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四十六•五變•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問於少俞曰:余聞百疾之始期也,必生於風雨寒暑,循毫毛而入腠理,或復還,或留止,或為風腫汗出,或為消癉,或為寒熱,或為留痺,或為積聚。奇邪淫溢,不可勝數,願聞其故。夫同時得病,或病此,或病彼,意者天之為人生風乎,何其異也?

  少俞曰:夫天之生風者,非以私百姓也,其行公平正直,犯者得之,避者得無殆,非求人而人自犯之。

  黃帝曰:一時遇風,同時得病,其病各異,願聞其故。

  少俞曰:善乎其問!請論以比匠人。匠人磨斧斤,礪刀削斷材木。木之陰陽,尚有堅脆,堅者不入,脆者皮弛,至其交節,而缺斤斧焉。夫一木之中,堅脆不同,堅者則剛,脆者易傷,況其材木之不同,皮之厚薄,汁之多少,而各異耶。夫木之蚤花先生葉者,遇春霜烈風,則花落而葉萎;久曝大旱,則脆木薄皮者,枝條汁少而葉萎;久陰淫雨,則薄皮多汁者,皮漉而淺;卒風暴起,則剛脆之木,枝折杌傷;秋霜疾風,則剛脆之木,根搖而葉落。凡此五者,各有所傷,況於人乎!

  黃帝曰:以人應木,奈何?

  少俞答曰:木之所傷也,皆傷其枝。枝之剛脆而堅,未成傷也。人之有常病也,亦因其骨節皮膚腠理之不堅固者,邪之所舍也,故常為病也。

  黃帝曰:人之善病風厥漉汗者,何以候之?

  少俞答曰:內不堅,腠理疏,則善病風。

  黃帝曰:何以候肉之不堅也?

  少俞答曰:膕肉不堅,而無分理。理者麤理,麤理而皮不致者,腠理疏。此言其渾然者。

  黃帝曰:人之善病消癉者,何以候之?

  少俞答曰:五藏皆柔弱者,善病消癉。

  黃帝曰:何以知五藏之柔弱也?

  少俞答曰:夫柔弱者,必有剛強,剛強多怒,柔者易傷也。

  黃帝曰:何以候柔弱之與剛強?

  少俞答曰:此人薄皮膚,而目堅固以深者,長沖直腸,其心剛,剛則多怒,怒則氣上逆,胸中蓄積,血氣逆留,髖皮充肌,血脈不行,轉而為熱,熱則消肌膚,故為消癉。此言其人暴剛而肌肉弱者也。

  黃帝曰:人之善病寒熱者,何以候之?

  少俞答曰:小骨弱肉者,善病寒熱。

  黃帝曰:何以候骨之小大,肉之堅脆,色之不一也?

  少俞答曰:顴骨者,骨之本也。顴大則骨大,顴小則骨小。皮膚薄而其肉無䐃,其臂懦懦然,其地色殆然,不與其天同色,污然獨異,此其候也。然後臂薄者,其髓不滿,故善病寒熱也。

  黃帝曰:何以候人之善病痺者?

  少俞答曰:麤理而肉不堅者,善病痺。

  黃帝曰:痺之高下有處乎?

  少俞答曰:欲知其高下者,各視其部。

  黃帝曰:人之善病腸中積聚者,何以候之?

  少俞答曰:皮膚薄而不澤,肉不堅而淖澤。如此,則腸胃惡,惡則邪氣留止,積聚乃傷脾胃之間,寒溫不次,邪氣稍至。蓄積留止,大聚乃起。

  黃帝曰:余聞病形,已知之矣!願聞其時。

  少俞答曰:先立其年,以知其時。時高則起,時下則殆,雖不陷下,當年有沖道,其病必起,是謂因形而生病,五變之紀也。


【翻譯】

  ***[1]篇名五變:乃是以風、痹、消癉、寒熱、積聚五種疾病為例,說明其各別的發病機理和外在特徵診候方法,以此來說明不同體質和發病的關係,人由於皮膚、肌肉、腠理、骨骼、五臟等堅固和脆弱的差異,就會容易引發各種不同的疾病。故篇名取名為五變。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論述不同體質和發病的關係。由於人的皮膚、肌肉、腠理、骨骼、五臟等堅固和脆弱的差異,易發疾病則各有不同。

  二、以風、痹、消癉、寒熱、積聚五種疾病為例,說明其各別的發病機理和診候方法。

  ***[3]少俞:上古醫家,黃帝的臣子,俞跗的弟弟,醫術多與其兄同。精通針灸,他曾經與黃帝論述醫理。而黃帝因為與岐伯等諸多臣子討論醫理而著作黃帝內經。

  ***[4]風腫汗出:這裡指以水腫、汗出為主要表現的風水病。

  ***[5]消癉:指消渴病。

  ***[6]留痹:指長期不愈的痹症。


  黃帝問少俞道:我聽說百病在開始的時期,都是由於風雨寒暑的變化,使外邪循著毫毛孔侵入腠理間,有的傳變,有的留止不動,有的化為風腫出汗,有的發展成為消癉,有的發展成為寒熱病,有的發展成為久痹,有的發展成為病邪積聚留在體內。奇邪任意在體內蔓延侵擾,引起的病症不可勝數,我想瞭解其中的緣故。人同時生病,有的得這種病,有的得那種病,我想難道是自然界為各種人生成了不同的風邪嗎,為什麼各人得的病不同呢?

  少俞說:自然界生成的風邪,不是專為某個人生成的,它的運行公平正直,觸犯它的人就會得病,能夠防避它就會不受危害,不是風邪找人,而是人自己去觸犯風邪,所以生病。

  黃帝說:同一時候遇到風邪,同時得病,但得的病卻不一樣,我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少俞說:問得好啊!請讓我用匠人來作比喻說明。匠人磨斧子,把刀刃磨鋒利,用來砍木材,木的陰陽面,有堅硬和脆薄的分別,堅硬之面斧子不易砍入,脆薄之面易分離裂開,至於木結處,能使斧刃崩缺。一塊木頭之中,還有堅硬和脆薄的不同,堅硬處剛強,脆薄處易被損傷,更何況不同的材木,樹皮的厚薄不同,樹汁的多少也不同呢。樹木早開花先生葉的,遇到春天的冰霜和凜冽的寒風,就會花落葉萎;經過久曬和大旱,鬆脆薄皮的樹木,就會枝條汁液少而導致樹葉枯萎;經過長期陰雨連綿,薄皮多汁的樹木,就會樹皮潰爛,水濕漉漉;狂風突起,剛硬的樹木,就會枝條折斷,樹幹受傷;如遇秋天的冰霜疾風,剛脆樹木的樹根就會動搖,樹葉飄落。以上這五種自然界的變化,連樹木都各有損傷,更何況人呢。

  黃帝問:將人與樹木相比是怎樣一種情況呢?

  少俞說:樹木受損傷,都傷在枝條上,樹的枝條剛脆且堅韌,未必受傷。人經常生病的原因,是因為人體的骨節、皮膚、腠理不堅固,病邪易在這些地方留滯,所以人經常生病。

  ***[1]風厥:以汗出不止為主要表現的病症。


  黃帝問:愛患風厥病而汗出不止的人,有什麼徵候嗎?

  少俞回答說:肌肉不堅實,腠理疏鬆的人,易患風厥病。

  黃帝問:憑什麼特徵來診斷肌肉不堅實呢?

  少俞回答說:肌肉隆起處不堅實,又沒有皮膚的紋理,就表明肌肉不堅實;皮膚粗疏而且不細密,就表明腠理疏鬆。這說的是大致的情形。

  ***[2]消癉:指消渴病。


  黃帝問:易患消癉病的人,有什麼徵候嗎?

  少俞回答說:五臟都柔弱的人,易患消癉。

  黃帝問:憑什麼來知曉五臟是柔弱的呢?

  少俞回答說:五臟柔弱的人,性情一定是剛強的,性情剛強多怒,則柔弱的五臟更容易生病。

  黃帝問:憑什麼特徵來確診這種有柔弱的五臟與剛強的性情的人呢?

  少俞回答說:這種人,皮膚薄,目光堅定,眼睛深陷眼眶中,眉長且直,這種人性情剛強,性情剛強就會多發怒,多發怒就會使氣上逆,蓄積在胸中,導致血氣逆行且滯留,皮膚充脹,血脈不通行,氣血淤積而轉為發熱,發熱就會消耗津液而致消瘦,因此稱為消癉。以上這些是說那些性情剛強暴烈而肌肉柔弱的人的情況。

  ***[1]懦懦然:音ㄋㄨㄛˋ,nuò。形容柔弱無力的樣子。


  黃帝問:易患寒熱病的人,有什麼徵候嗎?

  少俞回答說:骨胳小且肌肉柔弱的人,愛得寒熱病。

  黃帝問:憑什麼特徵來判斷骨骼的大小、肌肉的堅硬和柔弱、氣色的不同呢?

  少俞回答道:面部的顴骨,是全身骨骼的根本。顴骨大則全身骨骼也大,顴骨小則全身骨骼也小。皮膚薄且肌肉沒有隆起的,其手臂柔弱無力,下頦呈黑色,與面部天庭色澤不同,與面部其它部位的色澤也不同,這就是骨骼小肌肉柔弱的人的特徵。而手臂和腿部肌肉薄弱無力的,表明此人體液不滿而虛,所以,這種人也易患寒熱病。

  黃帝問:易患痹病的人,有什麼特徵來判斷嗎?

  少俞回答道:皮膚紋理粗疏,肌肉不堅實的人,易患痹病。

  黃帝問:患痹病的部位,高下有固定的地方嗎?

  少俞回答道:若想知道痹病部位的高下,就要觀察五臟的反映,心肺之痹在高,肝腎脾之痹在下。

  ***[1]淖澤:形容濕潤的樣子。


  黃帝問:易患腸中積聚病的人,有什麼徵候嗎?

  少俞回答說:皮膚薄而沒有光澤,肌肉不堅實而且微覺濕潤,象這樣的人腸胃功能差,腸胃功能差。邪氣就會留止其中,積聚起來就會發作。脾胃之間,由於飲食的冷熱不當,邪氣稍有侵入,就會蓄積留止,形成嚴重的積聚大病。

  黃帝說:我瞭解了易生疾病的外在表現,我還想瞭解時序對疾病的影響。

  少俞回答說:先要確立每一年的干支和五行生克情況;來推知每年內各個時節的情況,如果客氣勝過主氣,病情就會好轉,如果主氣勝過客氣,病情就會加重轉危,有的時間雖然不是主氣勝過客氣,但因為年運的抵消,疾病也會發作。這就是所謂的因人身素質不同而生病的情況,也是五變的綱要。


【陳擎文補註】

  (1).本段所言『余聞病形,已知之矣!願聞其時』,『先立其年,以知其時。時高則起,時下則殆,雖不陷下,當年有沖道,其病必起』。

  這段經文證明一件事情:『黃帝內經認為,人的疾病是可以被推算出來的』,也就是人疾病發生的真正機轉與病理,其實是一個人內五行與外在五行的交互作用下,所發生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