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余聞九鍼九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余盡通其意矣。經言氣之盛衰,左右傾移,以上調下,以左調右,有餘不足,補寫於榮輸,余知之矣。此皆榮衛之傾移,虛實之所生,非邪氣從外入於經也。余願聞邪氣之在經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

  歧伯對曰:夫聖人之起度數,必應於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經水,人有經脈。天地溫和,則經水安靜;天寒地凍,則經水凝泣;天暑地熱,則經水沸溢;卒風暴起,則經水波涌而隴起。夫邪之入於脈也,寒則血凝泣,暑則氣淖澤,虛邪因而入客,亦如經水之得風也,經之動脈,其至也亦時隴起,其行於脈中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時大時小,大則邪至,小則平,其行無常處,在陰與陽,不可為度,從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吸則內鍼,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布,吸則轉鍼,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鍼,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曰寫。

  帝曰:不足者補之,柰何。

  歧伯曰:必先捫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彈而怒之,抓而下之,通而取之,外引其門,以閉其神,呼盡內鍼,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如待所貴,不知日暮,其氣以至,適而自護,候吸引鍼,氣不得出,各在其處,推闔其門,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

  帝曰:候氣奈何。

  歧伯曰:夫邪去絡入於經也,舍於血脈之中,其寒溫未相得,如涌波之起也,時來時去,故不常在。

  故曰:方其來也,必按而止之,止而取之,無逢其衝而寫之。

  真氣者,經氣也,經氣太虛,故曰:其來不可逢,此之謂也。

  故曰:候邪不審,大氣已過,寫之則真氣脫,脫則不復,邪氣復至,而病益蓄,故曰:其往不可追,此之謂也。

  不可挂以髮者,待邪之至時而發鍼寫矣,若先若後者,血氣已盡,其病不可下,故曰:知其可取如發機,不知其取如扣椎,故曰:知機道者不可挂以髮,不知機者扣之不發,此之謂也。

  帝曰:補寫奈何。

  歧伯曰:此攻邪也,疾出以去盛血,而復其真氣,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處也,推之則前,引之則止,逆而刺之,溫血也。刺出其血,其病立已。

  帝曰:善。然真邪以合,波隴不起,候之柰何。

  歧伯曰:審捫循三部九候之盛虛而調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減者,審其病藏以期之。不知三部者,陰陽不別,天地不分。地以候地,天以候天,人以候人,調之中府,以定三部,故曰:刺不知三部九候病脈之處,雖有大過且至,工不能禁也。誅罰無過,命曰:大惑,反亂大經,真不可復,用實為虛,以邪為真,用鍼無義,反為氣賊,奪人正氣,以從為逆,榮衛散亂,真氣已失,邪獨內著,絕人長命,予人天殃,不知三部九候,故不能久長。因不知合之四時五行,因加相勝,釋邪攻正,絕人長命。邪之新客來也,未有定處,推之則前,引之則止,逢而寫之,其病立已。


【翻譯】

  ***[1]篇名離合真邪:本篇說明邪氣侵犯人體後的處理方法,若在真氣與邪氣尚未結合前,應該及時採用瀉法,病情即可受到控制而治愈。但若真氣與邪氣已經結合了,就應該採用三部九候脈法,探究虛實而補瀉之。因為本篇探討真氣與邪氣「離」與「合」兩種情況下(真邪離、真邪合)的處理方法,故篇名取名為離合真邪。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病邪初入人體,真邪未合,未有定處,及早治療,可以使病儘早痊癒。

  二、說明針刺補瀉的宜忌和操作方法。

  三、說明醫生運用針刺,一定要懂得三部九候的診法,結合天地陰陽來分析病情,認識疾病。突出地說明了"要能治病,必先識病"的道理。


  黃帝問道:我聽說九針有九篇文章,而先生又從九篇上加以發揮,演繹成為九九八十一篇,我已經完全領會它的精神了。《針經》上說的氣之盛衰,左右偏盛,取上以調下,去左以調右,有餘不足,在滎輸之間進行補瀉,我亦懂得了。這些變化,都是由於榮衛的偏盛、氣血虛實而形成的,並不是邪氣從侵入經脈而發生的病變。我現在希望知道邪氣侵入經脈之時,病人的症狀怎樣?又怎樣來治療?

  岐伯回答說:一個有修養的醫生,在制定治療法則時,必定體察于自然的變化。如天有宿度,地有江河,人有經脈,其間是互相影響,可以比類而論的。如天地之氣溫和,則江河之水安靜平穩;天氣寒冷,則水冰地凍,江河之水凝澀不流;天氣酷熱,則江河之水沸騰洋溢;要是暴風驟起,則使江河之水,波濤洶湧。因此病邪侵入了經脈,寒則使血行滯澀,熱則使血氣滑潤流利,要是虛邪賊風的侵入,也就象江河之水遇到暴風一樣,經脈的搏動,則出現波湧隆起的現象。雖然血氣同樣依次在經脈中流動,但在寸口處按脈,指下就感到時大時小,大即表示病邪盛,小即表示病邪退,邪氣運行,沒有一定的位置,或在陰經或在陽經,就應該進一步,用三部九候的方法檢查,一旦察之邪氣所在,應急早治療,以阻止它的發展。治療時應在吸氣時進針,進針時勿使氣逆,進針後要留針靜侯其氣,不讓病邪擴散;當吸氣時轉念其針,以得氣為目的;然後等病人呼氣的時候,慢慢地起針,呼氣盡時,將針取出。這樣,大邪之氣盡隨針外泄,所以叫做瀉。


【陳擎文補註】

  (1).這邊所提到的「九鍼九篇」,「經言氣之盛衰...」,這個「經」就是《針經(靈樞經)》。

  所以後代有人懷疑靈樞的真偽,那簡直是無稽之談。

  而且也有人對於靈樞的篇章究竟是幾篇而討論,究竟是九篇、十八篇、八十一篇?

  這邊可以看到出來,一開始《針經(靈樞經)》就是八十一篇。


  (2).黃帝說,當人體因為非外邪病因,例如情志精神因素,而有「榮衛之傾移,虛實之所生」時,可以用《針經(靈樞經)》所教導的方法來調控:「氣之盛衰,左右傾移,以上調下,以左調右,有餘不足,補寫於榮輸」。

  而在本篇,黃帝問歧伯:若是邪氣從外入於經了,這時該如何治療呢?

  也就是若有外感病邪時,該如何治療呢。

  黃帝會這麼問是因為,人體會生病,有些病因是來自與情志精神因素,有些是來自於飲食因素,有些是來自於外邪傳染病或瘟疫等因素。


  (3).治療前,必須要先進行診斷,可採用的脈診法有兩種:

  _(A).歧伯說:病邪剛侵入人體後,要先診察病邪興盛,方法是:可以在寸口處按脈,指下就感到時大時小,脈浮大即表示病邪盛,脈小即表示病邪退。

  _(B).但是因為外邪運行,並沒有一定的位置,可能在陰經或在陽經,所以這時就應該採用三部九候的方法檢查,一旦察之邪氣所在,應急早治療,以阻止它的發展。


  (4).當要開始針刺治療時,若要採用瀉法來去外邪實證,可用如下的「呼吸瀉法」,如下:

  _(A).進針法:應在「吸氣」時進針,進針時勿使氣逆,進針後要留針靜侯其氣,不讓病邪擴散;

  _(B).捻針法:當「吸氣」時轉念其針,以得氣為目的;

  _(C).出針法:等病人「呼氣」的時候,慢慢地起針,呼氣盡時,將針取出。


【陳擎文補註】

  《黃帝內經》在很多篇章都有提到手法補瀉(呼吸補瀉、針尖迎隨補瀉、疾徐補瀉),茲將之整理如下:

  一、補瀉手法整理:

  (A).補法輕柔和緩,注重由外到內將氣輸入(體靜);瀉法強勁有力,注重由內到外將氣引出(體動)。

  (B).補法:進針時輕柔和緩(當患者吐氣時進針),行針時心態安靜但若有似無,針尖隨順經絡,留針靜待氣至,氣至則快速出針(當患者吸氣時出針),急按針孔以防氣洩。

  (C).瀉法:進針時快速進針,用力捻針,搖大針孔(當患者吸氣時進針),針尖迎逆經絡,靜待得氣以排邪氣,緩慢出針(當患者吐氣時出針),搖針擴大而出,不按針孔。


  二、與補瀉手法有關的內經經文

  (A).《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虛實之要,九針最妙,補瀉之時,以針為之。」

  (B).補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徐而疾則實」。即慢慢進針,而快出針

  (B).補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補曰隨之。隨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如還,去如弦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

  順經脈之氣,行針的動作緩慢輕微,若有若無,出針的動作輕盈迅疾。並於出針後速按針孔,以防氣洩。

  (B).補法:《靈樞第三•小鍼解》:「追而濟之者,補也」......「徐而疾則實者,言徐內而疾出也」

  (B).補法:《靈樞第七十三‧官能》:「補必用方……微旋而徐推之,必端以正,安以靜,堅心無解,欲微以留,氣下而疾出之,推其皮,蓋其外門,真氣乃存」。

  輕微轉針,緩慢納針,靜留針以候氣,快速出針,按壓其孔,以存真氣。

  (B).補法:《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論》:「呼盡納針,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如待所貴,不知日暮。其氣以至,適而自護,候吸引針,氣不得出,各在其處,推闔其門,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

  在病人呼氣時進針,進針後靜靜地候氣,氣至時要適當地守氣,吸氣時出針,按閉針孔,真氣乃存。


  (C).瀉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疾而徐則虛」。快速進針,緩慢出針。

  (C).瀉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瀉曰迎之。迎之意,必持而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出針,邪氣得洩」。

  逆經脈之氣進針,擴大針孔,搖而出之。

  (C).瀉法:《靈樞第三•小鍼解》:「迎而奪之者,寫也」......「疾而徐則虛者,言疾內而徐出也」

  (C).瀉法:《靈樞第七十三‧官能》:「瀉必用圓,切而轉之,其氣乃行;疾而徐出,邪氣乃出;伸而迎之,遙大其穴,氣出乃疾」。

  快速進針,用力捻針,搖大針孔,緩慢出針。

  (C).瀉法:《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論》:「吸則內針,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佈;吸則轉針,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針,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曰瀉」。

  在病人吸氣時進針,配合捻轉,呼氣時慢慢出針。


  黃帝道:不足之虛症怎樣用補法?

  岐伯說:首先用手撫摸穴位,然後以之按壓穴位,再用手指揉按周圍肌膚,進而用手指彈其穴位,令脈絡怒張,左手按閉孔穴,不讓正氣外泄。進針方法,是在病人呼氣將盡時進針,靜侯其氣,稍久留針,以得氣為目的。進針侯氣,要像等待貴客一樣,忘掉時間的早晚,當得氣時,要好好保護,等病人吸氣時候,拔出其針,那末氣就不至外出了;出針以後,應在其孔穴上揉按,使針孔關閉,真氣存內,大經之氣留于營衛而不泄,這便叫做補。


【陳擎文補註】

  (1).若患者正氣不足,要針刺補法時,可用如下的「呼吸補法」,如下:

  _(A).先按壓穴位:用手撫摸穴位,然後以之按壓穴位,再用手指揉按周圍肌膚,進而用手指彈其穴位,令脈絡怒張,左手按閉孔穴,不讓正氣外泄

  _(B).進針法:在病人「呼氣」將盡時進針;

  _(C).耐心久留針候氣:靜侯其氣,稍久留針,以得氣為目的。進針侯氣,要像等待貴客一樣,忘掉時間的早晚,以得氣為目的;

  _(D).出針法:等病人「吸氣」時候,拔出其針,那末氣就不至外出了。

  _(E).急閉其孔:出針以後,應在其孔穴上揉按,使針孔關閉,真氣存內。


【陳擎文補註】

  《黃帝內經》在很多篇章都有提到手法補瀉(呼吸補瀉、針尖迎隨補瀉、疾徐補瀉),茲將之整理如下:

  一、補瀉手法整理:

  (A).補法輕柔和緩,注重由外到內將氣輸入(體靜);瀉法強勁有力,注重由內到外將氣引出(體動)。

  (B).補法:進針『輕柔和緩進針,當患者吐氣時進針』,行針『心態安靜但若有似無』,針尖『隨順經絡』,留針『靜待氣至』,出針『氣至則快速出針,當患者吸氣時出針,急按針孔以防氣洩』。

  (C).瀉法:瀉法時機『正氣方盛,月亮方滿,天氣方溫和,身心方穩時』,進針『病人正吸氣時進針,快速進針』,捻針『吸氣時捻針,用力捻針,搖大針孔』,針尖『迎逆經絡』,靜待得氣以排邪氣,出針『緩慢出針,當患者吐氣時出針,搖針擴大而出,不按針孔』。


  二、與補瀉手法有關的內經經文

  (A).《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虛實之要,九針最妙,補瀉之時,以針為之。」

  (B).補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徐而疾則實」。即慢慢進針,而快出針

  (B).補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補曰隨之。隨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如還,去如弦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

  順經脈之氣,行針的動作緩慢輕微,若有若無,出針的動作輕盈迅疾。並於出針後速按針孔,以防氣洩。

  (B).補法:《靈樞第三•小鍼解》:「追而濟之者,補也」......「徐而疾則實者,言徐內而疾出也」

  (B).補法:《靈樞第七十三‧官能》:「補必用方……微旋而徐推之,必端以正,安以靜,堅心無解,欲微以留,氣下而疾出之,推其皮,蓋其外門,真氣乃存」。

  輕微轉針,緩慢納針,靜留針以候氣,快速出針,按壓其孔,以存真氣。

  (B).補法:《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論》:「呼盡納針,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如待所貴,不知日暮。其氣以至,適而自護,候吸引針,氣不得出,各在其處,推闔其門,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

  在病人呼氣時進針,進針後靜靜地候氣,氣至時要適當地守氣,吸氣時出針,按閉針孔,真氣乃存。

  (B).補法:《素問第二十六•八正神明論》:「補必用員,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榮,復以吸排鍼也。

  補法必須,要在病人吸氣時拔針。


  (C).瀉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疾而徐則虛」。快速進針,緩慢出針。

  (C).瀉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瀉曰迎之。迎之意,必持而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出針,邪氣得洩」。

  逆經脈之氣進針,擴大針孔,搖而出之。

  (C).瀉法:《靈樞第三•小鍼解》:「迎而奪之者,寫也」......「疾而徐則虛者,言疾內而徐出也」

  (C).瀉法:《靈樞第七十三‧官能》:「瀉必用圓,切而轉之,其氣乃行;疾而徐出,邪氣乃出;伸而迎之,遙大其穴,氣出乃疾」。

  快速進針,用力捻針,搖大針孔,緩慢出針。

  (C).瀉法:《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論》:「吸則內針,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佈;吸則轉針,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針,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曰瀉」。

  在病人吸氣時進針,配合捻轉,呼氣時慢慢出針。

  (C).瀉法:《素問第二十六•八正神明論》:「寫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內鍼,乃復候其方吸而轉鍼,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鍼,故曰寫必用方,其氣而行焉」。

  瀉法要在正氣方盛,月亮方滿,天氣方溫和,身心方穩定的時候,並且要在病人吸氣的時候進針,再等到他吸氣的時候轉針,還要等他呼氣的時候慢慢的拔出針來。


  ***[1]不可挂以髮:間不容髮也,形容空隙中容不下一根頭髮。比喻情勢非常緊急,要即刻做出反應。


  黃帝道:對邪氣怎樣診候呢?

  岐伯說:當邪氣從絡脈而進入經脈,留舍於血脈之中,這是邪正相爭,或寒或溫,真邪尚未相合,所以脈氣波動,忽起忽伏,時來時去,無有定處。

  所以說診得邪氣方來,必須按而止之,阻止它的發展,用針瀉之,但不要正當邪氣衝突,遂用瀉法,反使經氣大虛,所以說氣虛的時候不可用瀉,就是指此而言。

  因此,診候邪氣而不能審慎,當大邪之氣已經過去,而用瀉法,則反使真氣虛脫,真氣虛脫,則不能恢復,而邪氣益甚,那病更加重了。

  所以說,邪氣已經隨經而去,不可再用瀉法,就是指此而言。

  阻止邪氣,使用瀉法,是間不容髮的事,須待邪氣初到的時候,隨即下針去瀉,在邪至之前,或在邪去之後用瀉法,都是不適時的,非但不能去邪,反使血氣受傷,病就不容易退了。

  所以說,懂得用針的,像撥動弩機一樣,機智靈活,不善於用針的,就象敲擊木椎,頑鈍不靈了。

  所以說,識得機宜的,一霎那時毫不遲疑,不知機宜的,縱然時機以到,亦不會下針,就是指此而言。


【陳擎文補註】

  (1).這邊在講阻止外邪邪氣發展的最佳時機,重點還是必須能夠經由把脈,而探測出病邪目前的虛實狀況,不可只靠自己臆測而行動之。

  _(A).病邪剛剛侵入時:脈象還沒有徵兆,則不宜馬上用瀉法(此時邪正相爭,所以脈氣波動,忽起忽伏,時來時去,無有定處)。

  _(B).若把脈診得邪氣方來:這時脈象呈現明顯徵兆,就須馬上用瀉法,而且是最佳時機,是間不容髮的事,必須即刻行動。

  _(C).若邪氣已去:若把脈已經沒有外邪徵兆了,則不可再用瀉法(因為當大邪之氣已經過去,而用瀉法,則反使真氣虛脫,真氣虛脫,則不能恢復,而邪氣益甚,那病更加重了)。


  黃帝道:怎樣進行補瀉呢?

  岐伯說:應以攻邪為主。應該及時刺出盛血,以恢復正氣,因為病邪剛剛侵入,流動未有定處,推之則前進,引之則留止,迎其氣而瀉之,以出其毒血,血出之後,病就立即會好。


【陳擎文補註】

  (1).這邊的瀉法手法乃是用針尖的迎隨方向來做補瀉。

  針尖迎隨瀉法:針尖朝著逆經絡方向斜刺。


【陳擎文補註】

  《黃帝內經》在很多篇章都有提到手法補瀉(呼吸補瀉、針尖迎隨補瀉、疾徐補瀉),茲將之整理如下:

  一、補瀉手法整理:

  (A).補法輕柔和緩,注重由外到內將氣輸入(體靜);瀉法強勁有力,注重由內到外將氣引出(體動)。

  (B).補法:進針『輕柔和緩進針,當患者吐氣時進針』,行針『心態安靜但若有似無』,針尖『隨順經絡』,留針『靜待氣至』,出針『氣至則快速出針,當患者吸氣時出針,急按針孔以防氣洩』。

  (C).瀉法:瀉法時機『正氣方盛,月亮方滿,天氣方溫和,身心方穩時』,進針『病人正吸氣時進針,快速進針』,捻針『吸氣時捻針,用力捻針,搖大針孔』,針尖『迎逆經絡』,靜待得氣以排邪氣,出針『緩慢出針,當患者吐氣時出針,搖針擴大而出,不按針孔』。


  二、與補瀉手法有關的內經經文

  (A).《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虛實之要,九針最妙,補瀉之時,以針為之。」

  (B).補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徐而疾則實」。即慢慢進針,而快出針

  (B).補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補曰隨之。隨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如還,去如弦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

  順經脈之氣,行針的動作緩慢輕微,若有若無,出針的動作輕盈迅疾。並於出針後速按針孔,以防氣洩。

  (B).補法:《靈樞第三•小鍼解》:「追而濟之者,補也」......「徐而疾則實者,言徐內而疾出也」

  (B).補法:《靈樞第七十三‧官能》:「補必用方……微旋而徐推之,必端以正,安以靜,堅心無解,欲微以留,氣下而疾出之,推其皮,蓋其外門,真氣乃存」。

  輕微轉針,緩慢納針,靜留針以候氣,快速出針,按壓其孔,以存真氣。

  (B).補法:《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論》:「呼盡納針,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如待所貴,不知日暮。其氣以至,適而自護,候吸引針,氣不得出,各在其處,推闔其門,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

  在病人呼氣時進針,進針後靜靜地候氣,氣至時要適當地守氣,吸氣時出針,按閉針孔,真氣乃存。

  (B).補法:《素問第二十六•八正神明論》:「補必用員,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榮,復以吸排鍼也。

  補法必須,要在病人吸氣時拔針。


  (C).瀉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疾而徐則虛」。快速進針,緩慢出針。

  (C).瀉法:《靈樞第一‧九針十二原》:「瀉曰迎之。迎之意,必持而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出針,邪氣得洩」。

  逆經脈之氣進針,擴大針孔,搖而出之。

  (C).瀉法:《靈樞第三•小鍼解》:「迎而奪之者,寫也」......「疾而徐則虛者,言疾內而徐出也」

  (C).瀉法:《靈樞第七十三‧官能》:「瀉必用圓,切而轉之,其氣乃行;疾而徐出,邪氣乃出;伸而迎之,遙大其穴,氣出乃疾」。

  快速進針,用力捻針,搖大針孔,緩慢出針。

  (C).瀉法:《素問第二十七‧離合真邪論》:「吸則內針,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佈;吸則轉針,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針,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曰瀉」。

  在病人吸氣時進針,配合捻轉,呼氣時慢慢出針。

  (C).瀉法:《素問第二十六•八正神明論》:「寫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內鍼,乃復候其方吸而轉鍼,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鍼,故曰寫必用方,其氣而行焉」。

  瀉法要在正氣方盛,月亮方滿,天氣方溫和,身心方穩定的時候,並且要在病人吸氣的時候進針,再等到他吸氣的時候轉針,還要等他呼氣的時候慢慢的拔出針來。


  黃帝道:講得好!假如到了病邪和真氣併合以後,脈氣不現波動,那麽怎樣診察呢?

  岐伯說:仔細審察三部九候的盛衰虛實而調治。檢查的方法,在它左右上下各部分,觀察有無不相稱或特別減弱的地方,就可以知道病在那一臟腑,待其氣至而刺之。假如不懂得三部九侯,則陰陽不能辨別,上下也不能分清,更不知道從上部脈以診察下,從上部脈以診察上,從中部脈以診察中,結合胃氣多少有無來決定疾病在那一部。所以說,針刺而不知三部九侯以瞭解病脈之處,則雖然有大邪為害,這個醫生也沒有辦法來加以事先防止的。如果誅罰無過,不當瀉而瀉之,這就叫做“大惑”,反而擾亂臟腑經脈,使真氣不能恢復,把實症當作虛症,邪氣當作真氣,用針毫無道理,反助邪氣為害,剝奪病人正氣,使順症變成逆症,使病人榮衛散亂,真氣散失,邪氣獨存於內,斷送病人的性命,給人家帶來莫大的禍殃。這種不知三部九侯的醫生,是不能夠久長的,因為不知配合四時五行因加相勝的道理,會放過了邪氣,傷害了正氣,以致斷絕病人性命。病邪新侵入人體,沒有定著一處,推它就向前,引它就阻止,迎其氣而瀉之,其病是立刻可以好的。


【陳擎文補註】

  (1).《黃帝內經》這邊講的語氣非常重,他說:不知三部九候的醫生,是不能久長的。是會絕人長命的。

  他還說:不當瀉而瀉之,這就叫做“大惑”,反而擾亂臟腑經脈,使真氣不能恢復,把實症當作虛症,邪氣當作真氣,用針毫無道理,反助邪氣為害,剝奪病人正氣,使順症變成逆症。


  《黃帝內經》這邊講的是對嗎?

  就我個人觀察,他講的是千真萬確的。

  大家,不要以為針灸很安全,是沒有進入門檻的,任何三姑六婆,隨便教幾個穴道位置,就可以保健治病了。這個啊,是不懂《黃帝內經》的,才會如此認為,才會如此害人。

  我個人認為,不懂虛實補瀉之道的,都是在瞎子摸象,都是在亂槍打鳥,是在盲測啊。

  更遑論是拿針來治療的醫生啊,那個過失更容易放大。

  姑且不論湯藥處方,幾乎大部分醫生的針灸治療,都是在使用經驗穴。

  但這種套方套穴的方式,是必然會發生誤治風險的。

  大家在都搞不清楚身體到底是怎麼運作下的情況下,經驗方經驗穴變成是唯一只能依靠的方法,但這卻就是《黃帝內經》在很多篇章都在斥責的行為,因為不知所以然而治,是一定會誤治的。


  若您是醫生,不管是中醫西醫,大家要審慎思考一個問題,我這樣子的行醫,一輩子的功過最後會變成如何呢?

  我這目前的行醫,到底療效有沒有超過六成呢?我所造成患者的副作用,或是病情加重的比例有多少呢?

  會這麼說,是因為我的親友被誤診的頻率太多了,中西醫都有,他們都會跑來問我。但是這些開藥的醫生都不知道,因為患者發現不對就不會再去看了。

  曾經聽過朋友說到,台灣非常有名的國醫,臨床療效大約是六成,那我們自己呢?


  為什麼要思考這個問題呢?

  這是因為,現在所有的行業,若是顧客不滿意,都是會退錢的。但是醫生卻是目前唯一的一個行業,雖然治療沒效,卻還能夠繼續收錢的,甚至是誤治了,讓病情加重了也是如此。這是因為患者根本不知道其中病情的來龍去脈演變所以沒有計較。

  顧客不計較沒關係,但是因果的發生卻歷歷在目,這是無法被消磁的,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如果,我們的總體療效沒有超過五成,一輩子又治療超過一百萬人次,那麼那個功過,就非常之大啊。

  總體療效若低於五成,那麼功過相抵後,則是過失居多。

  有人會說,誰說我當醫生就能保證有療效啊,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是啊,可是你收錢了啊,而且治療沒效的,也沒退錢啊。


  這件事無法只靠在晚年寫一本畢生行醫經驗錄,然後拿部分有效的案例來彰顯自己的醫術就會沒事的。

  因為那個發生過的一百萬人次的過程,是無法被消磁的。


  所以,如果真的有因果業力這件事的話,

  那麼,我們還是要謹慎一點,提前先思考,面對我們一輩子最終可能的論功審過。

  尤其是兩岸很多很會讀書的小朋友,拼命的想擠進醫學相關系所,就是因為自己或父母聽到當醫生一個月可以賺幾十萬,但是這個背後的功過問題卻要在數十年後才開始面對。

  總之,這種直接面對眾人的事,都要小心謹慎,不要被金錢的誘惑衝昏了頭,每一次的治療都關乎對方的生命健康啊。


  (2).回到本段經文,對照目前中醫界普遍的觀點,認為三部九候是古代才用的脈診法,但因為其臨床實用性不大,現在已經不太用了。

  是這樣子的嗎?

  到底誰講的才是對的?

  我個人認為,大家錯的機會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