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三十五•脹論•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曰:脈之應于寸口,如何而脹?

  歧伯曰:其脈大堅以濇者,脹也。

  黃帝曰:何以知藏府之脹也。

  歧伯曰:陰為藏,陽為府。

  黃帝曰:夫氣之令人脹也,在于血脈之中耶,藏府之內乎?

  歧伯曰:三者皆存焉,然非脹之舍也。

  黃帝曰:願聞脹之舍。

  歧伯曰:夫脹者,皆在於藏府之外,排藏府而郭胸脅,脹皮膚,故命曰脹。

  黃帝曰:藏府之在胸脅腹里之內也,若匣匱之藏禁器也,名有次舍,異名而同處,一域之中,其氣各異,願聞其故。

  黃帝曰:未解其意,再問。

  歧伯曰:夫胸腹,藏府之郭也。

  膻中者,心主之宮城也;

  胃者,太倉也;

  咽喉、小腸者,傳送也;

  胃之五竅者,閭里門戶也;

  廉泉、玉英者,津液之道也。

  故五藏六府者,各有畔界,其病各有形狀。

  營氣循脈,衛氣逆為脈脹;

  衛氣並脈循分為膚脹。

  三里而寫,近者一下,遠者三下,無問虛實,工在疾寫。

  黃帝曰:願聞脹形。

  歧伯曰:夫心脹者煩心短氣,臥不安;

  肺脹者,虛滿而喘咳;

  肝脹者,脅下滿而痛引小腹;

  脾脹者,善穢,四肢煩俛,體重不能勝衣,臥不安;

  腎脹者,腹滿引背央央然,腰髀痛。

  六府脹,胃脹者,腹滿,胃脘痛,鼻聞焦臭,妨於食,大便難;

  大腸脹者,腸鳴而痛濯濯,冬日重感於寒,則餐泄不化;

  小腸脹者,少腹慎脹,引腰而痛;膀胱脹者,少腹滿而氣癃;

  三焦脹者,氣滿於皮膚中,輕輕然而不堅;膽脹者,脅下痛脹,口中苦,善太息。

  凡此諸脹者,其道在一,明知逆順,鍼數不失,寫虛補實,神去其室,致邪失正,真不可定,麤之所敗,謂之天命;補虛寫實,神歸其室,久塞其空,謂之良工。

  黃帝曰:脹者焉生?何因而有?

  歧伯曰:衛氣之在身也,常然並脈,循分肉,行有逆順,陰陽相隨,乃得天和,五藏更始,四時循序,五穀乃化。然後厥氣在下,營衛留止,寒氣逆上,真邪相攻,兩氣相搏,乃合為脹也。

  黃帝曰:善。何以解惑?

  歧伯曰:合之於真,三合而得。

  帝曰:善。

  黃帝問於歧伯曰:脹論言無問虛實,工在疾寫,近者一下,遠者三下,今有其三而不下者,其過焉在?

  歧伯對曰:此言陷於肉肓,而中氣穴者也。不中氣穴,則氣內閉,鍼不陷肓,則氣不行,上越中肉,則衛氣相亂,陰陽相逐。其於脹也,當寫不寫,氣故不下,三而不下,必更其道,氣下乃止,不下復始,可以萬全,烏有殆者乎?其於脹也,必審其彌,當寫則寫,當補則補,如鼓應桴,惡有不下者乎?


【翻譯】

  ***[1]篇名脹論:本篇說明五臟六腑的各種脹病的症狀,故篇名取名為脹論。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脹的病因與病機,大多是由於寒氣逆上,正邪相攻,營衛之氣不能正常運行,便形成脹病。

  二、脹病的分類,是根據被累及的臟腑所出現的兼症,來劃分為各種不同類型。

  三、脹病的治療,首宜用泄法祛除病邪,然後根據病變所在和症候的虛實進行調治。


  黃帝問:脈象反應在寸口,什麼脈象是脹病呢?

  岐伯說:其脈象大、堅強且澀滯的,就是脹病。

  黃帝問:憑什麼來瞭解是臟脹還是腑脹呢?

  岐伯說:陰脈表明是臟脹,陽脈表明是腑脹。

  ***[1]郭:通廓,擴張的意思。

  ***[2]禁器:禁止隨意觀看的秘密檔。


  黃帝問:氣的運行不暢使人生脹病,病是在血脈之中呢,還是在臟腑之內呢?

  岐伯說:血脈、臟、腑三者之中都可存留,但三者都不是脹病的發病之所。

  黃帝說:我想要瞭解脹病的發病之所。

  岐伯說:脹病都發生在臟腑之外,向內排擠臟腑,向外擴充胸脅,使表皮發脹,所以命名叫脹。

  黃帝說:臟腑在胸脅和腹腔之內,就象禁秘器藏在匣櫃中,各有各的位置,有的臟腑異名而同在一個部位。那麼,在同一部位之中,它們的功能卻各不相同,我想瞭解其中的道理。

  岐伯說:(人體好比是一座城),胸腔、腹腔是臟腑週邊城郭;膻中是起主宰作用的心的宮城;胃是貯存食物的太倉;咽喉、小腸是輸入輸出的通道;人體的五竅是街上的門戶;廉泉穴、玉英穴是津液的出道。所以,五臟六腑,各有各的邊界,它們發病也各有不同的反應。營氣順脈而行引發的脹病是脈脹,衛氣與經脈並行於分肉間引發的脹病是膚脹。針治時,取三里穴,用瀉法,患病時日少的可以針瀉一次,得病時間長的可針瀉三次。不論脹病是虛症還是實症,取得效果的關鍵在於迅速採用瀉法。

  ***[1]閭里:古代稱二十五戶為一閭,五十戶為一裡。閭裡在這裡比喻胃腸中積聚的食物。

  ***[2]氣癃:指膀胱氣閉,小便難下。


  黃帝說:我想要瞭解脹病的症狀。

  岐伯說;心脹的症狀是心煩氣短,睡臥不安。

  肺脹的症狀是體虛,胸滿,氣喘咳嗽。

  肝脹的症狀是脅下脹滿、疼痛,連及小腹也疼痛。

  脾脹的症狀是常常呃逆,四肢不安,全身腫脹沉重而穿不上衣服,睡臥不安。

  腎脹的症狀是腹部脹滿,牽引背部不舒服,腰髀部疼痛。

  六腑脹的症狀分別是:

  胃脹的症狀,腹中脹滿,胃脘疼痛,鼻子總聞到焦味,妨礙飲食,大便困難。

  大腸脹的症狀是腸鳴且疼痛,一受寒,就會發生完穀不化的飧泄。

  小腸脹的症狀是小腹脹滿,連及整個腹部疼痛。膀胱脹的症狀是少腹脹,小便不通。

  三焦脹的症狀是氣充滿皮膚而腫脹,用手按感覺空而不堅。

  膽脹的症狀是脅下疼痛、發脹,口苦,經常歎氣。

  以上這些脹病,治療的原理都一樣,只要清楚地了解氣行的順逆與脹病的關係,針刺的道理不出錯就行了。如果虛症用瀉法,實症用補法,就會使神氣離散,導致邪氣侵入,正氣消弱,真氣不能安定,出現這種情況就是由粗陋的醫生所致敗的,稱為夭命。如果虛症用補法,實症用瀉法,就會使神氣安藏,正氣充塞人身孔穴,達到此種效果可稱為好醫生。

  ***[1]三合而得:血脈、髒、腑三者所反應的症狀相互對照,從而瞭解病變的情況。



  黃帝問:脹病是從哪裡產生的?是什麼原因引起的?

  岐伯說:衛氣在身體裡,一般情況下與經脈並行於分肉之間,運行有順有逆,陰陽合諧,這樣才能與自然界協調,使五臟之氣正常交替,四季之氣循序運轉,五穀入體後被很好地消化成精華以養人。然而,如果厥逆之氣在下,營衛之氣運行遲滯,寒氣上逆,真氣邪氣互相糾纏,真、邪兩氣相搏,就會生成脹病。

  黃帝說:講得對。怎麼解決對脹病真情的疑惑呢?

  岐伯說:綜合觀察脹病的真實情況,從經脈、臟、腑三者反應的症狀中,可得到脹病的真實情況。

  黃帝說:對。

  ***[1]三而不下:針刺三刺仍不治癒的意思。三,也可以理解為多次的意思。


  黃帝問岐伯說:本篇前面講治脹病不問虛實,取得療效的關鍵在於迅速採用瀉法,得病時日少的刺瀉一次,得病時間長的刺瀉三次,但現有刺瀉三次而脹不消退的情況,治療的失誤在哪裡呢?

  岐伯回答說:這裡所說的刺瀉是指刺到皮下肉上之膜,而且要刺中發脹的氣穴。如果刺不中發脹的氣穴,就會使脹氣內閉不出。如果刺不到皮下肉上之膜,就會使經氣不行。如果針刺不中皮下肉上之膜而僅刺入分肉之間,就會導致衛氣亂行,陰陽相爭。治療脹病,應當速瀉而沒有採用瀉法,脹氣就不會消退。三次刺瀉而脹氣不瀉,就一定要改變穴位針刺,直到脹氣消退為止。如果脹氣不消,再重新開始針刺,這樣可保證治癒,怎麼會有危重的病情呢?治療脹病,一定要仔細觀察脹病的症狀,應當瀉的就採用瀉法,應當補的就採用補法,就如同鼓應槌而響一樣,哪裡還會有脹不消退的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