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四十九•脈解•無壓力閱讀版


  太陽所謂腫腰脽痛者,正月太陽寅,寅,太陽也,正月陽氣出在上,而陰氣盛,陽未得自次也,故腫腰脽痛也。病偏虛為跛者,正月陽氣凍解地氣而出也,

  所謂偏虛者冬寒頗有不足者,故偏虛為跛也。

  所謂強上引背者,陽氣大上而爭故強上也。

  所謂耳鳴者,陽氣萬物盛上而躍,故耳鳴也。

  所謂甚則狂巔疾者,陽盡在上,而陰氣從下,下虛上實,故狂巔疾也。

  所謂浮為聾者,皆在氣也。

  所謂入中為瘖者,陽盛已衰,故為瘖也。

  內奪而厥,則為瘖俳,此腎虛也。少陰不至者,厥也。

  少陽所謂心脇痛者,言少陽盛也,盛者心之所表也。

  九月陽氣盡而陰氣盛,故心脇痛也,

  所謂不可反側者,陰氣藏物也,物藏則不動,故不可反側也。

  所謂甚則躍者,九月萬物盡衰,草木畢落而墮,則氣去陽而之陰,氣盛而陽之下長,故謂躍。

  陽明所謂洒洒振寒者,陽明者,午也,五月盛陽之陰也,陽盛而陰氣加之,故洒洒振寒也。

  所謂脛腫而股不收者,是五月盛陽之陰也,陽者衰於五月,而一陰氣上,與陽始爭,故脛腫而股不收也。

  所謂上喘而為水者,陰氣下而復上,上則邪客於藏府間,故為水也。

  所謂胸痛少氣者,水氣在藏府也,水者,陰氣也,陰氣在中,故胸痛少氣也。

  所謂甚則厥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者,陽氣與陰氣相薄,水火相惡,故惕然而驚也。

  所謂欲獨閉戶牖而處者,陰陽相薄也,陽盡而陰盛,故欲獨閉戶牖而居。

  所謂病至則欲乘高而歌,棄衣而走者,陰陽復爭,而外并於陽,故使之棄衣而走也。

  所謂客孫脈則頭痛鼻鼽腹腫者,陽明并於上,上者,則其孫絡太陰也,故頭痛鼻鼽腹腫也。

  太陰所謂病脹者,太陰子也,十一月萬物氣皆藏於中,故曰病脹;

  所謂上走心為噫者,陰盛而上走於陽明,陽明絡屬心,故曰上走心為噫也;

  所謂食則嘔者,物盛滿而上溢,故嘔也;

  所謂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者,十二月陰氣下衰,而陽氣且出,故曰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也。

  少陰所謂腰痛者,少陰者,腎也,十月萬物陽氣皆傷,故腰痛也;

  所謂嘔欬上氣喘者,陰氣在下,陽氣在上,諸陽氣浮,無所依從,故嘔欬上氣喘也;

  所謂色色不能久立,久坐起則目䀮䀮無所見者,萬物陰陽不定未有主也。

  秋氣始至,微霜始下,而方殺萬物,陰陽內奪故目䀮䀮無所見也;

  所謂少氣善怒者,陽氣不治,陽氣不治,則陽氣不得出,肝氣當治而未得,故善怒,善怒者,名曰煎厥;

  所謂恐如人將捕之者,秋氣萬物未有畢去,陰氣少,陽氣入,陰陽相薄,故恐也;

  所謂惡聞食臭者,胃無氣,故惡聞食臭也;

  所謂面黑如地色者,秋氣內奪,故變於色也;

  所謂欬則有血者,陽脈傷也,陽氣未盛於上而脈滿,滿則欬,故血見於鼻也。

  厥陰所謂㿉疝婦人少腹腫者,厥陰者,辰也,三月陽中之陰邪在中,故曰㿉疝少腹腫也。

  所謂腰脊痛不可以俛仰者,三月一振榮華萬物,一俛而不仰也。

  所謂㿉癃疝膚脹者,曰陰亦盛而脈脹不通,故曰㿉癃疝也。

  所謂甚則嗌乾熱中者,陰陽相薄而熱,故嗌乾也。


【翻譯】

  ***[1]篇名脈解:本篇的脈不是討論把脈,而是討論三陰三陽經脈之氣,及其六經病變所導致的疾病症狀,故篇名取名為脈解。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六經病變出現的部位與症狀。

  二、說明六經都有所屬的月份,因此每條經絡在特定月份,有容易出現病變的規律。

  三、介紹了六經與月份的配合以及相應的月建。

  四、分析了四時陰陽盛衰與六經病變的關係。

  五、詳細解釋了六經病變的機理。

  ***[3]脽:音ㄕㄨㄟˊ,shuí。指臀部。

  ***[4]瘖俳:指喑啞不能說話,四肢癱瘓不能活動的病變。多由腎精虧虛,導致腎氣厥逆所致。

  ***[5]俳:痱也。痱:音féi,ㄈㄟˊ,古代稱偏癱症,身體癱瘓行動不便。


  太陽經有所謂腰腫和臀部疼痛,是因為正月屬於太陽,而月建在寅,正月是陽氣生髮的季節,但陰寒之氣尚盛,當旺不旺,病及於經,故發生腰腫和臀部疼痛。

  病有陽氣不足而發為偏枯跛足的,是因為正月裡陽氣促使冰凍解散,地氣從下上出,由於寒冬的影響,陽氣頗感不足,若陽氣偏虛於足太陽經一側,則發生偏枯跛足的症狀。

  所謂頸項強急而牽引背部的,是因為陽氣劇烈的上升而爭引,影響於足太陽經脈,所以發生頸項強急。

  所謂出現耳鳴症狀的,是因為陽氣過盛,好象萬物向上盛長而活躍,盛陽循經上逆,故出現耳鳴。

  所謂陽邪亢盛發生狂病癲癇的,是因為陽氣盡在上部,陰氣卻在下面,下虛而上實,所以發生狂病和癲癇病。

  所謂逆氣上浮而致耳聾的,是因為氣分失調,陽氣進入內部不能言語。

  若房事不節內奪腎精,精氣耗散而厥逆,就會發生瘖痱病(喑啞不能說話,四肢癱瘓不能活動),這是因為腎虛,少有病的精氣不至而發生厥逆。


【陳擎文補註】

  (1).我個人認為,《黃帝內經》在本篇有加密。


  少陽所以發生心脅痛的症狀,是因少陽屬九月,月建在戌,少陽脈散絡心包,為心之表,九月陽氣將盡,陰氣方盛,邪氣循經而病,所以心脅部發生疼痛。

  所謂不能側身轉動,是因為九月陰氣盛,萬物皆潛藏而不動,少陽經氣應之,所以不能轉側。

  所謂甚則跳躍,是因為九月萬物衰敗,草木盡落而墜地,人身的陽氣也由表入裡,陰氣旺盛在上部,陽氣向下而生長,活動於兩足,所以容易發生跳躍的狀態。

  陽明經有所謂灑灑振寒的症狀,是因為陽明旺於五月,月建在午,五月是陽極而生的時候,人體也是一樣,陰氣加于盛陽之上,故令人灑灑然寒栗。

  所謂足脛浮腫而腿弛緩不收,是因為五月陽盛極而陰生,陰氣始衰,在下初之一陰,向上與陽氣相爭,致使陽明經脈不和,故發生足脛浮腫而兩腿弛緩不收的症狀。

  所謂因水腫而致喘息的,是由於土不制水,陰氣自下而上,居於臟腑之間,水氣不化,故為水腫之病,水氣上犯肺臟,所以出現喘息的症狀。

  所謂胸部疼痛呼吸少氣的,也是由於水氣停留於臟腑之間,水液屬於陰氣,停留於臟腑,上逆於心肺,所以出現胸痛少氣的症狀。

  所謂病甚則厥逆,厭惡見人與火光,聽到木擊的聲音則驚惕不已,這是由於陽氣與陰氣相爭,水火不相協調,所以發生驚惕一類的症狀。

  所謂想關閉門窗而獨居的,是由於陰氣與陽氣相爭,而外並與陽經使陽氣盛,陽主熱主動,熱盛於上,所以病人喜歡登高而歌,熱盛於外,所以棄衣而走。

  所謂客于孫脈則頭痛、鼻塞和腹部脹腫的,是由於陽明經的邪氣上逆,若逆於本經的細小絡脈,就出現頭痛鼻塞的症狀,若逆于太陰脾經,就出現腹部腫脹的症狀。

  ***[1]噫:指噯氣。


  太陰經脈有所謂病腹脹的,是因為太陰為陰中至陰,應於十一月,月建在子,此時陰氣最盛,萬物皆閉藏於中,人氣亦然,陰邪循經入腹,所以發生腹腫的症狀。

  所謂上走於心而為噯氣的,是因為陰盛邪,陰邪循脾經上走于陽明胃經,足陽明之正上通於心,心主噯氣,所以說上走於心就會發生噯氣。

  所謂食入則嘔吐的,是因為脾病,食物不能運化,胃中盛滿而上溢,所以發生嘔吐的症狀。

  所謂得到大便和失氣就覺得爽快而病減的,是因為十二月陰氣盛極而下衰的,陽氣初生,人體也是一樣,腹中陰邪得以下行,所以腹脹噯氣的病人得到大便或失氣後,就覺得爽快,就象病減輕了似的。

  ***[1]煎厥:是陽氣亢盛,煎熬津液,使陰精耗竭而導致的氣逆昏厥的病症。


  少陰有所謂腰痛的,是因為足少有病應在十月,月建在申,十月陰氣初生,萬物肅殺,陽氣被抑制,腰為腎之府,故出現腰痛的症狀。

  所謂嘔吐、咳嗽、上氣喘息的,是因為陰氣盛于下,陽氣浮越於上而無所依附,少陰脈從腎上貫肝膈入肺中,故出現嘔吐、咳嗽、上氣喘息的症狀。

  所謂身體衰弱不能久立,久坐起則眼花繚亂視物不清的,是因為七月秋氣始至,微霜始降,陰陽交替尚無定局,萬物因受肅殺志氣而衰退,人體陰陽之氣衰奪,故不能久立,久坐乍起則兩目視物不清。

  所謂少氣善怒的,是因為秋天陽氣下降,失去調其作用少陽經陽氣不得外出,陽氣鬱滯在內,肝氣鬱結不得疏泄,不能約束其所管,故容易發怒,怒則其逆而厥,叫做“煎厥”。

  所謂恐懼不安好象被人捉捕一樣,是因為秋天陰氣始生,萬物尚未盡衰,人體應之,陰氣少,陽氣入,陰陽交爭,循經入腎,故恐懼如人將捕之。

  所謂厭惡食物氣味的,是因為腎火不足,不能溫養化源,致使胃氣虛弱,消化功能已失故不欲進食而厭惡食物的氣味。

  所謂面色發黑如地色的,是因為秋天肅殺之氣耗散內臟精華,精氣內奪而腎虛,故面色發黑。

  所謂咳嗽則出血的,是上焦陽脈損傷,陽氣未盛於上,血液充斥于脈管,上部脈滿則肺氣不利,故咳嗽,絡脈傷則血見於鼻。

  厥陰經脈為病有所謂蘈疝,及婦女少腹腫的,是因為厥陰應於三月,月建在辰,三月陽氣方長,陰氣尚存,陰邪積聚於中,循厥陰肝經發病,故發生陰囊腫大疼痛及婦女少腹腫的症狀。

  所謂腰脊痛不能俯仰的,是因為三月陽氣振發,萬物榮華繁茂,然尚有餘寒,人體應之,故出現腰脊疼痛而不能俯仰的症狀。

  所謂有蘈癃疝、膚皮腫脹的,也是因為陰邪旺盛,以致厥有病脈脹閉不通,故發生前陰腫痛、小便不利以及膚脹等病。

  所謂病甚則咽乾熱中的,是因為三月陰陽相爭而陽氣勝,陽勝產生內熱,熱邪循厥陰肝經上逆入喉,故出現咽喉乾燥的症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