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十九•玉機真藏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春脈如弦,何如而弦。

  歧伯對曰:春脈者肝也,東方木也,萬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氣來,耎弱輕虛而滑,端直以長,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

  歧伯曰:其氣來實而強,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實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春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巔疾;其不及,則令人胸痛引背,下則兩脇胠滿。

  帝曰:善。


  夏脈如鉤,何如而鉤。

  歧伯曰:夏脈者心也,南方火也,萬物之所以盛長也,故其氣來盛去衰,故曰鉤,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

  歧伯曰:其氣來盛去亦盛,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盛去反盛,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夏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身熱而膚痛,為浸淫;其不及,則令人煩心,上見欬唾,下為氣泄。

  帝曰:善。


  秋脈如浮,何如而浮。

  歧伯曰:秋脈者肺也,西方金也,萬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氣來,輕虛以浮,來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

  歧伯曰:其氣來,毛而中央堅,兩傍虛,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毛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秋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逆氣而背痛,慍慍然;其不及,則令人喘,呼吸少氣而欬,上氣見血,下聞病音。

  帝曰:善。


  冬脈如營,何如而營。

  歧伯曰:各脈者腎也,北方水也,萬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氣來,沈以搏,故曰營,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

  歧伯曰:其氣來如彈石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其去如數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冬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解㑊,脊脈痛而少氣不欲言;其不及,則令人心懸如病飢,䏚中清,脊中痛,少腹滿,小便變。

  帝曰:善。


  帝曰:四時之序,逆從之變異也,然脾脈獨何主。

  歧伯曰:脾脈者土也,孤藏以灌四傍者也。

  帝曰:然則脾善惡,可得見之乎。

  歧伯曰: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

  帝曰:惡者何如可見。

  歧伯曰:其來如水之流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如鳥之喙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夫子言脾為孤藏,中央土以灌四傍,其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四支不舉;其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名曰重強。


  帝瞿然而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脈之大要,天下至數,五色脈變,揆度奇恒,道在於一,神轉不迴,迴則不轉,及失其機,至數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藏之藏府,每旦讀之,名曰玉機。

  五藏受氣於其所生,傳之於其所勝,氣舍於其所生,死於其所不勝。病之且死,必先傳行至其所不勝,病乃死。此言氣之逆行也,故死。

  肝受氣於心,傳之於脾,氣舍於腎,至肺而死。

  心受氣於脾,傳之於肺,氣舍於肝,至腎而死。

  脾受氣於肺,傳之於腎,氣舍於心,至肝而死。

  肺受氣於腎,傳之於肝,氣舍於脾,至心而死。

  腎受氣於肝,傳之於心,氣舍於肺,至脾而死。

  此皆逆死也。一日一夜五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黃帝曰:五藏相通,移皆有次,五藏有病,則各傳其所勝。不治,法三月若六月,若三日若六日,傳五藏而當死,是順傳所勝之次。故曰:別於陽者,知病從來;別於陰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是故風者百病之長也,今風寒客於人,使人毫毛畢直,皮膚閉而為熱,當是之時,可汗而發也;或痺不仁腫痛,當是之時,可湯熨及火灸刺而去之。

  弗治,病入舍於肺,名曰肺痺,發欬上氣。

  弗治,肺即傳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痺,一名曰厥,脇痛出食,當是之時,可按若刺耳。

  弗治,肝傳之脾,病名曰脾風,發癉,腹中熱,煩心出黃,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可浴。

  弗治,脾傳之腎,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熱而痛,出白,一名曰蠱,當此之時,可按可藥。

  弗治,腎傳之心,病筋脈相引而急,病名曰瘛,當此之時,可灸可藥。

  弗治,滿十日,法當死。腎因傳之心,心即復反傳而行之肺,發寒熱,法當三歲死,此病之次也。

  然其卒發者,不必治於傳,或其傳化有不以次,不以次入者,憂恐悲喜怒,令不得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

  因而喜大虛則腎氣乘矣,怒則肝氣乘矣,悲則肺氣乘矣,恐則脾氣乘矣,憂則心氣乘矣,此其道也。

  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變,及其傳化。傳,乘之名也。

  大骨枯槀,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其氣動形,期六月死,真藏脈見,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槀,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期一月死,真藏見,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槀,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期一月死,真藏見,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槀,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身熱脫肉破䐃,真藏見,十月之內死。

  大骨枯槀,大肉陷下,肩髓內消,動作益衰,真藏來見,期一歲死,見其真藏,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槀,大肉陷下,胸中氣滿,腹內痛,心中不便,肩項身熱,破䐃脫肉,目匡陷,真藏見,目不見人,立死,其見人者,至其所不勝之時則死。

  急虛身中卒至,五藏絕閉,脈道不通,氣不往來,譬於墮溺,不可為期。

  其脈絕不來,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脫,真藏雖不見,猶死也。

  真肝脈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責責然,如按琴瑟弦,色青白不澤,毛折,乃死。

  真心脈至,堅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澤,毛折,乃死。

  真肺脈至,大而虛,如以毛羽中人膚,色白赤不澤,毛折,乃死。

  真腎脈至,搏而絕,如指彈石辟辟然,色黑黃不澤,毛折,乃死。

  真脾脈至,弱而乍數乍踈,色黃青不澤,毛折,乃死。

  諸真藏脈見者,皆死,不治也。

  黃帝曰:見真藏曰死,何也。

  歧伯曰:五藏者,皆稟氣於胃,胃者,五藏之本也,藏氣者,不能自致於手太陰,必因於胃氣,乃至於手太陰也,故五藏各以其時,自為而至於手太陰也。故邪氣勝者,精氣衰也,故病甚者,胃氣不能與之俱至於手太陰,故真藏之氣獨見,獨見者病勝藏也,故曰死。

  帝曰:善。

  黃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氣色澤,脈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無後其時。形氣相得,謂之可治;

  色澤以浮,謂之易已;

  脈從四時,謂之可治;

  脈弱以滑,是有胃氣,命曰易治,取之以時。

  形氣相失,謂之難治;

  色夭不澤,謂之難已;

  脈實以堅,謂之益甚;脈逆四時,為不可治。

  必察四難,而明告之。

  所謂逆四時者,春得肺脈,夏得腎脈,秋得心脈,冬得脾脈,其至皆懸絕沈濇者,命曰逆四時。

  未有藏形,於春夏而脈沈濇,秋冬而脈浮大,名曰逆四時也。病熱脈靜,泄而脈大,脫血而脈實,病在中脈實堅,病在外,脈不實堅者,皆難治。

  黃帝曰:余聞虛實以決死生,願聞其情。

  歧伯曰:五實死,五虛死。

  帝曰:願聞五實五虛。

  歧伯曰:脈盛,皮熱,腹脹,前後不通,悶瞀,此謂五實。脈細,皮寒,氣少,泄利前後,飲食不入,此謂五虛。

  帝曰:其時有生者,何也。

  歧伯曰:漿粥入胃,泄注止,則虛者活;身汗得後利,則實者活。此其候也。


【翻譯】

  ***[1]篇名玉機真藏論:真藏:五臟都有真臟脈,出現就可以預知死日。玉機:把重要的診脈在體察神機道理著錄在玉版上每天讀誦。本篇講兩個重點,一個為探討五臟死期的真臟脈。第二個說明診脈的要領,總的精神在於一個"神"字。神的功用運轉不息,向前而不能回卻,倘若回而不轉,就失掉它的生機了。將這個極其重要的道理,著錄在玉版,藏於樞要內府,每天早上誦讀,稱它為《玉機》。故篇名取名為玉機真藏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四時五臟脈象的不同,是受著氣候影響的緣故,也就是人體適應氣候的表現。但由於病邪趁襲和正氣虛實的變化,可以形成太過與不及的現象,並舉出了太過與不及的病症。

  二、疾病的傳變,有一定的次序,但五志或碎發之病,與外感六淫的傳變不同。

  三、詳細描寫了真臟脈象,並根據真臟脈的出現,預決死期。同時又解釋了真臟脈的出現,所以會導致死亡的道理。

  四、臨證要在病邪由淺入深的過程中,掌握及時治療,否則病邪深入,不僅療效不高,疾病發展,預後就不良。

  五、診斷運用望、聞、問、切、四診,要從病人身上去體驗,並要把氣候的變化和周圍環境都結合起來分析。

  六、說明五虛、五實的症狀和預後,並指出實者能夠邪去,虛者胃氣恢復,便能轉危為安。


  黃帝問道:春時的脈象如弦,怎樣才算弦?

  岐伯回答說:春脈主應肝臟,屬東方之木。在這個季節裡,萬物開始生長,因此脈氣來時,軟弱輕虛而滑,端直而長,所以叫做弦,假如違反了這種現象,就是病脈。

  黃帝道:怎樣才稱反呢?

  岐伯說:其脈氣來,應指實而有力,這叫做太過,主病在外;如脈來不實而微弱,這叫做不及,主病在裡。

  黃帝道:春脈太過與不及,發生的病變怎樣?

  岐伯說:太過會使人記憶力衰退,精神恍惚,頭昏而兩目視物眩轉,而發生巔頂疾病;其不及會使人胸部作痛,牽連背部,往下則兩側脅助部位脹滿。

  黃帝道:講得對!夏時的脈象如鉤,怎樣才算鉤?


  岐伯說:夏脈主應心臟,屬南方之火,在這個季節裡,萬物生長茂盛,因此脈氣來時充盛,去時輕微,猶如鉤之形象,所以叫做鉤脈,假如違反了這種現象,就是病脈。

  黃帝道:怎樣才稱反呢?

  岐伯說:其脈氣來盛去亦盛,這叫做太過,主病在外;如脈氣來時不盛,去時反充盛有餘,這叫做不及,主病在裡。

  黃帝道:夏脈太過與不及,發生的病變怎樣?

  岐伯說:太過會使人身體發熱,皮膚痛,熱邪侵淫成瘡;不及會使人心虛作煩,上部出現咳嗽涎沫,下部出現失氣下泄。

  黃帝道:講得對!


  秋天的脈象如浮,怎樣才算浮?

  岐伯說:秋脈主應肺臟,屬西方之金,在這個季節裡,萬物收成,因此脈氣來時輕虛以浮,來急去散,所以叫做浮。假如違反了這種現象,就是病脈。

  黃帝道:怎樣才稱反呢?

  岐伯說:其脈氣來浮軟而中央堅,兩旁虛,這叫做太過,主病在外;其脈氣來浮軟而微,這叫做不及,主病在裡。

  黃帝道:秋脈太過於不及,發生的病變怎樣?

  岐伯說:太過會使人氣逆,背部作痛,慍慍然鬱悶而不舒暢;其不及會使人呼吸短氣,咳嗽氣喘,其上逆而出血,喉間有喘息聲音。

  黃帝道:講得對!


  冬時的脈象如營,怎樣才算營?

  岐伯說:冬脈主應腎臟,屬北方之水,在這個季節裡,萬物閉藏,因此脈氣來時沉而搏手,所以叫做營。假如違反了這種現象,就是病脈。

  黃帝道:怎樣才稱反呢?

  岐伯說:其脈來如彈石一般堅硬,這叫做太過,主病在外;如脈去虛數,這叫做不及,主病在裡。

  黃帝道:冬脈太過與不及,發生的病變怎樣?

  岐伯說:太過會使人精神不振,身體懈怠,脊骨疼痛,氣短,懶於說話;不及則使人心如懸,如同腹中饑餓之狀,季脅下空軟部位清冷,脊骨作痛,少腹脹滿,小便變常。

  黃帝道:講得對!


  黃帝道:春夏秋冬四時的脈象,有逆有從,其變化各異,但獨未論及脾脈,究竟脾脈主何時令?

  岐伯說:脾脈屬土,位居中央為孤臟,以灌溉四旁。

  黃帝道:脾脈的正常與異常可以得見嗎?岐伯說:正常的脾脈不可能見到,有病的脾脈是可以見到的。

  黃帝道:有病的脾脈怎樣?

  岐伯說:其來如水之流散,這叫做太過,主病在外;其來尖銳如鳥之喙,這叫做不及,主病在中。

  黃帝道:先生說脾為孤臟,位居中央屬土,以灌溉四旁,他的太過和不及各發生什麽病變?

  岐伯說:太過會使人四肢不能舉動,不及則使人九竅不通,名叫重強。


  黃帝驚悟書肅然起立,敬個禮道:很好!我懂得診脈的要領了,這是天下極其重要的道理。《五色》、《脈變》、《揆度》、《奇恒》等書,闡述的道理都是一致的,總的精神在於一個“神”字。神的功用運轉不息,向前而不能回卻,倘若回而不轉,就失掉它的生機了。極其重要的道理,往往跡象不顯而盡于微妙,把它著錄在玉版上面,藏於樞要內府,每天早上誦讀,稱它為《玉機》。

  五臟疾病的傳變,是受病氣於其所生之臟,傳於其所勝之臟,病氣留舍於生我之臟,死於我所不勝之臟。

  當病到將要死的時候,必先傳行於相克之臟,病者乃死。這是病氣的逆傳,所以會死亡。

  例如,肝受病氣於心臟,而又傳行於脾臟,其病氣留舍於腎臟,傳到肺臟而死。

  心受病氣於脾臟,其病氣留舍於肝臟,傳到肝臟而死。

  肺受病氣於腎臟,傳行於肝臟,病氣留舍於脾臟,傳到心臟而死。

  以一日一夜劃分為五個階段,分屬五臟,就可以推測死後的早晚時間。

  黃帝道:五臟是相通連的,病氣的轉移,都有一定的次序。假如五臟有病,則各傳其所勝;若不能掌握治病的時機,那麽三個月或六個月,或三天,或六天,傳遍五臟就當死了,這是相克的順傳次序。

  所以說:能辨別三陽的,可以知道病從何經而來;能辨別三陰的,可以知道病的死生日期,這就是說,知道他至其所不勝而死。

  風為六淫之首,所以說它是百病之長。

  風寒中人,使人毫毛直豎,皮膚閉而發熱,在這個時候,可用發汗的方法治療;至風寒入於經絡,發生麻痹不仁或腫痛等症狀,此時可用湯熨(熱敷)及火罐、艾炙、針刺等方法來祛散。

  如果不及時治療,病氣內傳於肺,叫做肺痹,又叫做肝厥,發生脅痛、吐食的症狀,在這個時候,可用按摩、藥物或熱湯沐浴等方法;如不及時治療,就會傳行於脾,叫做脾風,發生黃,腹中熱,煩心,小便黃色等症狀,在這個時候,可用按摩、藥物或熱湯沐浴等方法;如再不治,就會傳行於腎,叫做疝疸,少腹煩熱疼痛,小便色白而混濁,又叫做盅病,在這個時候,可用按摩、或用藥物;如再不治,病就由腎傳心,發生筋脈牽引拘攣,叫做瘛病,在這個時候,可用至法,或用藥物;如再不治,十日之後,當要死亡。

  倘若病邪由腎傳心,心又複反傳於肺臟,發為寒熱,發當三日即死,這是疾病傳行的一般次序。

  假如驟然爆發的病,就不必根據這個相傳的次序而治。

  有些病不依這個次序傳變的,如憂、恐、悲、喜、怒情志之病,病邪就不能依照這個次序相傳,因而使人生大病了。

  如因喜極傷心,心虛則腎氣相乘;或因大怒,則肝氣乘脾;或因悲傷,則肺氣乘肝;或因驚恐,則腎氣虛,脾氣乘腎;或因大憂,則肺氣內虛,心氣乘肺。

  這是無志激動,使病邪不以次序傳變的道理。所以病雖有五,及其傳化,就有五五二十五變。所謂傳化,就是相乘的名稱。

  大骨軟弱,大肉瘦削,胸中氣滿,呼吸困難,呼吸困難,呼吸時身體振動,為期六個月就要死亡。

  見了真臟脈,就可以預知死日。

  胸中疼痛,牽引肩項,全身發熱,脫肉破膕,真臟脈現,大骨軟弱,大肉瘦削,胸中氣滿,呼吸困難,十個月之內就要死亡。

  大骨軟弱,大肉瘦削,兩肩下垂,骨髓內消,動作衰頹,真臟脈未出現,為期一年死亡,若見到真臟脈,就可以預知死日。

  大骨軟弱,大肉瘦削,胸中氣滿,腹中痛,心中氣郁不舒,肩項身上俱熱,破膕脫肉,目眶下陷,真臟脈出現,精脫目不見人,立即死亡;如尚能見人,是精未全脫,到了它所不聲勝之時,便死亡了。

  如果正氣暴虛,外邪陡然中人,倉卒獲病,五臟氣機閉塞,周身脈道不通,氣不往來,譬如從高墮下,或落水淹溺一樣,猝然的病變,就無法預測死期了。

  其脈息絕而不至,或跳動異常疾數,一呼脈來五、六至,雖然形肉不脫,真臟不見,仍然要死亡的。

  肝臟之真臟脈至,中外勁急,如象按在刀口上一樣的鋒利,或如按在琴弦上一樣硬直,面部顯青白顏色而不潤澤,毫毛枯焦乃死。

  肺臟的真臟脈至,大而空虛,好象毛羽著人皮膚一般地輕虛,面部顯白赤。顏色而不潤澤,毫毛枯焦,就要死亡。

  腎臟的真臟脈至,搏手若索欲斷,或如以指彈石一樣堅實,面部顯黑黃顏色而不潤澤,毫毛枯焦,就要死亡。

  脾臟的真臟脈至,軟弱無力,快慢不勻,面部顯黃青顏色而不潤澤,毫毛枯焦,就要死亡。

  凡是見到五臟真臟脈,皆為不治的死侯。

  黃帝道:見到真臟脈象,就要死亡,是什麽道理?岐伯五臟的營養,都賴于胃腑水谷之精微,因此胃是五臟的根本。

  故五臟之臟脈氣,不能自行到達于手太陰寸口,必須賴借胃氣的敷布,才能達于手太陰。所以五臟之氣能夠在其所主之時,出現于手太陰寸口,就是有了胃氣。如果邪氣勝,必定使精氣衰。所以病氣嚴重時,胃氣就不能與五臟之氣一起到達手太陰,而為某一臟真臟脈象單獨出現,真臟獨見,是邪氣勝而臟氣傷,所以說是要死亡的。

  黃帝道:講得對!

  黃帝道:大凡治病,必先診察形體盛衰,氣之強弱,色之潤枯,脈之虛實,病之新久,然後及時治療,不能錯過時機。

  病人形七相稱,是可治之症;面色光潤鮮明,病亦易愈;脈搏與四時相適應,亦為可治;脈來弱而流利,是有胃氣的現象,病亦易治,必須抓緊時間,進行治療。

  形氣不相稱,此謂難治;面色枯槁,沒有光澤,病亦難愈;脈實而堅,病必加重;脈與四時相逆,為不可治。必須審察這四種難治之證,清楚地告訴病家。

  所謂脈與四時相逆,是春見到肺脈,夏見到腎脈,秋見到心脈,冬見到脾脈,其脈皆懸絕無根,或沉澀不起,這就叫做逆四時。

  如五臟脈氣不能隨著時令表現於外,在春夏的時令,反見沉澀的脈象,秋冬的時令,反見浮大的脈象,這也叫做逆四時。

  熱病脈宜洪大而反靜;泄瀉脈應小而反大;脫血脈應虛而反實;病在中而脈不實堅;病在外而脈反堅實。這些都是症脈相反,皆為難治。

  黃帝道:我聽說根據虛實的病情可以預決死生,希望告訴我其中道理!

  岐伯說:五實死,五虛亦死。

  黃帝道:請問什麽叫做五實、五虛?

  岐伯說:脈盛是心受邪盛,皮熱是肺受邪盛,腹脹是脾受邪盛,二便不通是腎受邪盛,悶瞀是肝受邪盛,這叫做五實。脈細是心氣不足,皮寒是肺氣不足,氣少是肝氣不足,泄利前後是腎氣不足,飲食不入是脾氣不足,這叫做五虛。

  黃帝道:五實、五虛,有時亦有痊癒的,又是什麽道理?

  岐伯說:能夠吃些粥漿,慢慢地胃氣恢復,大便泄瀉停止,則虛者也可以痊癒。如若原來身熱無汗的,而現在得汗,原來二便不通的,而現在大小便通利了,則實者也可以痊癒。這就是五虛、五實能夠痊癒的機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