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四十八•大奇論•無壓力閱讀版


  肝滿腎滿肺滿皆實,即為腫。肺之雍喘而兩胠滿,肝雍兩胠滿,臥則驚,不得小便;腎雍腳下至少腹滿,脛有大小,髀䯒大跛,易偏枯。

  心脈滿大,癇瘛筋攣。肝脈小急,癇瘛筋攣。肝脈騖暴,有所驚駭,脈不至若瘖,不治自已。腎脈小急,肝脈小急,心脈小急,不鼓皆為瘕。腎肝并沈為石水,并浮為風水,并虛為死,并小絃欲驚。

  腎脈大急沈,肝脈大急沈,皆為疝,心脈搏滑急為心疝。肺脈沈搏為肺疝。三陽急為瘕,三陰急為疝,二陰急為癇厥,二陽急為驚。

  脾脈外鼓,沈為腸澼,久自已,肝脈小緩為腸澼易治。腎脈小搏,沈為腸澼,下血血溫身熱者死。心肝澼亦下血,二藏同病者可治。其脈小沈濇為腸澼,其身熱者死,熱見七日死。

  胃脈沈鼓濇胃外鼓大,心脈小堅急,皆鬲偏枯。男子發左,女子發右,不瘖舌轉,可治,三十日起。其從者瘖,三歲起。年不滿二十者,三歲死。

  脈至而搏,血衂身熱者死,脈來懸鉤浮為常脈。脈至如喘名曰暴厥,暴厥者,不知與人言。脈至如數,使人暴驚,三四日自已。

  脈至浮合,浮合如數,一息十至以上,是經氣予不足也,微見九十日死,脈至如火薪然,是心精之予奪也,草乾而死;脈至如散葉,是肝氣予虛也,木葉落而死;脈至如省客,省客者,脈塞而鼓,是腎氣予不足也,懸去棗華而死;脈至如丸泥是胃精予不足也,榆莢落而死;脈至如橫格,是膽氣予不足也,禾熟而死;脈至如弦縷,是胞精予不足也,病善言,下霜而死,不言可治;脈至如交漆,交漆者,左右傍至也,微見三十日死;脈至如涌泉浮鼓,肌中太陽氣予不足也,少氣味,韭英而死。脈至如頹土之狀,按之不得,是肌氣予不足也,五色先見黑白壘發死;脈至如懸雍,懸雍者浮,揣切之益大,是十二俞之予不足也,水凝而死;脈至如偃刀,偃刀者,浮之小急,按之堅大急,五藏菀熟,寒熱獨并於腎也,如此其人不得坐,立春而死,脈至如丸滑不直手,不直手者,按之不可得也,是大腸氣予不足也,棗葉生而死;脈至如華者,令人善恐,不欲坐臥,行立常聽,是小腸氣予不足也,季秋而死。


【翻譯】

  ***[1]篇名:。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

  二、

  三、

  肝經、腎經、肺經脹滿者,其脈搏必實,當即發為浮腫。

  肺脈壅滯,則喘息而兩脅脹滿。肺脈壅滯,則兩脅脹滿,睡臥時驚惕不安,小便不利。肺脈壅滯,則脅下至少腹部脹滿,兩側脛部粗細大小不同,患側脾脛腫大,活動受限,日久且易發生偏枯病。

  心脈滿大,是心經熱盛,耗劫肝陰,心神被傷,筋脈失養,故發生癲癇、抽搐及筋脈拘攣等症。肝脈小急,是肝血虛而寒滯肝脈,血不養心,筋脈不利,也能出現癲癇、抽搐和筋脈拘攣。肝脈的搏動急疾而亂,是由於受了驚嚇,如果按不到脈搏或突然出現失音的,這是因驚嚇一時氣逆而致脈氣不通不需治療,待其氣通即可恢復。

  腎、肝、心三脈細小而急疾,指下浮取鼓擊不明顯,是氣血積聚在腹中,皆當發為瘕病。

  腎脈和肝脈均見沉脈,為石水病;均見浮脈,為風水病;均見虛脈,為死症;均見小兒兼弦之脈,將要發生驚病。

  腎脈沉大急疾,肝脈沉大急疾,均為疝病。心脈搏動急疾流利,為心疝;肺脈沉而搏擊於指下,為肺疝。

  太陽之脈急疾,是受寒血凝為瘕;太陰之脈急疾,是受寒氣聚為疝;少陰之脈急疾,是邪乘心腎,發為癇厥;陽明之脈急疾,是木邪乘胃,發為驚駭。

  脾脈見沉而又有向外鼓動之象,是痢疾,為裡邪出表的脈象日久必然自愈。肝脈小而緩慢的,為痢疾邪氣較輕,容易治癒。腎脈沉小而動,是痢疾,或大便下血,若血熱身熱,是邪熱有餘,真陰傷敗,為預後不良的死症。心肝二髒所發生的痢疾,亦見下血,如果是兩髒同病的,可以治療,若其脈都出現小沉而澀滯的痢疾,兼有身熱的,預後多不良,如連續身熱七天以上,多屬死症。

  胃脈沉而應指澀滯,或者浮而應指甚大,以及心脈細小堅硬急疾的,都屬氣血隔塞不通,當病偏枯半身不遂。若男子發病在左側,女子發病在右側,說話正常,舌體轉動靈活,可以治療,經過三十天可以痊癒。如果男病在右,女病在左,說話發不出聲音的,需要三年才能痊癒。如果患者年齡不滿二十歲,此為稟賦不足,不出三年就要死亡。

  脈來搏指有力,病見衄血而身發熱,為真陰脫敗的死證。若是脈來浮鉤如懸的,則是失血的常見之脈。

  脈來喘急,突然昏厥,不能言語的,名叫暴厥。脈來如熱盛之數,得之暴受驚嚇,經過三四天就會自行恢復。

  脈來如浮波之合,象熱盛時的數脈一樣急疾,一呼一吸跳動十次以上,這是經脈之氣均已不足的現象,從開始見到這種脈象起,經過九十天就要死亡。脈來如新燃之火,臨勢很盛,這是心臟的精氣已經虛失,至秋末冬初野草乾枯的時候就要死亡。脈來如散落的樹葉,浮泛無根,這是肝臟精氣虛極,至深秋樹木落葉時就要死亡。脈來如訪問之客,或來或去,或停止不動,或搏動鼓指,這是腎臟的精氣不足,在初夏棗花開落的時候,火旺水敗,就會死亡。脈來如泥丸,堅強短澀,這是胃腑精氣不足,在春末夏初榆莢枯落的時候就要死亡。脈來如有橫木在指下,長而堅硬,這是膽的精氣不足,到秋後穀類成熟的時候,金旺木敗,就要死亡。脈來緊急如弦,細小如縷是胞脈的精氣不足,若患者反多言語,是真陰虧損而虛陽外現,在下霜時,陽氣虛敗,就會死亡;若患者靜而不言,則可以治療;脈來如交漆,纏綿不清,左右旁至,為陰陽偏敗,從開始見到這種脈象起三十日就會死亡。脈來如泉水上湧,浮而有力,鼓動於肌肉中,這是足太陽膀胱的精氣不足,症狀是呼吸氣短,到春天嘗到新韭菜的時候就要死亡。脈來如傾頹的腐士,虛大無力,重按則無,這是脾臟精氣不足,若面部先見到五色中的黑色,是土敗水侮的現象,到春天發生的時候,木旺土衰,就要死亡。如懸雍之上大下小,浮取揣摩則愈覺其大,按之益大,與筋骨相離,這是十二俞的精氣不足,十二俞均屬太陽膀胱經,故在冬季結冰的時候,陰盛陽絕,就要死亡。

  脈來如仰臥的刀口,浮取小而急疾,重按堅大而急疾,這是五臟鬱熱形成的寒熱交並於腎臟,這樣的病人盡能睡臥,不能坐起,至立春陽盛陰衰時就要死亡。脈來如彈丸,短小而滑,按之無根,這是大腸的精氣不足,在初夏棗草樹生葉的時候,火旺金衰,就要死亡。脈來如草木之花,輕浮柔弱,其人易發驚恐,坐臥不寧,內心多疑,所以不論行走或站立時,經常偷聽別人的談話,這是小腸的精氣不足,到秋末陰盛陽衰的季節就要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