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五十九•衛氣失常•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曰:衛氣之留於腹中,搐積不行,菀蘊不得常所,使人支脅胃中滿,喘呼逆息者,何以去之?

  伯高曰:其氣積於胸中者,上取之,積於腹中者,下取之,上下皆滿者,旁取之。

  黃帝曰:取之奈何?

  伯高對曰:積於上,寫人迎、天突、喉中;積於下者,寫三里與氣街;上下皆滿者,上下取之,與季脅之下一寸;重者,雞足取之。診視其脈大而弦急,及絕不至者,及腹皮急甚者,不可刺也。

  黃帝曰:善。

  黃帝問於伯高曰:何以知皮肉氣血筋骨之病也?

  伯高曰:色起兩眉薄澤者,病在皮;唇色青黃赤白黑者,病在肌肉;營氣濡然者,病在血氣;目色青黃赤白黑者,病在筋;耳焦枯受塵垢,病在骨。

  黃帝曰:病形何如,取之奈何?

  伯高曰:夫百病變化,不可勝數,然皮有部,肉有柱,血氣有輸,骨有屬。

  黃帝曰:願聞其故。

  伯高曰:皮之部,輸於四末;肉之柱,有臂脛諸陽分肉之間,與足少陰分間;血氣之輸,輸於諸絡,氣血留居,則盛而起,筋部無陰無陽,無左無右,候病所在;骨之屬者,骨空之所以受益而益腦髓者也。

  黃帝曰:取之奈何?

  伯高曰:夫病變化,浮沉深淺,不可勝究,各在其處,病間者淺之,甚者深之,間者小之,甚者眾之,隨變而調氣,故曰上工。

  黃帝問于伯高曰:人之肥瘦大小溫寒,有老壯少小,別之奈何?

  伯高對曰:人年五十已上為老,二十已上為壯,十八已上為少,六歲已上為小。

  黃帝曰:何以度知其肥瘦?

  伯高曰:人有肥、有膏、有肉。

  黃帝曰:別此奈何?

  伯高曰:膕肉堅,皮滿者,肥。

  膕肉不堅,皮緩者,膏。

  皮肉不相離者,肉。

  黃帝曰:身之寒溫何如?

  伯高曰:膏者,其肉淖而麤理者,身寒,細理者,身熱。

  脂者,其肉堅,細理者熱,麤理者寒。

  黃帝曰:其肥瘦大小奈何?

  伯高曰:膏者,多氣而皮縱緩,故能縱腹垂腴。肉者,身體容大。脂者,其身收小。

  黃帝曰:三者之氣血多少何如?

  伯高曰:膏者,多氣,多氣者,熱,熱者耐寒。肉者,多血則充形,充形則平。脂者,其血清,氣滑少,故不能大。此別於眾人者也。

  黃帝曰:眾人奈何?

  伯高曰:眾人皮肉脂膏,不能相加也,血與氣,不能相多,故其形不小不大,各自稱其身,命曰眾人。

  黃帝曰:善。治之奈何?

  伯高曰:必先別其三形,血之多少,氣之清濁,而後調之,治無失常經。是故膏人縱腹垂腴,肉人者,上下容大,脂人者,雖脂不能大者。


【翻譯】

  ***[1]篇名衛氣失常:本篇說明衛氣失常後產生的病變和針刺治法。故篇名取名為衛氣失常。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衛氣失常後產生的病變和針刺治法。

  二、說明在診斷皮、肉、氣血、筋、骨等病變時要注意體征的變化。

  三、說明脂、膏、肉三種不同體質人的氣血多少的差異與體形之不同。

  ***[3]菀蘊:鬱結不通的意思。

  ***[4]常(菀蘊不得常所):正常、平常的意思。

  ***[5]上(上取之):相對於腹而言,胸為上。

  ***[6]雞足取:一種針刺手法。


  黃帝說:衛氣滯留在腹內,蓄積聚藏而不運轉,無法到達它素常周流循行之處,使人支脅、中滿,喘息氣逆,怎樣消除這些病狀呢?

  伯高說:氣積聚在胸中的,取上部穴位治療;氣積聚在腹部的,取下部穴位治療;胸部、腹部都氣結脹滿的,兼取旁近的穴位治療。

  黃帝問:怎樣取穴刺治呢?

  伯高回答說:氣聚積在胸部的,當針瀉人迎、天突、喉中各穴;氣聚積在腹部的,針瀉三裡、氣街;胸部、腹部都氣結脹滿的,取治在上的人迎、天突、喉中,在下的三裡、氣街,以及中部季脅下一寸處的章門穴;脹滿嚴重的,則用雞足形取穴法就前舉上中下各穴刺治。經診視,如果病人的脈象大而弦急、脈絕不至及肚皮過於繃緊,則不可進行針刺。

  黃帝說:講得好。

  ***[1]濡然:濡,濕潤的意思;濡然,形容皮膚多汗而非常濕潤。

  ***[2]皮有部:指皮有一定的部署。

  ***[3]肉有柱:上下肢肌肉堅厚隆起,有支柱作用,所以稱為肉有柱。

  ***[4]骨有屬:屬,指關節部位。因為兩骨相接的部位都是關節,所以稱為骨有屬。

  ***[5]間(病間者淺之):清淺的意思。

  ***[6]小(間者小之):這裡是取穴少的意思。


  黃帝問伯高說:怎樣診知皮肉、氣血、筋骨有病呢?

  伯高說:色起兩眉間而且缺乏光澤的,病在皮膚;唇色發青、發黃、發赤、發白或發黑的,病在肌肉;營氣濡滯不旺的,病在血脈;目色呈現青、黃、赤、白、黑的,病在筋;耳乾枯、多耳垢的,病在骨。

  黃帝問:病的情況怎樣?如何取穴針治?

  伯高說:百病的變化,無法一一數說。然而皮有皮部分區,肉有結塊突起之處,血氣有所輸往,骨骼有所連屬。

  黃帝說:我想聽聽它們的緣故。

  伯高說:皮的分部,在四肢。肉的結塊突起處,多在臂膀、小腿諸陽經分肉之間與足少陰分肉之間。血氣所輸,輸往諸經的絡穴,如果氣血滯留壅塞,就會使經氣過盛而勃起。病在筋部的,則無分其陰陽左右,只須候察疾病所在部位而加以針治。病在骨的,當取治骨的連屬處,即骨節的間隙,它們是接受髓液而補益腦髓的。

  黃帝問:怎樣取穴針治呢?

  伯高說:病的變化,或浮或沉,或深或淺,不可窮盡,須分別情況作不同處理。病輕的淺刺,病重的深刺;病輕的少刺,病重的多刺。隨著病情變化而進行調治,這才算得是高明的醫工。

  ***[1]肥:指肌肉肥厚、健壯的人。

  ***[2]膏:指肌肉鬆懈的一類人。

  ***[3]肉:指脂肪肥厚的胖人。


  黃帝問伯高說:人有肥瘦、大小、寒溫,又有老壯少小,怎樣區分呢?

  伯高回答說:人到五十歲以上為老,二十歲以上為壯,十八歲以上為少,六歲以上為小。

  黃帝問:怎樣衡量人的肥瘦?

  伯高說:人有肥型、膏型、肉型。

  黃帝問:怎樣辨別這三種類型的人?

  伯高說:肉堅實、皮膚完滿健好的,屬肥型;

  肉不堅實,皮膚鬆弛的,屬膏型;

  皮肉緊連不相分離的,屬肉型。

  黃帝問:身體的寒溫,是怎樣的?

  伯高說:膏型的人肌肉特別濕潤,其紋理粗糙的身寒,紋理細密的身熱。脂型的人肌肉堅實,紋理細密的身熱,紋理粗糙的身寒。

  黃帝問:身體的肥瘦大小是怎樣的呢?

  伯高說:膏型的人多氣,皮膚寬緩,所以腹肌鬆弛,肚囊下垂。

  肉型的人,身體胖大。

  脂型的人,肌肉收緊,身形較小。

  ***[1]寒溫:指兩種不同的體質。

  ***[2]不能相加:勻稱的意思。


  黃帝問:這三類人的氣血多少是怎樣的呢?

  伯高說:膏型的人多氣,多氣的身熱,身熱的就耐寒。

  肉型的人多血,多血則形體充實,形體充實則全身氣象勻平和調。

  脂型的人血清,氣滑而少,所以身形不能粗大。這是三種類型的人有別於一般人的地方。

  黃帝問:一般人是怎樣呢?

  伯高說:一般人的皮肉脂膏,不能對身形有所偏加,血與氣保持平衡,所以他們的形體不大不小,皮肉筋骨各稱其身。這就是一般人。

  黃帝說:講得好。怎樣對這三類人進行治療呢?

  伯高說:一定先要分清膏、肉、脂三種不同的類型,以及血的多少、氣的清濁,然後加以調治,治療時不得違背針刺的常理。再把三種類型人的特徵說一遍:膏型的人,腹肌鬆弛,肚囊下垂;肉型的人,身體上下粗大;脂型的人,雖然脂肪多而身形並不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