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六十二•調經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余聞刺法言,有餘寫之,不足補之,何謂有餘,何謂不足。

  歧伯對曰: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帝欲何問。

  帝曰;願盡聞之。

  歧伯曰:神有餘有不足,氣有餘有不足,血有餘有不足,形有餘有不足,志有餘有不足,凡此十者,其氣不等也。

  帝曰:人有精氣津液,四支九竅,五藏十六部,三百六十五節,乃生百病,百病之生,皆有虛實,今夫子乃言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何以生之乎。

  歧伯曰:皆生於五藏也。夫心藏神,肺藏氣,肝藏血,脾藏肉,腎藏志,而此成形,志意通內連骨髓,而成身形五藏,五藏之道,皆出於經隧以行血氣,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而生,是故守經隧焉。

  帝曰:神有餘不足何如。

  歧伯曰:神有餘則笑不休,神不足則悲。血氣未并,五藏安定,邪客於形,洒淅起於毫毛,未入於經絡也,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補寫柰何。

  歧伯曰:神有餘,則寫其小絡之血,出血勿之深斥,無中其大經,神氣乃平。神不足者,視其虛絡,按而致之,刺而利之,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以通其經,神氣乃平。

  帝曰:刺微柰何。

  歧伯曰:按摩勿釋,著鍼勿斥,移氣於不足,神氣乃得復。

  帝曰:善。有餘不足柰何。

  歧伯曰:氣有餘則喘欬,上氣不足,則息利少氣。血氣未并,五藏安定,皮膚微病,命曰白氣微泄。

  帝曰:補寫柰何。

  歧伯曰:氣有餘,則寫其經隧,無傷其經,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不足,則補其經隧,無出其氣。

  帝曰:刺微柰何。

  歧伯曰:按摩勿釋,出鍼視之,曰我將深之,適人必革,精氣自伏,邪氣散亂,無所休息,氣泄腠理,真氣乃相得。

  帝曰:善。血有餘不足,柰何。

  歧伯曰:血有餘則怒,不足則恐。血氣未并,五藏安定,孫絡水溢,則經有留血。

  帝曰:補寫柰何。

  歧伯曰:血有餘,則寫其盛經出其血。不足,則視其虛經內鍼其脈中,久留而視,脈大,疾出其鍼,無令血泄。

  帝曰:刺留血,柰何。

  歧伯曰:視其血絡,刺出其血,無令惡血得入於經,以成其疾。

  帝曰:善。形有餘不足柰何。

  歧伯曰:形有餘則腹脹涇溲不利,不足則四支不用。血氣未并,五藏安定,肌肉蠕動,命曰微風。

  帝曰:補寫柰何。

  歧伯曰:形有餘則寫其陽經,不足則補其陽絡。

  帝曰:刺微柰何。

  歧伯曰:取分肉間,無中其經,無傷其絡,衛氣得復,邪氣乃索。

  帝曰:善。志有餘不足柰何。

  歧伯曰:志有餘則腹脹飱泄,不足則厥。血氣未并,五藏安定,骨節有動。

  帝曰:補寫柰何。

  歧伯曰:志有餘則寫然筋血者,不足則補其復溜。

  帝曰:刺未并柰何。

  歧伯曰:即取之,無中其經,邪所乃能立虛。

  帝曰:善。余已聞虛實之形,不知其何以生。

  歧伯曰:氣血以并,陰陽相傾,氣亂於衛,血逆於經,血氣離居,一實一虛。

  血并於陰,氣并於陽,故為驚狂。

  血并於陽,氣并於陰,乃為炅中。

  血并於上,氣并於下,心煩惋善怒。

  血并於下,氣并於上,亂而喜忘。

  帝曰:血并於陰,氣并於陽,如是血氣離居,何者為實,何者為虛。

  歧伯曰:血氣者,喜溫而惡寒,寒則泣不能流,溫則消而去之。是故氣之所并為血虛,血之所并為氣虛。

  帝曰:人之所有者,血與氣耳。今夫子乃言血并為虛,氣并為虛,是無實乎。

  歧伯曰:有者為實,無者為虛,故氣并則無血,血并則無氣,今血與氣相失,故為虛焉。絡之與孫脈俱輸於經,血與氣并,則為實焉。血之與氣并走於上,則為大厥,厥則暴死,氣復反則生,不反則死。

  帝曰:實者何道從來,虛者何道從去,虛實之要,願聞其故。

  歧伯曰:夫陰與陽,皆有俞會,陽注於陰,陰滿之外,陰陽勻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

  夫邪之生也,或生於陰,或生於陽。其生於陽者,得之風雨寒暑。其生於陰者,得之飲食居處,陰陽喜怒。

  帝曰:風雨之傷人柰何。

  歧伯曰:風雨之傷人也,先客於皮膚,傳入於孫脈,孫脈滿則傳入於絡脈,絡脈滿則輸於大經脈,血氣與邪并客於分腠之閒,其脈堅大,故曰實。實者外堅充滿,不可按之,按之則痛。

  帝曰:寒濕之傷人柰何。

  歧伯曰:寒濕之中人也,皮膚不收,肌肉堅緊,榮血泣,衛氣去,故曰虛。虛者聶辟氣不足,按之則氣足以溫之,故快然而不痛。

  帝曰:善。陰之生實柰何。

  歧伯曰:喜怒不節,則陰氣上逆,上逆則下虛,下虛則陽氣走之,故曰實矣。

  帝曰:陰之生虛柰何。

  歧伯曰:喜則氣下,悲則氣消,消則脈虛空,因寒飲食,寒氣熏滿,則血泣氣去,故曰虛矣。

  帝曰:經言陽虛則外寒,陰虛則內熱,陽盛則外熱,陰盛則內寒,余已聞之矣,不知其所由然也。

  歧伯曰:陽受氣於上焦,以溫皮膚分肉之閒。令寒氣在外,則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則寒氣獨留於外,故寒慄。

  帝曰:陰虛生內熱柰何。

  歧伯曰:有所勞倦,形氣衰少,穀氣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氣熱,熱氣熏胸中,故內熱。

  帝曰:陽盛生外熱柰何。

  歧伯曰:上焦不通利,則皮膚緻密腠理閉塞,玄府不通,衛氣不得泄越,故外熱。

  帝曰:陰盛生內寒柰何。

  歧伯曰:厥氣上逆,寒氣積於胸中而不寫,不寫則溫氣去,寒獨留,則血凝泣,凝則脈不通,其脈盛大以濇,故中寒。

  帝曰:陰與陽并,血氣以并,病形以成,刺之柰何。

  歧伯曰:刺此者,取之經隧,取血於營,取氣於衛,用形哉,因四時多少高下。

  帝曰:血氣以并,病形以成,陰陽相傾,補寫柰何。

  歧伯曰:寫實者氣盛乃內鍼,鍼與氣俱內,以開其門如利其戶,鍼與氣俱出,精氣不傷,邪氣乃下,外門不閉,以出其疾,搖大其道,如利其路,是謂大寫,必切而出,大氣乃屈。

  帝曰:補虛柰何。

  歧伯曰:持鍼勿置,以定其意,候呼內鍼,氣出鍼入,鍼空四塞,精無從去,方實而疾出鍼,氣入鍼出,熱不得還,閉塞其門,邪氣布散,精氣乃得存,動氣候時,近氣不失,遠氣乃來,是謂追之。

  帝曰:夫子言虛實者有十,生於五藏,五藏五脈耳。夫十二經脈,皆生其病,今夫子獨言五藏,夫十二經脈者,皆絡三百六十五節,節有病,必被經脈,經脈之病,皆有虛實,何以合之。

  歧伯曰:五藏者,故得六府與為表裏,經絡支節,各生虛實,其病所居,隨而調之。病在脈,調之血。病在血,調之絡。病在氣,調之衛。病在肉,調之分肉。病在筋,調之筋。病在骨,調之骨。燔鍼劫刺其下,及與急者。病在骨,焠鍼藥熨。病不知所痛,兩蹻為上。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則繆刺之。痛在於左而右脈病者,巨刺之。必謹察其九候,鍼道備矣。


【翻譯】

  ***[1]篇名調經論:調”就是調理治療,“經”就是經脈。因為經脈者,決死生,除百病,是人體氣血運行之通道,內連五臟六腑,外絡四肢百骸,所以凡是外邪犯人,可以通過經脈而影響臟腑肢節。而臟腑肢體的病變,也可以波及經脈,所以調治經脈能夠治療虛實百病。因此本篇取名為調經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神、氣、血、形、志」的有餘,不足的臨床表現及調經之法。

  二、因為氣血相並,風雨寒濕,喜怒不節而傷人,形成虛實病證和陰陽盛衰而為內外寒熱證的機理,以及針刺補瀉手法。

  三、說明針刺調經的原則,及因人因病位而異的相應治法。


  黃帝問道:我聽《刺法》上說,病屬有餘的用瀉法,不足的用補法。但怎樣是有餘,怎樣是不足呢?

  岐伯回答說:病屬有餘的有五種,不足的也有五種,你要問的是哪一種呢?

  黃帝說:我希望你能全部講給我聽。

  岐伯說:神有有餘,有不足;氣有有餘,有不足;血有有餘,有不足;形有有餘,有不足;志有有餘,有不足。這些共計十種,它們的氣各不相同。

  黃帝說:人有精、氣、津液、四肢、九竅、五臟、十六部、三百六十五節,而發生百病。但百病的發生,都有虛實的不同。現在先生說病屬有餘的有五種,病屬不足的也有五種,是怎樣發生的呢?

  岐伯說:五種有餘不足,都是生於五臟。心藏神,肺藏氣,肝藏血,脾藏肉,腎藏志,由五臟所藏之神、氣、血、肉、志,組成了人的形體。但必須保持志意通達,內與骨髓聯繫,始能使身形與五臟成為一個整體。五臟相互聯繫的道路都是經脈,通過經脈以運行血氣,人若血氣不和,就會變化而發生各種疾病。所以診斷和治療均以經脈為依據。

  黃帝說:神有餘和神不足會是什麼症狀呢?

  岐伯說:神有餘的則喜笑不止,神不足的則悲哀。若病邪尚未與氣血相並,五臟安定之時,還未見或笑或悲的現象,此時邪氣僅客於形體之膚表,病人覺得寒栗起於毫毛,尚未侵入經絡,乃屬神病微邪,所以叫做“神之微”。

  黃帝說:怎樣進行補瀉呢?

  岐伯說:神有餘的應刺其小絡使之出血,但不要向裡深推其針,不要刺中大經,神氣自會平復。神不足的其絡必虛,應在其虛絡處,先用手按摩,使氣血實於虛絡,再以針刺之,以疏利其氣血,但不要使之出血,也不要使氣外泄,只疏通其經,神氣就可以平復。

  黃帝說:怎樣刺微邪呢?

  岐伯說:按摩的時間要久一些,針刺時不要向裡深推,使氣移於不足之處,神氣就可以平復。

  黃帝說:好。氣有餘和氣不足會出現什麼症狀呢?

  岐伯說:氣有餘的則喘咳氣上逆,氣不足則呼吸雖然通利,但氣息短少。若邪氣尚未與氣血相並,五臟安定之時,有邪氣侵襲,則邪氣僅客於皮膚,而發生皮膚微病,使肺氣微泄,病情尚輕,所以叫做“白氣微泄”。

  黃帝說:怎樣進行補瀉呢?

  岐伯說:氣有餘的應當瀉其經髓,但不要傷其經脈,不要使之出血,不要使其氣泄。氣不足的則應補其經隧,不要使其出氣。

  黃帝說:怎樣刺其微邪呢?

  岐伯說:先用按摩,時間要久一些,然後拿出針來給病人看,並說:“我要深刺”,但在刺時還是適中病處即止,這樣可使其精氣深注於內,邪氣散亂於外,而無所留,邪氣從腠理外泄,則真氣通達,恢復正常。

  黃帝說:好。血有餘和不足會出現什麼症狀呢?

  岐伯說:自有餘的則發怒,血不足的則恐懼。若邪氣尚未與氣血相並,五臟安定之時,有邪氣侵襲,則邪氣僅客于孫絡,孫絡盛滿外溢,則流於經脈,經脈就會有血液留滯。

  黃帝說:怎樣進行補瀉呢?

  岐伯說:血有餘的應泄其充盛的經脈,以出其血。血不足的應察其經脈之虛者補之,刺中其經脈後,久留其針而觀察之,待氣至而脈轉大時,即迅速出針,但不要使其出血。

  黃帝說:刺流血時應當怎樣呢?

  岐伯說:診察血絡有流血的,刺出其血,使惡血不得入于經脈而形成其他疾病。

  黃帝說:好。形有餘和形不足會出現什麼症狀呢?

  岐伯說:形有餘的則腹脹滿,大小便不利,形不足的則四肢不能運動。若邪氣尚未與氣血相並,五臟安定之時,有邪氣侵襲,則邪氣僅客於肌肉,使肌肉有蠕動的感覺,這叫做“微風”。

  黃帝說:怎樣進行補瀉呢?

  岐伯說:形有餘應當瀉足陽明的經脈,使邪氣從內外瀉,形不足的應當補足陽明的絡脈,使氣血得以內聚。

  黃帝說:怎樣刺微風呢?

  岐伯說:應當刺其分肉之間,不要刺中經脈,也不要傷其絡脈,使衛氣得以恢復,則邪氣就可以消散。

  黃帝說:好。志有餘和志不足會出現什麼症狀呢?

  岐伯說:志有餘的則腹脹飧泄,志不足的則手足厥冷。若邪氣尚未與氣血相並,五臟安定之時,有邪氣侵襲,則邪氣僅客於骨,使骨節間如有物震動的感覺。

  黃帝說:怎樣進行補瀉呢?

  岐伯說:志有餘的應瀉然穀以出其血,志不足的則應補複溜穴。

  黃帝說:當邪氣尚未與氣血相並,邪氣僅客于骨時,應當怎樣刺呢?

  岐伯說:應當在骨節有鼓動處立即刺治,但不要中其經脈,邪氣便會自然去了。

  黃帝說:好。關於虛實的症狀我已經知道了,但還不瞭解它是怎樣發生的。

  岐伯說:虛實的發生,是由於邪氣與氣血相並,陰陽間失去協調而有所偏傾,致氣亂于衛,血逆於經,血氣各離其所,便形成一虛一實的現象。

  如血並于陰,氣並于陽,則發生驚狂。

  血並于陽,氣並于陰,則發生熱中。

  血並於上,氣並於下,則發生心中煩悶而易怒。

  血並於下,氣並於上,則發生精神散亂而善忘。

  黃帝說:血並于陰,氣並于陽,象這樣血氣各離其所的病證,怎樣是實,怎樣是虛呢?

  岐伯說:血和氣都是喜溫暖而惡寒冷的,因為寒冷則氣血滯澀而流行不暢,溫暖則可使滯澀的氣血消散流行。所以氣所並之處則血少而為血虛,血所並之處則氣少而氣虛。

  黃帝說:人身的重要物質是血和氣。現在先生說血並的是虛,氣並的也是虛,難道沒有實嗎?

  岐伯說:多餘的就是實,缺乏的就是虛。所以氣並之處則血少,為氣實血虛,血並之處則氣少,血和氣各離其所不能相濟而為虛。人身絡脈和孫脈的氣血均輸注於經脈,如果血與氣相並,就成為實了。譬如血與氣並,循經上逆,就會發生“大厥”病,使人突然昏厥如同暴死,這種病如果氣血能得以及時下行,則可以生,如果氣血壅於上而不能下行,就要死亡。

  黃帝說:實是通過什麼管道來的?虛又是通過什麼管道去的?形成虛和實的道理,希望能聽你講一講。

  岐伯說:陰經和陽經都有俞有會,以互相溝通。如陽經的氣血灌注于陰經,陰經的氣血盛滿則充溢於外,能這樣運行不已,保持陰陽平調,形體得到充足的氣血滋養,九候的脈象也表現一直,這就是正常的人。凡邪氣傷人而發生病變,有發生于陰的內臟,或發生于陽的體表。病生於陽經在表的,都是感受了風雨寒暑邪氣的侵襲;病生於陰經在裡的,都是由於飲食不節、起居失常、房事過度、喜怒無常所致。

  黃帝說:風雨之邪傷人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風雨之邪傷人,是先侵入皮膚,有皮膚而傳入于孫脈,孫脈滿則傳入於絡脈,絡脈滿則輸注於大經脈。血氣與邪氣並聚於分肉腠理之間,其脈必堅實而大,所以叫做實證。實證受邪部的表面多堅實充滿,不可觸按,按之則痛。

  黃帝說:寒濕之邪傷人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寒濕之邪氣傷人,使人皮膚失卻收縮功能,肌肉堅緊,營血滯澀,衛氣離去,所以叫做虛證。虛證多見皮膚鬆弛而有皺折,衛氣不足,營血滯澀等,按摩可以致氣,使氣足能溫煦營血,故按摩則衛氣充實,營血暢行,便覺得爽快而不疼痛了。

  黃帝說:好。陰分所發生的實證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人若喜怒不加節制,則使陰氣上逆,陰氣上逆則必虛于下,陰虛者陽必湊之,所以叫做實證。

  黃帝說;陰分所發生的虛證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人若過度喜樂則氣易下陷,過度悲哀則氣易消散,氣消散則血行遲緩,脈道空虛;若再寒涼飲食,寒氣充滿於內,血氣滯澀而氣耗,所以叫做虛證。

  黃帝說:醫經上所說的陽虛則生外寒,陰虛則生內熱,陽盛則生外熱,陰盛則生內寒。我已聽說過了,但不知是什麼原因產生的。

  岐伯說:諸陽之氣,均承受于上焦,以溫煦皮膚分肉之間,現寒氣侵襲於外,使上焦不能宣通,陽氣不能充分外達以溫煦皮膚分肉,如此則寒氣獨留於肌表,因而發生惡寒戰慄。

  黃帝說:陰虛則生內熱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過度勞倦則傷脾,脾虛不能運化,必形氣衰少,也不能轉輸水穀的精微,這樣上焦即不能宣發五穀氣味,下脘也不能化水穀之精,胃氣鬱而生熱,熱氣上熏於胸中,因而發生內熱。

  黃帝說:陽盛則生外熱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若上焦不通利,可使皮膚緻密,腠理閉塞,汗孔不通,如此則衛氣不得發洩散越,鬱而發熱,所以發生外熱。

  黃帝說:陰盛則生內寒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若寒厥之氣上逆,寒氣積於胸中而不下泄,寒氣不瀉,則陽氣必受耗傷,陽氣耗傷,則寒氣獨留,寒性凝斂,營血滯澀,脈行不暢,其脈搏必見盛大而澀,所以成為內寒。

  黃帝說:陰與陽相並,氣與血相並,疾病已經形成時,怎樣進行刺治呢?

  岐伯說:刺治這種疾病,應取其經脈,病在營分的,刺治其血,病在衛分的,刺治其氣,同時還要根據病人形體的肥瘦高矮,四時氣候的寒熱溫涼,決定針刺次數的多少,取穴部位的高下。

  黃帝說:血氣和邪氣已並,病已形成,陰陽失去平衡的,刺治應怎樣用補法和瀉法呢?

  岐伯說:瀉實證時,應在氣盛的時候進針,即在病人吸氣時進針,使針與氣同時入內,刺其俞穴以開邪出之門戶,並在病人呼氣時出針,使針與氣同時外出,這樣可使精氣不傷,邪氣得以外泄;在針刺時還要使針孔不要閉塞,以排泄邪氣,應搖大其針孔,而通利邪出之道路,這叫做“大瀉”,出針時先以左手輕輕切按針孔周圍,然後迅速出針,這樣亢盛的邪氣就可窮盡。

  黃帝說:怎樣補虛呢?

  岐伯說;以手持針,不要立即刺入,先安定其神氣,待病人呼氣時進針,即氣出針入,針刺入後不要搖動,使針孔周圍緊密與針體連接,使精氣無隙外泄,當氣至而針下時,迅速出針,但要在病人吸氣時出針,氣入針出,使針下所至的熱氣不能內還,出針後立即按閉針孔使精氣得以保存。針刺侯氣時,要耐心等待,必俟其氣至而充實,始可出針,這樣可使以至之氣不致散失,遠處未至之氣可以導來,這叫做補法。

  黃帝說:先生說虛證和實證共有十種,都是發生於五臟,但五臟只有五條經脈,而十二經脈,每經都能發生疾病,先生為什麼只單獨談了五臟?況且十二經脈又都聯絡三百六十五節,節有病也必然波及到經脈,經脈所發生的疾病,又都有虛有實,這些虛證和實證,又怎樣和五臟的虛證和實證岐相結合呢?

  岐伯說:五臟和六腑,本有其表裡關係,經絡和肢節,各有其所發生的虛證和實證,應根據其病變所在,隨其病情的虛實變化,給予適當的調治。如病在脈,可以調治其血;病在血,可以調治其絡脈;病在氣分,可以調治其衛氣;病在肌肉,可以調治其分肉間;病在筋,可以調治其筋;病在骨,可以調治其骨。病在筋,亦可用焠針劫刺其病處,與其筋脈攣急之處;病在骨,亦可用焠針和藥燙病處;病不知疼痛,可以刺陽蹻陰蹻二脈;身有疼痛,而九侯之脈沒有病象,則用繆刺法治之。如果疼痛在左側,而右脈有病象,則用巨刺法辭之。總之,必須祥審地診察酒侯的脈象,根據病情,運用針刺進行調治。只有這樣,針刺的技術才算完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