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四十三•痺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痺之安生。

  歧伯對曰: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痺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痺,寒氣勝者為痛痺,濕氣勝者為著痺也。

  帝曰:其有五者,何也。

  歧伯曰:以冬遇此者為骨痺,以春遇此者為筋痺,以夏遇此者為脈痺,以至陰遇此者為肌痺,以秋遇此者為皮痺。

  帝曰:內舍五藏六府,何氣使然。

  歧伯曰:五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內舍於其合也。故骨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腎;筋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肝;脈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心;肌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脾;皮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肺,所謂痺者,各以其時,重感於風寒濕之氣也。

  凡痺之客五藏者,肺痺者,煩滿喘而嘔;心痺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上氣而喘,嗌乾善噫,厥氣上則恐;肝痺者,夜臥則驚,多飲數小便,上為引如懷;腎痺者,善脹,尻以代踵,脊以代頭;脾痺者,四支解墯,發欬嘔汁,上為大塞;腸痺者,數飲而出不得,中氣喘爭,時發飱泄;胞痺者,少腹膀胱,按之內痛,若沃以湯,澀於小便,上為清涕。

  陰氣者,靜則神藏,躁則消亡。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淫氣喘息,痺聚在肺;淫氣憂思,痺聚在心;淫氣遺溺,痺聚在腎;淫氣乏竭,痺聚在肝;淫氣肌絕,痺聚在脾。諸痺不已,亦益內也,其風氣勝者,其人易已也。

  帝曰:痺,其時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故何也。

  歧伯曰:其入藏者死,其留連筋骨閒者疼久,其留皮膚閒者易已。

  帝曰:其客於六府者何也。

  歧伯曰:此亦其食飲居處,為其病本也。六府亦各有俞,風寒濕氣中其俞,而食飲應之,循俞而入,各舍其府也。

  帝曰:以鍼治之,柰何。

  歧伯曰:五藏有俞,六府有合,循脈之分,各有所發,各隨其過,則病瘳也。

  帝曰:榮衛之氣,亦令人痺乎。

  歧伯曰:榮者水穀之精氣也,和調於五藏,灑陳於六府,乃能入於脈也;故循脈上下,貫五藏絡六府也。衛者水穀之悍氣也,其氣慓疾滑利,不能入於脈也;故循皮膚之中,分肉之閒,熏於肓膜,散於胸腹,逆其氣則病,從其氣則愈。不與風寒濕氣合,故不為痺。

  帝曰:善。痺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熱,或燥,或濕,其故何也。

  歧伯曰:痛者,寒氣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榮衛之行濇,經絡時踈,故不通,皮膚不營,故為不仁。其寒者,陽氣少,陰氣多,與病相益,故寒也;其熱者,陽氣多,陰氣少,病氣勝陽遭陰,故為痺熱。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濕甚也,陽氣少,陰氣盛,兩氣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帝曰:夫痺之為病,不痛何也。

  歧伯曰:痺在於骨則重,在於脈則血凝而不流,在於筋則屈不伸,在於肉則不仁,在於皮則寒,故具此五者,則不痛也。凡痺之類,逢寒則蟲,逢熱則縱。

  帝曰:善。


【翻譯】

  ***[1]篇名痹論:痹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論述了風寒濕三邪雜合傷人是痹病的主要成因。由於感受風寒濕三邪的輕重有別,以及邪氣侵犯的部位和體質的不同,因此就產生了不同的病症。

  二、痹病從原因分類:「風勝:行痹」,「寒勝:痛痹」,「濕勝:著痹」。

  三、從四時分類:「春:筋痹」,「夏:脈痹」,「長夏:肌痹」,「秋:皮痹」,「冬:骨痹」

  四、從病邪深入或邪氣直接入裡分類:肝痹,心痹,脾痹,肺痹,腎痹,腸痹,胞痹。

  五、論述了風寒濕邪侵入臟腑為痹的徑路:一是由五體之痹日久不愈,內傳所合的五臟;二是由病邪循五臟六腑之腧直接侵入體內,形成五臟六腑之痹。

  六、強調痹病的發生還和機體內部的失調有關。如果營衛運行正常,“不與風寒濕氣合”,就不會引起痹病。只有在營衛運行失常的情況下,復感風寒濕邪,才會致病。

  七、指出了病邪性質、發病部位和痹病的預後關係:“其風氣勝者,其人易已”;“其留皮膚間者,易已”;“其留連筋骨間者,疼久”;“其入臟者,死”。

  ***[1]舍:羈留的意思。

  ***[1]心下鼓:指心悸。

  ***[1]善噫:因心痹,氣機不暢,發出歎氣。

  ***[1]尻以代踵:尻,骶尾部;踵,腳跟;尻以代踵,指只能坐不能站,更不能行走的意思。

  ***[1]若沃以湯:湯,熱水;若沃以湯,形容熱甚,如熱水灌之。

  ***[1]陰氣:指五臟的精氣。

  ***[1]淫氣:指五臟內逆亂失和的氣。

  ***[1]乏竭:疲乏口渴的意思。

  ***[1]益內:益,通溢,蔓延的意思;益內,指病重向內發展。

  ***[1]各有所發:各經受邪,均在經脈循行的部位發生病變而出現症狀。

  ***[1]各隨其過,則病瘳:各隨病變部位而治療則病能痊癒;瘳,病痊癒的意思。

  ***[1]兩氣相感:指人體偏盛的陰氣與以溫邪為主的風寒相互作用。

  ***[1]蟲:歷代解釋不一,《甲乙經》《太素》都作“急”,本文從之。


  黃帝問道:痹病是怎樣產生的?

  岐伯回答說:由風、寒、濕三種邪氣雜合傷人而形成痹病。其中風邪偏勝的叫行痹,寒邪偏勝的叫痛痹,詩協偏勝的叫著痹。

  黃帝問道:痹病又可分為五種,為什麼?

  岐伯說:在冬天得病稱為骨痹;在春天得病的稱為筋痹;在夏天得病的稱為脈痹;在長夏得病的稱為肌痹;在秋天得病的稱為皮痹。

  黃帝問道:痹病的冰鞋又有內侵而累及五臟六腑的,是什麼道理?

  岐伯說:五臟都有與其相合的組織器官,若病邪久留不除,就會內犯於相合的內臟。所以,骨痹不愈,再感受邪氣,就會內舍於心;肌痹不愈,再感受邪氣,就會內舍於脾;皮痹不愈,再感受邪氣,就會內舍於肺。總之,這些痹證是各髒在所主季節裡重複感受了風、寒、濕氣所造成的。

  凡痹病侵入到五臟,症狀各有不同:肺痹的症狀是煩悶脹滿,喘逆嘔吐,心痹的症狀是血脈不通暢,煩躁則心悸,突然氣逆上壅而喘息,咽幹,易暖氣,厥陰上逆則引起恐懼。肝痹的症狀是夜眠多驚,飲水多而小便頻數,疼痛循肝經由上而下牽引少腹如懷孕之狀。腎痹的症狀是腹部易作脹,骨萎而足不能行,行步時臀部著地,脊柱曲屈畸行,高聳過頭。脾痹的症狀是四肢倦怠無力,咳嗽,嘔吐清水,上腹部痞塞不通。腸痹的症狀是頻頻飲水而小便困難,腹中腸鳴,時而發生完穀不化的泄瀉。膀胱痹的症狀是少腹膀胱部位按之疼痛,如同灌了熱水似的,小便澀滯不爽,上部鼻流青涕。

  五臟精氣,安靜則精神內守,躁動則易於耗散。若飲食過量,腸胃就要受損。致痹之邪引起呼吸喘促,是痹發生在肺;致痹之邪引起憂傷思慮,是痹發生在心;致痹之痹引起遺尿,是痹發生在腎;致痹之邪引起疲乏衰竭,是痹發生在肝;致痹之邪引起肌肉瘦削,是痹發生在脾。總之,各種痹病日久不愈,病變就會進一步向內深入。其中風邪偏勝的容易痊癒。

  黃帝問道:患了痹病後,有的死亡,有的疼痛經久不愈,有的容易痊癒,這是什麼緣故?

  岐伯說:痹邪內犯到五臟則死,痹邪稽留在筋骨間的則痛久難愈,痹邪停留在皮膚間的容易痊癒。

  黃帝問道:痹邪侵犯六腑是何原因?

  岐伯說:這也是以飲食不節、起居失度為導致腹痹的根本原因。六腑也各有俞穴,風寒濕邪在外侵及它的俞穴,而內有飲食所傷的病理基礎與之相應,於是病邪就循著俞穴如裡,留滯在相應的腑。

  黃帝問道:怎樣用針刺治療呢?

  岐伯說:五臟各有輸穴可取,六腑各有合穴可取,循著經脈所行的部位,各有發病的徵兆可察,根據病邪所在的部位,取相應的輸穴或合穴進行針刺,病就可以痊癒了。

  黃帝問道:營衛之氣亦能使人發生痹病嗎?

  岐伯說:營是水穀所化生的精氣,它平和協調地運行於五臟,散佈於六腑,然後匯入脈中,所以營衛氣循著經脈上下運行,起到連貫五臟,聯絡六腑的作用。胃是水穀所化生的悍氣,它流動迅疾而滑利,不能進入脈中,所以循行於皮膚肌肉之間,薰蒸於肓膜之間,敷布於胸腹之內。若營衛之氣的循行逆亂,就會生病,只要營衛之氣順從調和了,病就會痊癒。總的來說,營衛之氣若不於風寒濕邪相合,則不會引起痹病。

  黃帝說:講得好!痹病,有的疼痛,有的不痛,有的麻木不仁,有的表現為寒,有的表現為熱,有的皮膚乾燥,有的皮膚濕潤,這是什麼緣故?

  岐伯說:痛是寒氣偏多,有寒所以才痛。不痛而麻木不仁的,系患病日久,病邪深入,營衛之氣運行澀滯,致使經絡中氣血空虛,所以不痛;皮膚得不到營養,所以麻木不仁。表現為寒象的,是由於機體陽氣不足,陰氣偏盛,陰氣助長寒邪之勢,所以表現為寒象。表現為熱象的,是由於機體陽氣偏盛,陰氣不足,偏勝的陽氣與偏勝的風邪相結合而乘陰分,所以出現熱象。多汗而皮膚濕潤的,是由於感受邪濕太甚,加之機體陽氣不足,陰氣偏盛,濕邪與偏盛的陰氣相結合,所以汗出而皮膚濕潤。

  黃帝問道:痹病而不甚疼痛是什麼緣故?

  岐伯說:痹發生在骨則身重;發生在脈則血凝澀而不暢;發生在筋則曲屈不能伸;發生在肌肉則麻木不仁;發生在皮膚則寒冷。如果有這五種情況,就不甚疼痛。凡痹病一類疾患,遇寒則筋脈拘急,遇熱則筋脈弛緩。

  黃帝道:講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