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四•金匱真言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曰:天有八風,經有五風,何謂。

  歧伯對曰:八風發邪,以為經風,觸五藏,邪氣發病。所謂得四時之勝者,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四時之勝也。

  東風生於春,病在肝,俞在頸項;

  南風生於夏,病在心,俞在胸脇;

  西風生於秋,病在肺,俞在肩背;

  北風生於冬,病在腎,俞在腰股;

  中央為土,病在脾;俞在脊。

  故春氣者病在頭,夏氣者病在藏,秋氣者病在肩背,冬氣者病在四支。

  故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脇,長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風瘧,冬善病痺厥。

  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春不病頸項,仲夏不病胸脇,長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風瘧,冬不病痺厥飱泄,而汗出也。

  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於精者春不病溫。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風瘧。此平人脈法也。

  故曰:陰中有陰,陽中有陽。

  平旦至日中,天之陽,陽中之陽也;

  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

  合夜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

  雞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故人亦應之。

  夫言人之陰陽,則外為陽,內為陰。言人身之陰陽,則背為陽,腹為陰。

  言人身之藏府中陰陽,則藏者為陰,府者為陽。

  肝心脾肺腎五藏,皆為陰。

  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府,皆為陽。

  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為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為施鍼石也。

  故背為陽,陽中之陽,心也;

  背為陽,陽中之陰,肺也;

  腹為陰,陰中之陰,腎也;

  腹為陰,陰中之陽,肝也;

  腹為陰,陰中之至陰,脾也。

  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故以應天之陰陽也。

  帝曰:五藏應四時,各有收受乎,

  歧伯曰:有。

  東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藏精於肝,其病發驚駭,其味酸,其類草木,其畜雞,其穀麥,其應四時,上為歲星,是以春氣在頭也,其音角,其數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藏精於心,故病在五藏,其味苦,其類火,其畜羊,其穀黍,其應四時,上為熒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脈也,其音徵,其數七,其臭焦。

  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藏精於脾,故病在舌本,其味甘,其類土,其畜牛,其穀稷,其應四時,上為鎮星,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其音宮,其數五,其臭香。

  西方白色,入通於肺,開竅於鼻,藏精於肺,故病在背,其味辛,其類金,其畜馬,其穀稻,其應四時,上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數九,其臭腥。

  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藏精於腎,故病在谿,其味鹹,其類水,其畜彘,其穀豆,其應四時,上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數六,其臭腐。

  故善為脈者,謹察五藏六府,一逆一從,陰陽表裏,雌雄之紀,藏之心意,合心於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謂得道。



【翻譯】

  ***[1]篇名金匱真言論:匱,同櫃,貯藏物品的傢俱,這裡指藏書之器。匱以金名,比喻匱以金製成,形容所藏書籍很珍貴,故稱金匱。甚至比喻所藏之書,乃帝王家才能擁有,是不可輕易外傳,珍貴如金,故名金匱。也就是說,本篇所論內容,非常珍貴,是至真不易之言,因此將它藏之于金匱,以示珍重,因此非其人勿教,非其人勿授,藏之心意,不可輕泄。本篇是《內經》中不以所論具體內容名篇的篇章之一。

  ***[1]篇名金匱真言論:本篇是《內經》中不以所論具體內容名篇的篇章之一。但若論及其內容,則是說明以陰陽五行四時理論,應用在自然界與人體五臟,這篇也是黃帝內經中闡述陰陽五行學說較為完整的一篇,也是陰陽五行學說應用在中醫較為突出的一篇。

  《黃帝內經》有關於以陰陽五行四時理論,應用在自然界與人體五臟,較為突出的三篇,包括:

  《素問第四•金匱真言論

  《素問第二•四氣調神大論

  《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

  這三篇內容要一起參合起來閱讀,它們較為完整描述了黃帝內經關於「四時陰陽五行」的系統結構。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本篇主要有三段重點:

  一、因為四時八風氣候,會導致五臟病變,從而說明人的生命活動是與自然不可分割的關係。。

  二、從一日之間的變化、體表部位以及臟腑位置等,都可以用陰陽學說來歸類陰陽屬性。這段說明人與自然一樣,是具有眾多陰陽構成的對立統一體,呼應天人相應的規律。

  三、採用五行分類法,將自然界事物給予五行歸類,說明人體五臟系統是可以外應五方,五時,五味等,印證了「五行應四時,各有收受」的理論。這是五行學說具體應用與醫學的一個解說範例,這也是重點強調「陰陽五行四時」理論的文獻依據。

  ***[3]金匱:金貴,乃是很重要,很珍貴之意。匱,同櫃,貯藏物品的傢俱,這裡指藏書之器。匱以金名,比喻匱以金製成,形容所藏書籍很珍貴,故稱金匱。甚至比喻所藏之書,乃帝王家才能擁有,是不可輕易外傳,珍貴如金,故名金匱。

  ***[4]天有八風:八風,指來自東、西、南、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八方之風;天有八風,指自然界中來自八方不正之邪氣。

  ***[5]鼽衄:鼽,指鼻流清涕;衄,指鼻出血。

  ***[6]古人文章不似現代長篇大論,而是以卷來闡述一定的內容,一篇只有一個中心主旨。所以除了要看個別篇章外,也要幾篇一卷來合看。也就是一篇有一個主旨,幾篇合卷也有一個要聯合闡述的道理。


  黃帝問道:自然界有八風,人的經脈病變又有五風的說法,這是怎麽回事呢?

  歧伯答說:自然界的八風是外部的致病邪氣,他侵犯經脈,產生經脈的風病,風邪還會繼續經脈而侵害五臟,使五臟發生病變。一年的四個季節,有相克的關係,如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冬勝春,某個季節出現了克制它的季節氣候,這就是所謂四時相勝。

  東風生於春季,病多發生在肝,肝的經氣輸注於頸項。

  南風生於夏季,病多發生於心,心的經氣輸注於胸脅。

  西風生於秋季,病多發生在肺,肺的經氣輸注於肩背。

  北風生於冬季,病多發生在腎,腎的經氣輸注於腰股。

  長夏季節和中央的方位屬於土,病多發生在脾,脾的經氣輸注於脊。

  所以春季邪氣傷人,多病在頭部:

  夏季邪氣傷人,多病在心:

  秋季邪氣傷人,多病在肩背:

  冬季邪氣傷人,多病在四肢。

  春天多發生嬶衄,夏天多發生在胸脅方面的疾患,長夏季多發生冬泄等裡寒證,秋天多發生風瘧,冬天多發生痹厥。

  若冬天不進行按等擾動陽氣的活動,來年春天就不會發生#和頸項部位的疾病,夏天就不會發生胸脅的疾患,長夏季節就不會發生洞泄一類的裡寒病,秋天就不會發生風瘧病,冬天也不會發生痺厥、饗泄、汗出過多等病症。

  精,是人體的根本,所以陰精內藏而不妄泄,春天就不會得溫熱病。夏暑陽盛,如果不能排汗散熱,到秋天就會釀成風瘧病。這是診察普通人四時發病的一般律。


【陳擎文補註】

  (1).本篇《素問第四•金匱真言論》和《素問第八•靈蘭秘典論》一樣,都是《內經》中不以所論具體內容名篇的篇章之一。本篇強調所言內容是金匱真言,是很重要很珍貴的教法,而且還要特別囑咐要藏之心意,合心於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謂得道。竟然會這麼神秘這麼慎重行事,那麼,到底這篇所強調的重點是什麼呢?到底是什麼東西會有那麼寶貴呢?

  本篇教法強調的重點在於告訴我們:若要研究醫學健康與治病之道,就必須將陰陽五行四時理論(歸藏易)應用到人體的對應上。

  我想這個觀點,是受到現代西醫教育熏陶的所有中醫西醫系醫生們所無法接受的事實吧,竟然要把算命那一套拿來應用到治病上,是胡說八道吧,這個太落伍了吧,這是騙人的吧。

  大家會嗤之以鼻,我可以理解。

  但是在這裡,這就需要來面對一個真正的核心問題了:

  你對陰陽歸類法,真的相信嗎?

  你對五行分類法,真的敢用嗎?

  你對四時時令理論,真的信服嗎?

  不然我再換個角度問:

  你認為將陰陽五行理論應用到針灸穴道來治病,會有效嗎?

  甚至將陰陽五行理論應用到湯藥方劑來治病,會有效嗎?

  或者,我問的更精準一點:

  你認為將五行生剋理論應用到針灸穴道來治病,會有效嗎?

  你認為將五行生剋理論應用到湯藥處方來治病,會有效嗎?


  (2).我記得我在西元1987年剛上成功大學的前幾週,到圖書館各樓層逛逛並翻翻每一區域的書籍,有電機類的,有機械類的,有程式類的,有電腦類的,有材料類的,有營建土木類的,有管理類的,有經濟類的,有投資類的,有政治類的,有數學類的,有哲學類的,邏輯類的,有西醫類的,有中醫類的,有佛教類的,有道家類的,有儒家類的,有音樂類的,有運動類,有武術類,有算命類的,.....。

  我當時每一類翻閱時,發現都看不懂,有如無字天書般,但沒想到後來在成大的九年中,那些當初大一所翻閱時完全看不懂的各科書籍,竟然在成大九年中都去涉略並專研,它們都會因為某個機緣的需求,而突然發現好像都可以看懂了,而大量借閱來研究。

  例如,有一天,我因為生病了,突然發現那些中醫書籍不但看懂了,而且很有趣啊,感覺裡面都是似曾相識,很熟悉的感覺,

  又例如,有天,因為對易經有興趣而去借閱算命書籍時,也是發現,我怎麼突然都看得懂了,而且在沒有老師的教導下,竟然可以把那些算命書籍的古代口訣,馬上推導出數學公式,並且還寫成自己使用的程式,或是後來的APP,

  然後我去翻閱各類算命風水的書籍,也都可以馬上想出每一章節的公式應該怎麼寫。當初還曾經想要寫出一本書籍:各種算命風水的數學公式大公開。

  那個也不過就是半年內時間的事情。

  雖然可以推導出公式寫出程式,但是我對幫別人算命,幫自己卜卦,沒有什麼興趣。

  因為我曾經好好想過三天,寫出這些,對人們真的有幫助嗎?

  因為最後的答案無法說服我,我認為,算命對人是弊大於利的,所以就放下了全部的公式與當時內心的狂喜。

  那時候,我也很納悶,怎麼會在半年內突然看懂了,讓我馬上進入這個領域有所心得?但又在半年後突然放下呢?

  後來在做針灸的數位典藏計劃時,發現可以將當初那半年所自己推導出的數學公式以及程式,拿來應用在針灸的配穴處方上來。而且還把當初的算命程式結合天文曆法公式,以進行較準確的計算。

  再後來慢慢涉獵針灸配穴的各門各派後,開始有很多機會去測試將陰陽五行等算命理論,裡面也有自己後來導證的其它類新的陰陽五行數學公式,並將之應用在針灸配穴上的經驗,包括後來自己寫的很多手機APP也都有這些部分,

  我逐漸發現:原來陰陽五行在針灸穴道上的應用,是真的有效的。

  講了那麼多歷史,現在我回來回答上面幾個自己問的問題,自己來自問自答。

  我個人的實證結果,發現,黃帝內經講的陰陽五行理論是真的,所言不虛,沒有誑語。

  起碼將之運用在人體治病上是這樣的,

  至於在算命上的運用,原本我是興趣缺缺的,但是後來因為對黃帝內經的體會與信任,黃帝內經裡面有超過1/3的篇章都在講陰陽五行,這才讓我對重新開始去探討八字,與驗證其是否可信。

  以我目前初淺的驗證經驗來看,八字的五行生剋關係模式系統,的確會反應一個人運勢的波動,看來黃帝內經的歸藏易並沒有在五千年前於中土消失,而是流落到民間了。


  (3).但是研究中醫的我們,馬上就會想到一個問題,既然八字的五行生剋模式系統,有可重複驗證的可行性,那麼,它可否用來預測一個人所生重病的五臟屬性或經路五行呢?

  就我目前的初探來看,有些可以,有些不行。

  例1:命例,女,1976年5月11日12時出生,2010年1月腎臟病水腫住院。這是因為2010年1月:4個財星火,結合6個官殺土,土剋水,造成日主天干地支都被剋,所以日主完全受傷而腎臟病水腫住院。

  例2:命例,男,1964年12月07日6時出生,於2009腎臟病嚴重大發作,2012,2013年腎臟病加重。這是因為2009年,流年流月的土的力量太大(己辰丑),造成土剋水,己己辰辰丑(氣聚集在土),剋亥水,於是腎臟病發作。而且丑寅暗合土,寅木消失,造成土趁機大剋亥水。

  例3:命例,男,1979年2月8日10時出生,於2012年6月小腸末段手術,這命局身旺,而2012年6月腸子手術,這是因為此時日主的三個丙火,全都受傷(官殺壬壬剋丙丙)且(丙辛合),結果三個丙火都受傷,雖然只發生在天干,但是這種某個干支群體都受傷的,就會出大事。

  例4:命例,女,1972年11月1日19時出生。於2003年2月胃痛,2003年12月胃痛嚴重而去住院。從五行生剋系統來分析,的確這兩個月都是木剋土,所以犯胃病。

  以上四例,都是直接由八字的生剋系統,就可以直觀出在什麼時候就會發生健康問題,而且可以推算出是哪一個臟器出問題。但是下面兩例,則只知道到了某年某月健康會出問題,但是發生問題的臟器,就推不太準了。

  例1:命例,女,1979年11月18日18時出生。於2018年7月心臟病大發作。分析此命例的五行生剋系統,可看出的確當在2016大運轉成己卯後的10年,天干地支都有日主受剋的危機,但在2016與2017年因為有印星來通關解圍,所以還好,但到了2018以後就危機四伏了,在2018年7月此月是個危機點,因為月天干己出干自投羅網,被乙木剋,且戊癸合,保護神戊消失,再加上土是命主先天致命傷,所以本月是有可能出事的。從這個命例的五行生剋系統,能夠看出該月受到很大壓力或是有意外與生病的可能,後來的確也出事了,但是木剋土,卻看不出這個病是心臟相關的疾病。

  例2:命例,男,1971年8月3日10時出生。於2006~2009鼻咽癌發作,2008~2009年最嚴重。這是因為該命局身旺,用神是用食神亥水洩秀,若亥水被剋,則五行命局會不平衡。2006年開始,大運轉辰,辰土剋亥水,2008,2009,天干地支上下的聚氣點都是土剋水,所以用神食傷大受傷,導致癌症。

  例3:命例,男,2000年12月3日11時出生。於2016年8月精神病發作,暴力,被送到精神病院3個月。這命局,天干:乙庚合(官殺合日主),日主受限。丁壬合(印剋食傷),容易鬱悶。而地支:午亥合(印剋食傷),容易心情鬱悶。到了2016-8月,二丙大剋庚金,造成傷官剋官,再加上原本的印合食傷,這個個大爭執的格局,會打人的。可以預測這個會有暴怒,與人發生大爭執的可能,但是若單單從這個流月的火剋金來看,是看不出來會精神病發作被送到精神病院的。


  由觀看各種命盤的不斷驗證過程,可以看出八字的五行生剋模式,似乎是一個人生命波動的術數模式,那個是當我們一出生就被當時的太陽月亮與五星等宇宙所有五行力量所共同印記在我們身上的一個規律了。

  這個規律會擘畫我們生命中的六親關係、工作事業起伏、健康與疾病變化、婚姻與家庭關係....。

  不過,同八字不同命,與鴻海郭台銘先生一樣八字的台灣人大概有三十幾人,雖然他們的運勢波動是類似的,但每個人每個五行生剋力量所反應的事項會發生在不同地方,故不是每個人都會像郭董日賺斗金,也不是每個人都在同一年過世的。

  這是為什麼呢?

  顯然目前的這套八字五行生剋系統,也只是描繪整個生命實相的冰山一角,而非全貌。

  若要將八字應用到分析患者的疾病預測與治療上,看來還要加上其它參數或是還要轉換坐標系統才行。

  不過,不管怎麼講,五行生剋系統看來是一個偉大的發現,我不知道五千年前的黃帝是怎麼得知的這個術數模式的,這是一套科學與數學,它不是迷信或巫術,因為它可以被重複實驗與驗證的,它可以被程式化,數學化。


  (4).我們現在還在使用的黃曆,其實就是由黃帝所說創,以這套天干地支的紀日系統,除了記錄二十四節氣的日期表,還根據五行生剋寫下每日的吉凶宜忌、生肖運程等,作為擇日的行動指南與參考。

  這裡面包括計算日月與五星的運動位置;計算每日的日出與日落時間;計算日蝕與月蝕。

  而《史記》也說:『黃帝建元甲子』。

  《史記・五帝本紀》上記載黃帝時敬天信神,觀察天文,推測陰陽變化,建立五行序列,預知節氣時辰,制定曆法。

  《史記》中也有堯舜帝「擇吉月日」的說法。

  史書《世本》說:『容成作曆,大橈作甲子』。

  《尚書正義》解釋說:『二人皆黃帝之臣,蓋自黃帝以來,始用甲子紀日,每六十日而甲子一周』。

  看來干支是黃帝命令大橈創制的,命令容成建立黃曆,並以黃帝出生時為甲子年的“黃帝紀年”,是年為西元前2697年。

  《五行大義》說:大橈「採五行之情,佔鬥機所建,始作甲乙以名日,謂之干,作子丑以名月,謂之支。有事於天則用日,有事於地則用月。陰陽之別,故有支干名也。」

  隋朝《五行大義》也同意干支是大撓創制這一觀點。

  現代出土的戰國時期文物,就有通書(黃曆)存在了,作為當時人民的生活指導手冊。

  例如,戰國墓出土的楚帛書中的《丙篇》,通篇為一年中逐月吉凶宜忌的內容,比如說某月「可以出師、築邑,不可以嫁女、取臣妾」,


  (5).更進一步的探討,若是我們真的有福報,可以找到那個描繪生命的術數模式了,學習中醫的我們,就會繼續追問,遇到壞運了,我們要如何才能轉化命運呢?

  我想這個問題,就是整個中華文化的核心與精華所在。

  後代雖然一直有人不斷提出各種改命轉運的方法,

  現在一些人會想用水晶球,八卦鏡,改床位,改風水,改衣服顏色..等等方法來改運。

  但是,我認為,改命轉運的方法,其實在黃帝內經就已經有講了,否則素問前三篇那些真人賢人聖人就無法萬壽無疆了。

  我會這樣認為,當然不是亂猜的,

  因為在我觀察每日八字的變化中發現,當人的運勢大轉變前,人的想法與念頭其實就已經先轉變了。

  也就是說,但流年大運天干地支已經發生漸變時,藉由周遭人事物的刺激,就會逐漸改變自己的認知與看法,慢慢滴水穿石下,於是就會慢慢改變我們潛意識的認知,然後生命就開始轉彎,走向另外一個方向。最後隨著日積月累的反复撞擊,在天干地支五行兩軍的不斷對峙下,最後終於打穿五行某方的防線時,也是最後釀出大事的時候了。

  所謂的聖人治未病,當然不是在最後打穿防線的時候才介入,而是遠在兩軍開始對峙的滴水穿石前期,在警覺生命的方向已經開始轉彎時,就已經開始微調方向盤,開始防治了。

  因此,我認為這個答案的正解應該就在黃帝內經。

  或者,我這麼說吧,整個黃帝內經就是教導人如何轉命改運的方法。


  (6).所以,我現在回頭來駐足觀看這篇《素問第四•金匱真言》,我的感覺,它講的,的確是珍貴如金,的確是金匱真言,靈蘭秘典。


  (7).黃帝的歸藏易很早就已經亡佚,但是似乎還存在民間。例如北宋邵雍(邵康節)就是集其大成者,他是由儒入道,到了中年遇到道人李挺之才開始學道,學習《河圖》、《洛書》、《伏羲八卦》。

  邵雍是不世出的天才,我認為他是中國古代的愛因斯坦,它竟然能夠解密古代這些宇宙術數的奧秘,他悟到天地的運動變化規律、陰陽消長的規律、世道變遷的規律,甚至對微小的走、飛行類動物和草本、木本植物的特性也一樣了然於胸。

  更厲害的是,他捨棄傳統周易以『象』論物的定性探討方向,他完全改用『數』的方式來定量探討萬事萬物。他所寫的《皇極經世》就是一部運用易理和易教推究宇宙起源、自然演化和社會歷史變遷的著作,以河洛、象數之學顯於世。《皇極經世書》共十二卷六十四篇。

  他認為宇宙無非是物質和時空,物質的運動和時空的長短,都可以用數學表現出來,數與數之間的關係,便代表宇宙間的關係,天理存在其間。利用「數」加以推算(術),可知未來和未知的事物。於是他以元會運世和日月星辰相配,而成一個宇宙年表,將中國歷史配入年表中。他又利用這個形式架構把律呂、聲音、天地萬物都包含進去。這便是《皇極經世書》的主要內容。

  南懷瑾先生就曾經說:用《皇極經世書》來推算國運,非常準確。

  目前被公認推算命理最為準確的鐵版神術,其實就是改良自《皇極經世》,也是邵雍所傳出來。

  換言之,若要從歸藏易的陰陽術數角度來探討人類運勢與健康,除了從八字五行生剋系統來探討外,用《皇極經世》或《鐵版神術》的術數模式系統,也是另外一種方法


  邵雍是真正能繼承先秦(律數之學)與兩漢(卦變之學)以來,發揚古代易學象數派(歸藏易)理論精華的最偉大一位代表人物了。


  (8).不過,以我的經驗,在沒有心理承受能力之前,建議先不要研究八字等命理。

  否則,當你知道你明年會有過不了的坎,或是運勢很慘不知道是否可以過這一關時,就會惶惶不可終日,終日擔心害怕,自己嚇自己,到時候可能真的不是病死的,而是被自己嚇死了。

  所以,若沒有深刻的佛法般若智慧體會,或沒有道家精神內斂的體悟之前,在沒有能力解開自己打的心結之前,建議先不要研究八字了。

  更不要把那些還沒有經過大量驗證的命理規律,拿來信口雌黃,拿來嚇別人,藉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而經常造口業。

  因為坊間的命理與風水門派,有近百種,很多門派的有效預測率其實都低於5成,很多的理論還是不成熟的。這些坊間的玄學,因為無法被大量科學驗證,所以在學習時要如履薄冰。


  (9).其實,人的念頭是隨著外在五行的影響而不斷變化著。或是這麼說吧,我們命格的大運改變了,其實是我們的想法先變了。

  所以,人是有一個自我主宰的本體嗎?

  我看是沒有的噢。

  人只是被外在五行力量控制的一個傀儡,看似有個我在控制主宰著,但其實一切都身不由己。

  不管你有沒有辦法體悟到無我,就算你當下還是繼續在愛恨情仇般地猛烈貪執著,就算是如此,巨觀而言,你究竟還是一個無我的生化反應體,只是不斷地進行五行生化反應。

  我們對於我的強烈實有感,極有可能只是個錯覺。

  那個強烈實有感,其實是在剎那間對於當下某個認知的極度肯定,但是若事後來看,幾乎都是認賊作父的居多。

  更慘的是,人活得越大,那個強烈實有感會被放大與強化,於是本來只是剎那的執著,就串聯成片。


  所有我們當下所堅信的,往往就是五行作用在我們身上的表現。

  尤其是那些我們當下所認為是絕對正確的認知,其實往往正是五行對峙下傷害我們身心的開始,這時候,它正在企圖撞擊五行的平衡態。

  你的認知,很多時候卻是傷害你最深的那個。

  但那個認知,其實只是內外五行交互作用下的暫時表現而已,本身就是個危脆產物。

  所以,中觀派行者「不立論」是對的,這個不僅僅是在與人辯論義理時不立論而已,中觀行者的「不立論」,更是在針對個人內境的描述而言。

  所謂的「有立就有所破」,在論辯義理上是如此,在五行交互作用上也是如此。

  一旦有所立,就會有破綻,就會有五行作用的支點。


  這是從中國的陰陽五行座標系統,來看佛法的般若智慧世界。

  ***[1]冬病在陰:腎五行屬水,為陰髒,又居於下焦,為陰中之陰。冬病在腎,所以說冬病在陰。

  ***[2]夏病在陽:心五行屬火,為陽髒,又居於上焦,為陽中之陽。夏病多在心,所以說夏病在陽。

  ***[3]春病在陰:肝五行屬木,為陰髒,體陰而用陽,又居於下焦,為陰中之陽。春病多在肝,所以說春病在陰。

  ***[4]秋病在陽:肺五行屬金,為陰髒,又居於上焦,為陽中之陰。秋病多在肺,所以說秋病在陽。


  所以說:陰陽之中,還各有陰陽。

  白晝屬陽,平旦到中午,為陽中之陽。

  中午到黃昏,則束陽中之陰。

  黑夜屬陰,合夜到雞鳴,為陰中之陰。

  雞鳴到平旦,則屬陰中之陽。

  黑夜屬陰,合夜到雞鳴,為陰中之陰。

  雞鳴到平旦,則屬陰中之陽。

  人的情況也與此相應。就人體陰陽而論,外部屬陽,內部屬陰。就身體的部位來分陰陽,則背為陽,腹為陰。

  從臟腑的陰陽劃分來說,則臟屬陰,腑屬陽,肝、心、脾、肺、腎五臟都屬陰。

  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腑都屬陽。

  瞭解陰陽之中複有陰陽的道理是什麽呢?這是要分析四時疾病的在陰在陽,以作為治療的依據,如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都要根據疾病的部位來施用針刺和貶石的療法。

  此外,背為陽,陽中之陽為心,陽中之陰為肺。

  腹為陰,陰中之陰為腎,陰中之陽為肝,陰中的至陰為脾。

  以上這些都是人體陰陽表裡、內外雌雄相互聯繫又相互對應的例證,所以人與自然界的陰陽是相應的。

  ***[1]歲星:即木星,五行屬木。

  ***[2]熒惑星:即火星,五行屬火。

  ***[3]鎮星:即土星,五行屬土。

  ***[4]太白星:即金星,五行屬金。

  ***[5]辰星:即水星,五行屬水。


  黃帝說:五臟除與四時相應外,它們各自還有相類的事物可以歸納起來嗎?

  歧伯說:有。比如

  東方青色,與肝相通,肝開竅於目,經氣內藏於肝,發病常表現為驚駭,在五味為酸,與草木同類,在五蓄為雞,在五穀為麥,與四時中的夏季相應,在天體為歲星,春天陽氣上升,所以其氣在頭,在五音為角,其成數為八,因肝主筋。此外,在嗅味為臊。

  南方赤色,與心相通,心開竅於耳,經氣內藏與心,在五味為苦,與火同類,在五畜為羊,在五穀為黍,與四時中的夏季相應,在天體為熒惑星,他的疾病多發生在脈和五臟,在五音為徽,其成數為七。此外,在嗅味為焦。

  中央黃色,與脾相通,脾開竅於口,經氣內藏於脾,在五味為甘,與土同類,在五畜為牛,在五穀為稷,與四時中的長夏相應,在天體為鎮星,他的疾病多發生在舌根和肌肉,在五音為宮,其生數為五。此外,在嗅味為香。

  西方白色,與肺相通,肺開竅於鼻,經氣內藏於肺,在五味為辛,與金同類,在五畜為馬,在五穀為稻,與四時中的秋季相應,在天體為太白星,他的疾病多發生在背部和皮毛,在五音為商,其成數為九。此外,在嗅味為腥。

  北方黑色,與腎相同,腎開竅于前後二陰,經氣內藏於腎,在五味為咸,與水同類,在五畜為#,在五穀為豆,與四時中的冬季相應,在天體為辰星,他的疾病多發生在溪和骨,在五音為羽,其成數為六。此外,其嗅味為腐。

  所以善於診脈的醫生,能夠謹慎細心地審查五臟六腑的變化,瞭解其順逆的情況,把陰陽、表裡、雌雄的對應和聯繫,綱目分明地加以歸納,並把這些精深的道理,深深地記在心中。這些理論,至為寶貴,對於那些不是真心實意地學習而又不具備一定條件的人,切勿輕易傳授,這才是愛護和珍視這門學問的正確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