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三十七•氣厥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五藏六府,寒熱相移者何。

  歧伯曰:腎移寒於肝,癰腫少氣。

  脾移寒於肝,癰腫筋攣。

  肝移寒於心,狂隔中。

  心移寒於肺,肺消,肺消者飲一溲二,死不治。

  肺移寒於腎,為涌水,涌水者,按腹不堅,水氣客於大腸,疾行則鳴濯濯如囊裹漿,水之病也。

  脾移熱於肝,則為驚衂。

  肝移熱於心,則死。

  心移熱於肺,傳為鬲消。

  肺移熱於腎,傳為柔痓。

  腎移熱於脾,傳為虛,腸澼死,不可治。

  胞移熱於膀胱,則癃溺血。

  膀胱移熱於小腸,鬲腸不便,上為口麋。

  小腸移熱於大腸,為虙瘕為沈。

  大腸移熱於胃,善食而瘦入謂之食亦。

  胃移熱於膽,亦曰食亦。

  膽移熱於腦,則辛頞鼻淵,鼻淵者,濁涕下不止也,傳為衂衊瞑目,故得之氣厥也。


【翻譯】

  ***[1]篇名氣厥論:厥,逆也、氣逆也。本篇論述臟腑氣逆所致的寒熱相移各種病症,如癰腫、狂、鬲消、水、驚、衄、柔痓、腸澼、尿血等,故篇名分取名為氣厥論。本篇討論寒熱相移,皆由氣逆所致,故名。內容討論寒熱之氣在臟腑之間相移傳化而發生的病變,它一方面說明寒熱之氣厥逆,可演變為種種疾病;另一方面又說明人是一個有機整體,一臟有病,可影響其他臟腑。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寒熱之氣在臟腑之間相移傳化而發生的病變。

  二、說明寒熱之氣厥逆,可演變為種種疾病。

  三、說明人是一個有機整體,一臟有病,可影響其他臟腑。


  黃帝問道:五臟六腑的寒熱互相轉移的情況是怎樣的?

  岐伯說:腎移寒於脾,則病癰腫和少氣。

  脾移寒於肝,則癰腫和筋攣。

  肝移寒於心,則病發狂和胸中隔塞。

  心移寒於肺,則為肺消;肺消病的症狀是飲水一分,小便要排二分,屬無法治療的死證。

  肺移寒於腎,則為湧水;湧水病的症狀是腹部按之不甚堅硬,但因水氣留居於大腸,故快走時腸中濯濯鳴響,如皮囊裝水樣,這是水氣之病。

  脾移熱於肝,則病驚駭和鼻衄。

  肝移熱於心,則引起死亡。

  心移熱於肺,日久則為鬲消。

  肺移熱於腎,日久則為柔庢。

  腎移熱於脾,日久漸成虛損;若再患腸澼,便成為無法治療的死症。

  胞室和精室之熱若移到膀胱,則病小便不利和尿血。

  膀胱移熱於小腸,使腸道隔塞,大便不通,熱氣上行,以至口舌糜爛。

  小腸移熱於大腸,則熱結不散,成為伏瘕,或為痔痔。

  大腸移熱於胃,則使人飲食增加而體瘦無力,病稱為食亦。

  胃移熱於膽,也叫做食亦。

  膽移熱於腦,則鼻樑內感覺辛辣而成為鼻淵,鼻淵症狀,是常鼻流濁涕不止,日久可至鼻中流血,兩目不明。

  以上各種病症,皆由於寒熱之氣厥逆,在臟腑中互相移傳而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