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四十五•外揣•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曰:余聞九鍼九篇,余親受其調,頗得其意。夫九鍼者,始於一而終於九,然未得其要道也。夫九鍼者,小之則無內,大之則無外,深不可為下,高不可為蓋,恍惚無竅,流溢無極,佘知其合於天道人事四時之變也,然余願雜之毫毛,渾束為一,可乎?

  歧伯曰:明乎哉問也,非獨鍼道焉,夫治國亦然。

  黃帝曰:余願聞鍼道,非國事也。

  歧伯曰:夫治國者,夫惟道焉,非道,何可小大深淺,雜合而為一乎。

  黃帝曰:願卒聞之。

  歧伯曰:日與月焉,水與鏡焉,鼓與響焉。夫日月之明,不失其影,水鏡之察,不失其形,鼓響之應,不後其聲,動搖則應和,盡得其情。

  黃帝曰:窘乎哉!昭昭之明不可蔽,其不可蔽,不失陰陽也。合而察之,切而驗之,見而得之,若清水明鏡之不失其形也。五音不彰,五色不明,五藏波蕩,若是則內外相襲,若鼓之應桴,響之應聲,影之似形。故遠者,司外揣內,近者,司內揣外,是謂陰陽之極,天地之蓋,請藏之靈蘭之室,弗敢使泄也。


【翻譯】

  ***[1]揣:chuǎi,ㄔㄨㄞˇ,估量,忖度。

  ***[2]篇名外揣:表示用針如同治國,要注意事物之間的聯繫,要從外在的表現和變化等訊息來揣測其內五臟的病變,故名外揣。這個道理,也就是「內外相形,內外相應」的原理。以也是「桴擊鼓而有聲,日月照物而生影,水鏡鑒人而現形」的原理。故篇名取名為外揣.

  ***[3]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使用針刺治病,其療效如以桴擊鼓而有聲,日月照物而生影,水鏡鑒人而現形,也即內外相應的道理。

  二、對表現於外的聲、色進行揣測,可以瞭解內臟的病變,並作為診斷和治療的依據。

  ***[4]小之則無內:形容精妙得不能再精妙了。

  ***[5]大之則無外:意思是大得不能再大了。

  ***[6]窘:深奧難測的意思。

  ***[7]陰陽:這裡的陰陽指自然界的規律。


  黃帝說:我瞭解了有關九針的九篇論述,親身領略了其中的智慧,稍微知道了其中的道理。九針,從第一針開始,終於第九針,但我還沒有掌握其中的主要原理。九針的針道,精細得不能再精細,廣博得不能再廣博,深得不能再深,高得不能再高,奧妙無窮,包羅萬象,我知道九針之針道是與天道、人事、四季的變化相順應的,而我想綜合這些多如毫毛的論述,混合歸納成一種原則,可以嗎?

  岐伯說:問得很高明啊!不僅針道是這樣,治理國家也是如此。

  黃帝說:我想瞭解針道,而不是國事。

  岐伯說:治理國家和針道一樣,都要有一個原則。沒有原則,怎麼可能把大小深淺不一的事務雜合而為一體呢?

  黃帝說:希望詳細瞭解這些情況。

  岐伯說:這些可用日與月、水與鏡、鼓與響來作比喻。日月發出光明,能照出物體的影子,水和鏡子的明淨,能照出物體的形狀,擊鼓和鼓發出的響聲的應和,就在同時,光和影、鏡和形、鼓和鼓聲,都是前者動搖,後者應和,瞭解了這個道理,就完全可以掌握針刺的原則了。

  黃帝說:掌握這些真是困難啊!但光明是不可隱蔽的。光明之所以不可隱蔽,是因為它沒有離開陰陽相對這個原理。診病時,要綜合病人各種情況來觀察,用切診來驗證,用望診掌握病症的表現,就會象清水明鏡照應物體不會失去物體形狀一樣準確地診斷病症。如果人的聲音不響亮,氣色晦暗不鮮明,就表明體內五臟動搖不安定,象這樣就是內外相互聯繫的表現,就如同鼓與鼓槌相應和,擊鼓和鼓發出的響聲相應,影子和形體相隨一樣。所以,從遠處觀察外部聲音氣色可以推知內臟的變化,從近處觀察內臟的變化也可以推知聲音氣色等外在的表現,這就是所謂的掌握陰陽變化的最高階段,天地的變化也盡在其中了。請將它珍藏在靈蘭之室,不要使它洩漏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