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九•太陰陽明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太陰陽明為表裏,脾胃脈也,生病而異者何也。

  歧伯對曰:陰陽異位,更虛更實,更逆更從,或從內,或從外,所從不同,故病異名也。

  帝曰:願聞其異狀也。

  歧伯曰:陽者,天氣也,主外;陰者,地氣也,主內。故陽道實,陰道虛。

  故犯賊風虛邪者,陽受之;食飲不節起居不時者,陰受之。

  陽受之,則入六府,陰受之,則入五藏。

  入六府,則身熱不時臥,上為喘呼;

  入五藏則䐜滿閉塞,下為飱泄,久為腸澼。

  故喉主天氣,咽主地氣。故陽受風氣,陰受濕氣。

  故陰氣從足上行至頭,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陽氣從手上行至頭,而下行至足。

  故曰:陽病者,上行極而下,陰病者,下行極而上。

  故傷於風者,上先受之;傷於濕者,下先受之。

  帝曰: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

  歧伯曰:四支皆稟氣於胃,而不得至經,必因於脾,乃得稟也。今脾病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氣日以衰,脈道不利,筋骨肌肉,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帝曰:脾不主時,何也。

  歧伯曰: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時長四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獨主於時也。脾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土者,生萬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頭足,不得主時也。

  帝曰:脾與胃以膜相連耳,而能為之行其津液,何也。

  歧伯曰:足太陰者三陰也,其脈貫胃屬脾絡嗌,故太陰為之行氣於三陰。

  陽明者,表也,五藏六府之海也,亦為之行氣於三陽。

  藏府各因其經而受氣於陽明,故為胃行其津液。

  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日以益衰,陰道不利,筋骨肌肉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翻譯】

  ***[1]篇名太陰陽明論:太陰,即是足太陰脾。陽明,指足陽明胃。本篇從經脈聯繫、生理功能、受邪及發病特點等方面,廣泛地討論了脾與胃的關係,詳論脾胃病之所以異名異狀等義。太陰、陽明,均是經脈名。本篇從生理、病理方面,對太陰、陽明兩經的表裡關係進行了討論,故名。文中反復論述脾胃相互為用的關係,說明它是孤臟而灌溉四旁的道理。脾胃雖屬表裡關係,但因脾胃在陰陽、虛實、逆從、內外等各種條件上的不同,故發病時雖屬同一誘因而其病變則不一樣。故篇名為《太陰陽明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太陰、陽明表裡兩經在陰陽異位、虛實逆從等方面的不同變化,進而推至三陰三陽六經極其所屬臟腑的發病規律;外感六淫之邪則陽受而多病在六腑,飲食起居不節則陰受之多病在五臟。

  二、說明脾不主時,是因其屬土,位居中央,分旺於四時以長四臟。

  三、說明脾主四肢,是由於脾為胃行其津液以濡養四肢,臟腑亦各因脾經而受氣于陽明,脾病則四肢不用。


  黃帝問道:太陰、陽明兩經,互為表裡,是脾胃所屬的經脈,而所生的疾病不同,是什麽道理?

  伯回答說:太陰屬陰經,陽明屬陽經,兩經循行的部位不同,四時的虛實順逆不同,病或從內生,或從外入,發病原因也有差異,所以病名也就不同。

  黃帝道:我想知道它們不同的情況。

  岐伯說:人身的陽氣,猶如天氣,主衛互於外;陰氣,猶如地氣,主營養於內。所以陽氣性剛多實,陰氣性柔易虛。

  凡是賊風虛邪傷人,外表陽氣先受侵害;飲食起居失調,內在陰氣先受損傷。

  陽分受邪,往往傳入六腑;陰氣受病,每多累及五臟。

  邪入六腑,可見發熱不得安臥,氣上逆而喘促;

  邪入五臟,則見脘腹脹滿,閉塞不通,在下為大便泄瀉,病久而產生痢疾。

  所以喉司呼吸而通天氣,咽吞飲食而連地氣。

  因此陽經易受風邪,陰經易感濕邪。手足三陰經脈之氣,從足上行至頭,再向下沿臂膊到達指端;手足三陽靜脈之氣,從手上行至頭,再向下行到足。所以說,陽經的病邪,先上行至極點,再向下行;陰經的病邪,先下行至極點,再向上行。故風邪為病,上部首先感受;濕邪成疾,下部首先侵害。


【陳擎文補註】

  (1).本段雖然只是在講太陰陽明經的內容,但其實《黃帝內經》是以太陰陽明為例,在示範講解所有表裡經之間的關係,所以這裡面所提到的規律也同樣適用於其它表裡經。

  (2).所有的表裡經,表經屬陽,若有外邪侵入,會先到表經(陽經)。換言之,外邪病是表經病(陽經病)。若沒有治療,就會侵入六腑。舉例而言,若是入胃腑,就會造成全身發熱不得安臥,氣上逆而喘促。

  但若是情志因素或飲食作息因素所導致的病,是裡經病。換言之,內因飲食起居失調病是裡經病(陰經病)。若沒有治療,就會侵入五臟。舉例而言,若是入脾臟,就會造成脘腹脹滿,閉塞不通,在下為大便泄瀉,病久而產生痢疾。

  (3).我們的頸部,前面的喉嚨屬陽,陽經病發在喉嚨。

  後面的咽部屬陰,陰經病發在咽部。

  (4).陰經循行方向,是由下往上,是由腳底往上→到頭部→到肩膀→到手指端。

  陽經循行方向,是有上往下,是由手指端→到頭部→下行到腳底。

  (5).陽經受風邪,陰經受濕邪。

  風邪侵入,由上出發且在表的陽經先受之。

  濕邪成病,由下出發且在裡的陰經先受之。


  黃帝道:脾病會引起四肢功能喪失,這是什麽道理?

  岐伯說:四肢都要承受胃中水谷精氣以濡養,但胃中精氣不能直接到達四肢經脈,必須依賴脾氣的傳輸,才能營養四肢。如今脾有病不能為胃輸送水谷精氣,四肢失去營養,則經氣日漸衰減,經脈不能暢通,筋骨肌肉都得不到濡養,因此四肢便喪失正常的功能了。


【陳擎文補註】

  (1).《黃帝內經》很多篇章提到「脾與四肢」的關係,例如:

  ☎在《素問第二十九•太陰陽明論》提到:「帝曰: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歧伯曰:四支皆稟氣於胃,而不得至經,必因於脾,乃得稟也。今脾病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氣日以衰,脈道不利,筋骨肌肉,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在《素問第二十二•藏氣法時論》提到:「脾病者,身重善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飱泄食不化,取其經,太陰陽明少陰血者」。

  ☎而在《素問第十九•玉機真藏論》提到:

  帝曰:四時之序,逆從之變異也,然脾脈獨何主。

  歧伯曰:脾脈者土也,孤藏以灌四傍者也。

  帝曰:然則脾善惡,可得見之乎。

  歧伯曰: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

  帝曰:惡者何如可見。

  歧伯曰:其來如水之流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如鳥之喙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夫子言脾為孤藏,中央土以灌四傍,其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四支不舉;其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名曰重強。

  ☎在《靈樞第八•本神》提到:「脾藏營,營舍意,脾氣虛則四肢不用,五藏不安,實則腹脹經溲不利」。

  ☎在《素問第七•陰陽別論》提到:「三陽三陰發病,為偏枯痿易,四支不舉」。

  太陽和太陰發病,則為半身不遂的偏枯症,或者變易常用而痿弱無力,或者四肢不能舉動。

  ☎在《素問第七•陰陽別論》提到:「結陽者,腫四支」。

  邪氣鬱結于陽經,則四肢浮腫,以四肢為諸陽之本。

  ☎在《素問第七十六•示從容論》提到:「四支解墯,此脾精之不行也」。

  ☎在《素問第四十二•風論》提到:「脾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怠墯,四支不欲動,色薄微黃,不嗜食,診在鼻上,其色黃」。

  ☎在《素問第四十五•厥論》提到:「酒入於胃,則絡脈滿而經脈虛;脾主為胃行其津液者也,陰氣虛,則陽氣入,陽氣入,則胃不和,胃不和,則精氣竭,精氣竭,則不營其四支也」。

  ☎在《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提到:「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藏;清陽實四支,濁陰歸六府」。

  ☎在《素問第三十•陽明脈解》提到:「四支者,諸陽之本也,陽盛則四支實,實則能登高也」。

  ☎在《素問第三十四•逆調論》提到:「帝曰:人有四支熱,逢逄風寒,如灸如火者,何也。

  「歧伯曰:是人者,陰氣虛,陽氣盛,四支者陽也,兩陽相得而陰氣虛少,少水不能滅盛火,而陽獨治,獨治者不能生長也,獨勝而止耳,逢風而如灸如火者,是人當肉爍也」。


  (2).《黃帝內經》很多篇章提到「脾與肌肉」的關係,例如:

  ☎在《素問第四十四•痿論》提到:「脾主身之肌肉」。

  ☎在《素問第四十四•痿論》提到:「脾氣熱,則胃乾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

  ☎在《素問第二十二•藏氣法時論》提到:「脾病者,身重善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飱泄食不化,取其經,太陰陽明少陰血者」。

  ☎在《素問第二十九•太陰陽明論》提到:「今脾病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氣日以衰,脈道不利,筋骨肌肉,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在《素問第十•五藏生成》提到:「脾之合肉也,其榮脣也,其主肝也」。

  ☎在《素問第十八•平人氣象論》提到:「長夏胃微耎弱曰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代无胃曰死,耎弱有石曰冬病,弱甚曰今病。藏真濡於脾,脾藏肌肉之氣也」。

  脾旺于長夏,故長夏臟真之氣濡養於脾,脾主肌肉,故脾藏肌肉之氣。

  ☎在《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提到:「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藏為脾,在色為黃,在音為宮,在聲為歌,在變動為噦,在竅為口,在味為甘,在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在《素問第二十三•宣明五氣》提到:「藏所主:心主脈,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腎主骨,是謂五主」。

  ☎在《素問第二十三•宣明五氣》提到:「勞所傷:久視傷血,久臥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是謂五勞所傷」。

  ☎在《靈樞第二十•五邪》提到:「邪在脾胃,則病肌肉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則熱中善飢」。


【陳擎文補註】

  (1).在《黃帝內經》有九篇有提到痿病的病因與治療方式,分別是:

  ☎《素問第四十四•痿論》認為痿病的病機是:因為各種情志失控或作息過當造成五臟受損,導致肺熱,或肝熱,或心熱,或脾熱,或腎熱,五臟熱造成痿病的。治療方式是:「痿者獨取陽明」,「各補其滎而通其俞,調其虛實,和其逆順,筋脈骨肉,各以其時受月,則病已矣」

  ☎《素問第三•生氣通天論》:「因於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緛短,小筋弛長,緛短為拘,弛長為痿」。

  ☎《靈樞第二十六•雜病》:「痿厥為四末束悗,乃疾解之,日二;不仁者,十日而知,無休,病已止」。

  痿厥病(四肢無力且寒冷),治療可將病人四肢捆綁起來,待病人氣悶時,就迅速解開,每天兩次,發病時失去知覺的病人這樣治療十天后就會有知覺,但治療不要停止,直到病好了,才停止捆縛。

  ☎在《素問第二十二•藏氣法時論》提到:「脾病者,身重善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飱泄食不化,取其經,太陰陽明少陰血者」。

  ☎在《素問第二十九•太陰陽明論》提到:「帝曰: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歧伯曰:四支皆稟氣於胃,而不得至經,必因於脾,乃得稟也。今脾病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氣日以衰,脈道不利,筋骨肌肉,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而在《素問第十九•玉機真藏論》提到:

  帝曰:四時之序,逆從之變異也,然脾脈獨何主。

  歧伯曰:脾脈者土也,孤藏以灌四傍者也。

  帝曰:然則脾善惡,可得見之乎。

  歧伯曰: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

  帝曰:惡者何如可見。

  歧伯曰:其來如水之流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如鳥之喙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夫子言脾為孤藏,中央土以灌四傍,其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四支不舉;其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名曰重強。

  ☎在《靈樞第八•本神》提到:「脾藏營,營舍意,脾氣虛則四肢不用,五藏不安,實則腹脹經溲不利」。

  ☎在《素問第七•陰陽別論》提到:「三陽三陰發病,為偏枯痿易,四支不舉」。

  太陽和太陰發病,則為半身不遂的偏枯症,或者變易常用而痿弱無力,或者四肢不能舉動。

  ☎在《靈樞第二十一•寒熱病》提到:「身有所傷,血出多及中風寒,若有所墮墜,四肢懈惰不收,名曰體惰。取其小腹臍下三結交。三結交者,陽明太陰也,臍下三寸關元也。」。


  黃帝道:脾臟不能主旺一個時季,是什麽道理?

  岐伯說:脾在五行中屬土,主管中央之位,分旺於四時以長養四臟,在四季之末各寄旺十八日,故脾不單獨主旺于一個時季。由於脾臟經常為胃土傳輸水谷精氣,譬如天地養育萬物一樣無時或缺的。所以它能從上到下,從頭到足,輸送水谷之精於全身各部分,而不專主旺于一時季。


【陳擎文補註】

  (1).《黃帝內經》很多篇章提到「脾不主時」,「脾主長夏」,例如:

  ☎在《素問第二十九•太陰陽明論》提到:「脾不主時」。

  ☎而在《素問第二十二•藏氣法時論》提到:「脾主長夏,足太陰陽明主治,其日戊己,脾苦濕,急食甘以緩之」。

  ☎在《素問第九•六節藏象論》提到:「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得五行時之勝,各以氣命其藏」。

  ☎在《素問第六十四•四時刺逆從論》提到:「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中」。

  「長夏者,經絡皆盛,內溢肌中」。

  ☎在《素問第四•金匱真言論》提到:「所謂得四時之勝者,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四時之勝也」。

  「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脇,長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風瘧,冬善病痺厥」。


  (2).歷代對於「長夏」的定義,爭論不休,有很多種說法。

  但是必須知道的是,中國歷代文獻中最早提到「長夏」一詞的就是《黃帝內經》。

  不過後人對於「長夏」的看法分歧不一,例如:王冰認為:「長夏者,六月也。土生於火,長在夏中,既長而旺,故云長夏也」。

  所以王冰認為,長夏在農曆六月,因為長夏屬土,源自於火。

  因此,目前大陸的《中華醫學大辭典》就說:「夏六月也。夏為土母,生長於中,以長而治,故名」。

  另外,大陸的“十一五”規劃教材《中醫基礎理論》中,也用二十四節氣標注法明確指出了長夏的時段:「五臟應四時,脾與四時之外的長夏(夏至~處暑)相通應」。

  《前漢律曆志》《爾雅》《禮記•月令》《樂記》《釋名》《說文解字》都將「長夏」解釋為:「長者,生長也。言土生於長夏也」。

  也有學者認為「長夏」是有名無實的。


  那到底「長夏」究竟是指一年四季的哪個時段呢?

  我個人認為,能夠解答黃帝內經的,只有「黃帝內經與事實」。

  其它的史記、說文解字、後代中醫門派、中醫著作、現代西醫生理病理、學者看法、諾貝爾獎觀點、或是個人捕風捉影....都只是錦上添花,是旁邊的間接佐證,而非直接證據,可聽可不聽。

  更何況,中國歷代文獻中最早提到「長夏」一詞的就是《黃帝內經》,其它註解都是後人之論,不一定正確了。


  那,《黃帝內經》是怎麼講的呢?

  答案就在本篇本段《素問第二十九•太陰陽明論》:「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時長四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獨主於時也。脾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土者,生萬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頭足,不得主時也」。

  也就是說,脾在五行中屬土,主管中央之位,分旺於四時以長養四臟,在四季之末各寄旺十八日,故脾不單獨主旺于一個時季。

  所以,「長夏」就是在每季節的最後18天。

  如果講的更精準一點,那麼「長夏」就是在四季每一季節開始的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的之前18天。

  所以它散居在一年的四個時段:立春前18天,立夏前18天、立秋前18天、立冬前18天。


  因為中國古代的季節劃分,是根據「節氣」,所以在此將所有的節氣列出如下所示:

次序 季節 節氣 農曆 公曆 意義
1 春季 立春 正月節 2月4/5日 開始進入春天,萬物復蘇。
2 雨水 正月中 2月19/20日 這時春風遍吹,天氣漸暖,冰雪溶化,空氣濕潤,雨水增多。
3 驚蟄 二月節 3月5/6日 天氣轉暖,春雷震響,蟄伏在泥土裏的各種冬眠動物蘇醒過來及開始活動,所以叫驚蟄。大部分地區進入春耕。
4 春分 二月中 3月20/21日 這一天南北兩半球晝夜相等。大部分地區越冬作物進入春季生長階段。
5 清明  三月節 4月4/5日 天氣晴朗溫暖,草木始發新枝芽,萬物開始生長,農民忙於春耕春種。人們在門口插上楊柳條,到郊外踏青,以及祭掃墳墓。
6 穀雨 三月中 4月20/21日 天氣較暖,雨量增加,是北方春耕作物播種的好季節,因為有雨水滋潤大地。
7 夏季 立夏 四月節 5月5/6日 夏天開始,雨水增多,農作物生長漸旺,田間工作日益繁忙。
8 小滿 四月中 5月21/22日 大麥、冬小麥等夏收作物,已經結果、籽粒飽滿,但尚未成熟,所以叫小滿。
9 芒種 五月節 6月5/6日 芒種表明小麥等有芒作物成熟,宜開始秋播,如晚穀、黍、稷等。長江中下游地區將進入黃梅季節,連綿陰雨。
10 夏至 五月中 6月21/22日 陽光直射北回歸線,白天最長。從這一天起,進入炎熱季節,萬物生長最旺盛,雜草害蟲也迅速滋長。
11 小暑 六月節 7月7/8日 正值初伏前後,天氣很熱但尚未酷熱,忙於夏秋作物的工作。
12 大暑 六月中 7月23/24日 正值中伏前後,一年最炎熱時期,喜溫作物迅速生長;雨水甚多。
13 秋季 立秋 七月節 8月7/8日 秋天開始,氣溫逐漸下降;中部地區早稻收割,晚稻開始移栽。
14 處暑 七月中 8月23/24日 氣候變涼的象徵,表示暑天終止,夏季火熱已經到了盡頭。
15 白露 八月節 9月7/8日 天氣轉涼,地面水汽結露。
16 秋分 八月中 9月23/24日 陽光直射赤道,晝夜幾乎相等。北方秋收秋種。
17 寒露 九月節 10月8/9日 天氣轉涼,露水日多。
18 霜降 九月中 10月23/24日 天氣已冷,開始有霜凍,所以叫霜降。南方仍可秋收秋種。
19 冬季 立冬 十月節 11月7/8日 冬季開始,一年的田間操作結束,作物收割之後要收藏起來。
20 小雪 十月中 11月22/23日 氣溫下降,黃河流域開始降雪;北方已進入封凍季節。
21 大雪 十一月節 12月7/8日 黃河流域一帶漸有積雪;而北方已是萬里冰封。
22 冬至 十一月中 12月21/22日 這一天,陽光幾乎直射南回歸線,北半球白晝最短,黑夜最長。
23 小寒 十二月節 1月5/6日 開始進入寒冷季節。冷氣積久而寒,大部分地區進入嚴寒時期。
24 大寒 十二月中 1月20/21日 大寒就是天氣寒冷到了極點的意思。大寒前後是一年中最冷的時候。

  (2).這個「脾不主任何一個季節」的概念,非常重要。

  為什麼「脾不主任何一個季節」呢?

  原來,脾是屬土,是滋養萬物的,「土者,生萬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頭足」。

  所以,四季也都需要土的滋養,人的三陰三陽經與上下五臟六腑,都需要脾土的滋養。

  因此,脾土沒有特別哪一個季節是它的專屬。

  因此,在四季中,每一季節都必須有脾土的滋養時段(長夏)。

  同樣的道理,人體的五臟六腑也都受到脾土的滋養(脾者土也,常以四時長四藏)。

  不僅僅是五臟六腑,人體的四肢與筋骨肌肉,也都是受到脾土的滋養(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日以益衰,陰道不利,筋骨肌肉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這個特色,是五行「土」的特色,也是與之相應之「脾」的特色。

  這個特色,也是後代名醫李東垣主張「補後天脾土的脾胃論」之理論根源。


  黃帝道:脾與胃僅以一膜相連,而脾能為胃轉輸津液,這是什麽道理?

  岐伯說:足太陰脾經,屬三陰,它的經脈貫通到胃,連屬於脾,環繞咽喉,故脾能把胃中水谷之精氣輸送到手足三陰經;

  足陽明胃經,為脾經之表,是供給五臟六腑營養之處,故胃也能將太陰之氣輸送到手足三陽經。

  五臟六腑各通過脾經以接受胃中的精氣,所以說脾能為胃運行津液。

  如四肢得不到水谷經氣的滋養,經氣便日趨衰減,脈道不通,筋骨肌肉都失卻營養,因而也就喪失正常的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