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三十八•欬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肺之令人欬,何也。

  歧伯對曰:五藏六府,皆令人欬,非獨肺也。

  帝曰:願聞其狀。

  歧伯曰: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氣,邪氣以從其合也。其寒飲食入胃,從肺脈上至於肺,則肺寒,肺寒則外內合,邪因而客之,則為肺欬。

  五藏各以其時受病,非其時,各傳以與之。

  人與天地相參,故五藏各以治,時感於寒,則受病,微則為欬,甚者為泄為痛。

  乘秋則肺先受邪,乘春則肝先受之,乘夏則心先受之,乘至陰則脾先受之,乘冬則腎先受之。

  帝曰:何以異之。

  歧伯曰:肺欬之狀,欬而喘息有音,甚則唾血。

  心欬之狀,欬則心痛。

  喉中介介如梗狀,甚則咽腫喉痺。

  肝欬之狀,欬則兩脇下痛,甚則不可以轉,轉則兩胠下滿。

  脾欬之狀,欬則右脇下痛陰陰引肩背,甚則不可以動,動則欬劇。

  腎欬之狀,欬則腰背相引而痛,甚則欬涎。

  帝曰:六府之欬柰何,安所受病。

  歧伯曰:五藏之久欬,乃移於六府,

  脾欬不已,則胃受之,胃欬之狀,欬而嘔,嘔甚則長蟲出。

  肝欬不已,則膽受之,膽欬之狀,欬嘔膽汁,肺欬不已,則大腸受之,大腸欬狀,欬而遺失。

  心欬不已,則小腸受之,小腸欬狀,欬而失氣,氣與欬俱失。

  腎欬不已,則膀胱受之,膀胱欬狀,欬而遺溺。

  久欬不已,則三焦受之,三焦欬狀,欬而腹滿,不欲食飲,此皆聚於胃,關於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腫氣逆也。

  帝曰:治之柰何。

  歧伯曰:治藏者,治其俞,治府者,治其合。浮腫者,治其經。

  帝曰:善。


【翻譯】

  ***[1]篇名欬論:欬:ㄎㄜˊ,ké。通「咳」。咳嗽聲。本篇說明咳嗽的病變,屬於肺,但五臟六腑的病變,都能影響於肺,並說明咳嗽的治療原則。故篇名取名為欬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咳嗽的病變,固屬於肺,而五臟六腑的病變,又都能影響於肺,使之功能失常,發為咳嗽。

  二、咳嗽發病與四時有很大關係。

  三、咳嗽日久不愈,臟病可以移腑。

  四、指出咳嗽的治療原則。


  黃帝問道:肺臟有病,都能使人咳嗽,這是什麽道理?

  岐伯回答說:五臟六腑有病,都能使人咳嗽,不單是肺病如此。

  黃帝說:請告訴我各種咳嗽的症狀。

  岐伯說:皮毛與肺是想配合的,皮毛先感受了外邪,邪氣就會影響到肺臟。再由於吃了寒冷的飲食,寒氣在胃循著肺脈上於肺,引起肺寒,這樣就使內外寒邪相合,停留於肺臟,從而成為肺咳。這是肺咳的情況。

  至於五臟六腑之咳,是五臟各在其所主的時令受病,並非在肺的主時受病,而是各臟之病傳給肺的。

  人和自然界是相應的,故五臟在其所主的時令受了寒邪,使能得病,若輕微的,則發生咳嗽,嚴重的,寒氣入裡就成為腹瀉、腹痛。

  所以當秋天的時候,肺先受邪;當春天的時候,肝先受邪;當夏天的時候,心先受邪;當長夏太陰主時,脾先受邪;當冬天的時候,腎先受邪。

  黃帝道:這些咳嗽怎樣鑒別呢?

  岐伯說:肺咳的症狀,咳而氣喘,呼吸有聲,甚至唾血。

  心咳的症狀,咳則心痛,喉中好象有東西梗塞一樣,甚至咽喉腫痛閉塞。

  肝咳的症狀,咳則兩側脅肋下疼痛,甚至痛得不能轉側,轉側則兩脅下脹滿。

  脾咳的症狀,咳則右脅下疼痛,並隱隱然疼痛牽引肩背,甚至不可以動,一動就會使咳嗽加劇。

  腎咳的症狀,咳則腰背互相牽引作痛,甚至咳吐痰涎。

  黃帝道:六腑咳嗽的症狀如何?是怎樣受病的?

  岐伯說:五臟咳嗽日久不愈,就要傳移於六腑。

  例如脾咳不愈,則胃就受病;胃咳的症狀,咳而嘔吐,甚至嘔出蛔蟲。

  肝咳不愈,則膽就受病,膽咳的症狀是咳而嘔吐膽汁。

  肺咳不愈,則大腸受病,大腸咳的症狀,咳而大便失禁。

  心咳不愈,則小腸受病,小腸咳的症狀是咳而放屁,而且往往是咳嗽與失氣同時出現。

  腎咳不愈,則膀胱受病;膀胱咳的症狀,咳而遺尿。

  以上各種咳嗽,如經久不愈,則使三焦受病,三焦咳的症狀,咳而腹滿,不想飲食。

  凡此咳嗽,不論由於那一臟腑的病變,其邪必聚於胃,並循著肺的經脈而影響及肺,才能使人多痰涕,面部浮腫,咳嗽氣逆。

  黃帝道:治療的方法怎樣?

  岐伯說:治五臟的咳,取其俞穴;治六腑的咳,取其合穴;凡咳而浮腫的,可取有關臟腑的經穴而分治之。

  黃帝道:講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