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無壓力閱讀版」暨「綱要分類版」•陳擎文序言


一位印尼學生白諾芬


  (一).在2019年2月18日開學第一天的清晨,接到學校教官的電話,說我導師班的一位一年級印尼學生白諾芬,昨天由印尼回國,因為發燒在海關就被列管,疑似登革熱,目前在新樓醫院隔離中。於是當天傍晚我到醫院看她,只見她坐在蚊帳隔離的病床上,用英文詢問,她說最近沒有被蚊子叮,不會是登革熱,問護士情形,說已經兩天都高燒近39度,喉嚨痛也一直沒有改善,他們懷疑是登革熱或是其它傳染疫病才會這樣,要繼續多隔離幾天。因為她才來台灣半年,還沒有健保卡,所以一天就要2千多元。本來我探病完就要回去了,但是白諾芬一直說她沒有錢付一天2千多元的醫藥費,那時,我沉思了一會,要幫她治療嗎?但是至今若非我親自動手,而是患者自己治療的,都會有副作用?最後還是決定幫她,於是我開始隔著蚊帳,用英文問一些問題,在幾經反复確認後,跟她講按壓幾個位置,在離開前,怕她沒有信心,再跟她強調,我有大陸中醫師執照,請她務必要按壓,會有幫助的。

  隔天上午聽到校護說白諾芬可能還要多隔離幾天,中午時學校問我她的情況如何,我才用Line問她,她回答說下午就要出院了,喉嚨現在已不痛,體溫37.3度。

  三天後我開車帶她回醫院回診並去拿診療證明。在車上我要確認到底是西藥還是穴道的療效,我問她是否有按壓穴道?位置及其它細節...。結果沒錯,她是很聽話的老實反复按壓,然後我說:

  This method is from the 黃帝內經. I used it to cure many people. It is a real Chinese medicine.

  這個方法是來自於黃帝內經,我用它治愈過很多人,它是真正的中醫。

  幾分鐘後她問,她的感冒發燒都好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從那之後她就一直右上牙齒痛,我當下心想果然又出問題了,詢問她所謂的經常按壓的頻率為何,她才說每隔5分鐘就按壓,她為了趕快出院而用心努力按,而導致過度劑量了。


女兒的痛經


  (二).2017年10月14日女兒痛經,因為還是初經期不穩,這次半年後才又來,但這次肚子痛的猛烈,並伴隨著噁心感。於是我打開原本要去大陸行醫而自己寫的中醫診療App,馬上找到我至今所學多組名老中醫以及我到處參訪學習所得的處方穴道,我用毫針治療,沒想到竟然這些名師的特效穴道,沒有一個有效,而且最後女兒越來越痛,竟然痛到嘔吐。

  女兒至今幾乎沒有吃過西藥,她的病都是我幫她治療的,她對我一直相信,但是這次卻是踢到鐵板了,於是我對她說,爸爸用黃帝內經幫你治療,這也是我第一次用黃帝內經幫人治療痛經,於是我反复的確認,然後在沒有使用毫針的幫助下,幫她治療,神奇的是在2分鐘後,她說痛感只有2成,再1分鐘後她說完全沒有痛感了。

  This method is from the 黃帝內經. I used it to cure many people. It is a real Chinese medicine.

  至於名老中醫經驗方或是教科書方法的療效,就不需要苛責了,因為那個是人類文明的現況,畢竟人類文明的發展也才幾千年,不管中醫或西醫,醫學教科書所寫的那些,都是目前人類文明的展示,但它們未必能夠有穩定且令人滿意的療效,這是赤裸的現實,可以被理解,不需要被苛責。


回到成大有感


  (三).2019年4月3日,我要到成大圖書館借書,中午時要到勝利校區吃午飯,但是找不到餐廳,一問才知道已經拆掉了,沿路看到很多30年前還在的建築物,一下子回到30年前我在成大的歲月,幾秒後回過神來,才驚覺,怎麼時間會過的這麽快?30年前恍如昨天啊,一下子我就到了50歲,在驚恐歲月的虛無飄渺之餘,下一秒馬上一個念頭,「還好,我有黃帝內經...」,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當下我會起這一念,但我相信,那是來自我潛意識下真實的感受。這三十年來,真的還好,我有稍稍體會到黃帝內經,不然真的是浪費三十年了。

  回想我在成大那個九年,對我一生有很大的影響,那是關乎到人生觀與做學問的態度。那九年,我受到完整的理工科的邏輯與科學訓練,另外也對古老文明萌生興趣,並開始涉獵,但是一直以來,我都是用嚴謹的理工科角度來探索古老文明的,尤其傳統文化裡面有太多的陷阱,若是無法知非即離,是窮一輩子也還在原地打轉的。我的心中自有一把尺,看任何東西本著客觀,就事實說話,在不斷測試實驗中,來反推其論述是否可行與真實,不會因為它是大師、專家教授、教科書、或聖人所說而盲信,但也不會輕易地否定。反正就是試圖尋找各種可以逼近最佳解的向量方向,不斷修正角度,一旦發現到些微曙光,就會向前驅近,一探究竟。

  我的身體自幼多病,我的體格一直乾瘦,但是多病之體剛好是我不斷實踐與試驗的最好實驗室,而乾瘦的身體卻又是我體悟與發現穴道內容的最好人體模型對象。再加上理工男那種只問真相、不問利益得失的傻呆心態,在三十年中我學過很多派別,不斷的測試實驗,但是我一直不太滿意其療效與論述,我的內心一直有個疑問,難道中醫就只是這樣子了嗎?難道中醫沒有能夠逼近人體運作模式的物理系統方嗎?真的是前路黃沙漫漫,不知到底哪個方位才能找到綠洲。這一切,直到我真正走入黃帝內經的世界。所以還好,否則我浪費三十年一場空,只是留下一些經驗方而已。但是人生就是這樣子,總是要賭一把的,而且更是要把人生的黃金三十年,用來賭一把而不留下遺憾。


對古老文明的崇敬,與現觀莊嚴


  (四).雖然我對黃帝內經的理解也只是它整個完整內容的不到十分之一,但是這個不到十分之一的體悟,就已經讓我足以確定那個古老高等文明的確實存在,我不知道那個進化的文明是如何形成的,但我猜那個或許是來自史前文明或是地外文明吧。在我內心,一個巨大的古代高等文明的身影,隱約地矗立在我眼前,我內心對這個古老文明油然生起一股崇敬之心。我用我黃金三十年的探索與實驗,為其正名,為其作證,證明其為真。

  從那之後,我就很少再看後代中醫的書籍了,而且我對黃帝所傳下的很多其它學科充滿著興趣與好奇,雖然我知道年代久遠,很多知識早已經被有意或無意地修改到面目全非了,但是我與他們有緣,若是我能夠幫他們還原多少,就做多少。

  能夠對這些古代高等文明現觀莊嚴,雖然只是管窺而已,卻已是我此生最大的安慰。


左右手合力拆解人體炸彈


  (五).面對複雜善變的疾病,就好像是在研究如何拆解病之炸彈般,黃帝內經所提供的系統方法就似拆解炸彈的右手,而近三千年來後代中醫所不斷經驗累積的方法就好像是拆解炸彈的左手,治病過程需要左右手齊心合作,一起拆解炸彈,因為救人的方法不嫌多,不論是經驗方,或者是系統方,只要有效,只要適合就可以合用。

  人生最後注定是坎坷的,尤其是某些命格的人更是,而這些古代高等文明,或許可以安慰並幫助我們這些苦難中人。

  

  黃帝內經是我所知道的,當今世上少見的精準醫療



  2019年10月11日陳擎文於台南首府大學

  【返回黃帝內經•無壓力閱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