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六十九•氣交變大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五運更治,上應天朞,陰陽往復,寒暑迎隨,真邪相薄,內外分離,六經波蕩,五氣傾移,太過不及,專勝兼并,願言其始,而有常名,可得聞乎。

  歧伯稽首再拜對曰:昭乎哉問也,是明道也。此上帝所貴,先師傳之,臣雖不敏,往聞其旨。

  帝曰:余聞得其人不教,是謂失道,傳非其人,慢泄天寶。余誠菲德,未足以受至道,然而眾子哀其不終,願夫子保於無窮,流於無極,余司其事則而行之,柰何。

  歧伯曰:請遂言之也。上經曰: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長久,此之謂也。

  帝曰:何謂也。

  歧伯曰:本氣,位也。位天者,天文也。位地者,地理也。通於人氣之變化者,人事也,故太過者先天,不及者後天,所謂治化而人應之也。

  帝曰:五運之化,太過何如。

  歧伯曰:歲木太過,風氣流行,脾土受邪。民病飱泄食減,體重煩冤,腸鳴腹支滿,上應歲星。甚則忽忽善怒,眩冒巔疾,化氣不政,生氣獨治,雲物飛動,草木不寧,甚而搖落,反脇痛而吐甚,衝陽絕者,死不治,上應太白星。

  歲火太過,炎暑流行,金肺受邪。民病瘧,少氣欬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耳聾,中熱肩背熱,上應熒惑星。甚則胸中痛脇支滿脇痛,膺背肩胛間痛,兩臂內痛,身熱骨痛,而為浸淫。收氣不行,長氣獨明,雨水霜寒,上應辰星。上臨少陰少陽,火燔焫,冰泉涸,物焦槁,病反譫妄狂越,欬喘息鳴,下甚血溢泄不已,太淵絕者,死不治,上應熒惑星。

  歲土太過,雨濕流行,腎水受邪。民病腹痛,清厥意不樂,體重煩冤,上應鎮星。甚則肌肉萎,足痿不收,行善瘈,腳下痛,飲發中滿食減,四支不舉。變生得位,藏氣伏,化氣獨治之,泉涌河衍,涸澤生魚,風雨大至,土崩潰,鱗見于陸,病腹滿溏泄腸鳴,反下甚而太谿絕者,死不治,上應歲星。

  歲金太過,燥氣流行,肝木受邪。民病兩脇下少腹痛,目赤痛眥瘍耳無所聞。肅殺而甚,則體重煩冤,胸痛引背,兩脇滿且痛引少腹,上應太白星。甚則喘欬逆氣,肩背痛,尻陰股膝髀腨䯒足皆病,上應熒惑星。收氣峻,生氣下,草木斂,蒼乾凋隕,病反暴痛,胠脇不可反側,欬逆甚而血溢,太衝絕者,死不治,上應太白星。

  歲水太過,寒氣流行,邪害心火。民病身熱煩心躁悸,陰厥上下中寒,譫妄心痛,寒氣早至,上應辰星。甚則腹大脛腫,喘欬寖汗出憎風,大雨至,埃霧朦鬱,上應鎮星。上臨太陽,雨冰雪霜不時降,濕氣變物,病反腹滿腸鳴溏泄,食不化,渴而妄冒,神門絕者,死不治,上應熒惑辰星。

  帝曰:善。其不及,何如。

  歧伯曰:悉乎哉問也。

  歲木不及,燥迺大行,生氣失應,草木晚榮,肅殺而甚,則剛木辟著,悉萎蒼乾,上應太白星,民病中清,胠脇痛少腹痛,腸鳴溏泄,涼雨時至,上應太白星,其穀蒼。

  上臨陽明,生氣失政,草木再榮,化氣迺急,上應太白鎮星,其主蒼早。

  復則炎暑流火,濕性燥,柔脆草木焦槁,下體再生,華實齊化,病寒熱瘡瘍疿胗癰痤,上應熒惑太白,其穀白堅。

  白露早降,收殺氣行,寒雨害物,蟲食甘黃,脾土受邪,赤氣後化,心氣晚治,上勝肺金,白氣迺屈,其穀不成,欬而鼽,上應熒惑太白星。


  歲火不及,寒乃大行,長政不用,物榮而下凝,慘而甚則陽氣不化,迺折榮美,上應辰星,民病胸中痛脇支滿兩脇痛,膺背肩胛間及兩臂內痛,鬱冒朦昧,心痛暴瘖,胸腹大脇,下與腰背相引而痛,甚則屈不能伸,髖髀如別,上應熒惑辰星,其穀丹。復則埃鬱大雨且至,黑氣迺辱,病鶩溏腹滿,食飲不下,寒中腸鳴,泄注腹痛,暴攣痿痺,足不任身,上應鎮星辰星,玄穀不成。

  歲土不及,風迺大行,化氣不令,草木茂榮,飄揚而甚,秀而不實,上應歲星,民病飱泄霍亂,體重腹痛,筋骨繇復,肌肉瞤酸,善怒,歲氣舉事,蟄蟲早附,咸病寒中,上應歲星鎮星,其穀黅。復則收政嚴峻,名木蒼凋,胸脇暴痛,下引少腹善大息,蟲食甘黃,氣客於脾,黅穀迺減,民食少失味,蒼穀迺損,上應太白歲星。上臨厥陰,流水不冰,蟄蟲來見,藏氣不用,白迺不復,上應歲星,民迺康。

  歲金不及,炎火迺行,生氣迺用,長氣專勝,庶物以茂,燥爍以行,上應熒惑星,民病肩背瞀重,鼽嚏血便注下,收氣迺後,上應太白星,其穀堅芒。復則寒雨暴至,迺零冰雹霜雪殺物,陰厥且格陽,反上行頭腦戶痛,延及囟頂發熱,上應辰星,丹穀不成,民病口瘡,甚則心痛。

  歲水不及,濕迺大行,長氣反用,其化迺速,暑雨數至,上應鎮星,民病腹滿身重,濡泄寒瘍流水,腰股痛發,膕腨股膝不便,煩冤足痿清厥,腳下痛,甚則跗腫,藏氣不政,腎氣不衡,上應辰星,其穀秬。上臨太陰,則大寒數舉,蟄蟲早藏,地積堅冰,陽光不治,民病寒疾於下,甚則腹滿浮腫,上應鎮星,其主黅穀。復則大風暴發,草偃木零,生長不鮮,面色時變,筋骨併辟,肉膶瘛,目視䀮䀮,物疎璺,肌肉胗發,氣并鬲中,痛於心腹,黃氣迺損,其穀不登,上應歲星。

  帝曰:善。願聞其時也。

  歧伯曰:悉哉問也。

  木不及,春有鳴條律暢之化,則秋有霧露清涼之政。春有慘凄殘賊之勝,則夏有炎暑燔爍之復。其眚東,其藏肝,其病內舍胠脇,外在關節。

  火不及,夏有炳明光顯之化,則冬有嚴肅霜寒之政。夏有慘淒凝冽之勝,則不時有埃昏大雨之復。其眚南,其藏心,其病內舍膺脇,外在經絡。

  土不及,四維有埃雲潤澤之化,則春有鳴條鼓拆之政。四維發振拉飄騰之變,則秋有肅殺霖霪之復。其眚四維,其藏脾,其病內舍心腹,外在肌肉四支。

  金不及,夏有光顯鬱蒸之令,則冬有嚴凝整肅之應。夏有炎爍燔燎之變,則秋有冰雹霜雪之復。其眚西,其藏肺,其病內舍膺脇肩背,外在皮毛。

  水不及,四維有湍潤埃雲之化,則不時有和風生發之應。四維發埃昏驟注之變,則不時有飄蕩振拉之復。其眚北,其藏腎,其病內舍腰脊骨髓,外在谿谷踹膝。

  夫五運之政,猶權衡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化者應之,變者復之,此生長化成收藏之理,氣之常也,失常則天地四塞矣。

  故曰:天地之動靜,神明為之紀,陰陽之往復,寒暑彰其兆,此之謂也。

  帝曰:夫子之言五氣之變,四時之應,可謂悉矣。夫氣之動亂,觸遇而作,發無常會,卒然災合,何以期之。

  歧伯曰:夫氣之動變,固不常在,而德化政令災變不同其候也。

  帝曰:何謂也。

  歧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其德敷和,其化生榮,其政舒啟,其令風,其變振發,其災散落。

  南方生熱,熱生火,其德彰顯,其化蕃茂,其政明曜,其令熱,其變銷爍,其災燔焫。中央生濕,濕生土,其德溽蒸,其化豈備,其政安靜,其令濕,其變驟注,其災霖潰。

  西方生燥,燥生金,其德清潔,其化緊斂,其政勁切,其令燥,其變肅殺,其災蒼隕。

  北方生寒,寒生水,其德淒滄,其化清謐,其政凝肅,其令寒,其變凓冽,其災冰雪霜雹。是以察其動也,有德有化,有政有令,有變有災,而物由之,而人應之也。

  帝曰:夫子之言歲候,不及其太過,而上應五星。今夫德化政令災眚變易,非常而有也,卒然而動,其亦為之變乎。

  歧伯曰:承天而行之,故無妄動,無不應也。卒然而動者,氣之交變也,其不應焉。故曰應常不應卒,此之謂也。

  帝曰:其應柰何。

  歧伯曰:各從其氣化也。

  帝曰:其行之徐疾逆順何如。

  歧伯曰:以道留久,逆守而小,是謂省下。以道而去,去而速來,曲而過之,是謂省遺過也。久留而環,或離或附,是謂議災與其德也。應近則小,應遠則大。芒而大倍常之一其化甚,大常之二其眚即也。小常之一其化減,小常之二是謂臨視,省下之過與其德也。德者福之,過者伐之。是以象之見也,高而遠則小,下而近則大,故大則喜怒邇,小則禍福遠。

  歲運太過,則運星北越,運氣相得,則各行以道。故歲運太過,畏星失色而兼其母,不及,則色兼其所不勝。肖者瞿瞿,莫知其妙,閔閔之當,孰者為良,妄行無徵,示畏侯王。

  帝曰:其災應何如。

  歧伯曰:亦各從其化也,故時至有盛衰,凌犯有逆順,留守有多少,形見有善惡,宿屬有勝負,徵應有吉凶矣。

  帝曰:其善惡,何謂也。

  歧伯曰:有喜有怒,有憂有喪,有澤有燥,此象之常也,必謹察之。

  帝曰:六者,高下異乎。

  歧伯曰:象見高下其應一也,故人亦應之。

  帝曰:善。其德化政令之動靜損益,皆何如。

  歧伯曰:夫德化政令災變,不能相加也。勝復盛衰,不能相多也。往來小大,不能相過也。用之升降,不能相無也。各從其動而復之耳。

  帝曰:其病生何如。

  歧伯曰:德化者氣之祥,政令者氣之章,變易者復之紀,災眚者傷之始,氣相勝者和,不相勝者病,重感於邪,則甚也。

  帝曰:善。所謂精光之論,大聖之業,宣明大道,通於無窮,究於無極也。余聞之,善言天者,必應於人,善言古者,必驗於今,善言氣者,必彰於物,善言應者,同天地之化,善言化言變者,通神明之理。非夫子,孰能言至道歟。迺擇良兆而藏之靈室,每旦讀之,命曰氣交變,非齊戒不敢發,慎傳也。


【翻譯】

  ***[1]篇名氣交變大論:本篇論述了五運在氣交過程中太過,不及的變化對自然界和人類的影響,故名為『氣交變大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五運在氣交過程中太過,不及的變化對自然界和人類的影響。

  二、說明五運之氣與四時的對應關係。

  三、說明可以透過五氣的變化來預測災害。

  四、說明五運與五星的對應。

  五、說明五運的變化會在星象上表現出來。

  六、說明五星的運轉與善惡,對疾病的影響。


  黃帝問道:五運交替,與在天之六氣相應,一週六步之內,陰陽往復,陽去陰來,寒一去暑亦就跟著來了,真氣與邪氣都爭,內外不得統一,六經的血氣動盪不安, 五臟的本氣相互傾紮而轉移,太過則一氣獨勝,不及則二氣相並,我要知道它起始的原理和一般的常規,是否能講給我聽?

  岐伯說:你問得很好!這是應該明白的道理,它一直是歷代帝王所注意的問題,也是歷代醫師傳授下來的,我的學問雖然很膚淺,但過去曾聽老師講過它的道理。

  黃帝道:我聽人家說,遇到適當的人而不教,就會使學術的相傳受影響,稱為“失道”;如傳授給不適當的人,是輕視學術,不負責任的表現。我雖然沒有很高的修養,不一定符合傳授學術的要求;但是群眾多疾病而夭亡,是應同情的。要求先生為了保全群眾多疾病的健康和學術的永遠流傳,只要先生講出來,我一定按照規矩來做,你看怎樣?

  岐伯說:讓我詳細地講給你聽吧!《上經》說::研究醫學之道的,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他學說才能保持長久。就是這個道理。

  黃帝又問,這是什麼意思?

  岐伯說:這是為了推求天、地、人三氣的位置啊。求天位的,是天文;求地位的,是地理;通曉人氣變化的,是人事。因而太過的氣先天時而至,不及的氣後天時而至,所以說,天地的運動有正常的變化,而人體的活動也隨之起著相應的變化。

  黃帝道:五運氣化太過怎樣?

  岐伯說:木運太過,則風氣流行,脾土受其侵害。人們多患消化不良的泄瀉,飲食減少,肢體沉重無力,煩悶抑鬱,腸中鳴響,肚腹脹滿,這是由於木氣太過的緣故。在天上應木星光明,顯示木氣過於亢盛的徵象。甚至會不時容易發怒,並出現頭昏眼花等頭部病症。這是土氣無權,木氣獨勝的現象,好象天上的雲在飛跑,地上的萬物迅速變動,草木動搖不定,甚至樹倒草偃。如病人的脅部疼痛,嘔吐不止。若沖陽脈絕,多死亡而無法治療。在天上應金星光明,這是顯示木勝則金氣制之。

  火運太過,則暑熱流行,肺受火邪。人們多患瘧疾,呼吸少氣,咳嗽氣喘,吐血衄血,二便下血,水瀉如注,咽喉乾燥,耳聾,胸中熱,肩背熱。在天上應火星光明,顯示火熱之氣過於亢盛的徵象。在人體甚至會有胸中疼痛,脅下脹滿,脅痛,胸背肩胛間等部位疼痛,兩臂內側疼痛,身熱膚痛,而發生浸淫瘡。這是金氣不振,火氣獨量的現象,火氣過旺就會有雨冰霜寒的變化,這是火熱之極,寒水來複的關係。在天上應水星光明,這是顯示火盛則水氣制之。如果遇到少陰或少陽司天的年份,火熱之氣更加亢盛,有如燃燒烤灼,以致水源乾涸,植物焦枯。人們發病,多見譫語妄動,發狂越常,咳嗽氣喘痰鳴,火氣甚於下部則血從二便下泄不止。若太淵脈絕,多死亡而無法治療。在天上應火星光明,這是火盛的表示。

  土運太過,則雨濕之氣流行,腎受邪濕。人們多病腹痛。四肢厥冷,情緒憂鬱,身體困重而煩悶,這是土氣太過所至。在天上應土星光明。甚至見肌肉枯萎,兩足痿弱不能行動,抽掣攣痛,土病則不能克制水,以致水飲之邪積於體內而生脹滿,飲食減少,四肢無力,不能舉動。若遇土旺之時,水氣無權,土氣獨旺,則濕令大行,因此泉水噴湧,喝水高漲,本來乾涸的池澤也會孽生魚類了,若木氣來複,風雨暴至,使堤岸崩潰,河水氾濫,陸地可出現魚類。人們就會病肚腹脹滿,大便溏泄,腸鳴,泄瀉不止。而太溪脈絕,多死亡無法治療。在天上應木星光明。

  金運太過,則燥氣流行,邪氣傷肝。人們多病兩脅之下及少腹疼痛,目赤而痛,眼梢潰爛,耳朵聽不到聲音。燥金之氣過於亢盛,就會身體重而煩悶,胸部疼痛並牽引及背部,兩脅脹滿,而痛勢下連少腹。在天上應金星光明。甚則發生喘息咳嗽,呼吸困難,肩背疼痛,尻、陰、股、膝、足等處都感疼痛的病症。在天上應火星光明。如金氣突然亢盛,水氣下降,在草木則生氣收斂,枝葉枯乾凋落。在人們的疾病多見脅肋急劇疼痛,不能翻身,咳嗽氣逆,甚至吐血衄血。若太沖脈絕,多死亡而無法治。在天上應金星光明。

  水運太過,則寒氣流行,邪氣損害心。人們多患發熱,心悸,煩躁,四肢逆冷,全身發冷,譫語妄動,心痛。寒氣非時早至,在天上應水星光明。水邪亢盛則有腹水,足脛浮腫,氣喘咳嗽,盜汗,怕風。土氣來複則大雨下降,塵土飛揚如露一樣的迷蒙鬱結,在天上應土星光明。如遇太陽寒水司天,則雨冰霜雪不時下降,濕氣大盛,物變其形。人們多患腹中脹滿,腸鳴便瀉,食不化,渴而妄冒。如神門脈絕,多死亡而無法治療。在天上應火星失明,水星光明。

  黃帝道:很好。五運不及怎樣?

  岐伯說:問得真詳細啊!

  木運不及,燥氣就會旺盛,生氣與時令不相適應,草木不能當時生榮。蕭殺之氣亢盛,使勁硬的木受刑而碎裂如辟,本來柔嫩蒼翠的枝葉邊為萎弱乾枯,在天上應金星光明。

  人們多患氣虛寒,胠脅部疼痛,少腹痛,腹中鳴響,大便溏泄。在氣候方面是冷雨不時下降,在天上應金星光明,在五穀是青色的穀不能成熟。

  如遇陽明司天,金氣抑木,木氣失卻了應有的生氣,草木在夏秋再變繁榮,所以開花結實的過程非常急促,很早就凋謝,在天上應金、土二星光明。

  金氣抑木,木起反映而生火,於是就會炎熱如火,濕潤的便為乾燥,柔嫩的變為乾枯焦槁,枝葉從根部重新生長,開花結實並見。在人體則炎熱之氣郁於皮毛,多病寒熱、瘡瘍、疿疹、癰痤。在天上應金、火二星,在五穀則外強中乾,秀而不實。白霜提早下降,秋收肅殺之氣流行,寒雨非時,損害萬物,味甘色黃之物多生蟲蛀,所以稻穀沒有收穫。在人則脾土先受其邪,火氣後起,所以心氣亦繼之亢盛,火氣克金,金氣乃得抑制,所以其穀物不能成熟,在疾病是咳嗽鼻塞。在天上應金星與火星。


  火運不及,寒氣就旺盛,夏天生長之氣不能發揮作用,萬物就缺乏向上茂盛的力量。陰寒凝滯之氣過盛,則陽氣不能生化,繁榮美麗的生機就受到摧折,在天上應水星光明。人們的疾病是胸中疼痛,解部脹滿,兩脅疼痛,上胸部、背部、肩胛之間及兩臂內側都感疼痛,抑鬱眩暈,頭目不清,心痛,突然失音,胸腹腫大,脅下與腰背相互牽引而痛,甚則四肢踡屈不能伸展,髖骨於大腿之間不能活動自如。在天上應火星失明、水星光明,赤色的穀類不能成熟。火被水抑,火起反映則生土氣來複,於是埃塵郁冒,大雨傾盆,水氣受到抑制,故病見大便時時溏泄,腹中脹滿,飲食不下,腹中寒冷鳴響,大便泄瀉如注,腹中疼痛,兩足急劇拘攣、萎縮麻木、不能行走。在天上應土星光明、水星失明。黑色之穀不能成熟。

  土運不及,風氣因而流行,土氣失卻生化之能力,風氣旺盛,則草木茂盛繁榮。生化無能,則秀而不實,在天上應木星光明。人們的疾病多見消化不良的泄瀉,上吐下瀉的霍亂,身體重,腹中痛,筋骨動搖,肌肉跳動酸疼,時常容易發怒。寒水之氣失制而旺,在蟲類提早伏藏,在人都病寒泄中滿,在天上應木星光明、土星失明,黃色之穀類不能成熟。木邪抑土,土起反映則生金,於是秋收之氣當令,出現一派嚴肅峻烈之氣,堅固的樹木也不免要枝葉凋謝,所以胸脅急劇疼痛,波及少腹,常呼吸少氣而太息。凡味甘色黃之物被蟲蛀食,邪氣客於脾上,人們多病飲食減少,食而無味。金氣勝木,所以青色之穀受到損害,在天上應金星光亮、木星減明。如遇厥陰司天相火在泉,則流水不能結冰,本來早已冬眠的蟲類,重新又活動起來。不及的土運,得在泉相火之助,所以寒水之氣不致獨旺,而土得火助木氣不能克土,所以也沒有金氣的反應,而人們也就康健,在天上應木星正常。

  金運不及,火氣與木氣就相應地旺盛,長夏之氣專勝,所以萬物因而茂盛,乾燥爍熱,在天上應火星光明。人們多患肩背悶重,鼻塞流涕,噴嚏,大便下血,泄瀉如注。秋收之氣不能及時而至,在天上應金星失明、火星光明,白色的穀類不能即使成熟。火邪抑金起反應而生水,於是寒雨之氣突然而來,以致降落冰雹霜雪,殺害萬物,陰氣厥逆而格拒,使陽氣反而上行,所以頭後部疼痛,病勢連及頭頂,發熱。在天上應水星光明、火星失明,在谷類應紅色之穀不能成熟。人們多病口腔生瘡,甚至心痛。

  水運不及,濕土之氣因而大盛,水不治火,火氣反而生旺,天氣炎熱,不時下雨,萬物的生化很迅速,在天上應土星光明。人們多患腹脹,身體困重,大便溏泄,陰性瘡瘍膿水稀薄,腰股疼痛,下肢關節活動不利,煩悶抑鬱,兩腳萎弱厥冷,腳底疼痛,甚至足背浮腫。這是由於冬藏之氣不能發揮作用,腎氣不平衡,在天上應土星光明,水星失明,在谷類應黑黍不能成熟。如遇太陰司天,寒水在泉,則寒氣時時侵襲,蟲類很早就冬眠,地上的積水結成厚冰,陽氣伏藏,不能發揮它溫暖的作用,人們多患下半身的寒性疾病,甚至腹滿浮腫,在天上應土星光明、火星失明,在谷類應黃色之稻成熟。土邪抑水而起反應則生風木,因而大風暴發,草類偃伏,樹木凋零,生長的力量不能顯著,面色時時改變,筋骨拘急疼痛,活動不利,肌肉跳動抽掣,兩眼昏花,視覺不明或失常,物體視之若分裂,肌肉發出風疹,若邪氣侵入胸膈之中,就有心腹疼痛。這是木氣太過,土氣受傷,屬土的穀類沒有收穫,在天上應木星光明,土星失明。

  黃帝說:很好。希望聽你講一講五氣與四時相應的關係。

  岐伯說:問的真詳細啊!

  木運不及的,如果春天有和風使草木萌芽抽條的正常時令,那秋天也就有霧露潤澤而涼爽的正常氣候;如果春天反見寒冷慘淒霜凍殘賊的秋天氣候,那夏天就有特別炎熱的反應。它的自然災害在東方,在人體應在肝臟,其病所內在胠脅部,外在筋骨關節。

  火運不及的,如果夏天有景色明顯的正常氣候,那冬天也就有嚴肅霜寒的正常時令;如果夏天反見蕭條慘淒寒凍的冬天氣候,那時常會有傾盆大雨的反應。它的自然災害在南方,在人體應在心臟,其病所內在胸脅部,外在經絡。

  土運不及的,如果辰、戌、丑、未月有塵土飄揚和風細雨的正常時令,那春天也就有風和日暖的正常氣候;如果辰戌、丑、未月僅見狂風拔倒樹木的變化,那秋天也就有久雨霜雪的反應。它的自然災害在四隅,在人體應在脾臟,其病所內在心腹,外在肌肉四肢。

  金運不及的,如果夏天有景色明顯樹木茂盛的正常時令,那冬季也就有冰凍寒冷的正常氣候;如果夏天出現如火燒灼的過於炎熱的氣候,那秋天就會有冰雹霜雪的反應。它的自然災害在西方,在人體應在肺臟,其病所內在胸脅肩背,外在皮毛。

  水運不及的,辰、戌、丑、未月有塵砂蕩揚而無暴雨的氣候,則時常有風生髮的正常氣候;如果辰、戌、丑、未月有出現飛砂走石的狂風暴雨的變化,則時時會有吹斷的樹木飄蕩的反應。它的自然災害在北方,在人體應在腎臟,其病所內在腰脊骨髓,外在肌肉之會與小腿膝彎等處。

  總而言之,五運的作用,好似權衡之器,太過的加以抑制,不及的加以幫助,正常則和平,反常則必起反應,這是生長化收藏的道理,是四時氣候應有的規律,如果失卻了這些規律,天地之氣不升不降,就是閉塞不通了。

  所以說:天地的動靜,受自然力良的規律所控制,陰去陽來、陽去陰來的變化,可以從四時寒暑來顯示出它的徵兆。就是這個意思。

  黃帝道:先生講五氣的變化與四時氣候的相應,可以說很詳盡了。既然氣的動亂是互相遇合而發生的,發作又沒有一定的時間,往往突然相遇而生災害,怎樣才能知道呢?

  岐伯說:五氣的變動,固然不是經常存在的,然而它們的特性、生化的作用、治療的方法與表現,以及一定的損害作用和變異,都是各有不相同的。

  黃帝又問:有哪些不同呢?

  岐伯說:風是生於東方的,風能使木氣旺盛。木的特性是柔和地散發,它的生化作用是滋生榮盛,它行使的職權是舒展陽氣,宣通筋絡,行時令是風,它的異常變化是發散太過而動盪不寧,它的災害是摧殘散落。

  熱是生於南方的,熱能使火氣旺盛。火的特性是光明顯著,它的生化作用是繁榮茂盛,它行使的職權是明亮光耀,行時令是熱,它的異常變化是銷鑠煎熬,它的災害作用是焚燒。濕是生於中央的,濕能使土氣旺盛。土的特性是洋溢,它的生化作用是充實豐滿,它行使的職權比較安靜,行時令是濕,它的導演變化是急劇的暴風雨,它的災害是久雨不止,泥爛堤崩。

  燥是生於西方的,燥能使金氣旺盛。金的特性是清潔涼爽,它的生化作用是緊縮收斂,它行使的職權是銳急的,行時令是乾燥,它的異常變化是肅殺,它的災害是乾枯凋落。

  寒是生於北方的,寒能使水氣旺盛。水的特性是寒冷的,它的生化作用是清靜而安謐的,它行使的職權是凝固嚴厲的,行時令是寒冷,它的異常變化是劇烈的嚴寒和冰凍,它的災害是冰雹霜雪。所以觀察它的運動,分別它的特性、生化、權力、表現、變異、災害、就可以知道萬物因之而起的變化,以及人類因之而生的疾病了。

  黃帝說:先生講過五運的不及太過,與天上的五星相應。現在五運的德、化、政、令、災害、變異,並不是按常規發生的,而是突然的變化,天上的星星是不是也會隨之變動呢?

  岐伯說:五星是隨天的運動而運動的,所以它不會妄動,不存在不應的問題。突然而來的變動,是氣相交和所起的偶然變化,與天運無關,所以五星不受影響。因此說:常規發生是相應的,突然發生是不相應的。就是這個意思。

  黃帝問道:五星與天運正常相應的規律是怎樣的?

  岐伯說:各從其天運之氣的變化而變化。

  黃帝問道:五星運行的徐緩迅速、逆行順行是怎樣的?

  岐伯說:五星在它的軌道上運行,如久延而不進,或逆行留守,其光芒變小,叫做“省下”;若在其軌道上去而速回,或屈曲而行的,稱為“省遺過”;若久延不進而回環旋轉,似去似來的,稱為“議災”或“議德”。氣候的變化近則小,變化遠則大。光芒大於正常一倍的,氣化亢盛;大二倍的,災害即至。小於正常一倍的,氣化減退;小二倍的,稱為“臨視”。省察在下之過於德,有德的獲得幸福,有過的會得災害。所以五星之象,高而遠的就小,低而近的就大;大則災變近,小則災變遠。

  歲運太過的,主運之星就向北越出常道;運氣相和,則五星各運行在經常的軌道上。所以歲運太過,被制之星就暗淡而兼母星的顏色。取法天地的人,看見了天的變化,如果尚不知道是什麼道理,心理非常憂懼,不知道應該怎樣才好,妄行猜測毫無征驗,徒然使侯王畏懼。

  黃帝又道:其在災害方面的應驗怎樣?

  岐伯說:也是各從其變化而變化的。所以時令有盛衰,侵犯有逆順,留守時間有長短,所見的形象有好壞,星俗所屬有勝負,征驗所應有吉有凶了。

  黃帝問:好壞怎樣?

  岐伯說:有喜悅有憤怒,有憂愁有悲傷,有潤澤有燥亂,這是星象變化所常見的,必須小心觀察。

  黃帝又道:星象的喜、怒、憂、喪、澤、燥六種現象,對星的高低有無關係?

  岐伯說:五星的形象雖有高下的不同,但其應於物候是一致的,所以人體也是這樣相應的。

  黃帝道:好。它們德、政、化、令的動靜損益是怎樣的?

  岐伯說:五氣的德、政、化、令與災變都是有一定規律而不能彼此相加的,勝負和盛衰不能隨意增多的,往來大小不能隨便超越的,升降作用不會互不存在的,這些都是從運動中所產生出來的。

  黃帝道:它們與疾病發生關係是怎樣的?

  岐伯說:德化是五氣正常的吉祥之兆,政令是五氣規則和表現形式,變易是產生勝氣與複氣的綱紀,災禍是萬物損傷的開始。大凡人的正氣能抗拒邪氣就和平無病,不能抗拒邪氣就會生病,重複感受邪氣病就更加嚴重了。

  黃帝說:講得好。這些正是所謂精深高明的理論,聖人的偉大事業,研究發揚它的道理,達到了無窮無盡的境界。我聽說:善於談論自然規律的,必定能應驗於人;善於談論古代的,必定皮膚驗證於現在;善於談論氣化的,必定能通曉萬物;善於談論應變的,就會採取與天地同一的步驟;善於談論化與變的,就會通達自然界變化莫測的道理。除非先生,還有誰能夠說清楚這些至理要道呢?於是選擇了一個好日子,把它藏在書室裡,每天早晨取出來攻讀,這篇文章稱為《氣交變》。黃帝非常珍重它,不隨便取出來,不肯輕易傳給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