包括顴骨內連及上牙床的部位。

  ***客主人:即上關穴之異名。

  ***主氣:三焦能通調水道,水病多由於氣化失常,故主氣所生病。

  ***渾渾焞焞:形容聽不清楚聲音的樣子。(渾:音魂。焞:音純)

  ***是主氣所生病者:因為三焦腑具有氣化功能以通行水液,故其所絡屬的經脈--三焦經也就可以調治氣所發生的病證。


  三焦手少陽經脈,起於無名指的尖端,上行出次指之間,沿著手背,出前臂外側兩骨的中間,向上穿過肘,沿上臂外側上肩,而交出足少陽膽經之後,入缺盆,分佈於膻中,散絡於心包,下過膈膜,依序屬於上中下三焦。

  它的支脈,從膻中上出缺盆,上走頸項,夾耳後,直上出耳上角,由此曲而下行額部,到眼眶下。

  另一支脈,從耳後入耳中,再出走耳前,經過客主人穴的前方,與前支脈會於頰部,至眼外角,與足少陽膽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會出現耳聾,喉嚨腫痛。

  本經主氣所生的病症,有汗出、眼外角痛、頰痛,耳後、肩、臑、肘、臂的外側都痛,無名指不能活動。像這些病,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本經的實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大一倍;本經的虛症,是指人迎脈反小於寸口脈。

  ***頭角:指前額之上緣的兩端處,即額角。

  ***下加頰車:指經脈向下覆蓋于頰車穴部。

  ***毛際:指恥骨部陰毛的邊緣。

  ***髀厭:髀厭就是髀樞,即髖關節,俗稱大轉子,為環跳穴

  ***季脅:指兩側胸脅下方的軟肋部。脇下小肋骨名曰季脇,俗名軟肋,含章門穴。(季:兄弟排行次序最小的。季弟:小弟)(《素問·脈要精微論》:尺內兩旁,則季脇也)

  ***髀,音比ㄅㄧˋ ,大腿的骨頭,或大腿。

  ***髀陽:指大腿的外側。(髀:就是股,俗名大腿。內為陰,外為陽)

  ***外輔骨:指腓骨。(外輔骨即指腓骨。脛骨為內輔骨)

  ***絕骨:指腓骨的下段低凹處。穴近腓骨下1/4折點處,此處因腓骨的上3/4段被腓骨長肌覆蓋,骨骼在此形如斷絕,所以又名「絕骨」。它又是懸鐘穴的別名。

  ***大指岐骨:指第一、二跖骨而言。

  ***歧骨:足之大趾與次趾本節後方的骨縫處叫做歧骨。

  ***三毛:指足大趾背面,趾甲後方,第一趾關節處,有毛的部位。

  ***面微有塵:形容面色灰暗,好像蒙有塵土一樣。

  ***膏澤:形容油潤有光澤的樣子。

  ***足外:指下肢外側,經脈所過部分。

  ***陽厥:是指由少陽之氣上逆所導致的病證。古人認為凡是足少陽膽經之經氣發生異常變動而出現的病證,都是由膽木生火,火氣沖逆所致,故其病證都稱為陽厥病。

  ***主骨:張介賓說:膽味苦,苦走骨,故膽主骨所生病。

  ***是主骨所生病者:膽之味為苦,苦味入骨;又骨為幹,其質剛,膽為中正之官,其氣亦剛,故膽腑有病,可傷及於骨。所以膽腑所絡屬的經脈--膽經也就可以調治骨所發生的病證。

  ***馬刀俠癭:此指瘰癧生在頸項或腋下等部位,相當於現在所說的淋巴結核。其生於腋下,狀似馬刀形者,叫做馬刀;而其生於頸部者,叫做俠癭。


  膽足少陽經脈,起於眼外角,上行至額角,向下繞到耳後,沿頸走手少陽三焦經的前面,至肩上,又交叉到手少陽三焦經的後面,入缺盆。

  它的支脈,從耳後入耳內,出於耳前,至眼外角的後方。

  又一支脈,從眼外角下行至大迎穴,與手少陽三焦經相合,至眼眶下,向頰車,下頸,與前一支脈合於缺盆,再由此下行胸中,通過膈膜,聯絡肝臟,入屬膽腑,沿著脅裡,出少腹兩側的氣街,繞過陰毛際,橫入髀厭中。

  其直行的經脈,從缺盆下腋,沿著胸部過季脅,與前支脈會合於髀厭中,再下沿大腿外側,下行至膝外緣,下走外輔骨的前方,直下至外踝上方的腓骨凹陷處,出於踝前,沿著足背,出足小趾與第四趾之間。

  另一支脈,由足背走向大趾之間,沿著大趾的骨縫,至大趾尖端,再回走穿過爪甲,出三毛,與足厥陰肝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就會感到口苦,時常歎氣,心脅作痛,身體不能轉動,重者面有塵色,全身肌膚失去了潤澤,足外側發熱,這叫做陽厥。本經主骨所生的病症,有頭痛、下頷痛、眼外角痛、缺盆中腫痛、腋下腫、馬刀俠癭、自汗出、寒戰、瘧疾,胸、脅、肋、髀、膝以至脛骨、絕骨、外踝前以及諸關節都痛,足第四趾不能活動。

  像這些病,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脈虛下陷的就用灸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本經的實症,是指人迎脈比寸口脈大一倍;本經的虛症,是指人迎脈反比寸口脈小。

  ***叢毛:指足大趾背面第一趾關節處多毛的部位,也就是前文所提到的"三毛"。

  ***股陰:即大腿的內側部。

  ***頏顙:同吭嗓,即鼻腔後部之鼻後孔所在的部位,它是鼻腔與咽部相通的部位,也是鼻的內竅。(頏,音航;顙,音嗓。為咽上上齶與鼻相通的部位,亦即軟口蓋的後部,此處有足厥陰肝經通過。)

  ***足跗:腳背。

  ***疝:發病時陰囊腫痛下墜,與頹同。

  ***飧泄:飧音孫。大便稀薄,完穀不化叫飧泄。

  ***狐疝:是疝氣的一種。睾丸時大時小,時上時下,如狐之出入無常者,叫做狐疝,又名偏墜。本病為七疝之一,其證為陰囊疝氣時上時下,像狐之出入無常。張子和說:「狐疝,其狀如瓦。臥則入少腹,行立則出少腹入囊中此疝出入上下,往來正與狐相類也。」


  肝足厥陰經脈,起於足大趾叢毛上的大敦穴,沿著足背上側,至內踝前一寸處,向上至踝骨上八寸處,交叉于足太陰脾經的後方,上膝彎內緣,沿陰股,入陰毛中,環繞陰器二周,至小腹,夾行於胃部,上行屬肝,下絡於膽,再上通過膈膜,散佈於脅肋,從喉嚨的後側,入喉嚨的上孔,聯繫眼球深處的脈絡,再上出額部,與督脈會合於頭頂中央之百會穴。

  它的支脈,從眼球深處脈絡,向下行於頰部內側,環繞口唇之內。

  另一支脈,又從肝臟通過膈膜,上注於肺臟,與手太陰肺經相接。

  由本經脈氣所發生的病變,會出現腰痛,不能俯仰,男人陰囊腫大,女人少腹部腫脹,病重的咽喉發乾,面上如塵,脫去光澤。

  本經主肝臟所發生的病症,有胸滿、嘔逆、飧泄、狐疝、遺尿、小便不通等。像這些病,實症就用瀉法,虛症就用補法,熱症就用速刺法,寒症就用留針法,不實不虛的就從本經取治。

  本經的實症,是指寸口脈比人迎脈大一倍;本經的虛症,是指寸口脈反比人迎脈小。

  ***[1]津液去皮節:就是津液喪失以致皮膚中缺少液體物質的意思。

  ***[3]卻:在此是短縮的意思。

  ***[4]聚於陰氣:陰氣,在《難經》及各家注釋中,均作"陰器",也就是生殖器。聚于陰器的筋,主要為經筋。

  ***[5]目運:是指眼睛的黑睛上翻,僅露出白睛的現象。

  ***[6]腠理:腠,就是指汗孔;理,就是指皮肉的紋理。


  手太陰肺經的脈氣竭絕,皮毛就會焦枯。手太陰肺是能夠行氣柔和皮毛的。所以,氣行不暢,就會使皮毛焦枯;皮毛焦枯,就表明津液耗損;津液耗損,就會傷及肌表;肌表受傷,就會使皮枯毛落;毛髮脫落,就是肺經脈氣先死的徵象。因為肺在五行屬金,丙丁屬火,火能勝金,所以肺病在丙日危篤,在丁日死亡。

  手少陰心經的脈氣竭絕,脈道就會不通;脈道不通,血液就不能周流;血不周流,面色就無光澤;面色無光澤,就是血脈先死的徵象。所以,心病危篤於壬日,死亡於癸日,因為心在五行屬火,壬癸屬水,水能勝火。

  足太陰脾經的脈氣竭絕,那經脈就不能滋養肌肉。唇舌是肌肉的根本,經脈不能滋養肌肉,肌肉就不滑潤;肌肉不滑潤,人中部就會腫滿;人中腫滿,就會出現口唇外翻;口唇外翻,就是肌肉先死的徵象。所以,脾病危篤於甲日,死亡於乙日,因為脾在五行屬土,甲乙屬木,木能勝土。

  足少陰腎經的脈氣竭絕,就會骨枯。因為足少陰是冬脈(即腎脈),它伏行深部濡養骨髓,所以如果骨髓得不到腎氣的濡養,肌肉就不能貼附於骨骼了。骨肉不能相結,肌肉就會軟縮;肌肉軟縮,牙齒就顯得長而枯燥,頭髮沒有光澤;頭髮沒有光澤,就是骨已先死的徵象。所以,腎病、骨病一般戊日危篤,己日死亡,因為腎在五行屬水,戊己屬土,土能勝水。

  足厥陰肝經的脈氣竭絕,就會使筋拘急痙攣。因為足厥陰經是屬於肝臟的脈,肝臟外合於筋,而各經筋又聚于陰器,向上聯繫到舌根,所以,如果肝臟不能營養於筋,就會出現筋縮攣急;筋縮攣急,就會牽引舌卷與睾丸上縮。舌卷與睾丸上縮,就是筋已先死的徵象。所以,肝病一般危篤於庚日,死亡于辛日,因為肝在五行屬木,庚辛屬金,金能勝木。

  如果五臟陰經脈氣全都竭絕,就會出現目系轉動,目系轉動就會覺得眼暈。眼暈就是五志先死的徵象。五志既已先絕,那形體一天半就必然死亡了。如果六腑陽經的脈氣全都竭絕,就會出現陰陽分離。陰陽分離,則腠理不固,精氣外泄,絕汗必然流出。凡出現這種情況的,必是朝發夕死,夕發朝死。

  ***[1]足太陰過於外踝之上:張介賓認為"足太陰"應為"手太陰","踝"與"髁"通,本注釋從張氏之說。

  ***[1]足太陰過於外踝之上:歷代對此見解不同,茲列出如下:

  ***馬蒔認為:其意是指其通常可以見到的,只有足太陰脾經的經脈經過於足部外踝上方的那一部分;

  ***張介賓則認為:"足太陰"應當改作"手太陰",此句的意思應該是指其通常可以見到的,只有手太陰肺經的經脈經過於手外髁骨之上的那一部分。因下文中有"經脈者,常不可見也,其虛實也,以氣口知之"等句,從側面證明了在經脈之中只有手太陰肺經的經脈是可以在體表被診察到的,所以在馬、張兩人的注釋中,以張氏的見解較為合理。此外,"踝"字也並非都是指腳踝的意思,如前文中在介紹手太陽小腸經的循行路線時,就有"出踝中"之句,而這裡的踝字就是指手腕後方尺側部隆起的骨頭,而非腳踝,其意與"髁"相通。所以,本注釋從張氏之說。

  ***[2]平:在此作"滿盛"解。

  ***[3]絕道:就是"別道"的意思,也就是指與經脈循行路徑不同的循行道路。


  十二經脈,都隱伏在體內而行於分肉之間,很深,在體表看不到。所能看到的,只是足太陰睥經在經過內踝時無所隱蔽的緣故。諸脈在淺表而常可見到的,都是絡脈。在手足六經絡脈中,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的大絡,分別起於五指之間,上合於肘中。飲酒的人,其酒氣隨衛氣行於皮膚,先充於絡脈,使絡脈滿盛。這樣,衛氣均平,營氣滿盛,經脈也就大盛了。人的經脈猝然充盛,都是邪氣侵襲於內,留在經脈本末裡,聚集不動,可以化熱。如果浮絡不堅實,就是有病邪侵入,經氣虛空,不與一般無邪之脈相同,由此即可知道哪條經脈發生了病變。

  雷公問:怎樣才能知道經脈與絡脈的不同呢?

  黃帝說:經脈在一般情況下是看不到的。它的虛實情況,可從氣口切脈診察瞭解到。那些浮現在外可以看到的脈都是絡脈。

  雷公說:我還是不明白。

  黃帝說:所有絡脈,都不能經過大關節之間,而行於經脈所不到之處,出入流注,再結合皮部的浮絡,共同會合而顯現於外。所以在刺諸絡脈時,一定要刺在它聚結的地方。病重的,雖然皮有淤血聚結,也應急刺,以瀉其病邪,而放出淤血,如果淤血留在了裡面,就能成為痹症。

  大凡診視絡脈的病變,如果脈色青,就是有寒邪鬱積並有疼痛;

  如果脈色赤,就是有熱。

  胃裡有寒,手魚部的絡脈多呈青色;

  胃裡有熱,魚際的絡脈則呈現赤色。

  魚際的絡脈如呈黑色,就是邪留日久的痹病。

  如果有赤有黑又有青色的,是寒熱錯雜的病變。

  如果色青而短,為氣弱的徵象。

  凡是針刺胃中寒熱的病變,都是多刺血絡,一定要隔日一刺,淤血瀉完即止針,然後再察明病症的虛實,

  如絡脈色青而短的,是氣少,過用瀉法就會使患者心中煩亂,甚至跌倒,不能說話。如出現這種心煩的情況,要趕快扶起靜坐,以防跌倒。

  ***[1]手太陰之別,名日列缺:每經之絡脈,都以其從正經分出之處的腧穴的名字來命名。

  ***[2]分間:就是指分肉之間。

  ***[3]手銳:即指手的銳骨部,也就是指手掌後方之小指側的高骨。

  ***[4]欠㰦:欠:就是呵欠;㰦,音去,是形容張口的樣子。欠㰦,就是形容呵欠時張口伸腰的樣子。

  ***[5]去腕半寸:列缺穴在手掌後方距離腕關節一寸五分的地方,因此原文中之"去腕半寸"當為"去腕寸半"之誤。


  手太陰肺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列缺。起於腕上分肉之間,與手太陰經脈並行,直入掌中,散佈於魚際。本絡脈如發生病變,屬實的,銳骨和手掌會發熱;屬虛的,就會張口哈欠,小便不禁或頻數。治療時,應取腕後一寸半的列缺穴。本絡即從此別走手陽明大腸經。

  ***[1]去腕一寸半:通裡穴在手掌後方距離腕關節一寸的地方,因此原文中之"去腕一寸半"當為"去腕一寸"之誤。

  ***[2]支膈:就是指胸膈問支撐做脹以致感覺不舒暢的病證。


  手少陰心經的別出絡脈,名叫通裡,起於腕後內側一寸陷中,別出.上行,循著本經經脈入於咽中,系於舌根,聯於目系。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就會使心膈間支撐不舒;屬虛的,就會不能說話。治療時,應取腕後一寸的通裡穴。本絡由此別走手太陽小腸經。

  ***[1]絡脈內關也應該像其他絡脈一樣,走向與其正經(手厥陰心包絡經)相表裡的經脈(手少陽三焦經)。但本段末尾與前段不同,並無"別走少陽"之句,恐有脫漏。

  ***[2]又本段原文中之"頭強"兩字,《甲乙經》做"煩心",有待進一步考證。


  手厥陰心包絡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內關,在腕後內側二寸處,別出於兩筋中間,循本經上行,系於心包絡。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於心系的實症,就會心痛;屬於虛症,就會心煩。在治療時應取腕上二寸兩筋中間的內關穴。

  ***[1]肬(虛則生肬):音油,通"疣"字,即指贅肉。

  ***[2]痂疥:是古代的一種皮膚病。


  手太陽小腸經的別出絡脈,名叫支正,起於腕上五寸,向內注于手少陰心經;其別出的,上走肘部,再上行絡於肩髃。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於實的,就會筋力鬆弛,肘部拘攣;屬於虛的,就會出現贅疣,小的就像指間痂疥那樣。治療時,應取本經別出的支正穴。

  ***[1]曲頰(上曲頰傷齒):即指下頜後方之下頜骨的彎曲處,在耳垂的下方。因其形狀屈曲,故名。

  ***[2]宗脈:即指聚結於耳中的經脈。

  ***[3]痺隔:痹,就是閉塞不通的意思。痹隔,就是胸膈間閉塞不通的意思。


  手陽明大腸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偏歷。在腕上三寸處,別出走入手太陰經;它的別出之脈,上行於臂,乘肩髃,上曲頰,偏絡於齒根;另一別出之脈,入耳中,與手太陽、手少陽、足少陽、足陽明四脈會合。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會出現齲齒、耳聾;屬虛的,會出現牙齒發冷,膈間閉塞。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偏歷穴。

  手少陽三焦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外關,在腕後二寸處,向外繞行於臂部,注入胸中,與心包絡經相合。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會出現肘節拘攣;屬虛的,會出現肘節弛緩不收。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外關穴。

  ***[1]痿躄(虛則痿躄):痿蹙,就是指一種以下肢痿軟無力,以致不能行走為特徵的病證。(痿:就是痿軟無力;蹙,音畢,就是足不能行)


  足太陽膀胱經的別出絡脈,名叫飛揚。在足外踝上七寸處,別走足少陰腎經的經絡。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會出現鼻塞不通,頭背部疼痛;屬虛的,會出現鼻流清涕或鼻出血。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飛揚穴。

  足少陽膽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光明。在外踝上五寸,別走足厥陰肝經的經絡,並經下行繞絡於足背。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會出現厥逆;屬虛的,會難以行走,坐不能起。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光明穴。

  ***[1]瘁瘖:就是突然失音,不能言語的意思。(馬蒔認為"瘁"字應該作"猝"字解,也就是突然的意思。)

  ***[2]巔(實則狂巔):同"癲"字。


  足陽明胃經的別出絡脈,名叫豐隆。在外踝上八寸,別走足太陰脾經的經絡;它的別出之脈,沿著脛骨外緣,上行絡于頭部,會合諸經之氣於缺盆中,向下絡於喉咽。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氣向上逆,會出現喉中腫閉和突然音啞。屬實的,就會癲狂;屬虛的,就會足緩不收,脛部肌肉枯萎。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豐隆穴。

  ***[1]霍亂:病名。其發作時上吐下瀉,揮霍繚亂,故名霍亂。

  ***[2]鼓脹:就是腹脹如鼓的意思。


  足太陰脾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公孫。在足大趾本節後一寸處,別走足陽明胃經的經絡;它的別行之脈,上行入腹絡於腸胃。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厥氣上逆至於腸胃,必然發生霍亂。屬實的,會出現腹中痛如刀切;屬虛的,會出現腹脹如鼓。治療時,應取本經別出的公孫穴。

  ***[1]閉癃:閉,就是指大便閉結;癃,就是指小便不通。


  足少陰腎經的別出絡脈,名叫大鐘。在足內踝後繞足跟,別走入於足太陽膀胱經的經絡;它的別出絡脈,與本經並行,上走於心包之下,再下行貫通腰脊。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就會出現氣逆煩悶,屬實的,會小便不通;屬虛的,會腰痛。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大鐘穴。

  足厥陰肝經的別出絡脈,名叫蠡溝。在內踝上五寸處,別走足少陽膽經的經絡;它的別行經脈,沿本經上至睾丸,歸於陰莖。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邪氣上逆,就會出現睾丸腫大並突發疝氣暴痛;屬實的,陰莖挺直而長;屬虛的,陰部奇癢。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蠡溝穴。

  ***[1]尾翳:乃是鳩尾穴的別名。


  任脈的別出絡脈,名叫尾翳,由此別出下行,散於腹部。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腹皮痛,屬虛的穀道搔癢。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尾翳穴。

  ***[1]挾脊之有過者:就是指夾行於脊柱兩側部位的絡脈發生病變而引起的病證。(過:在此就是發生病變的意思。)


  督脈的別出絡脈,名叫長強,挾脊上行至項,散於頭上,向下行於肩胛左右,別走足太陰膀胱經的經絡,入貫於脊柱兩旁。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脊柱強直,不能俯仰;屬虛的,頭部沉重。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長強穴。

  [1]淵腋:穴位名。其穴在腋下三寸處,屬於足少陽膽經。因為大包穴在腋下六寸處,正好位於淵腋穴下方三寸的地方,所以就用"淵腋下三寸"來作為尋取大包穴的標準。


  脾之大絡,名叫大包,從淵腋下三寸別出而散佈於胸脅。

  如本絡脈發生病變,屬實的,全身都感覺疼痛;屬虛的,全身關節弛緩無力。這支絡脈能包羅諸絡脈之血。治療時,可取本經別出的大包穴。

  ***[1]十五絡脈的說法有二:

  ***其一是本篇中所提出的:由十二經各自所屬的一條絡脈,加上任督二脈所屬的兩條絡脈,再加上脾之大絡,而構成的十五絡脈;

  ***其二是《難經》中所提出的:由十二經各自所屬的一條絡脈,加上陰蹺、陽蹺二脈,再加上脾之大絡,而構成的十五絡脈。

  ***它們各自的理論依據是《靈樞經》認為督脈能夠統絡各條陽經,而任脈能夠統絡各條陰經,故以此二經的絡脈作為十二經絡脈之陰陽的綱領,而將其歸人十五絡脈之中;《難經》認為陽蹺脈為太陽經之別絡,而太陽經又為諸條陽經中主持陽氣的經脈;陰蹺脈為少陰經之別絡,而少陰經又為諸條陰經中主持陰氣的經脈,故以此二脈作為十二經絡脈之陰陽的綱領,而將其歸人十五絡脈之中。實則任督二脈為人身陰陽之根本,故當以《靈樞經》的說法為佳。至於《素問•平人氣象論》中所說的"胃之大絡,名日虛裡",指的是在十五絡脈之外的,所提出的第十六條絡脈。因其並未出現在本篇之中,所以人們在習慣上仍說"十五絡脈"


  以上這十五絡脈,邪氣盛實則血液充滿脈中明顯易見,正氣虛則絡脈必陷下而看不見,應當上下仔細尋求,由於每人的經脈不同,絡脈也一定有所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