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八十一•解精微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在明堂,雷公請曰:臣授業傳之,行教以經論,從容形法,陰陽刺灸,湯藥所滋,行治有賢不肖,未必能十全。若先言悲哀喜怒,燥濕寒暑,陰陽婦女,請問其所以然者,卑賤富貴,人之形體所從,群下通使,臨事以適道術,謹聞命矣。請問有毚愚仆漏之問,不在經者,欲聞其狀。

  帝曰:大矣。公請問:哭泣而淚不出者,若出而少涕,其故何也。

  帝曰:在經有也。復問:不知水所從生,涕所從出也。

  帝曰:若問此者,無益於治也,工之所知,道之所生也。

  夫心者,五藏之專精也,目者,其竅也,華色者,其榮也,是以人有德也,則氣和於目,有亡,憂知於色。是以悲哀則泣下,泣下水所由生。水宗者,積水也,積水者,至陰也,至陰者,腎之精也。宗精之水,所以不出者,是精持之也。輔之裹之,故水不行也。夫水之精為志,火之精為神,水火相感,神志俱悲,是以目之水生也。

  故諺言曰:心悲名曰志悲,志與心精,共湊於目也。是以俱悲則神氣傳於心,精上不傳於志,而志獨悲,故泣出也。

  泣涕者,腦也,腦者,陰也,髓者,骨之充也,故腦滲為涕。志者,骨之主也,是以水流而涕從之者,其行類也。夫涕之與泣者,譬如人之兄弟,急則俱死,生則俱生,其志以早悲,是以涕泣俱出而橫行也。夫人涕泣俱出而相從者,所屬之類也。

  雷公曰:大矣!請問人哭泣而淚不出者,若出而少涕,不從之何也?

  帝曰:夫泣不出者,哭不悲也;不泣者,神不慈也。神不慈則志不悲,陰陽相持,泣安能獨來?夫志悲者惋,惋則沖陰,沖陰則志去目,志去則神不守精,精神去目,涕泣出也。且子獨不誦不念夫經言乎?厥則目無所見,夫人厥則陽氣并於上,陰氣并於下。陽并於上則火燭光也,陰并於下則足寒,足寒則脹也。夫一水不勝五火,故目眥盲。是以衝風,泣下而不止。夫風之中目也,陽氣內守於精,是火氣燔目,故見風則泣下也。有以比之,夫火疾風生,乃能雨,此之類也。


【翻譯】

  黃帝在明堂裡,雷公請問說:我接受了您傳給我的醫道,再教給我的學生,教的內容是經典所論,從容形法,陰陽刺灸,湯藥所滋。然而他們在臨症上,因有賢愚之別,所以未必能十全。至於教的方法,是先告訴他們悲哀喜怒,燥濕寒暑,陰陽婦女等方面的問題,再叫他們回答所以然的道理,並向他們講述賤富貴及人之形體的適從等,使他們通曉這些理論,再通過臨症適當地運用,這些起在過去我已經聽您講過了。現在我還有一些很愚陋的問題,在經典中找不到,要請您解釋。

  黃帝道:你鑽研的問題真實深而大啊!

  雷公請問:有哭泣而淚涕皆出,或淚出而很少有鼻涕的,這是什麼道理?

  黃帝說:在醫經中有記載。

  雷公又問:眼淚是怎樣產生的?鼻涕是從哪裡來的?

  黃帝道:你問這些問題,對治療上沒有多大幫助,但也是醫生應該知道的,因為他是醫學中的基本知識。

  心為五臟之專精,兩目是它的外竅,光華色澤是它的外榮。所以一個人在心裡有得意的事,則神氣和悅於兩目;假如心有所失意,則表現憂愁之色。因此悲哀就會哭泣,泣下的淚水所產生的。水的來源,是體內積聚的水液;積聚的水液,是至陰;所謂至陰,就是腎藏之精。來源於腎精的水液,平時所以不出,是受著精的約制,是神,水火相互交感,神志俱悲,因而淚水就出來了。所以俗語說:心悲叫做志悲,因為腎志與心精,同時上湊於目,所以心腎俱悲,則神氣傳於心精,而不傳於腎志,腎志獨悲,水失去了精的約制,故而淚水就出來了。哭泣而涕出的,其故在腦,腦屬陰,賄充于骨並且藏於腦,而鼻竅通於腦,所以腦髓滲漏而成涕。腎志是骨之主,所以淚水出而鼻涕也隨之而出,是因為鼻涕淚是同類的關係。涕之與淚,譬如兄弟,危急則同死,安樂則共存,腎志先悲而腦髓隨之,所以涕隨泣出而涕淚橫流。涕淚所以俱出而相隨,是由於涕淚同屬水類的緣故。

  雷公說:你講的道理真博大!請問有人哭泣而眼淚不出的,或雖出而量少,且涕不隨出的,這是什麼道理?

  黃帝道:哭而沒有眼淚,是內心上並不悲傷。不出眼淚,是心神沒有被感動;神不感動,則志亦不悲,心神與腎志相持而不能相互交感,眼淚怎麼能出來呢?大凡志悲就會有淒慘之意。淒慘之意衝動於腦,則腎志去目淒;腎志去目,則神不守精;精和神都離開了眼睛,眼淚和鼻涕才能出來。你難道沒有讀過或沒有想到醫經上所說的話嗎?厥則眼睛一無所見。當一個人在厥的時候,陽氣並走于上部,陰氣並走於下部,陽並於上,則上部亢熱,陰並與下則足冷,足冷則發脹。因為一水不勝五火,所以眼目就看不見了。所以迎風就會流淚不止的,因風邪中於目而流淚,是由於陽氣內守於精,也就是火氣燔目的關係,所以遇到風吹就會流淚了。舉一個比喻來說:火熱之氣熾甚而風生,風生而有雨,與這個情況是相類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