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靈樞第二十三•熱病•無壓力閱讀版


  偏枯,身偏不用而痛,言不變,志不亂,病在分腠之間,巨鍼取之,益其不足,損其有餘,乃可復也。

  痱之為病也,身無痛者,四肢不收;智亂不甚,其言微知,可治;甚則不能言,不可治也。病先起于陽,復入于陰者,先取其陽,後取其陰,浮而取之。

  熱病三日,而氣口靜、人迎躁者,取之諸陽,五十九刺,以寫其熱,而出其汗,實其陰,以補其不足者。身熱甚,陰陽皆靜者,勿刺也;其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出則泄。所謂勿刺者,有死徵也。

  熱病七日八日,脈口動,喘而短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淺刺手大指間。

  熱病七日八日,脈微小,病者溲血,口中乾,一日半而死。脈代者,一日死。

  熱病已得汗出,而脈尚躁,喘且復熱,勿刺膚,喘甚者死。

  熱病七日八日,脈不躁,躁不散數,後三日中有汗,三日不汗,四日死。未曾汗者,勿腠刺之。

  熱病先膚痛,窒鼻充面,取之皮,以第一鍼,五十九,苛軫鼻,索皮于肺,不得,索之火,火者,心也。

  熱病先身澀倚而熱,煩俛,乾唇口溢,取之皮,以第一鍼,五十九;膚脹口乾,寒汗出,索脈於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腎也。

  熱病溢乾多飲,善惊,臥不能起,取之膚肉,以第六鍼,五十九,目眥青,索肉於脾,不得,索之水,木者,肝也。

  熱病面青,腦痛,手足躁,取之筋間,以第四鍼於四逆;筋躄目浸,索筋於肝,不得,索之金,金者,肺也。

  熱病數驚,瘈瘲而狂,取之脈,以第四鍼,急寫有餘者,癲疾毛髮去,索血於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腎也。

  熱病身重骨痛,耳聾而好瞑,取之骨,以第四鍼,五十九,刺骨;病不食,齧齒耳青,索骨於腎,不得,索之土,土者,脾也。

  熱病不知所痛,耳聾,不能自收,口乾,陽熱甚,陰頗有寒者,熱在髓,死不可治。

  熱病頭痛,顳顬目𤸪,脈痛,善衄,厥熱病也,取之以第三鍼,視有餘不足,寒熱痔。

  熱病,體重,腸中熱,取之以第四鍼,於其俞,及下諸趾間,索氣于胃胳得氣也。

  熱病挾臍急痛,胸脅滿,取之涌泉與陰陵泉,取以第四鍼,鍼嗌裏。

  熱病,而汗且出,及脈順可汗者,取之魚際、太淵、大都、太白。寫之則熱去,補之則汗出,汗出大甚,取內踝上橫脈以止之。

  熱病已得汗而脈尚躁盛,此陰脈之極也,死;其得汗而脈靜者,生。

  熱病者,脈尚盛躁而不得汗者,此陽脈之極也,死;脈盛躁得汗靜者,生。

  熱病不可刺者有九:

  一曰:汗不出,大顴發赤噦者死;

  二曰:泄而腹滿甚者死;

  三曰:目不明,熱不已者死;

  四曰:老人嬰兒熱而腹滿者死;

  五曰:汗不出嘔下血者死;

  六曰:舌本爛,熱不已者死;

  七曰:咳而衄,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

  八曰:髓熱者死;

  九曰:熱而痙者死。腰折,瘈瘲,齒噤齘也。凡此九者,不可刺也。

  所謂五十九刺者,兩手外內側各三,凡十二痏。五指間各一,凡八痏,足亦如是。頭入髮一寸傍三分各三,凡六痏。更入髮三寸邊五,凡十痏。耳前後口下者各一,項中一,凡六痏。巔上一,聰會一,髮際一,廉泉一,風池二,天柱二。

  氣滿胸中喘息,取足太陰大趾之端,去爪甲如薤葉,寒則留之,熱則疾之,氣下乃止。

  心疝暴痛,取足太陰厥陰,盡刺去其血絡。

  喉痺舌卷,口中乾,煩心,心痛,臂內廉痛,不可及頭,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下,去端如韭葉。

  目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

  風痙身反折,先取足太陽及膕中及血絡出血,中有寒,取三里。

  癃,取之陰蹻及三毛上及血絡出血。

  男子如蠱,女子如怚,身體腰脊如解,不欲飲食,先取涌泉見血,視跗上盛者,盡見血也。


【翻譯】

  ***[1]篇名熱病:本篇主要說明各種熱病的症狀、診斷、治療和預後,故篇名"熱病"。

  ***[2]本篇主要闡釋熱病的有關內容,但篇首卻論述了與熱病無關的偏枯和痱病,故後世醫家疑為錯簡,劉衡如《靈樞經》校勘本提出,應根據《甲乙經》,移至《癲狂》篇"骨清取井穴"之後。劉氏之說,可供參考。

  ***[3]本篇主旨與重點如下:

  一、說明偏枯和痱病的症狀表現、輕重的辨別及治療方法。

  二、說明根據熱病患者寸口脈和人迎脈的不同徵象進行針刺的內容。

  三、說明熱邪人五臟的證候、針刺部位、以及治療不愈時的調治方法。

  四、說明熱病的幾種特殊證型及危重證候的表現和治療。

  五、說明熱病禁刺的九種情況。

  六、說明治療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位。

  七、說明心疝、喉痹、風痙、癃等幾種熱病的特殊證型的刺治方法。


  偏枯的症狀為半身不遂且疼痛,言語如常,神志清醒,這是病在分肉腠理之間,沒影響內臟的表現。治療可用大針刺之,病人氣虛則用補法,氣盛則用瀉法,這樣就可以恢復。

  ***[1]本篇主要闡釋熱病的有關內容,但篇首卻論述了與熱病無關的偏枯和痱病,故後世醫家疑為錯簡,劉衡如《靈樞經》校勘本提出,應根據《甲乙經》,移至《癲狂》篇"骨清取井穴"之後。劉氏之說,可供參考。

  ***[2]痱:音義同"廢"。痱又稱為"風痱",同偏枯一樣,皆有一側肢體痿廢不用,但二者有所區別,偏枯無意識障礙,風痱有意識障礙,相當於中風病中臟腑的階段。


  痱病的症狀為身體不覺得疼痛,四肢運轉不靈,神志錯亂但不嚴重,說話聲音微弱但可以聽明白,病到這種程度還可以治療。病情加重到不能說話的程度,就無法救治了。如果病先發于陽分,然後入陰分,應當先取陽經刺治,後取陰經刺治,用淺刺取穴的方法。

  患熱病三日,病人氣口脈象平靜,人迎脈象躁亂的,治療可取用各陽經,在治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中選穴,用來瀉去病熱,使病人出汗,用補法充實陰經來補三陰的不足。病人身體熱得很厲害,而陰陽之脈象都平靜的,不可用針刺。如果還可以針刺,應儘快取穴針刺,即使病熱不隨汗而出,也會外泄。這裡所說的不可針刺的原因,是因為病人有死的徵兆。

  患熱病七、八天,病人脈口有動象,氣喘頭昏的,應儘快針治,汗就會自然流出。針刺應淺刺手大指問的穴位,即少商穴。

  患熱病七、八天,病人脈搏微弱細小,尿血,口乾,一天半後就會死亡。出現代脈(內氣枯竭之跡象)的病人,一天內就會死亡。

  熱病經刺治已經出汗,但脈象仍顯躁亂,氣喘而且身體重新發熱,這樣的病情就不要刺治了,氣喘嚴重的病人會死亡。

  患熱病七、八天,脈不躁動,即使躁動但沒有散象和數象,這種情況如果在往後的三日內能出汗的,可以救治。三日內不出汗的,第四天就會死亡。從患病起就沒出汗的病人,不要用針治。

  ***[1]苛軫鼻:即鼻子上生細小的疹子。

  ***[2]苛:細小;

  ***[3]軫:zhěn,ㄓㄣˇ。音義同疹。

  ***[4]不得,索之火:對於文中這一類文句的斷句,後世注家理解不一。

  ***張介賓、張志聰、馬蒔等皆認為當解釋為如治療不愈,當從心而治,即益心火而制肺金;

  ***但楊上善、劉衡如等認為當按"不得索之火"理解,如《太素》注"此皮毛病,求之肺腧,不得求之心腧,以其心火克肺金也"。

  ***證之臨床,皮毛之病從求心而得者有之,故以前說為妥。以後四種相似的文句意義相同。


  患熱病首先感到皮膚痛,鼻子不通氣就象塞上了東西的病人,治療可取表皮,用九針中的第一針鑱針,在治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位中選刺。若鼻部生疹,應當用淺刺法刺肺腧穴,不能取心腧穴,因為心屬火,心火克肺金。

  患熱病首先感到皮膚燥澀不爽,身體無力且發熱,煩躁,口、唇、咽喉乾燥,治療應取血脈,用九針中的第一針鑱針,在治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位中取穴。如果患熱病者皮膚發脹,口乾,出冷汗,應刺心腧穴血脈,不能取腎腧穴,因為腎屬水,腎水克心火。

  熱病患者喉乾,飲水多,易受驚,臥床不起,治療應取膚肉,用九針中的第六針員利針,在治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位中選穴。如果病人眼角呈青色,應刺脾腧穴肌肉,不能取肝腧穴,因為肝屬木,肝木克脾土。

  患熱病的人,臉青胸痛,手足躁動,治療應取筋間,用九針中第四針鋒針。如果病人筋拘攣,眼睛生臀看不清,應刺肝腧穴的筋間,不能刺肺腧穴,因為肺屬金,肺金克肝木。

  患熱病的人屢發驚悸,手足抽搐,狂躁,治療當取血,用九針中的第四針鋒針,急瀉熱邪。如果有癲病症狀,毛髮脫落,應刺心腧穴之血,不可刺腎腧穴,因為腎屬水,腎水克心火。

  患熱病的人身體沉重,骨節疼痛,耳聾,嗜睡,治療應取骨,用九針中的第四針鋒針,在治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位中選穴。如果患者骨病而不思飲食,咬牙,雙耳發涼,應刺腎腧穴之骨,不可刺脾腧穴,因為脾屬土,脾土克腎水。

  ***[1]顳顬:指眉棱骨外後方的顳骨。

  ***[2]嗌裡:即廉泉穴。


  患熱病者說不清哪痛,耳聾,四肢不能動,口乾,外熱嚴重,內熱也很盛,這是熱邪深入骨髓的表現,病人無法救治而死。

  患熱病者整個頭部疼痛,眼睛的脈絡抽搐,易流鼻血,這是厥熱病。治療應用九針中的第三針針,根據病症的虛實,用不同的針法。

  患熱病者身體沉重,腸中灼熱,治療應用九針中的第四針鋒針,在病人脾胃腧穴和手足指間取穴,也可刺胃經絡穴,這是為了得氣。

  患熱病者臍部兩側驟然疼痛,胸脅間滿悶,治療應取湧泉穴和陰陵泉穴,用九針中的第四針鋒針,刺咽喉部的廉泉穴。

  患熱病,汗將出,而脈象病症相合的病人,可取魚際、太淵、大都、太白穴,用瀉法可以去熱,用補法可以使汗出來,如果出汗過多,可刺踝上橫紋三陰交穴來止汗。

  患熱病者已出汗而脈象仍然躁盛的,這是陰脈虛弱已極的表現,病人會死的;患熱病者已出汗而脈象平靜,病人會活下去。患熱病者脈象仍盛躁卻不出汗,這是陽脈衰弱已極的表現,病人會死的;患熱病者脈象盛躁,出了汗,脈象就平靜,這種病人會活下去。

  熱病有九種是不可刺治的死症:

  一、不出汗,顴骨部發紅,呃逆的病人,死。

  二、雖下泄而腹部仍然嚴重脹滿的病人,死。

  三、目已不明仍發熱不退的病人,死。

  四、老人和嬰兒,發熱且腹部脹滿的,死。

  五、不出汗且吐血的病人,死。

  六、舌根腐爛,發熱不退的病人,死。

  七、咳嗽,鼻出血,不出汗,就是出汗而足部也不出汗的病人,死。

  八、熱邪深入骨髓的病人,死。

  九、發熱至痙攣的病人,死。發熱至痙攣就是指腰脊反張,手足抽搐,牙關緊閉,牙齒緊咬。凡以上這九種死症,不可刺治。

  所謂治療熱病的五十九個穴位,就是在兩手外側和內側各三穴,共十二穴;手五指間各有一穴,共八穴;腳也如此;頭部入髮際一寸中行督脈旁三分,左右各有三穴,共六穴;進一步再深入髮際三寸,兩邊各有五穴,共十穴;耳前後各一穴,口下一穴,項中一穴,共六穴;巔頂上一穴,囟會一穴,後髮際一穴,廉泉一穴,風池二穴,天柱二穴。

  ***[1]心疝:是一種由心氣鬱積引起的疝病,以少腹部疼痛、有積塊為證候特點。

  ***[2]喉痹:是咽喉部因氣血瘀阻或者痰火上泛而閉塞不通的疾病。

  ***[3]怛:《甲乙經》作"阻"。


  胸中氣滿,喘息,治療可取足太陰經在足大趾之端距腳趾甲薤葉寬的隱白穴,寒症則留針,熱症則快速去針,待上逆之氣下降,喘息平定,就可止針。

  心疝病,突發疼痛,治療可取足太陰經、足厥陰經,針刺其血絡放血。

  喉痹病,舌卷難伸,口乾,心煩,心痛,手臂內側疼痛,手臂不能上舉到頭部,治療可取手無名指指甲下距頂端韭葉寬的手少陽三焦經關沖穴。

  眼紅疼痛,從內眼角開始,治療應取陰蹻脈的照海穴。

  風痙,身體反張,治療先取足太陽經的委中穴,刺淺表血絡出血。內中有寒,兼取足三裡穴。

  小便不暢,治療可取陰蹻經脈及足厥陰經足大趾三毛上的穴位,刺這兩經血絡出血。

  男子如果患了蠱病,女子如果患了妊娠惡阻之病,身體腰脊懈怠無力,不思飲食,治療先取湧泉穴,刺之出血,再觀察腳面上血盛的絡脈,略微刺其出血。


【陳擎文補註】

  (1).《黃帝內經》提到陰蹺脈陽蹺脈的篇章都在靈樞,如下:

  ☎《靈樞第十七•脈度》:「黃帝曰:蹻脈安起安止,何氣榮水?歧伯答曰:蹻脈者,少陰之別,起於然骨之後。上內踝之上,直上循陰股,入陰,上循胸裏,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入頄,屬目內眥,合於太陽,陽蹻而上行,氣并相還,則為濡,目氣不榮,則目不合」。

  黃帝問:蹻脈從哪裡起到哪裡止,是借助哪條經脈之氣而使它運行的呢?岐伯回答說:陰蹻脈是足少陰腎經的別脈,起始於然骨後的照海穴處,上行內踝的上方,直向上行,沿著陰股內側入陰器,再上行於胸裡入缺盆,上出人迎的前方,入顴骨部,連於眼內角,與足太陽膀胱經脈會合而上行。

  陰蹻和陽蹻二氣相接,並行環繞于目,陰盛則目淚濡濕,陽盛則目不能閉合。

  ☎《靈樞第二十一•寒熱病》:「太陽經入腦乃別陰蹻、陽蹻,陰陽相交,陽入陰,陰出陽,交于目銳眥,陽氣盛則瞋目,陰氣盛則瞑目」。

  足太陽經進入頭部後就分屬陰蹻和陽蹻二脈,陰陽兩脈相交,陽入于陰,陰出於陽,交匯於眼內角的睛明穴。陽氣盛就會瞠目,陰氣盛就會常常閉眼。

  ☎《靈樞第二十三•熱病》:「目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

  眼紅疼痛,從內眼角開始,治療應取陰蹻脈的照海穴。


  由此看來,陰蹻脈是足少陰腎經的別脈,另外足太陽經進入頭部後就分屬陰蹻和陽蹻二脈,陰陽兩蹺脈相交於眼睛內眼角睛明穴,因此,眼睛的問題可以用陰蹺脈,及陽蹺脈來治療(例如:眼睛紅腫痛,眼睛無法閉合,眼睛淚液濕潤度問題,乾眼症,睡眠問題)。