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七十二•通天•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於少師曰:余嘗聞人有陰陽,何謂陰人?何謂陽人?

  少師曰:天地之間,六合之內,不離於五,人亦應之,非徒一陰一陽而已也,而略言耳,口弗能遍明也。

  黃帝曰:願略聞其意,有賢人聖人,心能備而行之乎?

  少師曰:蓋有太陰之人,少陰之人,太陽之人,少陽之人,陰陽和平之人。凡五人者,其態不同,其筋骨氣血各不等。

  黃帝曰:其不等者,可得聞乎?

  少師曰:太陰之人,貪而不仁,下齊湛湛,好內而惡出,心和而不發,不務於時,動而後之,此太陰之人也。 少陰之人,小貪而賊心,見人有亡,常若有得,好傷好害,見人有榮,乃反慍怒,心疾而無恩,此少陰之人也。

  太陽之人,居處於於,好言大事,無能而虛說,志發乎四野,舉措不顧是非,為事如常自用,事雖敗,而常無悔,此太陽之人也。

  少陽之人,諟諦好自責,有小小官,則高自宜,好為外交,而不內附,此少陽之人也。

  陰陽和平之人,居處安靜,無為懼懼,無為欣欣,婉然從物,或與不爭,與時變化,尊則謙謙,譚而不治,是謂至治。

  古之善用鍼艾者,視人五態,乃治之。盛者寫之,虛者補之。

  黃帝曰:治人之五態奈何?

  少師曰:太陰之人,多陰而無陽,其陰血濁,其衛氣澀,陰陽不和,緩筋而厚皮,不之疾寫,不能移之。

  少陰之人,多陰少陽,小胃而大腸,六府不調,其陽明脈小,而太陽脈大,必審調之,其血易脫,其氣易敗也。

  太陽之人,多陽而少陰,必謹調之,無脫其陰,而寫其陽。陽重脫者易狂,陰陽皆脫者,暴死,不知人也。

  少陽之人,多陽少陰,經小而絡大,血在中而氣外,實陰而虛陽。獨寫其絡脈,則強氣脫而疾,中氣不足,病不起也。

  陰陽和平之人,其陰陽之氣和,血脈調,謹診其陰陽,視其邪正,安容儀,審有餘不足,盛則寫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此所以調陰陽,別五態之人者也。

  黃帝曰:夫五態之人者,相與毋故,卒然新會,未知其行也,何以別之?

  少師答曰:眾人之屬,不知五態之人者,故五五二十五人,而五態之人不與焉。五態之人,尤不合於眾者也。

  黃帝曰:別五態之人,奈何?

  少師曰:太陰之人,其狀黮黮然黑色,念然下意,臨臨然長大,膕然未僂,此太陰之人也。

  少陰之人,其狀清然竊然,固以陰賊,立而躁嶮,行而似伏,此少陰之人也。

  太陽之人,其狀軒軒儲儲,反身折膕,此太陽之人也。

  少陽之人,其狀立則好仰,行則好搖,其兩臂兩肘,則常出於背,此少陽之人也。

  陰陽和平之人,其狀委委然,隨隨然,顒顒然,愉愉然,䁢䁢然,豆豆然,眾人皆曰君子,此陰陽和平之人也。


【翻譯】

  ***[1]篇名通天:本篇乃是以陰陽角度來將人劃分五種類別,描述這五種人的性格,外形特徵,以及治療方法。故篇名取名為通天。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首先提出人的體質性格可以劃分太陰、少陰、太陽、少陽、陰陽和平五種類型,並分別說明五種類型人的性情特點。

  二、其次說明這五種類型人患病治療上應有所不同,如不注意到生理上的特點,便可能產生嚴重的副作用。

  三、最後又分別說明陰陽五態之人在體態與行動表現上的特徵。


  黃帝問少師說:我曾聽說人有屬陰屬陽之分,什麼叫陰人?什麼叫陽人?

  少師說:天地之間,宇宙之內,都離不開五這個數,人也和五數相應,並非只有一陰一陽兩類,這不過是簡略的說法而已,實際情況更為複雜,短短的談話無法全部講說明白。

  黃帝說:請把大概意思講給我聽。有賢人聖人,他們所稟之氣能夠兼備陰陽並且兩相和調而行天地自然之道嗎?

  少師說:有太陰型的人,有少陰型的人,有太陽型的人,有少陽型的人,有陰陽和平型的人。這五種類型的人,其形態各不相同,其筋骨氣血各有差異。

  ***[1]心疾而無恩:指因為心懷妒忌而忘記了恩惠,有忘恩負義的意思。

  ***[2]志發乎四野:這裡是形容好高騖遠。

  ***[3]譚而不治:譚,即“談”。指用說服的方法以德服人。


  黃帝問:他們的差異之處,可以講給我聽聽嗎?

  少師說:太陰型的人,性貪婪而不仁,貌似謙下忠厚,實則卑污,喜歡獲取錢財而吝於付出,內心雖有所可否卻含而不露,不趨於時尚,行動常在眾人之後。這就是太陰型的人。

  少陰型的人,貪圖小利,有害人之心,看到別人有了損失,常常像是自己得了便宜,好傷害人,見別人獲得了榮耀,自己反倒氣恨惱怒,心懷嫉妒,冷酷寡恩。這就是少陰型的人。

  太陽型的人,素常總是洋洋自得,喜歡講論大事,沒有才幹而喜空談,好象志向高遠,在於天下四方,舉動不顧是非,行事剛愎自用,即使碰了壁,也不悔悟。這就是太陽型的人。

  少陽型的人,處事審慎,很看重自己,得了小小官職,就以為了不起,自我宣揚,喜歡與外人交接往來,對親屬反而冷淡疏遠。這就是少陽型的人。

  陰陽和平型的人,平素心安意靜,沒有驚恐憂懼,也沒有過分的歡悅,和婉以順應外物,不貪不爭,順適時勢而與之變化,如居高位,則謙恭以待下,注重用說服教育的方法感化人,不用政令刑罰統治人,這是政治的最高境界。

  古代善用針灸療法的醫工,依據五類人的不同氣質、形態,分別施治,氣盛的用瀉法,氣虛的用補法。

  ***[1]腸(小胃而大腸):這裡的腸應該指小腸而言。

  ***[2]暴死:有兩種含義,一種是突然的死亡,一種是突然不省人事的假死。


  黃帝問:怎樣給這五種不同形態的人治病呢?

  少師說:太陰型的人,多陰而無陽,他們的陰血重濁,衛氣澀滯,陰陽不和,筋緩皮厚,如果不用急瀉針法,病就不能除去。

  少陰型的人,多陰少陽,他們的胃小而腸大,六腑的功能不協調,足陽明的脈氣偏小,而手太陽經的脈氣偏大。對少陰之人一定要審慎調治,因為這種人的血容易虧脫,他們的氣也容易壞傷。

  太陽型的人,多陽而少陰,對這種人務必小心謹慎地加以調治,不可再耗脫其陰,只可瀉其陽。陰大脫的,易得狂症;陰陽都脫的,會導致突然死亡,或昏厥不省人事。

  少陽型的人,多陽少陰,經脈小而絡脈大,血脈在內而氣絡在外,治療時應充實陰經而瀉其陽絡。但如果過分地單瀉其陽絡,就會使陽氣很快地耗脫,以致中氣嚴重不足,病就難以痊癒了。

  陰陽和平型的人,其陰陽之氣和諧,血脈調順。

  治療時應當謹慎診視其陰陽的變化,邪正的盛衰,觀察其容色、情態正常與否,審察哪一方面有餘,哪一方面不足,邪盛就用瀉法,正虛就用補法,如果不盛不虛,就取治病症所在的本經。

  這就是據以分辨五種不同形態之人而調和其陰陽的一些要點。

  ***[1]黮黮然:色黑不明的意思。

  ***[2]念然下意:指故作姿態,謙虛下氣。


  黃帝問:那五種形態的人,醫工與他們沒有故交歸誼,突然相見,剛剛會面,不瞭解他們的行為、表現,根據什麼來分辨他們呢?

  少師回答說:一般的人,是與五種形態之人不一樣的,一般的人分為五五二十五種類型,而上述五種形態的人不在其內。五種形態的人,是很不同於一般人的。

  黃帝問:怎樣辨別這五種人呢?

  少師說:太陰之人的特徵是,膚色黑黑的,表面裝出待人親昵而謙下的樣子,實則內心陰險,身材很高大,膝膕作出彎屈的樣子,實則並無傴僂症。這就是太陰之人。

  少陰之人,貌似清正,而行為鬼鬼祟祟,冥頑不化而又陰險狠毒,站立時躁動不安,走路時身似下伏。這就是少陰之人。

  太陽之人,意氣昂揚,神色飛動,仰頭挺胸,膝膕似折。這就是太陽之人。

  少陽之人,站立時喜歡把頭仰起,走路時喜歡擺晃身子,兩條胳膊常常倒背在背後。這就是少陽之人。

  陰陽和平之人,相貌美好,性情和順,待人態度溫恭i和言悅色,慈眉善眼,神情爽朗,眾人都稱他為君子。這就是陰陽和平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