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六十•骨空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余聞風者百病之始也,以鍼治之,柰何。歧伯對曰:

  風從外入,令人振寒,汗出頭痛,身重惡寒,治在風府,調其陰陽,不足則補,有餘則寫。

  大風頸項痛,刺風府,風府在上椎。

  大風汗出,灸譩譆,譩譆在背下俠脊傍三寸所,厭之令病者呼譩譆,譩譆應手。

  從風憎風,刺眉頭。

  失枕在肩上棋骨閒,折使榆臂齊肘正,灸脊中。

  䏚絡季脇引少腹而痛脹,刺譩譆。

  腰痛不可以轉搖,急引陰鯤刺八髎與痛上,八髎在腰尻分閒。

  鼠瘻寒熱,還刺寒府,寒府在附膝外解營。取膝上外者使之拜,取足心者使之跪。

  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循腹裏上關元至咽喉,上頤循面入目。

  任脈為病,男子內結七疝,女子帶下瘕聚。

  衝脈者,起於氣街,並少陰之經,俠齊上行,至胸中而散。

  衝脈為病,逆氣裏急。督脈為病,脊強反折。

  督脈者,起於少腹以下骨中央,女子入繫廷孔,其孔,溺孔之端也,其絡循陰器合篡閒繞篡後,別繞臀至少陰,與巨陽中絡者合,

  少陰上股內後廉,貫脊屬腎,

  與太陽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上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髆,內俠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其男子循莖下至篡,與女子等。

  其少腹直上者貫齊中央,上貫心入喉,上頤環脣,上繫兩目之下中央,

  此生病從少腹上衝心,而痛不得前後,為衝疝,其女子不孕,癃痔遺溺嗌乾。

  督脈生病治督脈,治在骨上,甚者在齊下營,

  其上氣有音者,治其喉,中央在缺盆中者,

  其病上衝喉者治其漸,漸者上俠頤也。

  蹇膝伸不屈治其楗,坐而膝痛治其機。立而暑解,治其骸關。

  膝痛,痛及拇指治其膕。坐而膝痛如物隱者治其關。

  膝痛不可屈伸,治其背內。

  連䯒若折,治陽明中俞髎。若別治巨陽少陰滎。

  淫濼脛痠,不能久立,治少陽之維,在外上五寸。

  輔骨上橫骨下為楗,俠髖為機,膝解為骸關,俠膝之骨為連骸,骸下為輔,輔上為膕,膕上為關,頭橫骨為枕。

  水俞五十七穴者,尻上五行,行五,伏菟上兩行,行五,左右各一行,行五,踝上各一行,行六穴。

  髓空在腦後三分,在顱際銳骨之下,一在齗基下,一在項後中復骨下,一在脊骨上空在風府上。脊骨下空在尻骨下空。

  數髓空在面俠鼻,或骨空在口下當兩肩。

  兩髆骨空在髆中之陽。

  臂骨空在臂陽,去踝四寸兩骨空之間。

  股骨上空在股陽出上膝四寸。

  䯒骨空在輔骨之上端。股際骨空在毛中動下。

  尻骨空在髀骨之後相去四寸。

  肩骨有滲理湊,無髓孔,易髓無空。

  灸寒熱之法,

  先灸項大椎,以年為壯數,

  次灸橛骨,以年為壯數,視背俞陷者灸之,

  舉臂肩上陷者灸之,

  兩季脇之間灸之,

  外踝上絕骨之端灸之,

  足小指次指間灸之,

  腨下陷脈灸之,

  外踝後灸之,

  缺盆骨上切之堅痛如筋者灸之,

  膺中陷骨間灸之,

  掌束骨下灸之,

  齊下關元三寸灸之,

  毛際動脈灸之,

  膝下三寸分閒灸之,

  足陽明跗上動脈灸之,

  巔上一灸之,

  犬所囓之處灸之三壯,即以犬傷病法灸之,凡當灸二十九處。

  傷食灸之,不已者,必視其經之過於陽者,數刺其俞而藥之。



【翻譯】

  黃帝問道:我聽說風邪是許多疾病的起始原因,怎樣用針法來治療?

  岐伯回答說:風邪從外侵入,使人寒戰、出汗、頭痛、身體發重、怕冷。治療用府穴,以調和其陰陽。正氣不足就用補法,邪氣有餘就用瀉法。

  若感受風邪較重而頸項疼痛,刺風府穴。風府穴在椎骨第一節的上面。

  若感受風邪較重而汗出,灸一噫嘻穴。噫嘻穴在背部第六椎下兩旁距脊各三寸之處,用手指按振,使病人感覺疼痛而呼出“噫嘻”之聲,噫嘻穴應在手指下疼處。

  見風就怕的病人,刺眉頭攢竹穴。

  失枕而肩上和橫骨之間的肌肉強痛,應當使病人曲臂,取兩肘間相合在一處的姿勢,然後在肩胛骨上端引一直線,正當脊部中央的部位,給以灸治。

  從絡季脅牽引到少腹而痛脹的,刺噫嘻穴。

  腰痛而不可以轉側動搖,痛而筋脈攣急,下引睾丸,刺八髎穴與疼痛的地方。八髎穴在腰尻骨間空隙中。

  噫嘻發寒熱,刺寒府穴。寒府在膝上外側骨與骨之間的孔穴中。凡取膝上外側的孔穴,使患者彎腰,成一種拜的體位;取足心湧泉穴時,使患者坐跪的體位。

  **頤:指鼻子下面腮頰部分。

  任脈經起源於中極穴的下面,上行經過毛際再到腹部,再上行通過關元穴到咽喉,又上行至頤,循行於面部而入於目中。沖脈經起源於氣街穴,與足少陰經相並,俠其左右上行,到胸中而散。

  任脈經發生病變,在男子則腹內結為七疝,在女子則有帶下和瘕聚之類疾病。

  **氣街:氣衝穴。交會穴:《針灸聚英》:衝脈所起。《循經考穴編》:胃之支絡、直絡皆會于此。穴近股動脈,在腹股溝稍上方,臍中下5寸(曲骨)旁開2寸。當恥骨聯合上緣中點旁開2寸,股動脈搏動處。

  **齊:肚臍。

  沖脈經起源於氣街穴,與足少陰腎經相並行,俠其左右上行,到胸中而散。

  沖脈經發生病變,則氣逆上沖,腹中拘急疼痛。

  督脈發生病變,會引起脊柱強硬反折的症狀。

  **篡:人體會陰部位。《素問•骨空論》:“其絡循陰器合~間,繞~後。”

  **漸:即大迎穴也。病上沖喉者,治其漸,漸者,上挾頤也。王啟玄曰∶陽明之脈,漸上頤而環唇,故名挾頤為漸,即大迎 穴也。在曲頰下一寸三分,骨陷中動脈。

  **骨上:橫骨上毛際中曲骨穴。

  **齊下營:臍下一寸陰交穴。

  **臍下營,楊上善注:『齊下營者,督脈之本也,營亦穴處也。治療督脈病的臍下的俞穴』。王冰認為:『臍下,謂臍直下同身寸之一寸陰交穴,任脈陰沖之會』

  **骨上,齊下營,都是任脈之穴而治此督脈之病,所以骨空論本篇任**脈衝脈督脈雖分三脈,但在治療上卻只說督脈而不說任衝脈,故所用的穴也是以任脈來治療督脈。由此猜測:三脈可能本同一體,督脈即是任脈衝脈的綱領,而任脈衝脈是督脈的別名。

  督脈發生病變,會引起脊柱強硬反折的症狀。督脈起於小腹之下的橫骨中央,在女子則入內系于廷孔。廷孔就是尿道的外端。從這裡分出的絡脈,循著陰戶會合於陰部,再分繞於肛門的後面,再分歧別行繞臀部,到足少陰經與足太陽經中的絡脈相合,

  與足少陰經相結合上行經骨內後面,貫穿脊柱,連屬於腎臟;

  與足太陽經共起於目內眥,上行至額部,左右交會於巔頂,內入聯絡與腦,複返還出腦,分別左右頸項下行,循行與脊膊內,俠脊抵達腰中,入內循膂絡於腎。其在男子則循陰莖,下至會陰,與女子相同。

  其從少腹直上的,穿過臍中央,再上貫心臟,入于喉,上行到頤並環繞口唇,再上行系於兩目中央之下。

  督脈發生病變,症狀是氣從少腹上沖心而痛,大小便不通,稱為沖疝,其在女子則不能懷孕,或為小便不利、痔疾、遺尿、咽喉乾燥等症。

  總之,督脈生病治督脈,輕者至橫骨上的曲骨穴,重者則至在臍下的陰交穴。

  病人氣逆上而呼吸有聲的,治療取其喉部中央的天突穴,此穴在兩缺盆的中間。

  病人氣逆上充於咽喉的,治療取其大迎穴,大迎穴在面部兩旁夾頤之處。

  膝關節能伸不能屈,治療取其股部的經穴。坐下而膝痛,治療取其環跳穴。站立時膝關節熱痛,治療取其膝關節處經穴。

  膝痛,疼痛牽引到拇指,治療取其膝彎處的委中穴。坐膝痛如有東西隱伏其中的,治療取其承扶穴。

  膝痛而不能屈伸活動,治療取其背部足太陽經的俞穴。

  如疼痛連及尻骨像折斷似的,治療取其陽明經中的俞髎三裡穴;或者別取太陽經的滎穴通谷、少陰經的滎穴然穀。

  濕漬水濕之邪日久而脛骨酸痛無力,不能久立,治取少陽經的別絡光明穴,穴在外踝上五寸。

  輔骨之上,腰橫骨之下叫“楗”。髖骨兩側環跳穴處叫“機”。膝部的骨縫叫“骸關”。俠膝兩旁的高骨叫“連骸”。連骸下面叫“輔骨”。輔骨上面的膝彎叫“膕”。膕之上就是“骸關”。頭後項部的橫骨叫“枕骨”。

  療水病的俞穴有五十七個:尻骨上有五行,每行各五穴;伏兔上方有兩行,每行各有五穴;其左右又各有一行,每行各五穴;足內踝上各一行,每行各六穴。

  髓穴在腦後分為三處,都在顱骨邊際銳骨的下面,一處在齦基的下面,一處在項後正中的複骨下面,一處在脊骨上空的風府穴的上面,脊骨下空在尻骨下面孔穴中。

  又有幾個髓空在面部俠鼻兩旁,或有骨空在口唇下方與兩肩相平的部位。

  兩肩膊骨空在肩膊中的外側。

  臂骨的骨空在臂骨的外側,離開手腕四寸,在尺、橈兩骨的空隙之間。

  股骨上面的骨空在股骨外側膝上四寸的地方。

  尻骨的骨空在輔骨的上端。

  骨際的骨空在陰毛中的動脈下面。

  尻骨的骨空在尻骨的後面距離四寸的地方。

  肩骨有血脈尻灌的紋理聚合,沒有直通骨髓的孔穴,骨髓通過灌的紋理內外交流,所以沒有骨空。

  灸寒熱症的方法,

  先針灸項後的大椎穴,根據病人年齡決定艾灸的壯數;

  其次灸尾骨的尾閭穴,也是以年齡為艾灸的壯數。觀察背部有凹陷的地方用灸法,

  上舉手臂在肩上有凹陷的地方(肩髃)用灸法,

  兩側的季脅之間(京門)用灸法,

  足外踝上正取絕骨穴處用灸法,

  足小趾與次趾之間(肩髃)用灸法,

  凹陷處的經脈(承山)用灸法,

  外踝後方(昆侖)用灸法,

  缺盆骨上方按之堅硬如筋而疼痛的地方用灸法,

  胸膺中的骨間凹陷處(天突)用灸法,

  手腕部的橫骨之下(大陵)用灸法,

  臍下三寸的關元穴用灸法,

  陰毛邊緣的動脈跳處(氣沖)用灸法,

  膝下三寸的兩筋間(三裡)用灸法,

  足陽明經所行足跗上的動脈(沖陽)處用灸法,

  頭巔頂上(百會)亦用灸法。

  被犬咬傷的,先在被咬處灸三壯,再按常規的治傷病法灸治。以上針灸治寒熱症的部位共二十九處。

  因於傷食而使用灸法,病仍不愈的,必須仔細觀察其由於陽邪過盛,經脈移行到絡脈的地方,多刺其俞穴,同時再用藥物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