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七十九•陰陽類論•無壓力閱讀版


  孟春始至,黃帝燕坐,臨觀八極,正八風之氣,而問雷公曰:陰陽之類,經脈之道,五中所主,何藏最貴。

  雷公對曰:春,甲乙青,中主肝,治七十二日,是脈之主時,臣以其藏最貴。

  帝曰:卻念上下經陰陽從容,子所言貴,最其下也。雷公致齋七日,旦復侍坐。

  帝曰:三陽為經,二陽為維,一陽為游部,此知五藏終始。三陽為表,二陰為裏,一陰至絕作朔晦,卻具合以正其理。

  雷公曰:受業未能明。

  帝曰:所謂三陽者,太陽為經,三陽脈至手太陰,弦浮而不沈,決以度,察以心,合之陰陽之論。

  所謂二陽者,陽明也,至手太陰,弦而沈急不鼓,炅至以病皆死。

  一陽者,少陽也,至手太陰,上連人迎弦急懸不絕,此少陽之病也,專陰則死。

  三陰者,六經之所主也,交於太陰,伏鼓不浮,上空志心。

  二陰至肺,其氣歸膀胱,外連脾胃。

  一陰獨至,經絕氣浮不鼓,釣而滑。

  此六脈者,乍陰乍陽,交屬相并,繆通五藏,合於陰陽,先至為主,後至為客。

  雷公曰:臣悉盡意,受傳經脈,頌得從容之道,以合從容,不知陰陽,不知雌雄。

  帝曰:三陽為父,二陽為衛,一陽為紀。

  三陰為母,二陰為雌,一陰為獨使。

  二陽一陰,陽明主病,不勝一陰,耎而動,九竅皆沈。

  三陽一陰,太陽脈勝,一陰不能止,內亂五藏,外為驚駭。

  二陰二陽,病在肺,少陰脈沈,勝肺傷脾,外傷四支。

  二陰二陽皆交至,病在腎,罵詈妄行,巔疾為狂。

  二陰一陽,病出於腎,陰氣客遊於心,脘下空竅,堤閉塞不通,四支別離。

  一陰一陽代絕,此陰氣至心,上下無常,出入不知,喉咽乾燥,病在土脾。

  二陽三陰,至陰皆在,陰不過陽,陽氣不能止陰,陰陽並絕,浮為血瘕,沈為膿胕。

  陰陽皆壯,下至陰陽,上合昭昭,下合冥冥,診決死生之期,遂合歲首。

  雷公曰:請問短期。黃帝不應。雷公復問。

  黃帝曰:在經論中。

  雷公曰:請聞短期。

  黃帝曰:冬三月之病,病合於陽者,至春正月脈有死徵,皆歸出春。

  冬三月之病,在理已盡,草與柳葉皆殺,春陰陽皆絕,期在孟春。

  春三月之病,曰陽殺,陰陽皆絕,期在草乾。

  夏三月之病,至陰不過十日,陰陽交,期在溓水。

  秋三月之病,三陽俱起,不治自已。

  陰陽交合者,立不能坐,坐不能起。三陽獨至,期在石水。二陰獨至,期在盛水。


【翻譯】

  ***[1]篇名陰陽類論:本篇乃是黃帝依據《上、下經》陰陽比例分析的理論來體會來從容論道,說明三陰三陽經的功用,以及其相互間的關係和病狀、脈象。本篇所論及的陰陽類,乃是說明陰陽類聚合而交集的內容。一開始討論六經三陽三陰經的陰陽特性,其次說明三陽三陰的交合,最後說明根據三陰三陽經與四時陰陽來推測短期(死亡日期),這些都是六經的陰陽類屬性探討。因為本篇所說的六經陰陽類與雌雄性,自為一類,是他篇所沒有論及的,所以本篇篇名取名為陰陽類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討論了三陰三陽的含義和功用,以及其相互間的關係和病狀、脈象等。

  二、論述了疾病的預後與四時陰陽的關係。

  ***[3]孟春始至:孟春,即農曆正月;孟春始至,指立春當日。

  ***[4]齋:古人在祭祀或者舉行典禮前整潔身心示莊重。

  ***[5]朔晦:朔,農曆每月初一;晦,農曆每月最後一日。

  ***[6]交屬相并:屬,聯合;並,會聚。指六經之脈交聯會聚於寸口。


  在立春的這一天,黃帝很安閒地坐者,觀看八方的遠景,侯察八風的方向,向雷公問道:按照陰陽的分析方法和經脈理論,配合五臟主時,你認為哪一臟最貴?

  雷公回答說:春季為一年之首,屬甲乙木,其色青,五臟中主肝,肝旺於春季七十二日,此時也是肝脈當令的時候,所以我認為肝臟最貴。

  黃帝道:我依據《上、下經》陰陽比例分析的理論來體會,你認為最貴的,卻是其中最賤下的。

  雷公齋戒了七天,早晨又侍坐於黃帝的一旁。

  黃帝道:三陽為經,二陽為維,一陽為遊部,懂得這些,可以知道五臟之氣運行的終始了。三陰為表,二陰為裡,一陰為陰氣之最終,是陽氣的開始,有如朔侮的交界,都符合於天地陰陽終始的道理。

  雷公說:我還沒有明白其中的意義。

  黃帝道:所謂“三陽”,是指太陽,其脈至於手太陰寸口,見弦浮不沉之象,應當根據常度來判斷,用心體察,並參合陰陽之論,以明好壞。

  所謂“二陽”,就是陽明,其脈至於手太陰寸口,見弦浮不沉之急,不鼓擊於指,火熱大至之時而由此病脈,大都有死亡的危險。

  “一陽”就是少陽,其脈至於手太陰寸口,上連人迎,見弦急懸而不絕,這是少陽經的病脈,如見有陰而無陽的真臟脈象,就要死亡。

  “三陰”為手太陰肺經,肺朝百脈,所以為六經之主,其氣交於太陰寸口,脈象沉浮鼓動而不浮,是太陰之氣陷下而不能升天,以致心志空虛。

  “二陰”是少陰,其脈至於肺,其氣歸於膀胱,外與脾胃相連。

  “一陰”是厥陰,其脈獨至於太陰寸口,經氣已絕,故脈氣浮而不鼓,脈象如鉤而滑。

  以上六種脈象,或陽臟見陰脈,或陰臟見陽脈,相互交錯,會聚於寸口,都和五臟相通,與陰陽之道相合。

  如出現此種脈象,凡先見於寸口的為主,後見於寸口的為客。

  ***[1]耎:通「軟」。ㄖㄨㄢˇ, ruǎn。柔弱、柔軟。


  雷公說:我已經完全懂得您的意思了,把您以前傳授給我的經脈道理,以及我自己從書本上讀到的從容之道,和今天您所講的從容之法相結合的話,我還不明白其中陰陽雌雄的意義。

  黃帝道:三陽如父親那樣高尊,二陽如外衛,一陽如樞紐;三陰如母親那樣善於養育,二陰如雌雄那樣內守,一陰如使者一般,能交通陰陽。

  二陽一陰是陽明主病,二陽不勝一陰,則陽明脈軟而動,九竅之氣沉滯不利。

  三陽一陰為病,則太陽脈勝,寒水之氣大盛,一陰肝氣不能制止寒水,故內亂五臟,外現驚駭。

  二陰二陽則病在肮,少陰脈沉,少陰之氣勝肺傷脾,在外傷及四肢。

  二陰與二陽交互為患,則土邪侮水,其病在腎,罵詈妄行,癲疾狂亂。

  二陰一陽,其病出於腎,陰氣上逆於心,並使脘下空竅如被堤壩阻隔一樣閉塞不通,四肢好象離開身體一樣不能為用。

  一陰一陽為病,其脈代絕,這是厥陰之氣上至於心發生的病變,或在上部,或在下部,而無定處,飲食無味,大便泄瀉無度,咽喉幹部,病在脾土。

  二陽三陰為病,包括至陰脾土在內,陰氣不能至於陽,陽氣不能達於陰,陰陽相互隔絕,陽浮於外則內成血瘕,陰沉于裡外成膿腫;若陰陽之氣都盛壯,而病變趨向於下,再男子則陽道生病,女子則陰器生病。上觀天道,下察地理,必以陰陽之理來決斷病者死生之期,同時還要參合一歲之中何氣為首。

  ***[1]溓水:在初冬結薄冰的時候。


  雷公說:請問疾病的死亡日期。黃帝沒有回答。雷公又問。

  黃帝道:在醫書上有說明。

  雷公又說:請問疾病的死亡日期。

  黃帝道:冬季三月的病,如病症脈象都屬陽盛,則春季正月見脈有死征,那麽到初春交夏,陽盛陰衰之時,便會有死亡的危險。冬季三月的病,根據地理,勢必將盡,草和柳葉都苦死了,如果到春天陰陽之氣都絕,那麽其死期就在正月。春季三月的病,名為“陽殺”。陰陽之氣都絕,死期在冬天草木苦幹之時。夏季三月的病,若不痊癒,到了至陰之時,那麼死期在至陰後不超過十日;若脈見陰陽交錯,則死期在初冬結薄冰之時。冬季三月的病,表現了手足三陽的脈證,不給治療也會自愈。若是陰陽叫錯和而為病,則立而不能坐,坐而不能起。若三陽脈獨至,則獨陽無陰,死期在冰結如石之時。三陰脈獨至,則獨陰無陽,死期在正月雨水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