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八十•方盛衰論•無壓力閱讀版


  雷公請問氣之多少,何者為逆,何者為從。

  黃帝答曰:陽從左,陰從右,老從上,少從下,是以春夏歸陽為生,歸秋冬為死,反之,則歸秋冬為生,是以氣多少,逆皆為厥。

  問曰:有餘者厥耶。

  答曰:一上不下,寒厥到膝,少者秋冬死,老者秋冬生。

  氣上不下,頭痛巔疾,求陽不得,求陰不審,五部隔無徵,若居曠野,若伏空室,緜緜乎屬不滿日。

  是以少氣之厥,令人妄夢其極至迷。

  三陽絕,三陰微,是為少氣。

  是以肺氣虛,則使人夢見白物,見人斬血藉藉,得其時則夢見兵戰。

  腎氣虛,則使人夢見舟船溺人,得其時,則夢伏水中若有畏恐。

  肝氣虛,則夢見菌香生草,得其時,則夢伏樹下不敢起。

  心氣虛,則夢救火陽物,得其時,則夢燔灼。

  脾氣虛,則夢飲食不足,得其時,則夢築垣蓋屋。

  此皆五藏氣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合之五診,調之陰陽,以在經脈。

  診有十度,度人脈度,藏度,肉度,筋度,俞度。

  陰陽氣盡,人病自具。

  脈動無常,散陰頗陽,脈脫不具,診無常行,診必上下,度民君卿,受師不卒,使術不明,不察逆從,是為妄行,持雌失雄,棄陰附陽,不知并合,診故不明,傳之後世,反論自章。

  至陰虛,天氣絕,至陽盛,地氣不足。

  陰陽並交,至人之所行。

  陰陽並交者,陽氣先至,陰氣後至。

  是以聖人持診之道,先後陰陽而持之,奇恒之勢乃六十首,診合微之事,追陰陽之變,章五中之情,其中之論,取虛實之要,定五度之事,知此乃足以診。

  是以切陰不得陽,診消亡,得陽不得陰,守學不湛,知左不知右,知右不知左,知上不知下,知先不知後,故治不久。

  知醜知善,知病知不病,知高知下,知坐知起,知行知止,用之有紀,診道乃具,萬世不殆。

  起所有餘,知所不足。

  度事上下,脈事因格。

  是以形弱氣虛,死。

  形氣有餘脈氣不足,死。

  脈氣有餘形氣不足,生。

  是以診有大方,坐起有常,出入有行,以轉神明,必清必淨,上觀下觀,司八正邪,別五中部,按脈動靜,循尺滑濇,寒溫之意,視其大小,合之病能,逆從以得,復知病名,診可十全,不失人情,故診之或視息視意,故不失條理,道甚明察,故能長久。

  不知此道,失經絕理,亡言妄期,此謂失道。


【翻譯】

  ***[1]篇名方盛衰論:本篇說明要順應人體陰陽氣的盛衰逆從變化,而醫者更要採用多種角度的診斷方式(十度),多方面的來推敲患者的陰陽氣的盛衰變化,才能診可十全,診道乃具,萬世不殆,才不會亡言妄期,此謂失道。本篇特別強調醫者要觀察人體陰陽氣在上下左右、年老年幼、春夏秋冬的不同盛衰逆從趨勢,故篇名取名為方盛衰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從年老年少、四時季節等方面討論了人體陰陽之氣的盛衰、逆從。

  二、依據五行理論,闡述了五臟氣虛產生的夢境。

  三、從診有“十度”談到診斷必須全面掌握病情,綜合分析。


  雷公請問道:氣的盛衰,哪一種是逆?哪一種是順?

  黃帝回答道:陽氣主升,其氣從左而右;陰氣主降,其氣從右。而左老年之氣先衰於下;少年之氣先盛於下,其氣從下而上。

  因此春夏之病,見陽證陽脈,一陽歸陽,則為順為生,若見陰證陰脈,如秋冬之令,則為逆為死。

  反過來說,秋冬之病見陰證陰脈,以陰歸陰,則為順為生。

  所以不論氣盛或氣衰,逆則都成為厥。

  雷公又問:氣有餘也能成為厥嗎?

  黃帝答道:陽氣一上而不下,陰陽兩氣不相順接,則足部厥冷至膝,少年在秋冬見病則死,而老年在秋冬見病卻可生。

  陽氣上而不下,,則上實下虛,為頭痛癲頂疾患,這種厥病,謂其屬陽,本非陽盛,謂其屬陰,則又非陰盛,五臟之氣隔絕,沒有顯著徵象可,好象置身於曠野,負居於空窒,無所見聞,而病勢綿綿一息,視其生命,一不滿一天了。

  ***[1]藉藉:雜亂眾多的意思。


  所以,氣虛的厥,使人夢多荒誕;厥逆盛極,則夢多離奇迷亂。

  三陽之脈懸絕,三陰之脈細微,就是所謂少氣之侯。

  肺氣虛則夢見悲慘的事物,或夢見人被殺流血,屍體狼籍,當金旺之時,則夢見戰爭。

  肺氣虛則夢見悲慘的事物,或夢見人被殺流血,屍體狼籍,當金旺之時,則夢見戰爭。

  腎氣虛則夢見舟船淹死人,當水旺之時,則夢見大火燔灼。

  脾氣虛則夢飲食不足,得其土旺之時,則夢見作恒蓋屋。

  這些都是五臟氣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所致。

  當參合五臟見證,調其陰陽,其內容已在《經脈》篇中論述過了。

  ***[1]十度:十度,有兩種解釋,一直是指五度:脈度、臟度、肉度、筋度、俞度各有二。另外一種是十度:包括脈度、臟度、肉度、筋度、俞度、度上下、度陰陽氣、度君、度民、度卿。(度:衡量也,透過診斷知道部位)


  診法有十度,就是衡量人的脈度、臟度、肉度、筋度、俞度、揆度它的陰陽虛實,對病情就可以得到全面瞭解。

  脈息之動本無常體,或則出現陰陽散亂而有偏頗,或則脈象搏動不明顯,所以診察時也就沒有固定的常規。

  診病時必須知道病人身份上下,是平民還是君卿。

  如果對老師的傳授不能全部接受,醫術不高明,不僅不能辨別逆從,而且會使診治帶有盲目性和片面性,看到了一面,看不到另一面,抓住了一點,放棄了另一點,不知道結合全面情況,加以綜合分析,所以診斷就不能明確,如以這種診斷方法授給後人的話,在實際工作中自會明顯地暴露出它的錯誤。

  ***[1]《奇恒之勢》六十首:《奇恒之勢》是那個年代的醫書,現已經失傳。本處乃是參考《奇恒之勢》的六十首診斷方法。

  ***[2]合微之事:就是把各種診察所得到的細微的臨床資料結合起來。

  ***[3]出入有行:指一舉一動必須保持醫生的品德。

  ***[4]司八正邪:司,是候查的意思;八正,指八節;邪,是不正之氣。


  至陰虛,則天之陽氣離絕;至陽盛,則地之陰氣不足。

  能使陰陽互濟交通,這是有修養的醫生的能事。

  陰陽之氣互濟交通,是陽氣先至,陰氣後至。

  所以,高明的醫生診病,是掌握陰陽先後的規律,根據奇恒之勢六十首辯明正常和異常,把各種診察所得的點滴細微的臨床資料綜合起來,追尋陰陽的變化了,瞭解五臟的病情,作出中肯的結論,並根據虛實綱要及十度來加以判斷,知道了這些,方可以診病。

  所以切其陰而不能瞭解其陽,這種診法是不能行於世上的;切其陽而不能瞭解其陰,其所學的技術也是不高明的。

  知左而不知其右,知右而不知其左,知上而不知其下,知先而不知其後,他的醫道就不會長久。

  要知道不好的,也要知道好的;要知道有病的,也要知道無病的;既知道高,亦知道下,既知道坐,也要知道起;既知道行,也要知道止。

  能做到這樣有條不紊,反復推求,診斷的步驟,才算全備,也才能永遠不出差錯。

  疾病的初期,見到邪氣有餘,就應考慮其正氣不足,因虛而受邪;檢查病者的上下各部,脈證參合,以窮究其病理。

  例如形弱氣虛的;主死;形氣有餘的,脈氣不足的,亦死;脈氣有餘,形氣不足的,主生。

  所以,診病有一定的大法,醫生應該注意起坐有常,一舉一動,保持很好的品德;思維敏捷,頭腦清靜,上下觀察,分別四時八節之邪,辨別邪氣中于五臟的何部;觸按其脈息的動靜,探切尺部皮膚滑澀寒溫的概況;視其大小便的變化,與病狀相參合,從而知道是逆是順,同時也知道了病名,這樣診察疾病,可以十不失一,也不會違背人情。

  所以診病之時,或視其呼吸,或看其神情,都能不失於條理,技術高明,能保持永久不出差錯;假如不知道這些,違反了原則真理,亂談病情,妄下結論,這是不符合治病救人的醫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