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三十九•血絡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曰:願聞其奇邪而不在經者。

  歧伯曰:血絡是也。

  黃帝曰:刺血絡而仆者,何也?血出而射者,何也?血少黑而濁者,何也?血出清而半為汁者,何也?拔鍼而腫者,何也?血出若多若少而面色蒼蒼者,何也?拔鍼而面色不變而煩悗者,何也?多出血而不動搖者,何也?願聞其故。

  歧伯曰:脈氣盛而血虛者,刺之則脫氣,脫氣則仆。

  血氣俱盛而陰氣多者,其血滑,刺之則射;陽氣蓄積,久留而不寫者,其血黑以濁,故不能射。

  新飲而液滲于絡,而未合和于血也,故血出而汁別焉;其不新飲者,身中有水,久則為腫。

  陰氣積于陽,其氣因于絡,故刺之血未出而氣先行,故腫。

  陰陽之氣,其新相得而未和合,因而寫之,則陰陽俱脫,表裏相離,故脫色而蒼蒼然。

  刺之血出多,色不變而煩悗者,刺絡而虛經,虛經之屬于陰者,陰脫,故煩悗。

  陰陽相得而合為痺者,此為內溢于經,外注于絡。如是者,陰陽俱有餘,雖多出血而弗能虛也。

  黃帝曰:相之奈何?

  歧伯曰:血脈者,盛堅橫以赤,上下無常處,小者如鍼,大者如筋,則而寫之萬全也,故無失數矣。失數而反,各如其度。

  黃帝曰:鍼入而肉著者,何也?

  歧伯曰:熱氣因于鍼,則鍼熱,熱則內著于鍼,故堅焉。


【翻譯】

  ***[1]篇名血絡論:本篇專門討論當奇邪在絡時的症狀,及採用放血法而產生各種不良反應及其原因,故本篇取名為血絡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奇邪在絡,因放血而產生各種不良反應及其原理。

  二、說明刺針後肉著的原理。

  ***[3]奇邪:這裡指因絡脈不通,外來邪氣壅滯不能深入經脈,而發生異常的病變,稱這種外來邪氣為奇邪。


  黃帝說:我想知道奇邪不在經絡之中是什麼原因。

  岐伯說:這是因為邪在血絡之中。

  ***[1]脫氣:針刺放血,氣隨血脫,名脫氣。


  黃帝問:針刺血絡放血,病人卻跌倒了,這是為什麼?放血出來,狀似噴射,這是為什麼?針刺放血,出血少,血色黑且厚濁,這是為什麼?出血清稀且半是汁液,這是為什麼?出針後,針刺處腫起,這是為什麼?出血或多或少而面色蒼白,這是為什麼?出針後,面色不變卻心中煩悶,這是為什麼?出血雖多,卻不虛脫,這是為什麼?我想知道其中的道理。

  歧伯說:脈氣盛而血虛,針刺放血就會導致脫氣,脫氣就會使病人跌僕倒地。血氣俱盛而陽氣又多,病人血行滑利,所以針刺放血就會使血噴射出來。陽氣蓄積在血絡之中,長久留滯而不被瀉出,針刺放出的血就會色黑且厚濁,所以出血不能象噴射似的。剛喝完水,就會使水液滲於血絡中,但還未與血液融合,因此這時放出的血就會分別出血和汁液;病人不是剛剛喝完水,但他們身體中有留存的水液,留存時間長了就會成為水腫。陰氣蓄積于陽絡,陰氣就會依著在絡脈上,如果針刺絡脈,血還未放出而氣先行而出,所以在針刺處形成腫脹。陰陽二氣剛相遇還未及交相融合,在這時針刺用瀉法,就會使陰陽二氣都脫散,表裡相互脫離,所以面部失去本色而現蒼白。針刺放血而出血很多,面色不變而心中煩悶的原因,是因為針刺絡脈而使經脈空虛;空虛之經脈連接五臟之陰,陰脫,因此心中煩悶。陰陽的邪氣結合在一起而形成痹症,邪氣在內充溢於經脈,在外滲注於絡脈,象這種情況,陰陽都是邪氣有餘,針刺放血時出血雖多一些,也不會感覺虛脫。

  ***[1]血脈:這裡指血脈盛,即邪氣亢盛的意思。


  黃帝問:應怎樣觀察血絡?

  岐伯說:血脈盛的,可觀察到局部堅硬充滿,膚色發紅,在身體上下無固定部位,小的像針般粗細,大的像筷子般粗細,針刺時用瀉法,可保萬全,但一定不要違背針刺的原理。如果違背原理,會適得其反,就會出現上述那些已見的症狀。

  黃帝問:針刺入後,肌肉夾住針身,這是為什麼?

  岐伯說:這是因為人體的熱氣傳到針身上使針身發熱,針身熱就會使肌肉和針夾附在一起,因此,針身就發緊難於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