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五十三•刺志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願聞虛實之要。

  歧伯對曰:氣實形實,氣虛形虛,此其常也,反此者病。穀盛氣盛,穀虛氣虛,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脈實血實,脈虛血虛,此其常也,反此者病。

  帝曰:如何而反。

  歧伯曰:氣虛身熱,此謂反也。穀入多而氣少,此謂反也。穀不入而氣多,此謂反也。脈盛血少,此謂反也。脈少血多,此謂反也。

  氣盛身寒,得之傷寒。氣虛身熱,得之傷暑。穀入多而氣少者,得之有所脫血濕居下也。穀入少而氣多者,邪在胃及與肺也。脈小血多者,飲中熱也。脈大血少者,脈有風氣,水漿不入,此之謂也。

  夫實者,氣入也。虛者,氣出也。氣實者,熱也。氣虛者,寒也。入實者,左手開鍼空也。入虛者,左手閉鍼空也。


【翻譯】

  黃帝問道:我想瞭解有關虛實的道理。

  岐伯回答說:氣充實的,形體就壯實,氣不足的,形體就虛弱,這是正常的生理狀態,若與此相反的,就是病態。納谷多的氣盛,納穀少的氣虛,這是正常現象,若與此相反的,就是病態。脈搏大而有力的,是血液充盛,脈搏小而細弱的,是血液不足,這是正常現象,若與此相反的,就是病態。

  黃帝又問:反常現象是怎樣的?

  岐伯說:氣盛而身體反覺寒冷,氣虛而身體反感發熱的,是反常現象;飲食雖多而氣不足,飲食不進而氣反盛的,都是反常現象;脈搏盛而血反少,脈搏小而血反多的,也是反常現象。

  氣旺盛而身體寒冷,是受了寒邪的傷害。氣不足而身發熱,是受了暑熱的傷害。飲食雖多而氣反少的,是由於失血或濕邪聚居於下部之故。飲食雖少而反氣盛的,是由於邪氣在胃和肺。脈搏小而血多,是由於病留飲而中焦有熱。脈搏大而血少,是由於風邪侵入脈中且湯水不進之故。這些就是形成虛實反常的機理。

  大凡實證,是由於邪氣亢盛侵入人體;虛證,是由於人體正氣外泄。氣實的多表現為熱象;氣虛的多表現為寒象。針刺治療實證,出針後,左手不要按閉針孔,使邪氣外泄;治療虛證,出針後,左手隨即閉合針孔,使正氣不得外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