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三十四•五亂•無壓力閱讀版


  黃帝曰:經脈十二者,別為五行,分為四時,何失而亂?何得而治?

  歧伯曰:五行有序,四時有分,相順則治,相逆則亂。

  黃帝曰:何謂相順?

  歧伯曰:經脈十二者,以應十二月。十二月者,分為四時。四時者,春秋冬夏,其氣各異,營衛相隨,陰陽已知,清濁不相干,如是則順之而治。

  黃帝曰:何為逆而亂,

  歧伯曰:清氣在陰,濁氣在陽,營氣順脈,衛氣逆行,清濁相干,亂於胸中,是謂大悗。

  故氣亂於心,則煩心密嘿,俛首靜伏;

  亂於肺,則俛仰喘喝,接手以呼;

  亂於腸胃,是為霍亂;

  亂於臂脛,則為四厥;

  亂於頭,則為厥逆,頭重眩仆。

  黃帝曰:五亂者,刺之有道乎?

  歧伯曰:有道以來,有道以去,審知其道,是謂身寶。

  黃帝曰:善。願聞其道。

  歧伯曰:氣在於心者,取之手少陰心主之俞;

  氣在於肺者,取之手太陰滎,足少陰俞,

  氣在於腸胃者,取之足太陰陽明,不下者,取之三里,

  氣在於頭者,取之天柱大杼,不知,取足太陽滎俞;

  氣在於臂足,取之先去血脈,後取其陽明少陽之滎輸。

  黃帝曰:補寫奈何?

  歧伯曰:徐入徐出,謂之導氣。補寫無形,謂之同精。是非有餘不足也,亂氣之相逆也。

  黃帝曰:允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命曰治亂也。


【翻譯】

  ***[1]篇名五亂:本篇說明若是氣機逆亂時,會反應在「心、肺、腸胃、四肢、頭」五個地方的五亂症狀「心煩;喘息有聲;腸胃霍亂;四肢厥症;頭眩暈而倒」,及其治法,故篇名取名為五亂。

  ***[2]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十二經脈之氣和四時、五行的變化相應,次序分明,經氣和順,營衛相隨。

  二、說明經脈營衛之氣受到病邪的干擾,發生逆亂,從而便產生疾病。由於擾亂的部位不同,反映的病症亦有所區別。

  三、說明“五亂”的發病症狀和刺治方法。


  黃帝問:人身十二經脈,分屬五行,分別與四季相應,違背什麼就會導致紊亂,順應什麼就會安定正常?

  岐伯說:五行有其相生相剋的次序,四季變化有其規律,與它們相順應就會安定正常,與它們相違背就會導致紊亂。

  黃帝問:什麼叫相順應?

  岐伯說:十二經脈來對應十二個月,十二個月分為四季,四季就是春秋冬夏。每個季節的氣候各不相同,人體的營氣和衛氣內外相順,陰陽相和,清濁二氣升降不相干擾,象這樣、就表明經脈與四季氣候相順應,而人體也就健康安定了。

  ***[1]逆行:衛氣屬陽,正常是日行于陽,夜行于陰。逆行即白天行于陰分,晚行于陽分,不按常規。


  黃帝問:什麼叫相逆而亂?

  岐伯說:清氣在陰,濁氣在陽,營氣順行于陽分,衛氣逆行于陰分,清濁之氣互相侵犯,在胸中亂攪,這就叫大悗。所以,氣亂於心,就會心煩,不願講話,低首靜臥不想動;氣亂於肺,就會俯仰皆不安,喘息有聲,手按著胸部以幫助呼吸;氣亂於腸胃,就會發生霍亂;氣亂於手臂足脛,就會發生四肢厥症;氣亂於頭,就會發生厥逆,頭部沉重,眩暈而僕倒。

  黃帝問:發生上述這五種亂症,針刺治療有什麼法則嗎?

  岐伯說:病邪侵入,有它的脈路,祛除病邪,也有它的脈路,仔細觀察掌握病邪來去的脈路,善於治療疾病,這可稱得上是養身之寶。

  黃帝說:講得好。我很想瞭解其中的道理。

  岐伯說:亂氣在於心的病人,取他的手少陽經的腧穴神門和手厥陰心包絡經的腧穴大陵刺治。亂氣在於肺的病人,取他的手太陰經的滎穴魚際,足少陰經的腧穴太溪刺治。亂氣在於腸胃的病人,取他的足太陰經的腧穴太白、足陽明經的下腧穴三裡刺治。亂氣在於頭的病人,取他的天柱穴、大杼穴刺治,如果治不好,再取足太陽經的滎穴通穀和腧穴束骨刺治。亂氣在於手臂足脛的病人,先去淤血,後取手、足陽明經和手、足少陽經的滎穴、腧穴刺治。

  ***[1]徐入徐出,謂之導氣:進針和出針都應緩慢的針刺方法,即平補平瀉法。


  黃帝問:刺治上述五種亂症,如何施行補瀉的手法?

  岐伯說:慢慢地刺入,慢慢地拔出,叫做導氣;補瀉無固定之規,叫做同精(聚神聚氣之意)。因為這五種亂症不是有餘的實症和不足的虛症,而是亂氣相逆。

  黃帝說:你講的方法真是恰當,你講的機體病理真是高明,請允許我把它刻在玉版上,命名為治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