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十六•診要經終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診要何如。

  歧伯對曰:正月二月,天氣始方,地氣始發,人氣在肝。

  三月四月,天氣正方,地氣定發,人氣在脾。

  五月六月,天氣盛,地氣高,人氣在頭。

  七月八月,陰氣始殺,人氣在肺。

  九月十月,陰氣始冰,地氣始閉,人氣在心。

  十一月十二月,冰復,地氣合,人氣在腎。

  故春刺散俞,及與分理,血出而止,甚者傳氣,閒者環也。

  夏刺絡俞,見血而止,盡氣閉環,痛病必下。

  秋刺皮膚,循理,上下同法,神變而止。

  冬刺俞竅於分理,甚者直下,閒者散下。

  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


  春刺夏分,脈亂氣微,入淫骨髓,病不能愈,令人不嗜食,又且少氣。

  春刺秋分,筋攣,逆氣環,為欬嗽,病不愈,令人時驚,又且哭。

  春刺冬分,邪氣著藏,令人脹,病不愈,又且欲言語。

  夏刺春分,病不愈,令人解墯。

  夏刺秋分,病不愈,令人心中欲無言,惕惕如人將補之。

  夏刺冬分,病不愈,令人少氣,時欲怒。

  秋刺春分,病不已,令人惕然欲有所為,起而忘之。

  秋刺夏分,病不已,令人益嗜臥,又且善㝱。

  秋刺冬分,病不已,令人洒洒時寒。

  冬刺春分,病不已,令人欲臥不能眠,眠而有見。

  冬刺夏分,病不愈,氣上,發為諸痺。

  冬刺秋分,病不已,令人善渴。

  凡刺胸腹者,必避五藏。中心者,環死;中脾者,五日死;中腎者,七日死;中肺者,五日死;中鬲者,皆為傷中,其病雖愈,不過一歲必死。刺避五藏者,知逆從也。所謂從者,鬲與脾腎之處,不知者反之。刺胸腹者,必以布憿著之,乃從單布上刺,刺之不愈,復刺。刺鍼必肅,刺腫搖鍼,經刺勿搖,此刺之道也。

  帝曰:願聞十二經脈之終,奈何。

  歧伯曰:太陽之脈,其終也戴眼反折瘈瘲,其色白,絕汗乃出,出則死矣。

  少陽終者,耳聾百節皆縱,目𦊷絕系,絕系一日半死,其死也,色先青白,乃死矣。

  陽明終者,口目動作,善驚妄言,色黃,其上下經盛,不仁,則終矣。

  少陰終者,面黑齒長而垢,腹脹閉,上下不通而終矣。

  太陰終者,腹脹閉不得息,善噫善嘔,嘔則逆,逆則面赤,不逆則上下不通,不通則面黑皮毛焦而終矣。

  厥陰終者,中熱嗌乾,善溺心煩,甚則舌卷卵上縮而終矣。

  此十二經之所敗也。


【翻譯】

  ***[1]篇名診要經終論:診要:指診病的重要關鍵。經終:指十二經脈氣絕的情況。本篇說明一年四季十二月,每個月份的天干變化,代表大地節氣的改變,也會影響人體十二經脈氣血的主要流注,明白這個規律是診病的一個重要參考依據。而當人體衰敗面臨死亡時,十二經脈的氣血會氣絕,每條經絡的氣絕之症狀不同。因為本篇說明診要(配合十二月天干變化對人體經脈之氣是診斷要點),以及經終(經脈氣絕的情況),故本篇篇名取名為診要經終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指出針刺治療應結合四時氣候,而有輕重深淺的分寸。因為天氣、地氣、人氣是密切關聯的,如果違反了這個規律,非但不能愈病,反而會造成不良後果。

  二、針刺胸腹部位,要注意避免誤傷五臟,並指出了避免的方法和誤傷五臟的死期。說明只有瞭解內在臟器的部位以及正確掌握針刺的手法,才能避免醫療事故的發生。

  三、十二經脈氣絕的症狀


  黃帝問道:診病的重要關鍵是什麽?

  岐伯回答說:重要點在於天、地、人相互之間的關係。

  如正月、二月,天氣開始有一種生發的氣象,地氣也開始萌動,這時候的人氣在肝;

  三月、四月,天氣正當明盛,地氣也正是華茂而欲結實,這時候的人氣在脾;

  五月、六月,天氣盛極,地氣上升,這時候的人氣在頭部;

  七月、八月,陰氣開始發生肅殺的現象,這時候的人氣在肺;

  九月、十月,陰氣漸盛,開始冰凍,地氣也隨著閉藏,這時候的人氣在心;

  十一月、十二月,冰凍更甚而陽氣伏藏,地氣閉密,這時候的人氣在腎。

  由於人氣與天地之氣皆隨順陰陽之升沉,所以春天的刺法,應刺經脈俞穴,及於分肉腠理,使之出血而止,如病比較重的應久留其針,其氣傳佈以後才出針,較輕的可暫留其針,候經氣迴圈一周,就可以出針了。

  夏天的刺法,應刺孫絡的俞穴,使其出血而止,使邪氣盡去,就以手指捫閉其針孔伺其氣行一周之頃,凡有痛病,必退下而愈。

  秋天的刺法應刺皮膚,順著肌肉之分理而刺,不論上部或下部,同樣用這個方法,觀察其神色轉變而止。

  冬天的刺法應深取俞竅於分理之間,病重的可直刺深入,較輕的,可或左右上下散佈其針,而稍宜緩下。

  春夏秋冬,各有所宜的刺法,須根據氣之所在,而確定刺的部位。


  如果春天刺了夏天的部位,傷了心氣,可使脈亂而氣微弱,邪氣反而深入,浸淫於骨髓之間病就很難治癒,心火微弱,火不生土,有使人不思飲食,而且少氣了;

  春天刺了秋天的部位,傷了肺氣,春病在肝,發為筋攣,邪氣因誤刺而環周於肺,則又發為咳嗽,病不能愈,肝氣傷,將使人時驚,肺氣傷,且又使人欲哭;

  春天刺了冬天的部位,傷了腎氣,以致邪氣深著於內臟,使人脹滿,其病不但不愈,肝氣日傷,而且使人多欲言語。

  夏天刺了春天的部位,傷了肝氣,病不能愈,反而使人精力卷怠;夏天刺了秋天的部位,傷了肺氣,病不能愈,反而使人肺氣傷而聲不出,心中不欲言,肺金受傷,腎失其母,故虛而自恐,惕惕然好象被逮捕的樣子;

  夏天刺了冬天的不位,傷了腎氣,病不能愈,反而使精不化氣而少氣,水不涵木而時常要發怒。

  秋天刺了春天的部位,傷了肝氣,病不能愈,反而使人血氣上逆,惕然不寧,且又善忘;

  秋天刺了夏天的部位,傷了心氣,病不能愈,心氣傷,火不生土,反而使人嗜臥,心不藏神,又且多夢;

  秋天刺了冬天的部位,傷了腎氣,病不能愈,凡使人腎不閉藏,血氣內散,時時發冷。

  冬天刺了春天的部位,傷了肝氣,病不能愈,肝氣少,魂不藏,使人困倦而又不得安眠,即便得眠,睡中如見怪異等物;

  冬天刺了夏天的部位,傷了心氣,病不能愈,反使人脈氣發洩,而邪氣閉痹於脈,發為諸痹;冬天刺了秋天的部位,傷了肺氣,病不能愈,化源受傷,凡使人常常作渴。

  凡於胸腹之間用針刺,必須注意避免刺傷了五臟。

  假如中傷了心臟,經氣環身一周便死;

  假如中傷了脾臟,五日便死;

  假如中傷了腎臟,七日便死;

  假如中傷了肺臟,五日便死;

  假如中傷隔膜的,皆為傷中,當時病雖然似乎好些,但不過一年其人必死。

  刺胸腹注意避免中傷五臟,主要是要知道下針的逆從。所謂從,就是要明白膈和脾腎等處,應該避開;如不知其部位不能避開,就會刺傷五臟,那就是逆了。

  凡刺胸腹部位,應先用布巾覆蓋其處,然後從單布上進刺。如果刺之不愈,可以再刺,這樣就不會把五臟刺傷了。在用針刺治病的時候,必須注意安靜嚴肅,以候其氣;如刺膿腫的病,可以用搖針手法以出膿血;如刺經脈的病,就不要搖針。這是刺法的一般規矩。

  黃帝問道:請你告訴我十二經氣絕的情況是怎樣的?

  岐伯回答說:太陽經脈氣絕的時候,病人兩目上視,身背反張,手足抽掣,面色發白,出絕汗,絕汗一出,便要死亡了。

  少陽經脈氣絕的時候,病人耳聾,遍體骨節鬆懈,兩目直視如驚,到了目珠不轉,一日半便要死了;臨死的時候,面色先見青色,再由青色變為白色,就死亡了

  陽明經脈氣絕的時候,病人口眼牽引歪斜而困動,時發驚惕,言語胡亂失常,面色發黃,其經脈上下所過的部分,都表現出盛燥的症狀,由盛燥而漸至肌肉麻木不仁,便死亡了。

  少陰經脈氣絕的時候,病人面色發黑,牙齦收削而牙齒似乎變長,並積滿污垢,腹部脹閉,上下不相通,便死亡了。

  太陰經脈氣絕的時候,,腹脹閉塞,呼吸不利,常欲噯氣,並且嘔吐,嘔則氣上逆,氣上逆則面赤,假如氣不上逆,又變為上下不通,不通則面色發黑,皮毛枯樵而死了。

  厥陰經脈氣絕的時候,病人胸中發熱,咽喉乾燥,時時小便,心胸煩躁,漸至舌卷,睾丸上縮,便要死了。以上就是十二經脈氣絕敗壞的症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